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一章

自从知晓了守真的真实身份之后,临淄王李隆基对待他的态度从谋士门客转变为好友。

李隆基不仅仅找回了昔日年少时期的好友,还知晓了自己母亲遗骸的藏地,多年的心愿全都实现。

心情大好,他带着众人经常去潞州近郊打猎。

有人见到潞州州境有条黄龙白日飞上天。

特别是李隆基出去打猎,像是有紫色云彩在他头上,后面跟从的人远远望见。

守真亲眼见证了这种情景,心中大悦,替昔日好友高兴。

他与李隆基说起过自己的身世,而裴氏家族血案的幕后真凶便是上官婉儿,他与李隆基约定,待到事成之日,李隆基一定要为裴氏家族平反,一定要将上官婉儿绳之以法。

话说,相王李旦这一脉与宰相裴炎很有缘分。

如果当年不是武后假借宰相裴炎之手扳倒了皇帝李显,也不会轮到相王李旦登基称帝,虽然李旦称帝之后一直被幽禁在皇宫,但终究坐上过皇帝之位。

武后“借刀杀人”之后,又卸磨杀驴,诛杀了裴氏家族,才有了裴元昭在襁褓时期就被发配到了掖庭。

到了掖庭之后,裴元昭遇到了窦德妃一家人,包括李隆基、小金仙等人,跟在他们身边一起长大。

李隆基知晓了这些内情,更加确定守真和他是同一个目标,只有争国本成功,守真才有机会为裴氏家族平反。

当今的皇帝李显最是痛恨宰相裴炎,恨宰相裴炎将自己拉下马,在房州被幽禁了十多年。皇帝李显怎么可能会为裴氏家族平反呢?

守真与李隆基定下大计之后,便回了长安城,他要为李隆基争取镇国太平公主的政治力量。

二人商议后的计策并非是直接拉拢太平公主,因为太平公主极善权谋,谁也不知道她将支持哪一方,皇帝李显是她的亲哥,而李隆基只是她的亲侄儿,总是差了一辈的亲热。

守真的计谋是不动太平公主,而是联络太平公主的儿子,例如说,薛崇简等人。

一旦薛崇简等人与李隆基经常走动起来,外界不知晓内情,还以为薛崇简等人代表着太平公主的立场和态度。

如今,皇帝李显和韦后已经收拢了上官婉儿的政治势力,正在打压镇国太平公主,李隆基可以假借相王李旦的名义与太平公主暗中联手。

守真回到长安城后,一切按照计划进行,而且很顺利。

薛崇简自幼出入皇宫,与被幽禁在皇宫里的皇子们非常熟悉,特别是李隆基,因为年龄相仿玩得来。

接到潞州李隆基的邀请之后,薛崇简带着薛风眠等人应邀来潞州游玩,极为尽兴。

守真留在长安城,接待了好友宝相法师。

连续数次相聚在一起谈法论道,他觉得宝相法师像是有话要说,那种欲言又止让他心生好奇。

这一日,他约上了宝相法师一起去了近郊的无相寺,寻找石秀和尚,三个人聚在一起,于溪边垂钓。

闲聊之际,宝相法师终于说出之前想说之事。

宝相告诉守真,自己才是裴炎的亲孙子,而守真则是掉包换来的婴儿,被送入了掖庭。

守真有一种疯掉的感觉,他一生都在为裴氏家族平反,却听到这么一个说法。

“你听谁说的?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世?”守真都忘记了垂钓之事,转过身来,与宝相问道。

“我就是那个被掉了包的裴元昭。此事,从叔裴伷先一直知晓此事,你可写信询问此事。”宝相无奈又同情的望着守真。

“从叔知晓此事?”守真简直不敢相信,每年裴伷先都会从西域押送一批钱财,送到守真这里,任由守真花销。

“知晓。他曾经在返乡的那些日子里,见过我。后来,他被乡人举报去了西域北庭,书信也没有断过。”宝相如实道。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二章

第1405章大结局

瓦罗庄园,外边杀声震天,烟尘弥漫,就在不久之前,韦蓝家族以及王室兵马在摩尔的带领下对韦亭家族的防线展开了新一轮的进攻,这一次进攻比往常来的猛烈太多,位于西边的石楼驻地在半个时辰内被打的残破不堪,请求援兵的消息不断送到霍尔楠面前。庄园附近情况十分紧张,但罗伟德诺夫却神态自若的坐在西院聚精养神,仿佛外边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罗伊斯到底是年轻,可不像罗伟德诺夫那样沉得住气,短短时间里,他已经往城堡内跑了好几趟。听说石楼驻地马上就要陷落后,他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推开门,就看到罗伟德诺夫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他顿时有点错乱了。罗伊斯搞不懂,这位罗伟德大人怎么看都不像老狐狸。

“罗伟德大人,情况有些不妙啊,石楼驻地快守不住了,霍尔楠那边已经抽不出援兵了,石楼驻地一丢,前方街道就得腹背受敌”罗伊斯也是久经战阵之人,虽然伊斯特拉高地之战,遭遇到了连番惨败,但那种血与火的历练依旧给他带来许多经验,也正因为经历过惨败,所以才会变得镇定。

罗伟德诺夫并没有多少慌乱,真正经历过那种十几万的大军碰撞后,梅林城这种规模的战斗,在他眼中就相当于小孩子过家家。

“告诉霍尔楠,守住瓦罗庄园,只要将对方所有兵马都吸引过来,这场胜利就是我们的”罗伟德诺夫并不会将希望放在梅林城之内。

霍尔楠很头疼,现在压力越来越大,各处阵线节节后退,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按他的想法,己方实力强大,就算对方多个家族联合,也不可能撼动梅林之主的。

罗伊斯回到战场上,将罗伟德诺夫的话复述一遍,霍尔楠只能选择相信。一连串的命令下去,各部开始收缩防线,以韦蓝家族为首的兵马,虽然前进顺利,但最终遇到的抵抗越来越强烈,到后来,几乎是寸步难进。

梅林城西部,广袤的山地高原上,一支三千余人的骑兵队伍慢慢前行,他们身着银色锁子甲,马背上防着诡异的短枪,左手位置放着一把马刀。他们横穿洛林王国,最终的目标正是王国南部的梅林城。

此时,梅林城内已经呈现一种僵持状态,双方围绕着瓦罗庄园,形

文学

成了一条稳定的防线。

夜晚降临,梅林城南部城门,缓缓打开,与此同时,被压制了许久的霍尔楠所部兵马,突然发起了全线反攻。摩尔还在睡梦中,便被亲卫惊醒。

“不好了,摩尔大人,霍尔楠的家兵突然在南部一角发起了突袭,由于事出突然,防线已经出现很大的漏洞!”

“怎么回事?霍尔楠凭什么发起反攻?”摩尔很好奇,很快疑惑就解开了,一支陌生的兵马突然杀到梅林城,他们帮助霍尔楠的兵马发起了全线反攻。

这是一支来自东方帝国的兵马,他们久经沙场,横扫伊斯特拉高地,占据苏普林城堡,打垮了萨克森公国。曾经盛极一时的神圣罗马帝国,也被东方帝国的大军打得毫无脾气,现在还躲在南部舔伤口。这是精锐之师,绝对不是韦蓝家族以及图林城兵马所能相比的,仅仅三千兵马,铺展开来,进攻推枯拉朽。

啊边走边做h文太深了h 第三章

笑小小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敌人撤退了,他们十二个人训练有素,而且配合默契,笑小小虽然对自己的军事技术非常自信,但是他必须承认,他绝不是这十二个人的对手。.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撤退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就在笑小小和诺娜面面相觑的时候,一颗信号弹突然冲天而起,在空中拉出一道优美的红色弧线。

当诺娜和笑小小,终于找到发射信号弹的信置时,他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年龄在二十四五岁左右,无论是身材相貌都堪称一流的金发女郎,整个人压在风影楼的身上,在她的手中还捏着一支已经使用过的信号枪,就算她已经停止了呼吸,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唇角,还带着一缕淡淡的微笑。

能这样含笑面对死亡的人,绝对不多!

而被她整个压在身体下面的风影楼,却活着。迎着风影楼的目光,诺娜就象是触电般,整个人都狠狠一颤。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笑小小也同样陷入了长久的呆滞。

风影楼眼睛里,因为痛苦而形成的血红,已经消失了。虽然还因为瞳孔过度充血,而布满了红血丝,但是,只要熟悉他的人,都能在他那双灵活的眼珠子里,看到这个男人曾经的纯真。

他竟然恢复正常了?!

原因,不知道!

理由,现在鬼才有时间去理会!

诺娜发出一声惊喜交集的呼喊,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可是就她准备扑进风影楼的怀里放声大哭的时候,她的动作突然停滞了。因为她清楚的看到,因为她过于激动的情绪和动作,风影楼的眼睛里猛然扬起了一丝畏缩。

没错,就是畏缩!诺娜做梦都没有想到,像风影楼这样的男人,会露出这种小女孩般的表情。

“姐姐,你是谁?我又在哪里?”

听到风影楼用怯怯的声音问出两个让他们瞠目结舌的问题,就连笑小小也呆住了。愣了好半晌,笑小小才伸手指着一直压在风影楼身上的尸体,道:“她是谁?”

“不知道!”风影楼的声音中已经透出了一丝哭意:“刚才她突然冲出来抱住我,她身上就象着火一样烫,还在我的头上不停的又揉又按的。不知道为什么,被她压着我动都不能动,最后她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他一定喜欢我陪着他上路,而不是你,所以,你就留下,去继续玩自己的建国游戏吧’,然后这个凶凶的大姐姐就压在我身上不动了。”

说到这里,风影楼还晃动着自己的胳膊肘儿,用这种动作,来证明他已经被压痛了。

在临死前,打出信号弹,引着笑小小和诺娜找过来的人,赫然是key。也只有key这位灵魂学专家,才能在风影楼已经进入崩溃边缘的时候,用尽一切方法,强行把风影楼推了回来。

但是风影楼的精神力量又何其强大,在key拼尽全力把风影楼推回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反抗,也让key在精神领域,受到了无可挽回的致命重创。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拼死博斗,最终的结局,也必然是两败俱伤。

当海青舞和风影楼这一对已经阔别了将近十年时间的恋人,终于重逢的时候,看着因为她这个“陌生人”迅速冲过来,立刻缩到诺娜这个相对已经熟悉很多女人身后的风影楼,海青舞也呆住了。

但是风影楼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雷洪飞的身上,他侧起脑袋,仔细打量了半晌,最后才用有点苦恼,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叫了一声:“雷洪飞哥哥?”

雷洪飞也呆住了,在见面前,他已经通过和笑小小的联络,知道了风影楼的现状,更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着面前的风影楼,还有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想到了十六年前,和风影楼在那个夏天夜晚的初次相逢。

风影楼认识雷洪飞,但是邱岳,李凡,杨亮这些他进入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后,就开始接

文学

触的同学,站到风影楼的面前,除了因为“陌生人”太多,让风影楼明显变得慌乱起来之外,什么效果也没有。

风影楼的记忆,赫然被截止到了他遇到雷洪飞的那一天夜晚,之后他十六年的风风雨雨,全部消失了。

海青舞呆呆望着风影楼,真的,她真的在风影楼的脸上,看到了这个男人初入学校时,那天真未泯中又带着几分好奇与畏缩的表情,又看到了他那双犹如天空般蔚蓝,本来因为他大开杀戒而悄悄褪色,现在却又重新出现的纯真与坦率。

经历了超过五十小时的痛苦煎熬,经历了地狱式的心灵洗礼,就连最高明的脑科医生,也不能说出,风影楼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或者他终身都要忘记,他这一段长达十六年的人生与经历。

风影楼躲到了雷洪飞的身后,因为有这样一个结拜大哥当挡箭牌,明显大胆了很多,他的目光突然落到了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身上。那个孩子,就是风影楼和海青舞共同的孩子小风。

风影楼看向小风的目光越来越友善,就在所有人在心里暗叹,亲情的伟大时,风影楼终于开口了,“我叫风影楼,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做个朋友吧。”

他赫然以为,自己还是八岁,他要找的“朋友”,当然也应该是八岁大的小风,他的亲生儿子!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捂住嘴巴,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吧?但是海青舞没有,她只是怔怔的望着风影楼,直到她眼睛里的悲伤,一点点化为了难解的温柔。

“这样也好。”海青舞走到风影楼面前,看着他,低声道:“能把这一段经历全部忘记,对你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也许在你潜意识里,也希望把你在战场上做过的一切全部忘记,然后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吧。否则的话,为什么你的记忆,只保留到了八岁?!”

说到这里,无论海青舞如何骄傲,如何坚强,淡淡的泪花,仍然忍不住在她的眼角聚集。如果忘记在战场上的一切,真的是风影楼潜意识里的希望,那么,他为什么不把时间往后放上三个月?

那样的话,至少,在他的记忆中,还有海青舞这个人!

用她头发编织成的千千结,依然亲密的紧紧扎在风影楼的手腕上,但是这个为了她,可以倾尽一切的男人,记忆中,却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面对这一切,面对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深刻到极点的骄傲与悲伤同时从心底扬起,品尝着这股人生的酸甜苦辣,海青舞又怎么可能不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