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一章

第1六0章

突然,周尊龙冷笑了一声,挑眉看着周浩:“耗子,陈东是不是走在我们前边?”

“对啊,那王八蛋也是个奇葩,都是鼎泰老板了,居然没车,刚才在大门口,我还见他请玉泉山庄的人送他呢。”周浩有些不明所以。

周尊龙抹了一把光头,狞笑道:“老子这迈巴赫,很久没出车祸了啊!”

说完,他一脚踹在驾驶座椅后背上:“开快点,搞场车祸!”

“知道了,龙哥。”

周浩眼睛一亮,激动地看着周尊龙:“哥,你,你这是打算给我报仇了?”

周尊龙“啪”的一声拍在头顶上,沉声道:“报什么仇?这只是一场简单且突然的车祸而已。”

“对对对,就是车祸,车祸猛于虎,谁知道啥时候会发生呢?”周浩眼珠子一转,开心的附和着。

黑色迈巴赫发出一声宛若野兽咆哮的引擎轰鸣,速度登时暴涨起来。

与此同时。

玉泉山庄,天阁内。

周雁秋靠在椅子上,手中还捧着热乎乎的醒酒茶。

刚才为了圆场,他也喝了不少酒。

不过以他的酒量,仅仅只是微醺而已。

喝下醒酒茶后,状态也恢复了不少。

取下金丝眼镜,抬手揉了揉发胀的眼角鼻梁。

然后,周雁秋才笑着问:“觉得怎么样?”

诺大的天阁,此时琴音早已经停止,唯独假山假水中的流水潺潺。

明明是周雁秋一人,他却在询问。

“嗯。”

平静,甚至给人无比冷漠的一个声音,忽然从屏风后边传来。

紧跟着,一个身穿休闲装,约莫一米七身高的青年人,缓缓的从屏风后边走了出来。

青年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相平平,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给人一种斯文内向……老实人的感觉。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二章

他并未忘记和这神族荒的约定…不过他不认为他现在能帮荒脱困。

若是八荒的修为足够,荒也不会让九玄和鲲鹏去经历所谓的危险来换取进入此地的资格。

“带我离开…呵呵。”荒好似听到什么笑话,发出一阵阵痛快的笑声。

也是因为那笑声,无数的涟漪蔓延。

苏翎也再一次感知到最初能无声无息削减他生机,神魂肉身等一切的恐怖力量,不过现如今,那力量伤不到他。

苏翎直接出声:“为何发笑?”

“无他。”

先是摇头,荒走到苏翎的身前:“比计划之中你归来得要早,也因为过早,你还一无所知。”

“何意?”苏翎感觉,荒话中有话。

“按照计划,你应该会自无尽战场中知晓些情报随后归来,不过你应该并未前往无尽战场,如若不然此刻也不会如此。”

说完后,荒的笑意越发浓郁:“无尽战场刚刚开启,你可以选择,让我现在便将你送入其中。”

“选择?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又是什么。”苏翎心中的不解更甚。

“缘,一切都是,缘。”

低语落,荒看向远处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由我助你返本归元得知一切,作为交换,我将于时空长河问道,你将替带我继承荒之名镇守荒界,直至,有生灵替代你的镇守

文学

,你方能于长河问道。”

“这两个选择,有何不同?”苏翎只感觉,他好似触及到什么大秘密,而且,是和他自己有关的大秘密。

“第一个选择,你将会按照计划完成一切,随后遁入时空长河问道,自此诸多轮回之身归来成就永恒之身,不过…你将不会是你,替代你的是,当年定下计划遁入轮回的火羽金翅枭。”

顿了顿,荒嘴角上扬:“第二个选择,由我帮助你返本归元,你将能得知一切,不过作为代价,你将会失去当年火羽金翅枭自我手中赢去的问道之机,对你而言,你还是你。”

言语虽然绕口,苏翎却是瞬间就明白过来….所谓的第一个选择,一旦真那么做了,他就不在是他,而是,火羽金翅枭。

他虽然也是火羽金翅枭,可是,火羽金翅枭可不是他!

“看起来,我只能选择第二个,不过我很好奇,问道之后成就永恒之身,很珍贵吗?”苏翎微微耸肩。

“我会助你返本归元,届时你自会知晓一切,不必我为你届时…静心。”刹那间,漫天涟漪倒卷朝着苏翎涌去。

苏翎下意识就准备反击,不过最后却压下,而是盘坐在地。

无尽涟漪笼罩,对他没有半点伤害,相反的…随着涟漪的入体,苏翎感觉到,他的实力在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提升。

同时,还有无数的记忆碎片一点一点的开始浮现在神魂深处。

那诸多记忆碎片中,苏翎看到,无数年前这里曾经有一场惊世之战…没错,就是曾经将仙魔妖修罗四界打得消失的那一战。

而那一战,有一名极其强大的妖族和神族击败无数对手之后才此地对决。

那妖族,是为火羽金翅枭。

那神族…也便是此刻的荒!

火羽金翅枭和荒的对决,将此地和四界的联系彻底打断,他们的一战也让荒界天地动荡,继续打下去,说不得天地都会破灭。

两者察觉后,只能停下战斗,只是….他们并未离开。

因为长河就在他们的眼前,那一条不断流淌,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

那是时空长河,据说,时空长河蕴含着时间的奥秘,若是进入其中,还可逆转时空回到以前亦或者是去往未来。

众所周知,时间不可逆,可是时间长河却能逆转时间!

而在其中问道成就永恒,一旦成功,那么便可掌控时间之能,自此自由出入往昔和未来,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堪称极其恐怖。

两者都不愿意放弃,可是他们又不能继续打,若不然荒界势必会崩溃,也并非他们不一起进入其中,而是此地需要一个强者来镇守,而上一任镇守者被他们击败后,将一切告诉他们,随即便问道离开。

上一任离开,他们之中便需要有一个留在此地充当镇守者,无奈之下,两人定下赌约,赌的便是,谁进入时空长河问道…..至于赌约的内容不足为叙,结果是火羽金翅枭赢得了赌约。

只是进入其中的时候却是出现岔子,因为枭最初和神族厮杀的时候消耗太多,体内力量无法抵挡长河侵蚀,无奈之下他自能选择兵解遁入轮回,同时以最后的威能定下天机决定归来之期。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有些可笑的结果。

作为他们这般的存在,性子自然是极其高傲,也不屑于违背承诺,故而…神族荒一直都未曾违背诺言,而是在此地等待荒的归来,也便是,苏翎。

不过,他不愿意违背诺言却不代表着他愿意镇守荒界!

故而,苏翎的出现让他很是惊喜,因为按照火羽金翅枭的计划,哪怕记忆尘封,可是却也应该是以枭为主导,而不是轮回之时诞生的灵智。

此刻…他也不算违背承诺,不管苏翎到底是火羽金翅枭还是苏翎这个人,对神族荒而言都没有不同,反正都是同一个身体。

一切的记忆尽数被苏翎所吸收。

而苏翎,还是曾经的苏翎。

慢慢的,苏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荒露出满脸的复杂。

没想到…此次进入苍穹问道之地竟然会得知如此之多,而现在,返本归元的他,不说太多,哪怕还为彻底自如掌控,可是正面和女帝,帝君等这般存在厮杀不成问题。

“你已经将问道机会让给了我,现在,你便是荒。”

说完后,那神族看向不远处的长河:“我将问道…之前和你一起进入的人和妖都是不错的苗子,想必无需太久你也会问道而来,我会等着你,三十元会之前的一战,还未结束!”

说完后,那神族身形一闪便跃入长河,没有带出半点浪花,也随着他的跃入长河,气息什么的尽数消失。

苏翎看着自己的手,在看看不远处的长河:“我现在便是,荒了?”

他,不是火羽金翅枭,故而哪怕得知一起,而且以他那坚韧的心性,此刻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多久后。

“苏兄。”随着有些气喘吁吁的话音,九玄和鲲鹏带着些许狼狈又出现在这里。

苏翎瞬间回神,心绪也彻底恢复如常。

时空长河问道吗?

他,有选择!

若不去问道,他也不会死,相反的,他若尘封此处,那么,无论多久,待到他将体内的力量彻底掌控下来,他便是荒界至尊,没有谁能超越。

若选择问道…想办法让九玄快速突破,而后让九玄接任荒之名,他又不是往昔那些镇守者,非要被打败才述说一切,而后问道离开。

九玄揣着粗气的面容之下有些不解:“苏兄,你在想什么?”

他不知道,为何他和九玄被扔出去,可是苏翎还在这里,而且苏翎的气息为何变得如此深沉?那个自称荒的神族又为何消失不见。

反观苏翎,面容露出奇异的笑意:“我在想…..”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三章

很显然,大众方面的人也非常的惊讶,虽说华夏有些产品的价格能打到欧米企业的三折,但在企业网络建设上,这确实是华为最低的一次报价了。

难道是为了抢大众的订单帮助后续市场开拓所以决定亏本?

旁听的汉斯笑着试探道,“汪先生,我们可不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没钱赚啊。”

“大众是我们非常在意的客户,我们愿意把利润降到我们的最底线,不过这次降价是有技术支持的,因为,不管是我们全新一代的交换机还是我们全新一代的无线控制器,都进一步实现了零部件自主化,包括芯片。”

众人一惊,克里斯有些不信的看着汪涛,汉斯更是直接问出了大家的新疑惑,“华为自己生产交换机芯片了?”

汪涛自信的一笑,“准确来说,是我们跟大风集团,龙芯等企业共同研发生产的,交换机芯片厂商虽多,但高端芯片一直以来都是米国企业垄断的,这在无形中增加了我们这些交换机企业的成本,现在我们自己有能力研制芯片,有利于我们降低整体成本。”

“华为前几年还说没有自主研发交换机芯片的想法。”克里斯忍不住用聊天的口吻发问。

汪涛也不介意回复克里斯的问题,“克里斯先也说了,那是几年前,确实,早年间我们并没有自主研发交换机芯片的想法,毕竟成本很高。

可是从2012年开始,我们华为频繁被扣上不安全的帽子,处处受限,这个事情,思科方面肯定是比谁都清楚的。”

克里斯努力保持镇定,汪涛直勾勾的看着克里斯继续道,“所以我们不得不多考虑一些事情,而2012年后又正值我们华夏半导体产业进入高速发展期,像大风集团这样的企业又有心合作,我们便开始落地更多的芯片项目。

至少从这两年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当初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克里斯一时语塞,思科对华为做了什么欧洲企业心里都清楚,汉斯也不想大家难堪,便接过话题,“光是一个芯片不足以降低20%的成本,想必华为在更多零部件上都有所突破吧?”

“汉斯先生说的没错,我们基本实现了产业链的全自主化,从而最大程度的降低了成本,也最大程度的摆脱了受制于人的风险。”

有了这一解释,大众方面明白也认可了华为这一次降价的靠谱性,便示意双方先回去休息,等测试结果出来再接着谈。

汉斯将汪涛和克里斯送进了电梯,当电梯门关上,克里斯笑着跟汪涛握手,“恭喜华为,又有新的突破。”

汪涛看着对方笑里藏刀的表情,忍不住回忆起过去发生的一切,“克里斯先生有没有想过思科这十几年为什么一直在走下坡路?”

克里斯压着心中的不悦,“汪先生有什么看法?”

汪涛同样回以让人看着很不舒服的笑容,“你们如果能把花在其他地方那点钱拿来搞研发,局面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以后还是多干点正事吧。”

克里斯哈哈大笑两声,“汪先生想多了。”

离开大众后,克里斯马上联系总部商议对策,“技术和价格都没有优势,继续正面硬碰硬的胜算是很低的。

而且大众现在跟华夏企业的合作很深,德国又是此时欧洲复兴的两大核心之一,从目前的局面来看,合同大概率会落到华为手上。”

“那就试试别的方法吧。”

克里斯秒懂,并开始安排。

当天晚上,克里斯先是分别约见了大众的几名高管,第二天,克里斯又去拜见了德国官府的几名老朋友。

“克里斯这几天忙的很啊,果然又开始了他们最熟悉的游说路线。”汪涛的助理向他汇报着情况。

“任何具有规模的组织内部都存在至少两种派系,如果能利用好这一点,倒也是本事。”汪涛对此表现的很平静。

“那我们现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