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一章

另一个人道:“先放了罢,回去后再说。”

晃眼袍子道:“咳,不然让我带回去养罢,这一世两世的总不像样也没办法。他在我府中,几千年大概也能成仙了。”

我大惊,老子怎么可能像头家猪似的被养起来,此乃奇耻大辱。身子一能动,我立刻撒开蹄子,拔腿便跑。

跑着跑着,跑红了眼,没留神跑到断崖边,又没留神刹住。我蹄下一空,嗖地坠下去了。

我站在京城的街头,看花市上满眼的牡丹花。

据说深红色的牡丹最名贵,我活了二十几年,见过艳红的白的绿的,却真是没见过深红的。前日牡丹徐派人送了一张帖子给我,说他家有一株深红的牡丹,本是弘法寺内珍藏的珍品,住持圆寂前转赠与他,今日开花,特在自家的国色楼前开赏花会,邀我来赏。

本少爷本不爱这些花花草草的,管它红的绿的,不就是朵花么。不过我最近常到翠侬阁一坐,萦月说她爱牡丹,我索性就到这赏花会上走一趟,再买盆牡丹去引她一笑。

赏花会辰时开,我到得有些早,就到别处去走了走,等折回来,辰时将到,花台前已经吹了一曲笛子弹了一段琴,花台边挂了一串鞭炮,牡丹徐亲手点着了引线,噼里啪啦放完后,又致了一段辞。牡丹徐掀开纱罩,请出了他那盆牡丹。

花色深红,娇艳中带着华贵,果然是好花。

我在心中赞叹,听见人群中也有人赞了一声:“好花。”

像鬼使着一样,此时叫好的人不计其数,我偏偏就听见了这一声。

这个声音竟让我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曾听过无数回一样。我向人群中望,看见一袭青色长衫,立在人群中。

他侧身瞧过来,我愣了愣,却像这满市集的人与牡丹都化做了全无。

一霎那间,又觉得他有些似曾相识。

我走到人堆中,对他拱了拱手:“在下秦应牧,请教兄台名讳。”

他爽快一笑:“鄙姓赵,单名衡。”

客套两句后,他像要走。我赶上前去道:“在下与赵兄一见如故,想请赵兄去酒楼一饮。不知赵兄可否答应。”

他没有推辞,欣然道:“好。”

此时还是辰时,酒楼小伙计说他们还不到卖酒的时辰。本公子一锭银子搁上桌面,立刻变成“有现成的好酒好菜”。小伙计一团殷勤引本公子和赵衡进了最精致的雅间,几碟精致凉菜,一壶上好的花雕,顷刻间端上桌面。

我端起酒杯,向对面举了举,道:“赵兄。”

他道:“我表字衡文,你只叫我衡文便好。说话太客套有些拘束。”

衡文衡文,这两个字念起来也有些熟悉。我道:“那我也不与你客气了,我表字南山,你也喊我南山罢了。”

他笑笑。

这顿酒没留神就喝到傍晚。

我像几百辈子没喝到酒一样,就那么不停地喝。在酒楼喝到下午,他说他住在另一条街的客栈,我摇摇晃晃随他到了客栈,进了他房内,又喊了酒菜来喝。

我记得我想他背光了我老秦家的家谱。我说我小时候我爹曾给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今生命

文学

犯桃花,是个风流命。

他端着酒杯瞧了瞧我道:“哦,准么。”

我立刻道:“我本也不信,却是准得很。不是我在你面前自吹,京城的秦楼楚馆中,不知道有多少姐儿哭着等我去替她们赎身。”

他似笑非笑地道:“却不是已经和什么穷书生卖胭脂的好上了,拿你做过河的筏子罢。”

我皱眉道:“我怎可能是那种做垫背乌龟的冤大头。”

他不明所以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我不晓得究竟喝到了几时,总之酒喝完了一整坛,桌上的蜡烛将燃尽。我喝得迷迷糊糊,他也喝得东倒西歪,就随便歪到床上睡了。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向他道:“我这些年,到今天才喝到痛快的酒。”

他嗯了一声,继续睡了。

第二日我醒来,客房中空空如也,赵衡却踪影不见。

楼下掌柜的说,并没有看到那位公子出去,连房钱也还没结。

但他却就这么寻不见了,一天两天的,我再没有寻见过他。我把各处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客栈的那间房,我按天给钱,一直替他留着。掌柜的说,这位公子也没说过他从何处来,别处也没人认得他。

我鬼使神差地,就是停不了寻他。明明只是萍水相逢一场,却总忘不了。

我从这年端午寻到了来年中秋。这一年多里,和哪个喝酒都觉得没有味道。睡觉时做梦,混混沌沌地,今天梦见我是头野猪,明天梦见我是只乌龟。有一天,我梦见我在个雾气腾腾的地方,他在前面站着,我喊了声衡文,他转过身来,似乎正要开口,我醒了。

这一天,我颓废地踱进一座小庙,求了一根寻人签。

解签的说,我这根是下下签,要再见想找的人,难如猴子摘月。

解签的看着本公子颓然的脸,宽慰道,其实此签尚有一线生机,猴子摘月比猴子捞月好。

我问,怎讲。

解签的道,猴子捞月,捞得是水里的月亮,怎么捞都是个影子,变不了真的。猴子摘月,月亮总算是个真月亮。

我道,只是猴子上不了天。

我颓废地掏出银子,放在解签的桌上,走出了小庙。

街上来者熙熙去者攘攘,我踱到街边,听见人招呼:“这位爷,坐么?”

我就坐了,又听见招呼道:“来点什么。”

我随口道:“随便罢。”

没多大工夫,一个雾气腾腾的大碗啪地落在我身旁的桌面上。端碗的人殷勤地笑道:“我看公子您像饿慌了神的模样,自作主张给您下了大碗的馄饨面。”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二章

甄宓面上什么也不露,只应了声是,道:“夫君是极为宽和之人,莫说不知了,若是知了,您是慈母,他又能拿夫人怎么样呢!”

这话把刘氏给噎了一下。想一想也是,他是正妻。身为人子,是不能把刘氏怎么样的。袁熙心性好。这是事实。况母子名份在此,袁熙也不能真的忤逆。

但是甄氏,怕是与自己有结了。

刘氏叹道:“你先回帐去吧,这些日子你也受苦了。让你们夫妻团聚要紧!”

甄氏一言不发,躬身退下了。

“夫人,只怕是二少夫人已然有心结……”一仆妇叹道:“……只怪夫人非二公子生母,否则……”

刘氏更难受了,她虽是嫡妻,却没儿子,就是三个儿子,没一个是他生的。

在没嫡子的情况下,三个儿子虽都是庶子,但是都得袁绍的重用。

得罪哪个都不妥啊。以往她也不至于此境地,只是此次,她实是逼不得已!

想到没有儿子能庇佑自己,不由落下泪来!

袁熙先去安顿了所有的族人,这才回到暂居的帐中看甄宓。身为政治人物,是半点办法也没有,不能先与妻子小意温存,只能以大事为先,以其它人为先,而妻子,是要排后面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在乎自己的妻子。只是这个时代就是这样要求。如果一个男人心里只有自己的女人,那这样的人,怎么服众呢?!怎么能成事呢?!

其实换个角度想一想,大家都是要跟着老板创业的,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公司,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的工作,有梦想有追求,想要实现财富自由,结果遇到事了,老板却只顾自己的小家,不顾公司的大家,这样的公司,注定是不得人心,也长久不了的。

不是说袁熙不重视妻室,甚至以他这样的人来说,夫妻一体,荣辱与共,他心里何其的爱重。因为这个时代,纵然有那么多的不公平,可是妻子只要娶了就是一生一世,除非死亡将他们分开,是真正的一体。这一点上,连现代人都未必比得上这种爱重,因为现代人一言不和,可能就离了散了。

古代姻亲虽是束缚,但也同样的,它也有它相对一点点美好的地方,尤其是对两情相悦的人来说!

这是个乱世,倘若是治世,袁熙无需在外如此奔波,他只需要守着幽州,守着自己的妻子,生几个孩儿,过着美满的日子,直到死。

只是,天下如此,让他的小儿女之心也全部被挤满了,只剩下一点点的愧疚。

他掀帘进帐,想安抚甄宓几句,却见她跪在了地上,等着他进来请罪。袁熙吃了一惊,道:“这是何故?!快快起来,可是在邺城内受了惊?!是有什么委屈吗?!”

“妾不敢有什么委屈,只是求夫君疼惜,便赐妾一死。”甄宓看着他的眼睛,似乎想要看清楚他的眼中可有半分的猜疑。

但是袁熙的人品的确不是那种小人心肠的,他甚至都没想到那个方面,眼神之中没有半丝的猜忌。

甄宓一看,心里就安了。他的夫君,是个正人君子。她这一生,没有嫁错人!

因此更泪如雨下。

袁熙将她扶起来,道:“起来说话。”

他的关切,让甄宓眼泪就一直在掉,她便对袁熙推心置腹的道:“夫君可知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妾是将军之妻,背负更多!还请将军思虑清楚,若将军赐妾一死,妾也无怨!”

袁熙这下听的有点明白了,道:“在城内,莫非……吕布那厮曾逼迫吾妻?!”

“那吕布曾几次三番进了袁府,虽无犯妾,然而,城破府也不保,便是妾能自证清白,旁人却不会如此想,甚至民间会有很多的不齿言论出来,编排诋毁,成全香艳英雄之传说,那时,妾当如何自处?!将军又当如何面对世人?”甄宓哭道:“夫君,吕布欲娶妾,妾不肯从,能活着来见将军,实是无愧,然而,往后当如何!?往后,若是有小人在将军耳边说及此事……妾便是万死,也无法自证清白了啊……”

甄宓哭诉道:“妾之仆婢皆可证明妾,死也不从吕贼!还请将军明鉴!”

袁熙道:“这是怎么回事!?”

甄宓不肯说刘氏不好。

袁熙只觉头嗡嗡嗡的,便盯着几个仆婢,她们早吓的腿都软了,此时跪了下来,袁熙怒道:“还不道出实情?!”

“将军!府第被拿下以后,夫人为了袁氏族人的安全,要牺牲二夫人,要二夫人嫁与吕布,以保全族人的安危……”仆婢伏地而泣道:“二夫人不从,便一直守在夫人身侧,不敢稍离,才得以保全……也幸而吕布并不曾明抢。这才能得见将军……只是人言可畏,若是今日不将此事说明,将来……二夫人便是万死也无法自辩,还请将军明白……二夫人自知不能说长者不好,连提都不敢提半点,唯恐将军难为!然而此事,事关二夫人的清白,却不得不说。请将军饶奴婢等性命,勿追究奴等说及夫人之事!”

袁熙脑子一嗡,便是修养再好,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他却没有发出一言半语,只是挫败的坐了下来,对仆婢等道:“下去吧,今日之事,不可再道半个字!”

仆婢自知得了一命,便小心翼翼的退下去了。

袁熙苦笑一声,不禁也落下泪来,拉住甄宓的手道:“我又如何会疑你!”

“我知将军不疑我,只是却不得不说明,若不说明,将来……”甄宓道:“将军犹好端端的活着,妾并未成寡也……自身清白才敢来见夫君。若是不妥,只敢以死相见了。妾私心,虽然现在可以明说,唯恐将来……夫君受人言论所说,又心疑也……”

甄宓落下泪来,道:“并非言说婆母不好,她为了袁氏族人她不得不选择。只是妾想到夫君尚在,便是一死,也不能……心里断断接受不了此事!”

袁熙道:“让你受委屈了!”

夫妇二人竟相涌而泣。

因为刘氏没什么错。至少从道义上来说是这样。难道怨男人们没有守好邺城,或者怨甄宓太美,所以活该被献出去吗?!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三章

第703章乳母

想来冯氏回池家几个时辰之后,渐渐探清了池家现在的情况,也没什么需要顾忌的了。

刚来的时候还知道察言观色,瞧着没人提起顾相宜娘家人的事,她还不敢问呢,现在便在家中问起乳母的事。

听闻冯氏问起此事,苏韵回道:“哪有什么乳母,都是相宜她自己喂的。”

冯氏听罢,整个人当即怔在了原地。

仿佛听到了惊天骇事一般,惊道:“我的天爷呀,这怎么行啊!我说这孩子怎么都一个月了还未见恢复呢!这是要将自己生生折腾死啊!”

顾相宜算是见识到了,冯氏这人,保持一定的距离还能勉强接受,倘若跟她同一屋檐下待着,那当真是要折寿的。

顾相宜只得亲自回道:“三婶,我不要紧的,刚开始把握不好时辰和次数,现在两个时辰喂一次,一日喂上六次,倒也不怎么麻烦。”

冯氏却是蹙眉道:“怎么不麻烦!白日里还好,这夜里若是起来喂上三次,那岂不是一个月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哎呦!快让三婶瞧瞧你这个傻孩子,是不是瘦了?!”

顾相宜就这么看着她这一惊一乍的模样,真就搞不明白这关她什么事儿?

但还得听着她继续道:“这么下去定是不行的,坐月子也是白坐,更何况她还是尚书府千金,哪里能受这个罪?这乳母必须得找!”

苏韵只得先答应道:“成,这事咱们日后再作商议。”

冯氏回道:“日后商议个什么呀?这些日子你们需要做的就是在京城找好住所,转移产业,准备迁京。待到了京城后,王家见你们将相宜养成这个模样,你们可怎么交代呀!”

苏韵回道:“可你也不是不知道,相宜她生产的时候受了惊吓,不放心将孩子交给别人带,所以才要自己喂养的,这点咱们做母亲的都能理解。所以真不是我们苛待她或者因为别的什么,我们也是想办法让她好好休养,怎么合适怎么来,她不想让别人带孩子,咱们也不能强迫她是不是?”

苏韵定要将这事说清楚,否则回头她们还以为长房苛待顾相宜了呢!

冯氏听闻是顾相宜自己不愿请乳母的,转头又同顾相宜道:“相宜,你若是信不过旁人,那三婶给你找个靠谱的去。宫里出来的老嬷嬷一大堆,都是可靠的。你要知道,你既是官宦贵族的女儿,那你的孩子更是需要体面的。倘若安姐儿没有乳母,今后让旁人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这乳母不单是喂养孩子的,更是彰显孩子身份的存在。所以你放心,三婶定会给你寻个好的,等找到了便给你送来!”

冯氏说到这个份上,顾相宜若是再拒绝,这厮便开始说她不为孩子着想了。

可三房送来的乳母,顾相宜敢用吗?倘若把孩子毒害或是卖了,这三房夫人还能给孩子抵命不成?

况且冯氏送来那几个丫鬟,后来都跟她坦诚交代过——那是冯氏买来后发现怎么用都觉得这些丫鬟养不熟,这才趁着池映寒大婚,把她们当成礼品送出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