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一章

众人看着那好似璧人的两人,眼里闪过羡慕,原来书中所说都是真的,真的有天生一对,天造地设。

这两人仿佛命中注定的一对,无比的契合,仿佛谁也不能够插足其中。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皇城,身后是一排排红色的大箱子,还有那威风凛凛的军队,看得人瞠目结舌。

这何止红妆十里,简直就是工装百里,天空飘下一片片红色的雪花,众人惊诧不已。

“好美的雪啊,好壮观的娶亲队伍”

看到那漫天红色飞雪,帝非夜心里划过一抹温暖,原来她还记得。

曾经他说过雪虽美太过冰冷如她一样,希望有一天雪是红色的,这样更加绚丽,灼热,就如他对她的感情。

没想到她竟然真的做到了!嘴角的笑容不断的扩大,两人策马奔腾。

“新人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去洞房!”

上方坐着的几人不禁热泪眼眶,明明是娶亲,为什么感觉那么难过呢!

当初那个弱弱的,小小的人儿,竟然已经娶亲了,还真是让人伤感,君域雪家老祖两人对视一眼,又别扭的转过身。

看得众人哭笑不得,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这么幼稚!

新房内,君无卿帝非夜两人对视一眼着,不禁笑了起来。

喝了交杯酒,两人相顾无言,帝非夜一把将人抱在怀里“卿卿,你终于是我的了”

“明明你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帝非夜好笑的看着女子,顺着女子的话说下去。

两人正准备就寝,突然“小王爷,你的红颜知己来找你了”那声音的急切让人无视都做不到。

门外白涟漪,凤曦目光灼灼看着那贴着红色大囍字的门,期盼那人能够出现。

两人散开,帝非夜目光紧紧盯着女子,君无卿心里尴尬得不行,不得解释,眼前的男子直接走了出去。

“你怎么出来了,我们要见的不是你!”两人虽然害怕却还是故作镇定。

帝非夜师视而不见,看了看那传话的男子,冷冷一笑,他就知道这些人不安好心,竟然连大喜之日都不放过。

将人暴揍一顿,直接打残,丢了出去!

两人看得脸色发白,帝非夜直接转身进屋,彻底无视两人。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二章

这一次去看王瑞乐时间一点儿也不紧,因为刘三娘要进宫当差,满宝就自己一人从从容容的过去了。

唐府的人看到她还愣了一下,然后就笑着上前给她引路,“您怎么这时候来了?我们夫人还交代中午做您爱吃的肉丸子呢,就想着您中午过来时能用。”

满宝乐道:“后院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啊?”

乐完才解释,“我休沐,不必赶着中午来,所以就早些过来了。”

人将她送到二门上,闻讯赶来的后院管事姑姑就小跑着来接她了,笑着行礼道:“满小姐,我们夫人在客院等着了。”

满宝一路过去,没看见马家的下人,直到进了客院的正房见到坐在软榻上的王瑞乐都没看到那些马家的下人,她看了眼王瑞乐身边那两个丫头,以及屋里新换上来的眼熟的唐府丫头,挑了挑眉看向唐夫人,“今天还要我单独扎针吗?”

还要不要给你们做遮掩呀?

唐夫人没好气的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古灵精怪的,你给她看看能不能出远门。”

满宝一边拿出脉枕一边稀奇道:“出远门?要回去了吗?这可不行呀,你这最少还得吃四个月的药才行。”

唐夫人:“去雍州,也不去很久,三两天就回来了。”

“两个时辰的车程,这算什么远门呀,”满宝挥手道:“去吧,去吧,不受寒就行。”

她笑道:“正好,明天我要去我的庄子上住几天,可能也要去雍州。我的庄子距离雍州不是很远,你的身体要是有什么问题就派人去庄子上找我就行。”

满宝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去雍州?”

“下午就去。”唐夫人想到了什么,突然冲满宝笑道:“你既然要去庄子,不如明天直接往雍州去,到时候我请你吃饭,还有些东西送你。”

满宝一听有东西送,立即问道:“是什么东西?”

唐夫人就笑道:“先不告诉你,你明日去了就知道了。”

满宝想了想点头,觉得去一趟也没什么,反正她的庄子距离雍州也不远了。

王瑞乐恢复的还可以,现在出门已经没什么问题,只是不能过于劳累。

满宝给她扎了针,换了药才离开。

她一走,王瑞乐就有些不解的问唐夫人,“大姐怎么叫上她?”

唐夫人道:“以防万一。”

王瑞乐听懂了,她沉默了一下后问,“孩子怎么办?”

唐夫人慢条斯理的道:“放心

文学

,父亲来信说了,孩子先留在马家,他们会双手奉上的。”

王瑞乐这才放心。

满宝高兴的回家。

白二郎还在请假中,正悠哉的坐在花房里喝茶,一听说满宝要去雍州,立即道:“我也要去。”

满宝看他,“你不销假回去读书吗?”

白二郎:“读什么书啊,现在崇文馆也忙得很,听说他们要重新选一批人进来陪太子读书,上次我们有三位侍讲都缺课了。”

满宝问:“那先生忙吗?”

“先生还好,最忙的是孔祭酒,他要给太子上治国策,还要给我们上课,嘿嘿嘿,就因为他忙,我们课业也少了,所以现在请假特别好请。”

只不过孔祭酒一忙起来就喜欢布置背书和抄书的作业,这次他们请假,孔祭酒直接给他们布置了不少背书的任务。

白善问他,“你能请几天假?”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第三章

但颜子杰没跑多远,也被飞尸捉住,一爪子从他胸膛穿破,顿时血流满地,瞪着一对死鱼眼不甘的死去。看到这小子一死,萧月大仇以报,我心里别提多畅快了。

等到飞尸血洗完状元府,我和萧月打算出手要制服它,不能让它祸害到无辜百姓。这时候狗天师才出现,手中挥舞着石工锥和枣核,我还以为他是临阵脱逃,原来是拿家伙去了。

不得不说,狗天师的确有点道行,和飞尸几个回合下来不处下风。

但人始终是血肉之躯,僵尸的体力无限,很快狗天师的动作缓慢下来,露出破绽,让飞尸有机可乘,一下扑到他身上,疯狂撕咬。

狗天师死的比狗男女还惨,面目全非,死无全尸。这叫自作自受,谁叫他助纣为虐呢?

干掉眼前一切活人,飞尸抬头看向屋顶的我们,一跃就上来了,真不愧是飞尸。

也许是萧月身上的月灵力,让飞尸不敢像刚才那么鲁莽直冲,站在屋顶的一端,远远的看着我和萧月。

我才要出手,一瞬间看到萧月闪现到飞尸身后,一甩黑发,拔出头上的簪子,头发散落下来,插在飞尸的背上,嗤的一声,泄出一股浓重的尸气。

萧月再次闪现,回到我身边,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只听嗬嗬两声,飞尸挣扎了一会儿,从屋顶上摔了下去,向上挺了两下,两只死鱼眼爆凸出眼眶,僵直身体不动了,彻底变为一具腐尸。

我以下张口结舌,我知道萧月是强势,但不知道居然强势得能秒杀一只飞尸,敢问还能秒杀不化骨?

萧月歪着美丽的脑袋说:“不化骨啊,勉强三分钟之内打倒,比奥特曼打小怪兽要强一点,嘿嘿。”

“那旱魃呢?”

“平手吧。”

萧月大仇已报,飞尸也解决了,我们彻底没了烦恼,跟着离开了状元府,拿着司马婉给我盘缠到镇上住下。第二天满大街都是关于状元府的新闻,闹得汴州城人心惶惶。

树底下说书的说,

文学

状元府被僵尸血洗,死状惨烈,真是可怜。我心说可怜个屁,这种混蛋伤到我的老婆,死不足惜。

既然是僵尸惹出的祸,那人们认为罪魁祸首铁定是城外的喜神客栈。而状元爷是皇帝钦点的国之栋才,是朝廷命官,就算别人家的狗咬伤他,都得追究责任,何况是满门惨死,无以幸免。

所以汴州城的知府派人前去捉拿喜神客栈的老板,我本来还担心连累老板来着,但听说老板和赶尸人早跑了路,可能躲到湘西了,官兵们没找到他的足迹。

在汴州城玩了十多天,人文景点全部看完。萧月说,来到大唐盛世,不去一趟长安真是太可惜了,好比不到长城非好汉。

我想想也是,好歹才来到唐朝,现在的当朝皇帝是唐太宗李世民,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不止有没有运气碰上一面。

我让萧月直接传送到皇宫,她说不行,因为皇城具有无上的皇气,皇帝自称天子,意味着他是天的儿子,神圣不可侵犯,自身有神明护体,任何妖邪不得入内,也不能在皇城施展法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