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失禁高H男男,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二章

一瞬间,琦佑脑子里转过了好几个念头,但也只是略略一怔,脸上便堆出了极自然的谄笑,“原来是千里公子!我给千里公子请安!”随即屈膝,一个极边式的千儿打了下去。???ww?w?.?r?a?n?w?e?n?a`com

称呼马骥“千里公子”是很合适的,可是,这个礼,就行的莫名其妙了!

这个马骥,虽然有一个势焰熏天的“义叔”,可是,他本人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白身,而琦佑是正经的从五品朝廷命官,再如何“尊其叔,敬其侄”,平礼相见也到头儿了即拱拱手、做个揖就好了。

打千儿从何说起?!

对于琦佑的逾格之礼,马骥明显也很意外,朗声说一句“不敢当!”即伸手相扶;手刚刚伸了出去,自觉不妥,打住,略一踌躇,即改了方向,去撩袍襟这是要屈膝还礼的意思。

谁知刚刚将袍襟撩了起来,便被孚王一把扯住了,“!你这是做什么?他是咱们的奴才!行此礼理所当然!”

略一顿,“他是惠五叔过世的老惠亲王的家生子儿!”

孚王的逻辑,其实是说不通的。

琦佑于仁宗一系,确可算是“奴才”;算作整个爱新觉罗氏的“奴才”,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是,马骥那位势焰熏天的“义叔”虽也是宗室,但这个“异姓宗室”的资格,仅止于关三之一支,不及关氏之其余,何况,马氏、关氏并无血缘关系?

除非,像白芸那样,特蒙懿旨,封做“六品格格”,才在理论上有在琦佑面前摆摆主子架子的资格。

孚王的逻辑,不啻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关三进了玉牒,凡与他沾亲带故的,就都成了“主子”了。

但经他一扯,这个礼,就无论如何还不出去了,作为客人,也不能随便驳主人的话,马骥只好打住,对琦佑点一点头,歉然一笑。

初初一见,琦佑只觉得“千里公子”神气凌厉,凛然难犯,前头又有兆祺那桩案子打底儿,心里头本是有点儿打怵的;现在看来,“千里公子”其实举止有度,并无一般王公子弟那股或者飞扬跋扈、或者油滑惫赖的劲儿呢!

心中不由暗道,“兆祺那个蠢货,真是不开眼,居然敢跟他放对?还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兆祺那桩案子”,详见本书第十二卷《干戈戚杨》第二百三十九章《摊上大事儿了!》至第二百四十二章《你们可别小觑了辅政王的深谋远虑啊》。

“九爷说的是!”琦佑笑嘻嘻的,“这个礼,本就是我应分的!”

顿一顿,“之前,我听张芷荃的《三娘教子》,唱的什么‘秦甘罗十二岁身为太宰,石敬瑭十三岁拜帅登台’我就想,太宰不就是丞相吗?这个秦甘罗,十二岁就做丞相?真的假的?”

再一顿,“今儿个见着了千里公子,我想,姓秦的十二岁做丞相不算稀奇!这个世上,就有那么一班少年英雄,英姿焕发,超凡绝俗,我这等凡夫俗子,既想不来,更万万比不得的!”

“得!得!”孚王摆一摆手,“你这个马屁,根本没拍对!都快拍到马蹄子上了!”

礼王、明善,连同马骥,都笑了起来。

琦佑装傻,“啊?”

“你就是个不读书!”说话的是礼王,一边儿说,一边儿拿手指虚点着琦佑,“什么‘姓秦的’?那个‘秦’,说的是‘秦朝’!哦,当时还是‘秦国’!甘罗姓甘、名罗!这位甘罗,十二岁那年,确是立了大功,做了大官儿,不过,做的,并不是什么‘太宰’,而是‘上卿’地位虽高,可也没到丞相的份儿上!”

顿一顿,“彼时的丞相,是吕不韦!吕不韦你晓得吧?甘罗是吕不韦的门人甘罗做了丞相,你叫吕不韦搬去哪儿呀?”

“哎哟!原来如此!”琦佑满脸恍然的样子,“看来,还真不能把戏词儿当书读呢!我谢两位王爷的教诲!”

说着,又一个千儿打了下去,请一个“总安”。

待他站起身来,孚王接口说道,“还有什么石敬瑭这个不比甘罗,不算什么好譬喻,别往一块儿扯!”

肉到失禁高H男男 第三章

若真要论

文学

起来,以希洛人的实力想要击退如今势力庞大的斯巴达人显然是不现实的,更遑论真正击退他们,而达到一劳永逸的目的呢?

对于这一点不仅是汉尼拔两人不感到乐观,相信高坐于庙堂之上的众希洛长老们也是心知肚明的,纵观曾经的多次战争中,若不是英雄现身或者是占据天时地利且战士们坚韧不拔,誓死不降,恐怕希洛人早已全数尽末于斯巴达人之手了。别看如今斯巴达人是四面楚歌,疲态尽显,像是难以为继,但谁又能笃定的说斯巴达就一定无法挺过这一劫呢?

要是让斯巴达人喘过气来,或者说他们真要玉石俱焚,那么与其有着世仇的希洛人便一定难逃一劫。

这就像是一把巨大而又锋利的达摩克利剑悬在悬在众位希洛长老头顶,让其不得安生。

不过恰在这时,罗马使者的到来却是给近乎于六神无主的希洛长老们指明了另一条道路,相比于同斯巴达人死磕,或者相信那些千里之外的希腊其余势力,投入急于找到机会登陆半岛的罗马人怀抱也许不失为一个两全其美的双赢之法。毕竟希洛人是必须要想方设法存活下去的,要是仅仅靠汉尼拔等人和己方现有实力连这次进攻都很难击退,又怎么保全自己呢?

因此反复思索下民族的存亡终究还是占得了上风,相比于斯巴达人奔着亡国灭种的目的而来,罗马人所开出的条件倒是优渥不少,作为罗马共和国的朋友,解散军队,只留下常备的守卫部队成为罗马高贵的盟友,最好的朋友,接受罗马的保护!

显明的对比下,众位希洛长老在短暂的犹豫后终究还是选择了一头投入罗马人的怀抱中。

而罗马人呢?他们倒是也爽快,时不我待,随着双方快速的订立盟约,使者满意点头,而后将一直响箭发向了天空,随之出现的是三百余名全副武装,埋伏在群山之中的精锐甲士,他们的出现直接从侧面给了斯巴达人重重一击。这支突然出现的异邦军队令斯巴达指挥官大吃一惊,旋即迎来的便是无比的愤怒。

不过能被英明的斯巴达国王委以重任的指挥

文学

官显然也不是什么莽夫,尽管愤怒无比,但他还是明智的选择了退兵,不敢用如今对于斯巴达来说极为宝贵的兵力冒险,率兵远远退去,再将现状报与王室后等待起了下一步的指令,希洛之围得以缓解。

可这就苦了汉尼拔两人了,偷瞥见希洛长老与罗马使者订立盟约他便知道大事不好,有心想要挺身而出阻止这一切,可仔细一想理智还是劝阻了他差点出现的莽撞行径。

自己那什么跟罗马使者争?

罗马有能力能够解希洛如今的燃眉之急,更有能力在未来成为希洛人安稳生活的绝大靠山,而他们所付出的不够是贸易,法律与协同作战的义务罢了,这对于手掌权利的希洛长老们来说是可以接受的,对于即将面临亡国灭种威胁的众多希洛人也是可以接受的。

而自己呢?

一纸起不到任何作用的空头支票?恐怕做的还没有说的好听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