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涨精装满肚子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宋绵绵将碟子放下正好看到叶丹握着手机脸色很不好,有些担忧的上前,“出什么事了吗?”

“没事,吃饭。”叶丹说完牵起宋绵绵的手在餐桌前坐下。

秦女士看到瞥了儿子一眼,招呼辛苦了一早上的丈夫坐下。

宋绵绵因为昨晚被叶家父母撞破接吻的事情,这会看见他们还是很拘谨尴尬,连带着吃饭的动作都有些僵硬。

叶丹已经从刚才的事情中回神,看到宋绵绵只盯着眼前的那盘菜狠夹,好笑的提醒,“你是对我爸做的其他菜有意见?”

“啊?没……没有啊。”宋绵绵被叶丹问的莫名其妙,低头一看就见自己前面的一盘菜都要被她夹完了,可其他的碰都没碰一筷子,后面那句没有啊就听着格外的心虚,末了赶忙将筷子伸向别处,还非常尬的夸奖,“叔叔手艺真好!”

叶丹趁机对父母使眼色。

秦女士见此假装没看到,叶丹只能向老爹求助。

叶振兴从昨晚看到儿子对宋绵绵的态度,就知道这儿子是彻底栽了,又想到这小子追妻难,为了这姑娘前途和腿都快搭进去了,如果他们真把这小姑娘惹跑了,最后吃亏的还是儿子,受罪的则是他们,干脆开口,“绵绵啊,爸……”

爸字刚出口叶振兴就收到妻子的嫌弃和儿子的挑衅眼神,忙换了称呼,“叔叔和阿姨这次来的匆忙,没有给你准备见面礼,一会吃完早饭,让你阿姨带你去商场逛逛,有什么喜欢的让你阿姨买给你。”

“哼。”秦女士轻哼一声,叶振兴侧头看了眼妻子,在桌下握住秦素华的手安抚,面上继续,“至于改口的事情,叔叔和阿姨给你发个红包,以后你就跟着撷之一起喊我们爸妈,还有既然你们打算要孩子,那婚礼也得办,你们要是没时间可以交给我跟你阿姨。”

宋绵绵就坐在叶丹身侧将男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只是看到归看到,却怎么都没想到叶家父母就真的打算接受她,一时有些发懵,下意识的去看秦素华的脸色。

她以为叶母会很抗拒,甚至直接反驳叶父的话,可没有,秦女士虽然看起来没有很高兴,但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好像叶父方才只是在说菜品的好坏。

这让她有些茫然,而就在这时叶父拿起手机,接着她的手机跟着嘀了一声,宋绵绵忙去看,就看到某宝提示她收到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

看到这个数字宋绵绵怔了下,接着手机又是一响,是个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

宋绵绵,“……”

看着这两个数字,宋绵绵呆呆的抬头看对面几乎一起放下手机的叶家父母。

宋绵绵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秦女士不自在的扫了她一眼,“我可不是为了让你改口,我这是给我老公面子。”

“谢谢老婆。”叶振兴从善如流。

宋绵绵,“……”莫名被秀了一脸,可心情却很好,侧头偷偷看叶丹。

叶丹看着宋绵绵那压着喜悦的小模样没好气的提醒,“怎么钱收了还不打算改口?”

“我……”宋绵绵问的下意识的要开口,结果抬头就看到刚才还对说对她不屑一顾的秦女士这会听了叶丹的话也翘首以盼的看着她,当下已经要出口的话猛地咽了下去,我了半天也没喊出爸妈两个字。

明明说自己不屑的秦女士急了,“怎么嫌钱少?”

“不,不是的妈。”宋绵绵被秦女士这么一问,忙否认,接着脑子一慌就情真意切的喊了声妈。

秦女士听的一愣,随即揉了揉眉心,“吗就妈能呗,叫那么大声我就能喜欢你咋地?”

宋绵绵,“……”她终于知道叶丹的性格随了谁,可真是个傲娇。

叶振兴忙替妻子打掩护,“妈都叫了,是不是也该喊爸了?”

宋绵绵又别扭的喊了声爸。

叶父满意了,看了眼妻子,“你不是一直都想生个姑娘嘛,现在有了绵绵,不就等于有女儿了。”

“是吗?那也得看她是贴心棉袄还是黑心棉袄了。”秦女士又傲娇的回了句,看着宋绵绵的目光却没了昨晚那么凌厉,反而看小姑娘因为紧张眼观鼻观心坐着的样子傻气又乖巧,只是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秦素华忙打住。

“八万八千八就想养个贴心棉袄,秦女士未免太异想天开?”叶丹不太客气的怼亲妈。

秦女士看了眼儿子,忽然觉得宋绵绵就算是黑心棉袄也比儿子这国家一级抬杠员来的可爱。

许是感受到叶母虽然说话有时不太可爱,可对她的态度明显温和了不少,这让宋绵绵暗暗松了口气,她本以为经过昨晚,叶家父母会更讨厌自己。

吃过早饭,秦女士就真的摆出一副要带宋绵绵去逛街的姿态,这下可难住了宋绵绵,求助的看向叶丹,叶丹摆摆手,“去吧,秦女士她不吃人。”

宋绵绵听的头大,这是吃人不吃人的问题是吗?可不等她抗议,叶丹突然覆到宋绵绵的耳旁,“不过我吃人。”

本来正在纠结的宋绵绵,“……”这车开的太猝不及防,她该怎么接?

好在这时叶母已经收拾好,朝着她看过来,宋绵绵只能硬着头皮跟上,也就是这时候叶丹终于说了句人话,“放松,我妈也就是看着凶而已,平日如何在她面前就如何,她最不喜欢女孩子做作。”

说完还伸手轻轻推了一把宋绵绵,将人推到秦素华身边。

宋绵绵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上。

等家里两个女人离开,叶丹脸色陡然沉了下来,转身朝着书房走去。

叶振兴看到儿子变脸,想到他早饭前接的那个电话,凝眉跟上。

叶丹刚推开书房的门就看到父亲跟了过来,没什么表情的坐在电脑桌前将号码拨给翔子。

翔子将详细的情况讲给叶丹,“叶导《艺伎》之前发行一直很顺利,首映日期定在了五一档,现在别卡,肯定是有人在背后运作,《医心》的投资那边,我找人偷偷了解了,说是不太看好我们的项目,但背后应该还是有人动了关系,只是付总和年合作多年,能让他撤资,这后面的人怕是不简单,我们得小心。”

“能卡了我的电影,让我的投资人撤资,不用说也不是什么小人物,你着重查我们最近爆出的丑闻里谁的背景最深就着重调查谁。”叶丹语气不虞,虽然这些事他早已经预料到,就是没想到对方会下手这么快,这么果断。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护国公的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刑部一来人,护国公府大老爷和大太太就知情况不妙了。

只是当时为时已晚,因为管事的已经领着刑部侍郎到庞大少爷的院子了。

没人知道护国公的人把短针藏在了屋子里哪个角落,当着刑部的人搜查,那就成包庇自己儿子了。

护国公府大太太急的手足无措,眼泪在眸底打转,恨自己软弱,女儿被偷换,儿子被栽赃替人顶罪。

那日庞大少爷在鸿宴楼认出北云侯世子,护国公府大太太知道后,说了庞大少爷几句,长房一向不管护国公的事,北云侯世子和人打架,他知道就算了,何必拦下靖安王的儿子?

这么多年,她太了解护国公夫人和老夫人的性子了,她们可以蛮横不讲理,你不能。

她们可以胳膊肘往外拐,你不能。

认出北云侯世子,不帮着揍

文学

靖安王府二少爷,回来铁定少不了一通臭骂。

这回是北云侯世子被打死了,护国公老夫人悲痛欲绝,无暇管到她儿子头上。

谁想到她放松的太早了!

眼下可怎么办啊。

护国公府大太太急的一颗心仿佛被人放在油锅里煎一般,护国公府大老爷紧紧的握着她的肩膀,让她别担心。

刑部的人进屋搜查,在屋子里翻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出来禀告刑部侍郎。

刑部侍郎打算走人了,那边护国公走过来道,“既然来了,就找仔细了吧,我相信大少爷不会做伤害北云侯世子的事。”

护国公府大太太一口银牙没差点咬碎。

话说的好听,相信她儿子,分明是栽赃她儿子的东西没被刑部的人翻出来,让人再找一遍!

他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国公之位他抢到手了,世子之位也是他儿子的了,还不甘心!

他是要长房死绝了才肯罢休吗?!

一向心善温和的护国公府大太太第一次生出给人下毒的恶狠念头,死她一个能换儿子和夫君平安。

值得!

护国公这么说,刑部侍郎只好歉意的看向护国公府大老爷了,“那就再搜一遍吧。”

头一回搜查,刑部侍郎还叮嘱手下人手脚轻,小心摔坏了庞大少爷的东西。

这回什么都没叮嘱,官兵又揣测出护国公的意思,那是要多粗鲁就有多粗鲁,屋子里翻的哐啷作响,不少庞大少爷珍爱之物被摔的稀巴烂。

刑部衙差在庞大少爷的屋子里来回搜查了几遍,只差没掘地三尺,也没能找到短针来。

护国公眉头拧成麻花。

他看向护国公大老爷和大太太,就冲两人这紧张害怕的模样,他们应该什么都不知道才对,而且怕他们有所防备,刑部的人来的很快,他们根本无暇应对。

护国公看向庞大少爷身边伺候的人。

刑部搜他们的身,还有他们的住处,搜的护国公府大太太都恼了,“是不是连我们也要搜身?!”

刑部侍郎忙道,“不敢。”

护国公府大老爷道,“还是搜吧,这世上最可能包庇犬子的就是我和内子了。”

刑部侍郎一脸尴尬。

护国公府大老爷自己提议的,他只能照办。

护国公府大老爷好搜,护国公府大太太是护国公指派丫鬟搜的。

偏院内。

锦绣坊老板娘坐在那里喝茶,秀姑站在一旁,将手里一包短针放到锦绣坊老板娘手边桌子上,不解道,“为何要帮长房?”

锦绣坊老板娘看着短针道,“算是还长房对嫣儿的养育之情吧。”

丫鬟在一旁道,“可长房并没有多疼大姑娘啊,上回买药都不舍得掏钱。”

秀姑瞪了丫鬟一眼,“你当护国公府长房多有钱呢,为了给大姑娘治病,大太太连陪嫁庄子都卖了,还不够疼大姑娘吗?”

再者护国公夫人摆明了是要借大姑娘之手掏空长房,护国公府大太太就算再疼女儿也不愿意掉人家坑里。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僵持了两天,太后忍无可忍之下,派人去暗杀右相,结果有去无回,第二天右相照样上朝,李大将军的兵权照抢不误。

又过了两天,朝廷已经不能用乱成一锅粥形容了,这锅粥已经糊了,锦云给叶连暮出了个主意,请不问朝政的太皇太后出来,这一招妙绝了,太皇太后坐在了皇位上,震慑了满朝文武,亲自监督,只商议边关战事,谁在中间说一句立储,立刻拉出去赏三十大板。

有了太皇太后护着,李大将军的兵权或间接或直接的全掉叶连暮兜里了,太后再次气病,辛苦了半天,全便宜了别人!

叶连暮拿到兵权之后,就派了可信之人去了边关宣读太皇太后的旨意,如果有谁反抗不尊,该斩杀的斩杀,该打的打,很迅速的接手了兵权,稳住了兵败如山倒的局势。

太皇太后的摄政给了太后一个启迪,与其自己站出去,还不如太皇太后来立新皇上,太后几次去游说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根本不搭理太后,太后做为一个熬不出头的媳妇,气太皇太后气的牙痒痒,最后一狠心,让禁卫军包围了太皇太后的寝宫,逼太皇太后在懿旨上盖上凤印!

太皇太后做梦也没有想到太后敢逼迫她,气的把手里的茶盏扔了,溅的太后满身都是茶水,太后不怒反笑,一脚踢掉挡路的茶盏碎片,走到太皇太后跟前,嬷嬷挡路,被太后一巴掌扇掉了一颗牙,太皇太后双眼如冰,“你疯了!”

太后笑的凄惨,“对,我是疯了,被右相,被李大将军,被你给逼疯了!交出凤印!”

太皇太后撇过脸不搭理太后。太后也没想过搭理她,直接叫人进太皇太后的寝宫搜,太皇太后的人全部被抓了起来,外面又被人包围着,太皇太后无法反抗,冷着脸问太后,“我知道今天逃不过去了,你给我个实话,当初清欢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要那么害她?!”

太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为什么害她?她该死!当年先皇就有意立我皇儿为世子。是她几次三番提醒先皇嫡庶有别!不但在先皇面前这么说。在你在先祖皇帝面前也这样,她断我儿的路,我岂能留她?”

太皇太后颓败的坐在凤榻上,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不止。红着眼眶冷冷的看着太后,“我只恨没早点知道清欢是毁在你的手里,这些年,你还做了什么事,安国公府谋逆是不是也是你害的!”

“对,是我!都是我做的!”太后掐住太皇太后的下颚,“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你还能替安国公府平反?安国公手握兵权,我数次向他示好。是他油盐不进,这等不识时务的逆臣,我留他何用?!”

太后说完,大笑道,“你还真是关心别人。可想过你那一族是如何败落的?没错,也是我派人去做的,不过我只杀过一人,就是你那坠马的侄儿,没想到内院争斗如此厉害,不出十年,就斗的只剩下两个庶子庶女,根本成不了气候,加上你自以为贤良淑德,不许外戚干政……。”

这事太后想起来就想大笑,当年太皇太后荣耀一时,父兄全部是朝中重臣,结果呢,最后全部为大朔战死沙场,留下一堆妇人在内院,她不过是对嫡子动了点手脚,没想到嫡子死后,嫡妻以为是那些姨娘想夺爵位,为了给嫡子报仇,就暗地里使坏,加上争夺爵位,三四个已经快成气候的庶子都死了,留下的都是一些歪苗,太皇太后也对娘家失了心,一门心思全放在皇上和孙子身上。

太皇太后想起娘家败落,差点断了根苗,双眼充血,冲过来就要打太后,结果太后一挥手,太皇太后摔倒在地,珠钗掉了一地,空荡荡的寝殿回荡的是太后的笑声。

可是太后的笑声渐渐的就僵硬了,叶连暮把从房梁上跳下来,那边屏风打开,左相,右相,还有几位朝中重臣,全部站在了大殿内,叶连暮去扶太皇太后起来,太皇太后再忍不住,哭了起来,“都是我识人不明,引狼入室,害了父兄,害了安国公,害了大朔……。”

太皇太后话没说完,就晕了过去,叶连暮从怀里掏出来一粒药丸,给太皇太后喂了下去,然后扶着太皇太后去歇息,找太医来医治,接下来要审问的是太后了。

其实根本不需要审问了,太后自己就全部招了,不过太后不怕,外面都是她的人,禁卫军都是她的人,既然知道了都是她做的,一个都不能活着走出去!

太后自信满满,可是除了跟进来的几个禁卫军,其余的人根本不听宣调,最后进来的是叶容痕!

还有跟着叶容痕身边的禁卫军,当着太后的面,禁卫军首领撕下面具,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没错,正是安景成!

叶容痕为何要装死,不就是不想看见皇宫里腥风血雨吗,太后在皇宫里最大的依仗就是禁卫军,要断其羽翼,只能从禁卫军首领下手,昨晚上,安景成绑了禁卫军统领,以他的面容进宫,不然左相右相这些大臣来太皇太后这里,太后能不知道?

左相和那些大臣还不知道皇上没事,一时间见到皇上,先是吓住了,反应过来连忙给叶容痕请安行礼,直呼万岁,老天有眼!

太后根本不信叶容痕是真的,说他是易容的,叶容痕也不气,走过去坐下,冷冷的看着太后,“太后掌管后宫十数年,更是三分朝廷,你的心计手段,朕钦佩之至,可惜,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太后咬牙切齿,她知道自己没有活路了,求饶只是自取其辱,便问她到底失败在哪里,所有的毒药她都亲眼见他喝下去的,正因为如此,太后从来没怀疑过他的死有诈。

叶容痕也不吝啬,端着茶边喝边道,“一个半年内不会怀孕的人突然有了身孕,换做是你也会起疑吧?”

太后一愣,断然否决,“不可能。贤妃没有喝过避孕药,太医也没有查出来,怎么可能不会怀孕!”

“都说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是她!”太后一瞬间想了起来,是锦云,是她动的手脚,太医救不活的大皇子,也是因为她才会活着,要不是她碍事,皇位早就是她的了!

这场逼宫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叶容痕根本不耐烦与太后多说话。一挥手。禁卫军就压着太后走了,下令让叶连暮和安景成彻底查清太后一党所做的恶事,务必除尽。

务必除尽这四个字,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沐府满门,杀的杀,卖的卖,几乎是连根拔起,沐府那些拥护者,逃命的逃命,求饶的求饶,贬官的贬官,相比而言。李大将军下场要好的多,他在刑部被太后的人严刑拷打,伤了身子,一身武功尽废,叶容痕心生同情。就饶了他擅自回京之罪,这还是看在这些年他没有与太后一党勾结在一起的面子上,不过也撤掉了他大将军职位,让他回家颐养

文学

天年。

一时间,朝堂上少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官员,好在叶容痕科举殿试授官,这些人在职位上都恪尽职守,叶容痕破例提拔了许多,最高的任三品!

兵权,这个让所有皇帝忌惮的东西,叶容痕手握三分之一,余下的三分之一在叶连暮手里,至于剩下的三分之一雷打不动,还在右相手里,这一点让叶容痕很不爽,最想除掉的人就跟磐石一样!

再说右相府,先皇遗诏一事不了了之,右相又继续上朝了,大家谁也没提他扔相印的事,苏尚书背地里投靠太后一党,又与右相断绝关系,在太后倒台之后,又求到右相府了,右相根本不见他,苏尚书在右相大门前跪了一天,晕倒右相都没理他,还是老太太心软,让人送了一个蒲团出来……

锦云听到青竹说这事的时候,嘴角一抽一抽的,右相这么腹黑根本就是遗传啊,活该苏尚书跪求,胳膊肘往外拐,同甘却不共苦,这样的儿子,老太太会饶过他才怪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