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妻日常1v1青灯;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一章

万众瞩目中,相爷爷发了话:“都是自家人,也不拘泥于那些繁文缛节了,那就简单走个流程吧。我在这里,代表兔兔的家人,举行今天的订婚仪式。”

相奶奶握住了时绥的手,笑的和蔼可亲:“刚都说了,小绥是我孙子,那我来代表你的家人,好吗?”

时绥有一瞬的怔忪,随后哑声道:“……好。”

有十岁姐姐看到这一幕,瞬间爆哭。

——【呜呜相奶奶也太好了吧!】

——【好温柔的奶奶,我也想到了我在天上的外婆……】

——【感谢上天,让时绥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幸之后,遇到了他的幸运?】

相爷爷严肃道:“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准未婚夫妻。

婚姻不是儿戏,感情亦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

作为长辈,我们只能陪你们走人生的一段路,今后的路,需要你们两个携手走下去。”

相奶奶也道:“我一直觉得,不存在一个人独宠、偏宠一个人的爱情,两个人在一起,是要相互宠爱,相互扶持的。

有些人,穷其一生也没有遇到真爱,你们两个很幸运,遇到了彼此,并且坚定地选择了彼此。

希望以后,你们都能记得今时今日的心意,那是想和对方忠贞、坚定、真挚走完一生的心意。”

相宜眼眶泛红,用力点了点头。

时绥眸光深邃又虔诚:“相宜,往后余生,只有你。”

再也、再也不会有她以外的任何人。

如此感人的一面,哪怕是大魔王相琛和腹黑帝相礼,神情都微微动容。

相期和相遇俩人泪点低,眼泪要掉不掉,差点哭出来时,却听到破坏氛围的“哇呜哇呜”声。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二章

不过刚按了拨通键,从楼上下来的王管家喊了他一声,“大少爷,那女孩已经到了。”

宋帜听到这话,就掐断了手机,看向王管家,诧异,“是大姐和她女儿到了?”

王管家的脸色带着点苍色,不过不仔细看,看不太出来,他点头说道:“宁小姐没来,只有她女儿,哦,她身边还跟着个中年男人。”

宋帜一听,稍稍皱了下眉,倒是没想到他那个大姐居然没来,不过想想也不重要,随即便往电梯口走去,“行,我知道了,先上去吧。”

王管家望着宋帜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上前了两步,叫住了宋帜,“大少爷,我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我想先回去。”

宋帜脚步微顿,转回头看了眼王管家,这才注意到他的脸色是有些不大好看,便挥了挥手,“行,王叔你好好休息。”

王管家松了口气,“谢谢大少爷。”

宋帜没再说什么,进了电梯,上了楼。

王管家唏嘘着往会所外走。

刚在宴会厅门口,再度碰上那孩子的时候,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扫过,但他却下意识的感到惊惧。

连继续待在这里的勇气都没有。

……

三楼的宴会厅很大,今天来的都是豪门圈子里的人,基本都是盛装出席,五光十色的灯光下,和谐又热闹。

唯独霍杳一身

文学

深色的大衣,与宴会上那些名媛小姐的打扮出入很大。

她的气场本就强盛,加上那张脸极其出挑,站在人群中,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三章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你……你是什么人?

“你是想说,要不就让我把东西让给她?”安小暖问。

“这……”店主陷入了两难。

安小暖看出店主并不是个难缠的人,发生这些也不是她的本意,于是看向那个女生,再次开口。

“我的钱和卡都丢了,身上的确是没有现金,可这不构成你辱骂我的理由。”

说什么没钱也想买东西,怎么不去抢……这些话太难听。

至少安小暖听了是很生气的。

“哟,穷就穷,还想装蒜?”那女生一脸不屑地上下打量安小暖,“以为穿华伦天奴的翻版货,就能装有钱人了?简直是在给这个品牌抹黑!你们这些人多了,我都不知道该穿什么牌子的衣服,审美才不会被拉低到你们这种阶层!”

安小暖:“???”

自己身上的这条裙子,明明就是前两年大叔送的。

因为过季了,所以她已经好久没穿过了。

毕竟大叔每年都会送她新的衣服,而且她自己设计的衣服,还有奶奶那边送过来的,根本都穿不过来,所以这些大品牌的高定款,她其实是不怎么穿的。

哪晓得在这人嘴里,居然成了翻版货?

还有,审美就审美,怎么还扯上阶层了?

“那请问你是哪个阶层的人?”安小暖没好气地问。

这人嫌她穷,她还嫌这个人张口闭口说话太难听呢!

“我当然是你够不着的那个阶层,”女生嗤笑说道,“你这种穷鬼能来欧洲一趟不容易吧,是不是还幻想着能在这邂逅一个高富帅呢?我告诉你,那种剧情只有电视里才有,高富帅都是我们这种人的,跟你没关系!”

“就是,你这种人就该乖乖在家待着,没事不要出门丢人现眼。”

“还钱包破了洞,钱和卡都丢了……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吗?”

“真是不要脸,这种谎都扯得出!”

又是几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那是女生的几个同伴,妆容精致,衣着华丽,身后还跟着保镖,一看就是从小锦衣玉食的富家女。

“哟,这包包也是仿的?看着还挺像真的呢。”有人一眼就看出安小暖手里的那个包包,是某顶级大牌的限量版。

“我记得,这款限量版包包在全世界只有不到十个,其中有一个,在两年前被龙城夜家的睿少,在拍卖会上拍下来送给了自己的母亲小暖夫人,啧啧,穷鬼,拜托你就是装蒜也装得像点,这种包包是你能拎得起的吗?”

这人一口一个穷鬼,安小暖被她倨傲的表情气得不轻,正要说话,一只宽厚的大手突然拉住了她。

那是夜溟爵。

夜溟爵戴着帽子和墨镜,不言不语的时候如一尊雕像,叫人很容易就会忽略了他的存在。

可他牵起安小暖的时候,那气场一下就叫人无从忽视起来。

“你……你是什么人?”女生看到夜溟爵,不由自主皱了一下眉。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夜溟爵没有摘下墨镜,但那冷然的视线仿佛已凝成实体,看得几个女生都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