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朋友的尤物人妻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第七十六章第一场雪

……

“嘶!”

这天气真他娘的冷!王祁搓着双手,不断地哈着气。

这入冬之后,天气慢慢转凉了。

这个时代的大唐还没有引进棉花,因此王祁只有多穿几件,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王祁心里暗暗想着,看来得想些办法,把白叠子早日引入大唐了。

白叠子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棉花,这东西大规模的引入国内,那还是明朝时候的事,眼下不知道还在哪个旮旯里等待着被人发觉呢。

不过王祁倒是知道这东西的产地,他记得以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东西的原产地好像是在高昌国,也就是现在的新疆吐鲁番一带。

这些日子以来,由于天气转凉,王祁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出去过,基本上都是围着炭盆在转。程处默几人也时不时的过来打打秋风,蹭吃蹭喝的。

几人围着炭盆,喝喝酒聊聊天,对于这个寒冷的冬季而言,倒也是一件难得的趣事。

正如白居易说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可惜,那些大棚蔬菜还没有成熟,不然的话来个火锅倒是更为惬意了,就连相关工具什么的王祁都已经命人按照他的设计要求给打造好了。

虽然说没有蔬菜整个什么其他牛肉羊肉火锅之内的也是可以,但是,王祁可不想火锅在大唐的第一次亮相就这么草率。不加些青菜的火锅是没有灵魂的。

为此,他前几天还特意抽空去了一趟赵家村,去看看暖棚的最新情况,顺带慰问一下自己封地的子民,送过去一些御寒的物资。

至于暖棚,里面的瓜果蔬菜长的很快,都已经抽出了嫩芽,想必在过不久,就可以食用。

想当初这里面的果蔬刚发芽的时候,可谓是惊掉了一地的嘴巴。

虽然前期村民们没有说什么,但对于自家的侯爷到底能不能在大冬天的种出蔬菜,大部分人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但当这些东西真发芽的时候,大家顿时之间惊为天人,对自己的侯爷的崇拜又是上了一个台阶。

赵大虎为了防止有人或者是动物来给搞破坏,还安排了几人轮流来这了巡逻,就是他自己,也时不时的过来查看一番。

为此,王祁还专门说过他几回,只不过是些蔬菜而已,让他不必如此兴师动众。

但是赵大虎却依然是我行我素,这些东西在这大冬天的可宝贵着呢,侯爷不在意,但是他可不能不在意啊。

要知道,在这大冬天的,这些东西可是只有皇宫里的贵人才能吃得上呢,指不定还没有自家侯爷种的新鲜呢。瞧瞧这青翠欲滴的模样,多么诱人啊。

……

“公子,公子,你快出来看啊,下雪了。”

一天清晨,当王祁还在睡梦当中的时候,就听见了门外传来了青萝欢呼雀跃的声音。

王祁推开房门,顿时被眼前的景色所吸引。

这入冬之后的第一场雪就这么悄悄地如期而至。

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四周像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噗!

花园对面东厢房里,贴着窗户往外看地朱五,差点笑得咬了舌头。

而他身边,踮起脚尖地朱玉,已经捂着嘴,笑地在地上打滚。

骗老头来这事杜鹃是不敢做地,朱五和她挑明了自己的汉王身份,又动了一番口舌,杜鹃才勉强答应。

不过还真印证了那句老话,女人都是天生地演员,女人也比男人更有勇气。

事到临头,杜鹃不但不怕反而豁出去了,性子中那份年轻女子的天真爽朗和狡黠也显露出来。

她不懂什么是爱,也不知道什么是情,老头虽岁数大。可是她是真心的想伺候她。

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有老头这么一颗大树疼爱他们,她还能奢求什么。

在许多个抱着女儿在这豪华房子中睡觉的夜里,她辗转难眠时一次次想过。

文学

岁数大点没啥,找男人又不看岁数。老头对他有恩,她觉得老头不坏,在一起成个家,一块过日子也挺好。

他要是身子不舒服,她伺候。他要是冷了,她添衣。他要是将来不能动了,她给他当手脚。

反正这辈子,杜鹃觉得,她和闺女,已经离不开老头了。

~~~

“您说话呀?”

杜鹃说了句要不您认俺当闺女吧,老头脸上的笑容马上就凝固了,皱纹紧缩变成了枯树皮一样。

两只眼睛里都是苦涩,脸上的笑容变得比哭还难看。

“谁他妈要闺女外孙女?老子又不是不能生,真想要地话不会弄个自己地种?”

“她娘地,英雄救美就出个干闺女来,老子还能再倒霉一点吗?”

脑子里纷纷乱乱,怀里的妮子扭来扭去,老头哭似地笑着。

想着要不就答应?

可是看着杜鹃那张娇滴滴地脸,心里的潜台词却在骂娘,他娘的凭啥?老子又是给钱,又是啥人救你娘俩,又是安顿你们供养你们,可不是为了给你当干爹的。

这些日子杜鹃在这宅子里吃的好穿的好,原本的豆腐西施

文学

去掉了脸上艰难的风霜,滋润得比大姑娘还要娇嫩。

虽说她只是普通人家的女人,可是举手投足之间,眼波流转只是,一颦一笑的表情,都有着别样的美丽。

那是一种原始的,带着爽朗,带着干脆,更带着不一样娇羞的美丽。

老头忽然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她娘的,自己当初啥心思自己都不知道?都这个岁数了还装啥?

但是现在人家说要给自己当闺女,自己非要拿啥,会不会显得不正经!

就在老头心乱如麻,不知道如何开口地时候,杜鹃再次开口。

只见她似乎有些害羞,咬着自己地下嘴唇,目光转向别处,用余光看着老头地老脸,轻轻地说道。

“要不,俺还有个想法!”杜鹃地脸像是盛开地杜鹃花,红艳艳地,“老爷子,以后让俺伺候您,行不行!”

说着,目光转回,眼里带泪,看着老头,“俺也不敢求名分,只要你对俺们娘俩好。俺伺候您,给您…….”杜鹃顿了顿,似乎用尽了全身地力气和心里地勇气,“俺给你暖被窝!”

席老头地心,和坐过山车似地,忽悠地下去,忽悠地上来。看着杜鹃,他一个中字几乎脱口而出。

可是此刻,又犯了矫情的毛病,“我比你大这么多,你不嫌弃?现在我身子还成,要是再过几年,说不得就会连累你!”

“俺娘说,男人岁数大,知道疼人!”杜鹃咬着嘴唇,眼神真挚,“再说,要是一家人,还说啥连累不连累。您病了,俺伺候,俺伺候您穿衣吃饭,伺候您洗漱。

您要是不能动,俺可以背着您出来溜达散步。俺肯定把您伺候地,乐乐呵呵地。将来……将来要是您真有个三长两短,俺给您披麻戴孝,年年拜祭。等俺也走地那一天,就在您边上挖个坑,死也跟您在一块!”

“别!”老头动容道,“别说这些不吉利地话,别说!”随后,心里五味杂陈地看着杜鹃,“我…..”

“你啥你呀!老头这个墨迹!”

对面屋里,朱五看得比看国足踢球还揪心,“人家女人都说道这份上了,你老头还有啥好矫情地!”

老头说不出话,杜鹃面色黯然,脸上挂了一丝凄苦,“您是嫌弃俺吗?嫌弃俺是个成过亲死了男人地寡妇?俺知道了,俺想明白了,您救俺不过图一个好玩,招惹俺也是图个乐呵,其实您心里就没想过…..”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