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一章

“不必了!我手下的兵,要杀要剐,用不着别人代劳,来人!找出一百罪大恶极者,斩首示众,告诉百姓,这些士卒胆大包天,竟敢劫掠百姓,我松子律容不得这等恶徒!”

听到松子律的话,叶天不由对这个跋扈将军刮目相看,没想到这个愣货也有些脑子。

知道事不可为,立刻转变立场。

一百颗人头,无疑能让松子律收获大量民心,言出必行,想必也能让真木泉那个小糊涂蛋心生好感。

“叶天,咱们这梁子,就算是接下了,等我吞了央青山的军队,咱们还慢慢算账,我听说你总有商队去骙亭,呵呵,山高路远,你可要小心呀。”

洗劫县城可是肥缺,松子律自然留给心腹去做,可如今……被杀被罚的,可都是他的中坚力量。

“多谢关心。”

叶天转身回到官衙后,松子律依然留下,在百姓面前开始了自己华丽的表演,一百条人命不能白死,自己亲民的形象,一定要竖立起来。

回到大堂,叶天就注意到气氛有些不对,看了央青山一眼,而央青山却以充满仇恨的目光回报叶天。

“军饷发下去,乱兵会不会平息?”野真未冷冷的问道。

“不会,需要有威望的人安抚。”

“哼,好,本官乃是帝师,当朝太傅,威望可够?”

“你的威望足够,可当兵的认识你么?”

“还要找个人人认识的?你觉得,谁合适?”

叶天似乎看不到央青山的拼命眨眼,手指一伸,直接指了一下央青山。

看到叶天的动作,野真未冷笑一声,却没言语,而真木泉的脸色却变得异常难看,野真未之前的谏言,在耳边再次响起。

“陛下,叶天此次制造闹饷事端,就是为了拉拢央青山,将他的军队收归己用,他定然坚持让央青山出面安抚,暗通他国案也会因此平息。”

“不可,暗通他国案还没审结,央青山的嫌疑还在。”

“暗通他国案是诬陷,央青山是清白的。”

叶天的话让真木泉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若朕不同意呢?”

身为君王,从来都是下面人揣摩叶天的意思,叶天还真没揣摩过其他人的心思,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

刚出宫的时候,真木泉就想是个被宠坏的孩子,可接受过社会的几次毒打后,成长了不少,对自己的意见也十分看重。

可今天,这孩子怎么好像吃错药了一样,专门和自己作对?

“若是不让央青山出面,事端怕是难以控制。”

“是么?朕倒是想试试,没有央青山,朕到底能不能将此事弹压下去!边绘!”

“臣在。”

“立刻调兵,弹压乱兵!”

“微臣遵旨。”

边绘不想掺和到帝党和相党的争斗中,可作为朝中将领,弹压哗变,自然责无旁贷。

就在此时,一名侍

文学

卫突然急吼吼的跑了进来。

“陛下,诸位大人,不好了,百姓在外面聚集,人越来越多!”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赵天龙听到有人拦阻他却没有愤怒,而是紧紧皱了皱眉头,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只见一名红色长发美女出现在了正德殿的门口,而门外的卫兵们并没有对美女进行任何阻拦。

“父皇,你单独把李振邦叫过来干什么?不会是想要偷偷赏赐给他什么吧?你还真是偏心呢!”美女嘟着嘴,十分不满的嚷道。

“文姬,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是正德殿,是讨论国家大事的地方,你这不是胡闹嘛!”赵天龙嘴上虽然责备着,但是语气明显带着一丝娇惯。

原来这红色长发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赵天龙唯一的女儿,已经嫁给李振邦父亲李启山的赵文姬。

赵天龙儿子不少,但是女儿却只有赵文姬一个,而且赵文姬的母亲也早早过世,所以赵文姬算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

虽然赵文姬已经嫁给了李启山,但是在赵天龙的心里,她依然还是自己的女儿。

如果说赵天龙对谁还有一些亲情的话,估计也就只有唯一这个女儿了,所以他允许赵文姬随时进宫来看看自己,可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听说李振邦偷偷跑来这里胡闹了,所以我来教训教训这个小兔崽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在家里好好陪陪我们,竟然一大早就偷偷溜到正德殿来了!”赵文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李振邦的身边。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这里是商谈国家大事的,我轻易都不敢来,你个小兔崽子,要爵位没爵位,要官职没官职的,来这里干什么?你还要不要你的脑袋了?”赵文姬越说越气,伸手怼了怼李振邦的脑袋。

“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非把你屁股打开花了不可!”怼完了李振邦以后,显然并没有让赵文姬解气,干脆一把揪住了李振邦的耳朵,然后拉着李振邦的耳朵朝着殿外走去。

虽然大殿上的文武百官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都偷偷打量着赵天龙。

谁都知道赵文姬的做法是不合祖制的,但赵文姬终归是皇家的人,即便嫁出去了也是,更何况她还是赵天龙最喜欢的女儿。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现在赵天龙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想惹火上身?所以他们全都选择了装聋作哑。

文武百官的表现全都映入了赵天龙的眼里,别看文武百官都不说话,但是却比说话更让人难受,他相当于是被文武百官的沉默给将了一军。

赵文姬无官无爵,还已经嫁为人妇,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平民,顶多算是一个官眷。

一个平民官眷大闹正德殿,理由还是可笑的教训孩子,实在是太有失体统了。

如果说赵天龙叫李振邦来只是聊聊闲天,或者自己是出于长辈身份的斥责,赵文姬这么做倒也还说得过去,大家就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可是现在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国家的层面了,不是个人的事情,更不是家事了,所以绝对不能稀里糊涂了事。否则有损于赵天龙的威严,对治理百官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现在处于内忧外患的时候。

“文姬,站住!”赵天龙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虽然这一声站住很轻,但是却清晰的传入到了赵文姬的耳中。

赵文姬身体一震,然后停下了脚步,然后松开了李振邦,转回身看向了赵天龙。

其实她也可以假装没有听到继续走,但是她不能那么做。她太了解赵天龙的脾气了,如果自己还敢继续走,赵天龙就敢让人将自己拦下。到时候,不但救不了李振邦,他们父女间的情分也有可能终结。

对于皇家的薄情寡恩,赵文姬心里其实是很清楚的,也就是因为清楚,所以她才更加珍惜和赵天龙之间的父女情谊。

“父皇,振邦不管犯了什么错误,终究是您的外孙。正德殿不是讨论家事的地方,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家聊吧!”赵文姬看向赵天龙的眼神里充满了恳求。

赵天龙心头颤动了一下,在他印象里,赵文姬从小到大一共就求过他一件事情,这一次算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赵文姬母亲病重的时候,赵文姬求他救救她的母亲,可他不是不想救,是实在救不了。

他当时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不但请来了水系圣魔导师的杨冰,甚至还想尽办法请来了一名木系圣魔导师和一名神圣教廷的主教。

可惜赵文姬母亲的病已经不是人力可为的了,即便是水系和木系的禁咒也只能是延缓,而不能是挽救,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文姬的母亲离世却无能为力。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到现在,鬼童丸不得不承认日向宁次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若是鬼童丸继续用玩游戏的心态与日向宁次进行战斗,那么结果很可能对他不利。

因为在鬼童丸看来,被日向宁次托住从而导致他追不上同伴,那就是说明他输了。

被一个木叶村的小鬼下忍成功托住,绝对是鬼童丸成为忍者以来的最大耻辱。

所以鬼童丸吐出了两张白色蜘蛛丝粘住了他的双脚,宛如真正的蜘蛛一样大头朝下的倒吊在树干之上。

与此同手,鬼童丸开始了咒印1模式,黑色的咒印覆盖了他的脸上与胳膊上,使得鬼童丸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鬼童丸双手抱肩,两只眼睛盯视着日向宁次,然后说道:“日向宁次,我现在要认真了,若是你只有目前表现出来的水平,那么在这一轮的攻击中你一定死的非常难看的!”

鬼童丸说完,腮帮子鼓起,牙齿咀嚼了一下然后吐出了一团白色蜘蛛丝。

鬼童丸的两只手揉捏了一下,然后低喝道【通灵之术】,一只巨大的蜘蛛被鬼童丸召唤出来。

鬼童丸的手指一动,巨大的蜘蛛从他的屁股后拉出来一个巨大的白色的蜘蛛丝茧。

“木叶的这个小鬼,利用查克拉的告诉旋转从而弹开一起的攻击,若是想要重创他,首先便要破坏掉这个小鬼高速旋转的查克拉,有了!用蜘蛛带着白色蛛丝攻击并搅乱他的高速旋转的查克拉,然后自己躲在暗处,伺机在给他来一个致命的一击!”

鬼童丸想到了这里,张嘴便吐出了一枚宛如苦无的金色武器,鬼童丸将金色武器握在手里,然后呵呵阴笑着说道:“木叶小鬼,现在本大爷的攻击才真正的开始,享受这一刻生命的美好吧!因为一会儿它们便不属于你了!”

鬼童丸说完手中金色武器便将巨大蜘蛛拉出来的白色大茧割破,然后一只只带着白丝蜘蛛丝的小蜘蛛从白色大茧之中爬了出来,密密麻麻地冲向了日向宁次。

而鬼童丸则手握着金色武器躲在了一旁,两只眼睛紧紧地盯视着日向宁次,鬼童丸十分希望他的招式奏效,然后伺机给日向宁次致命的一击,结束战斗。

看到密密麻麻冲来的小蜘蛛,日向宁次知道他的麻烦大了,但是不得不全力防御,否则他的下场则是要相当的凄惨。

【八卦掌回天】

日向宁次低喝完,双手开始快速地挥舞,由高速旋转的查克拉在日向宁次的身周组成一道查克拉屏障。

冲向日向宁次的,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一瞬间便被日向宁次高速旋转的查克拉给弹开,并没有绞杀得七零八碎。

但是这一次日向宁次的【回天】使用的并不是非常顺利。

因为在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中有一些小蜘蛛的身后是带有白色蜘蛛丝的。

这些白色的蜘蛛丝宛如白色的绳索一样限制了日向宁次的旋转速度,使得日向宁次不得不中途放弃了使用【回天】,因而日向宁次的旋转速度慢了下来。

“呵,看来方案起作用了,现在就给这个木叶小鬼最后的致命一击吧,白白了,木叶小鬼!”

鬼童丸阴笑着说完,手中的金色武器便宛如闪电一样刺向了日向宁次的后心。

听到了背后的破空之声,日向宁次迅速的转身,然后用手中的查克拉将金色武器弹飞了出去。

早在鬼童丸用密密麻麻的小蜘蛛攻击日向宁次之时,日向宁次就在提防躲在暗中的鬼童丸对他突施冷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