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一章

人,就能打败我吗?哼,在我面前他也不过只是个垃圾。哦、不是我针对谁,在坐灵修高期的灵士,在我面前都、是、垃、圾!”

“你是不是还在幻想,幻想可以跟轻松的打败我?哼、哈哈哈哈,让我来告诉你什么是现实!”杨齐猖狂笑着,身影一动就像萧阳冲了过去。

“可恶,那个混蛋说什么!”

“小子你别猖狂,有本事私下单挑!”

“你才是垃圾,你全家都是垃圾!”

众人纷纷哗然,对着杨齐不满叫道。

萧阳恨不得一拳轰死杨齐,所以直接动用全部实力。卸去负重,催动疾行灵步,五段、断木也随之运转。

他的速度直超杨齐,拳上的精聚雷裂拳瞬间轰去。

杨齐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萧阳直接动用全力,凝出的风火掌也被击溃,接着又被萧阳轰飞出去。

“干得漂亮!”

“对着他那张贱脸使劲打。”

“打啊,打的他妈都不认识!”

“…………”

“你找死!”杨齐目眦尽裂

“啊!!!”区凉失声惨叫,虽说灵气护体可以再次凝出,可这是需要时间的。而在他没有灵气护体的这段时间,那火海已经足将他烧死。

可萧阳意识已经开始混乱,冷静思考是肯定已经做不到的。他只想趁着身体还没有倒下,就把区凉诛杀。于是,他的攻击停顿间接结束后,双腿猛的一蹬,再次向区凉冲去。现在的他对符文已经无法精密操控,只能让那火海与他隔绝。随着他来到区凉身边,导致区凉身边的火海缓缓退去。

区凉哀嚎不断,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右眼,手缝中正渗出鲜血。他身上的衣物都已经变成了灰烬,身上的表皮肤大部分都被烧黑了。

萧阳咬破自己的嘴唇,从虚空戒指中取出了一枚冰针,他只知道此针的名字叫冰冥,并不知道大师是怎么炼制。

他刚刚使出全力打破区凉的灵气护体,导致他的右臂骨头开裂,发出的声音也被护体屏障破裂的声音给覆盖。他缓缓抬起颤抖的右手,开始聚魂凝法符文。

他把凝画好的符文融入冰冥后,直接骑到区凉身上,看着还在痛苦吼叫的区凉,他左,手捏着冰针,直接向区凉的眉心拍去。

区凉虽看似疯狂,但并不代表已经失去理智。他看着萧阳拍来的冰针,身体剧烈扭动,接着他松开捂着右眼的左手,向着冰针就挡了过去。

那根冰针刺进区凉的左臂后,就直接消失了。区凉疼的大叫一声,接着他整个左臂迅速的鼓许些肉包,每个肉包都只有黄豆大小,密密麻麻的布集在他手臂的,看着也十分恐怖。

下一秒!

“嘭!”的一声,一团血雾升起,又瞬间被火焰蒸腾。区凉疼的大叫,脸都已经变形,身体也开始抽搐。他的右眼已经炸,身体也被烧焦了,现在整个左臂也被炸了,这种疼痛无法言语,因为每个人一生只能经历一次。

但是这些伤害并没有让他致命,萧阳见状再次一咬嘴唇,然后从虚空戒指中取出冰冥,右手开始凝画符文。

“小——畜——生”一阵洪亮且愤怒的声音比传来“你可知道,老子做梦都在期盼今天的发生!”

萧阳暗叫不秒,手上了凝画速度也骤然加快。可时不待他,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浪席卷而来,火海直接被冲散,他凝画的符文也应不稳定而消散,接着他乏力的身体直接就被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已经被烧的焦黑的大地上。

“真是老天眷我,今天把你送到我的面前!”杨尚大步走了过来,看着狼狈倒在地上的萧阳。

“咳咳!”萧阳四肢撑地,吐出一口鲜血,看着不远处还在哀嚎的区凉,心里十分不甘。

杨尚随着他的目光看去,看着可以用半死不活来形容的区凉,突然咳出一口鲜血,但同时也恢复了意识,他猛的转身握拳砸向女孩的脑袋。

女孩自然感知到了身后的异动,她那张可爱的没话说的脸蛋上,却依然带着笑容。

“停!”

那明明没有丝毫威严的一个字,却让冲了杨尚骤然停下。

小女孩转过身去,看着满脸震惊的杨尚,拿下口中的棒棒糖,天真无邪的说道:“叔叔,我不可爱吗,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呢?”

杨尚心头再次一怔,他努力避开女孩的目光,道:“只要你别在妨碍叔叔,叔叔是不会伤害你的。”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再次傻眼。要是萧阳现在,他绝对会吐槽

文学

出来。“什么天理啊,卖萌就是力量吗!?”

女孩沉默,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道:“不行,姐姐吩咐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到。那既

“这小走位,有点细节!”

上路。

此时LGD教练风哥,还有俱乐部经理以及战队分析师,这会三人坐在另外一个地方。

通过电脑,用上帝视角的方式在观战。

见到陈一秋对线开始前,他的蒙多往草丛里走一走,还不敢出来补兵的时候,分析师忍不住说了一句。

风哥在一边点点头。

“的确!”

“蒙多这个英雄前期本身就打不过刀妹,先站草丛,不仅可以吃到经验,还能够卡好位置丢菜刀补兵。”

“一举两得!”

“而且。如果率先A小兵的话,那么兵线接下来很容易就会推到对面去,这样的话蒙多肯定不好发育。”

风哥这会跟着说了几句。

身为教练,在理论方面的东西,他还是非常懂的。

文学

陈一秋要是听到LGD的分析师这么说,怕是会吐槽。

事实上。

他这会之所以站草丛,真不是他意识有多牛逼,只是因为陈一秋看到对面第一个残血兵靠近草丛这边。

反正他又不敢冲上去。

所以就在这了。

只是陈一秋或许都没想到,风哥他们居然认为这是一个卡兵线的细节操作。

兵线初步处理:满分!

……

“蒙多觉得你是个大娘们!”

唰!

一把菜刀丢出去,陈一秋这会成功的补到了对线的第一个兵。

当陈一秋的蒙多丢第二个菜刀的时候。

他本来只是想补个兵,但是手抖了一下,游戏画面上也可以看到蒙多跟着也抖了抖。

菜刀丢出。

兵没补到,但是稀里糊涂的砸到了flame的刀妹。

看到这陈一秋自己都笑了。

对面这刀妹,居然主动送上来给他消耗一波。

此时的flame刀妹不得不往后撤退,然后陈一秋往前走了走,将这个残血兵拿到手。

……

“牛逼!”

“这新人真的有点东西,看到他蒙多刚刚的一个小抽搐吗?就你以为他要出手的时候,结果他却是快速的调整了一下。”

“不仅消耗到了刀妹,最后还补兵成功了。”

“这小抽搐真的太精髓了!”

分析师见到这一幕,相当的兴奋。

原本他们以为,拿蒙多这种英雄出来对线应该是会非常的无聊,并且也都是没啥可看的,但是现在他们却发现。

即便是玩蒙多,这个天才上单都能让人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对线功力。

紧跟着。

flame的刀妹又被陈一秋的蒙多,一菜刀砸中了。

本来刀妹眼看着蒙多这样过来,还是在走位扭的。

蛇形走位,花里胡哨。

但是……

白银玩家可不管你这么多,一菜刀径直丢过去。

陈一秋惊喜的发现。

居然还真的砸中了!

flame这会有点怀疑人生,对面这上单蒙多,这才一级,居然就砸中了他两次菜刀,差不多小半血就没了。

眼下这情况,瞬间就把flame给打怂了。

这……

剧情的走向,怎么有点不对劲啊。

两菜刀,感觉不仅把对面的flame打懵了,也把陈一秋自己给砍懵了。

面对职业选手,他竟然一开始就打出优势来了。

而且要知道,现在可是在试训当中。

一想到这个,陈一秋顿时就有点慌了,该不会风哥他们真的认为自己很强吧?

不行!

要是这样的话,接下来就麻烦了。

陈一秋很了解自己,他没有打职业的实力。

flame的刀妹开始嗑药,慢慢在回血,两边上单接下来的对线,倒是稍稍的和平了一些。

等级到3,一大波兵线往陈一秋这边推。

这种情况是早就注定的。

因为在一级对线的时候,刀妹率先开始A小兵的,那会的陈一秋只是躲在后面猥琐丢菜刀。

而现在……

机会来了!

这么一大波兵线,刀妹还敢上来?

冲!

陈一秋的蒙多,直接往前走,开着W技能疯狂的就在小兵堆里一边烫一边E刀妹。

这一幕,正在观战的火狐还有经理他们,都有点看傻了。

一大波兵线在,蒙多还敢冲上去打刀妹?

这不就是送吗?

天才上单也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但是……

此时的flame却是慌了。

因为他的刀妹,完全的被蒙多卡住的位置,刀妹被挤在了小兵堆里,Q技能又是在CD当中。

即便是短暂的晕住了蒙多,但是距离太近的关系,还是要被蒙多疯狂的烫。

而且前期的蒙多。(因为某些原因,此出被“黑客攻击”导致所有章节变成乱码,请大家放弃书,不要再往下看,影响心情)

可没走多远,女人再次开口说道:“喂,你什么意思?”

萧阳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又来?”

“我在按照您的吩咐,给您带路啊?”

女人撇嘴,生气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而且还很暴力?要不是觉得我很漂亮,早就轰我走了!”

萧阳暗道:“没错,但并不是因为你漂亮,而且因为我打过你。”

“您多虑了,这里距离萧家还挺远的,我们先走吧。”

萧阳亲自通知厨师们做些好菜,他们当然不敢怠慢,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品。看着面前色泽诱人,香味扑鼻的肉类酱汁肉,和精美拼摆的菜肴,他没有一点的胃口。

女子则是开始大快朵颐,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您的实力这么强大,为什么要去做艺女呢?”萧阳问道。

女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好奇的问道:“什么是艺女啊?”

萧阳一愣,心想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于是直接答道:“就是一种职业,通过出卖肉体,来得到大量灵币报酬!”

“咔咔!”女子眼露寒芒,一边捏响自己的手指,一边冷冷说道:“再开这种玩笑着萧阳。

“你很开心?还是觉得,终于可以甩开我了?”

“没,没有”萧阳心虚的说道:“这样对我俩都好,不是吗?”

萧阳说的没有错,

E技能的攻击力是非常狠的,A一下都特别疼的。

flame一开始也以为对面蒙多煞笔。

可是最后,他居然交出了死亡闪。

firstblood!

“这也行?”

看到蒙多超级残血却拿到了一血,陈一秋都看呆了。

看萧阳依然没有动静,女人有些生气的再次抬脚,然后重重向他的脑袋踏去。

萧阳既然察觉到了一丝危机,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一个翻滚躲了过去连忙站起身子,伸手抓着女人的手腕就向外跑去。

他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他的身份原本就已经非常敏感了,自己来这里的事情要是传到父亲那里,那还不直接被打断腿。就算不提这些,他好歹也是萧家三少,被一个艺女一枕头给砸到楼下,他还有什么颜面再次面对家人朋友。

可事情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他使劲全力,鞋子都在石板上磨出几道黑印,可那女人依然纹丝未动,甚至还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场面安静的可怕。

“咦?那个人有点眼熟啊?”

“别说,看着有点像萧家小少!”

“…………”

不少人的目光又转移到了萧阳身上,而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眼冒精光的一直盯着那个女人。他用带着唾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一把推开身边的两个妖艳贱货,站起身子,向女人走去。

“我说,你们这何时有如此美人,也不跟彪爷通报一声。”

“小美人,过来陪爷喝一杯,爷就不发做了。”

女人一个侧身躲过肥胖男子伸来的猪爪,然后又看向萧阳,道:“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应该是猪!”

萧阳哪里在意这些,他已经知道这名女子的不简单,继续留这里对他一点点好处都没有,他撒开手,就向外跑去。可还没跑两步,身后就又传来了那名女人冰冷的声音。

“再跑一步就打断你的腿!”

萧阳闻言即刻停了下来,他真的有想给自己一耳瓜子的冲动,赶紧从这个噩梦中醒来。

而那个肥男,则是气的浑身肥肉颤抖,身上灵修高期修为散发,一把向女人的脖子抓去。

“小美人,你还是需要爷来调教调教!”

“嘭!”

众人只听到一声闷响,然后就看到那名肥男的身子,已经镶嵌在墙里。

“呼~舒服多了。”女人舒坦的呼气,说道。

然后她走到萧阳身边,拍了拍萧阳的肩膀,道:“走吧!”

而那个肥男也是被打(因为某些原因,此出被“黑客攻击”导致所有章节变成乱码,请大家放弃书,不要再往下看,影响心情)

可没走多远,女人再次开口说道:“喂,你什么意思?”

萧阳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又来?”

“我在按照您的吩咐,给您带路啊?”

女人撇嘴,生气的说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而且还很暴力?要不是觉得我很漂亮,早就轰我走了!”

萧阳暗道:“没错,但并不是因为你漂亮,而且因为我打过你。”

“您多虑了,这里距离萧家还挺远的,我们先走吧。”

萧阳亲自通知厨师们做些好菜,他们当然不敢怠慢,不一会儿,桌子上就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品。看着面前色泽诱人,香味扑鼻的肉类酱汁肉,和精美拼摆的菜肴,他没有一点的胃口。

女子则是开始大快朵颐,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您的实力这么强大,为什么要去做艺女呢?”萧阳问道。

女人停下手上的动作,好奇的问道:“什么是艺女啊?”

萧阳一愣,心想这里面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于是直接答道:“就是一种职业,通过出卖肉体,来得到大量灵币报酬!”

“咔咔!”女子眼露寒芒,一边捏响自己的手指,一边冷冷说道:“再开这种玩笑,就打断你的三条腿。”

安然无恙的归来,龙吉公主暗暗松了口气,关切道:“大哥此行可还顺利?”

“颇有收获。”

李靖笑着点点头,将四海瓶还给她。

之前他收下四海瓶,只是不想让龙吉公主担心。毕竟四海瓶具备的功能,镇妖塔也可以做到。

龙吉公主叮嘱道:“截教势大,日后行事还是低调些好。”

“放心,我有分寸。”

接连斩杀几位截教金仙,李靖也想开了。

截教势力分为三类,亲传弟子,外门弟子,门人散修。

其中亲传弟子只有四个,多宝道人,无当圣母,金灵圣母,龟灵圣母。

外门弟子中,以赵公明、三霄为首。

门人散修不计其数,号称万仙来朝。

就说赵公明和三霄,这四人应劫时,也不见亲传弟子出山,更何况他杀的只是底层的截教门人。

如果来找麻烦的只是门人,就没什么好怕的。只要不是太乙金仙、大罗金仙,他都可以与之一战。

和龙吉公主谈论几句,李靖回到卧室,整理此行收获。

招魂幡和万刃车,都是人为炼制的法宝,对付凡人和普通修士还行,对付金仙恐怕没什么效果。

剩下的印玺倒是不错。

李靖端着印玺打量片刻,随后便开始炼化。

花了半天的时间,终于与印玺建立了一丝联系,从而知晓了印玺的作用。

镇天印:乃是天地四灵本源所化,自成阵法空间,可操控四象,镇压天地,分属中品先天灵宝。

“还不错。”

李靖点点头,给出中肯的评价。

镇天印的四象大阵虽然厉害,但也有破绽,也就是戌土方位的阵眼。

和镇天印相比,五行灵珠要强大的多。

五行灵力自成一方世界,五行本源之力无穷无尽。若用来布下五行大阵,威力远胜四象大阵。

“开启黑铁宝箱。”

加上以前的黑铁宝箱,一共五个。李靖本来准备攒起来,将来合成白银宝箱。

不过现在有了一个白银宝箱,所以他决定先开启试试,反正黑铁宝箱开出来的东西也不会太差。

“恭喜宿主:获得八九玄功。”

八九玄功,阐教镇教功法,可修成金刚不坏之躯,有无穷腾挪之变化。

“卧槽!”

李靖神情一震,心下狂喜。

作为洪荒鼎鼎大名的神功,李靖期盼已久。昔日斩杀袁洪后,他曾在梅山中找过,可惜没找到。

“恭喜宿主:获得上品蟠桃树。”

上品蟠桃树:分属先天灵根,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恭喜宿主:获得天眼通,天耳通。”

“恭喜宿主:获得七星丹。”

“恭喜宿主:获得灵犀神剑。”

天眼通:能看见千里之外的事物,修炼至大成,上可观三十三天,下可观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

天耳通:能听见千里之外的动静,修炼至大成,上可听三十三天,下可听幽冥地府一十八重地狱。

七星丹:可立地成仙,与天地同寿,并拥有诸多神通。

灵犀神剑:先天纯阴剑胎,可使主人获得纯阴之体。以法力蕴养,可以逐渐提高神剑的品质。

“我去,这一波发了!!”

李靖喜不自禁,这五个宝箱,各个都物超所值。

尤其是最后的灵犀神剑,居然是成长性的先天灵宝,估计整个洪荒也只有这一件。

“开启白银宝箱。”

“恭喜宿主:获得山河社稷图。”

“???”

这一下,李靖被震惊的说不出话。

山河社稷图,十大先天灵宝之一,女娲娘娘的宝物。

这是第一次,有史以来第一次,居然开出了洪荒中已经存在的宝物,而且还是圣人掌中的至宝。

“系统,你是认真的?”

“…”

无人回答。

紧接着,一道信息涌入李靖脑海。

山河社稷图:自成天地,能孕育万物,有无穷造化。并记录洪荒地理,生灵,植物等一切资料。

“这特么,玩笑开得有点大啊。”

李靖神情时喜时忧,变幻不定。这可是圣人法宝,就算抽到了,他也不敢光明正大的使用啊。

“对了!”

忽然,李靖猛地一拍巴掌。

他想起西游记中的一个情节,孙悟空骗银角大王,说紫金葫芦有两个。

既然山河社稷图无法光明正大的使用,不如改个名字,虽然有些掩耳盗铃,但也能骗人耳目。

李靖拿着山河社稷图打量许久,说道:“以后你就叫山河图。”

话音一落,画卷背后的‘山河社稷’四字,悄然变成了‘山河’二字。

“好,好,好一个山河图!”

李靖忍不住放声大笑,神物有灵,如此一来,就不

“咳咳!”萧阳感觉到一股寒意袭来,干咳两声。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吱、知道啊!”女子一边往嘴里塞菜。一边说道:“我可是第一次,如果杀了你,墨铃肯定会生气,把你带走……啧。不如你还是做太监吧,这样的话能省好多麻烦。”

“您别开玩笑了。”萧阳这样说只不过想打个圆场而已,那女人可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还有,那个第一次……该不会是?”

“是啊!”女人点了点头,又有些烦躁的说道:“第一次和异性睡在一起,真的好麻烦啊,还是把你杀掉算了!”

“等等!”萧阳突然站了起来,他好像明白了什么,连忙又问:“那就是说,我两……没有没有,那那那个?”

“当然没有了!”女人撇了萧阳一眼,恨恨说道:“可恶的墨铃,竟然这样耍我!”

“呼!”萧阳长舒口气,重新坐回椅子上,虽说心中还有负罪感,但此时也减少了许多。

“这些菜够吃吗?不够的话我再去让厨师们做点儿。”

女子十分警觉,她放下筷子,眯起眼睛看着萧阳。

“你很开心?还是觉得,终于可以甩开我了?”

“没,没有”萧阳心虚的说道:“这样对我俩都好,不是吗?”

萧阳说的没有错,懵了,他一向狂傲惯了,怒火早以涌上心头。他一掌拍向墙壁,身体借用力道直接从墙里又射了出去,一拳轰在离他交近的萧阳身上。

这么大的气势萧阳自然察觉到了,他迅速转身一向拍去,同时左手并出剑指,指尖闪动光芒。

那名男人的拳头打在萧阳的手掌上,萧阳的身体后退半步,脚下的石板开裂,可也紧紧如此而已。他想收拳在攻,可萧阳那修长的五指,将他的拳头牢牢锁住。

萧阳对面前的这名男人一点好感也没有,

管这样做可能会引来更多猛兽,但也有可能惊动石矶娘娘,想要活下去,这是他唯一的办法。

“系统数据库已更新完毕,正在绑定中。”

“什么声音?”

李靖猛地一激灵,不会是幻听吧,难道他也像小说中的主角一样,系统加身,从此走上人生巅锋。

“绑定成功,宝箱系统正式开启。”

话音一落,一股庞大的信息悄然涌入李靖脑海。

宝箱系统,分为五种,青铜,黑铁,白银,赤金,钻石。宝箱等级越高,获得的物品就越贵重。

宝箱可以开出一切,神通法术,灵丹妙药,奇珍异宝,甚至是血脉,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宝箱获得方式只有一种。

击杀敌人,有一定几率获得宝箱。敌人实力越强,掉落宝箱的几率越高,宝箱的品质也会越高。

另外宝箱也可以合成。

比如十个青铜宝箱,可以合成一个黑铁宝箱。十个黑铁宝箱,合成一个白银宝箱,以此类推。

“初次使用,奖励新手宝箱一个,请问是否开启。”

“开启!立即开启!”

李靖大喜过望,忙不迭的点头,内心激动的高呼。果然天无绝人之路,他也是有系统附身的男人。

“恭喜宿主:获得镇妖塔,龙虎金丹,九转玄功。”

“卧槽!!”

听到奖励内容,李靖当场傻眼。九转玄功,无上证道法门,只要修炼到大成,就可以开天辟地。

接着他心念一动,左掌中凭空出现一座黄金小塔。

镇妖塔:塔分九层,可用来收人拿物,可用三昧真火对敌,也可远程投掷攻击,中品先天灵宝。

“比燃灯那个破塔强多了!”

李靖爱不释手,喜滋滋的鼓捣着。镇妖塔是系统奖励的宝物,根本不需要炼化就与他心意相通。

玩耍了一会,他又看向第三样奖励。

龙虎金丹:可化为一龙一虎,以水火之力淬炼筋骨。修炼出金丹后,可极大程度的提升金丹品质。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李靖暗暗感慨,宝物,功法,丹药,样样齐全。拥有这么强大的系统,他还有必要拜石矶为师么。

唳!

清脆的啼声,让李靖回过神来。抬头望去,只见一只巨大羌鹫从天而降,锋利的爪子向他抓来。

“找死!”

李靖心中一惊,继而大怒。

只见他将镇妖塔轻轻掷出,镇妖塔便化作一道金光,瞬间出现在羌鹫头顶,砸的它脑浆迸裂。

老虎瞧见,吓得往林中逃去。

“还想跑,问过本天王先!”李靖冷笑一声,遥遥一指,镇妖塔飞速下落,将老虎砸成一摊肉泥。

“恭喜宿主:获得青铜宝箱。”

“运气不错!”

李靖嘿嘿一笑

只是一个凡人,财不露白,即便来得是石矶娘娘,他也不敢保证对方会不会杀人夺宝。

不多时,三人驾云而来。

只见云上站着两男一女,其中女子是个中年道姑,戴鱼尾冠,穿大红八卦衣,正是石矶娘娘。

一人披头散发,模样凶神恶煞,乃是一气仙马元。一人束发戴冠,手挽拂尘,正是度厄真人。

“哪来的小子,敢在骷髅山放肆!”马元双目圆睁,声若闷雷。一开口,差点没把李靖的耳朵震聋。

李靖哪敢跟马元硬钢,忙不迭的拜了一拜,“弟子李靖,乃陈塘关人士,拜见娘娘与两位仙长。”

石矶不着痕迹的瞥了眼羌鹫、老虎的尸体,温和的说:“李靖,你一介凡人,来骷髅山所谓何事?”

李靖虽然不认识另外两人,但已经猜出她就是石矶,故作惶恐道,“小子听说山中有隐世女仙,本想来求个长生。不过今日死里逃生,弟子不敢再有贪念。扰了娘娘的清净,

可萧阳意识已经开始混乱,冷静思考是肯定已经做不到的。他只想趁着身体还没有倒下,就把区凉诛杀。于是,他的攻击停顿间接结束后,双腿猛的一蹬,再次向区凉冲去。现在的他对符文已经无法精密操控,只能让那火海与他隔绝。随着他来到区凉身边,导致区凉身边的火海缓缓退去。

区凉哀嚎不断,他用手捂着自己的右眼,手缝中正渗出鲜血。他身上的衣物都已经变成了灰烬,身上的表皮肤大部分都被烧黑了。

吃饱喝足后,李靖打开系统。看到三十二个青铜宝箱,顿时乐的合不拢嘴,这趟收获真是丰盛。

“合成宝箱。”

“恭喜宿主:获得黑铁宝箱x3。”

“开启青铜宝箱。”

“恭喜宿主:获得磐龙甲一套,剑道通解。”

“恭喜宿主:获得万年朱果x2,五行遁术。”

磐龙甲:包括玉龙冠,磐龙甲,凤翔带,追云履;可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分属后天防御灵宝。

剑道通解:蕴含剑道至理。

五行遁术:顾名思义,就是金木水火土遁术。除了五行之体,一般人都只能修炼成一两种遁术。

“不错,不错。”

李靖嘿嘿一笑,最低级的青铜宝箱,居然开出了一整套后天防御灵宝,看来自己的运道还不错。

“开启黑铁宝箱。”

“恭喜宿主:获得火眼金睛,腾云驾雾。”

“恭喜宿主:获得大巫精血。”

“恭喜宿主:获得三昧真火。”

火眼金睛:能看清千里之外的事物,可破除虚妄,辨识周天之物。

通过系统的反馈,这比孙悟空的火眼金睛还要强。在西游记中,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也有看不穿的时候,而且还有老病眼后遗症,怕风怕沙,怕火怕烟。系统的火眼金睛,并没有这些缺点。

三昧真火:以天地为烘炉,万物为养料,凝练出至刚至阳的神火,乃是道家无上降魔神通之一。

看到系统奖励,李靖颇有些郁闷。

三个黑铁宝箱,居然一件宝物都没有开出来,哪怕不是先天灵宝,随便来一个后天至宝也行啊。

“剑道通解是什么鬼?”

随手点开剑道通解,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那画中,有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子,手执一根竹杖,或刺或扫,或劈或挑,使出各种剑法招式。

她身姿飘逸,剑如飞风,与其说在练剑,不如说是舞剑,一招一式,仿佛与天地万物合为一体。

“好剑法!”李靖暗赞一声。

他不太会用剑,但隐隐觉得女子的剑法近乎于道。传说中的草木山石皆可为剑,大概就是这种。

消化完剑道通解后,李靖取出大巫精血。

只见这团大巫精血,有拳头大小,血液又稠又密,泛着暗金色的光泽,仿佛一颗流动的红宝石。

“有点反胃啊。”

李靖犹豫片刻,咬咬牙,将大巫精血吸入腹中。

随着九转玄功运起,大巫精血中蕴含的能量不断被释放、吸收,精血本身也在迅速改造他的身躯。

时间一点点过去。

不知何时,他的身上透出一股亘古蛮荒的气势,好似一头绝世凶兽。

李靖缓缓睁开双眼,暗暗打量着自身。大巫精血并没有提升他的法力,全部作用在他的肉身上。

和之前相比,肉身强度起码提升了十倍。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不知不觉,李靖在谷中闭关修行一年。得益于万年朱果,达到了一转后期,距离成仙仅一步之遥。

闲暇之余,他也在修炼其他神通。

有剑法通解,他的剑法进境一日千里。虽然达不到那神秘女子的境界,但也算得上是剑术名家。

纵地金光,腾云驾雾,三昧真火,运用的炉火纯青。只是碍于自身修为,达不到随心所欲的境界。

至于五行遁术,这是一门易学难精的神通。

但凡修道之人,或多或少的,都会土遁术、水遁术和火遁术,其中最为著名的是殷商太师闻仲。一手五行遁术,用的出神入化,轻易折服黄花山四将,远胜后来的土行孙和渑池守将张奎。

李靖钻研许久,也只学会了土遁术。或许是因为五行相性的原因,其他四种遁术根本就学不会。

眼见突破无望,李靖静极思动。

准备按照原先的计划,继续升级打怪之旅。

朝歌城南三十五里外有一山,名为棋盘山。因地形复杂,山脉高低起伏,山丘如星罗密布而得名。

在棋盘山上,有一座轩辕庙。

每年三月初三,轩辕黄帝的诞辰,都会有人来此进香。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棋盘山内常有妖魔作乱,人们一传十,十传百,这里就成了荒山野岭。

这日傍晚,山下走来一人。

只见他身材健硕,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束发系带,身着劲装,手执宝剑,一副江湖游侠的打扮。

来到庙前,只见庙旁有一片柳林,一片桃林。时值仲冬,柳树仍然青翠欲滴,桃林依旧挂满桃花。

李靖暗暗吐槽,这违反季节规律的生长方式,傻子都知道有问题,难怪人们说这里有妖魔作乱。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