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你为什么不上去试试?”徐宏指着训练场上说到。

“我又不是狙击手,怎么好意思上去!”李懂挠了挠头说到。

“你既然知道你不是狙击手,为什么还要试试这个训练?”徐宏好笑的看着李懂说到。

“我,我当然是想当个狙击手了!”李懂羞赧的说到。

“李懂,他不帮忙,我帮你!”旁边的佟莉看不过去了,看向李懂说到。

“也行,谁来都一样!”李懂笑着说到。

“停,佟莉,是他找的我,你瞎掺和什么啊?”徐宏不干了。

“谁让你这么磨叽,你是帮还是不帮,给个痛快话!”佟莉一点都不给徐宏的面子。

“我帮!”徐宏痛快的说到。

“嘿嘿,走~”李懂拉着徐宏就跑了。

“哎哎哎,你慢点啊~”徐宏差点没被李懂拉着摔倒。

“矫情~”佟莉翻了个白眼,然后继续看向训练场。

这个时候,丁言离开了。

然后杨锐过来了。

“徐宏和李懂呢?”杨锐没看到两人,问向佟莉。

“李懂想要试试那个,然后拉着徐宏跑了!”佟莉指了指训练场说到。

“哦,行吧!”杨锐心里一动,就明白了什么原因。

随后。

“走,咱俩带他们特训去~”杨锐指着向羽四人,对着佟莉说到。

“好~”佟莉点了点头。

。。。。。。

一个角落里。

“咻~”的一声,徐宏把一枚硬币抛起。

李懂端着狙击迅速的抬起,开始紧紧的盯着在半空中翻转的硬币。

“91年~”李懂在看到数字的时候,迅速的脱口而出。

“不对~”徐宏捡起地上的硬币说到。

“再来~”李懂不服输的说到。

“好~准备~”徐宏说着,再次将硬币抛起。

“97年~”李懂开口。

“。。。”徐宏弯腰的动作僵住了。

“我是不是说对了?”李懂看到徐宏的动作,小心翼翼的问道。

“。。。正确!”徐宏自己回答的都有些不可置信,要知道,刚才在训练场上,那8位狙击手可是经过了好几轮都没有一个说对呢啊!

“换!”李懂兴奋的说到。

“好~”

“咻~”

“03年~”

“正确~”

“咻~”

“98年~”

“正确~”

“咻~”

“95年~”

“。。。”

“怎么不抛了?”已经回答正确十几枚硬币的李懂,正处在训练的热情中,忽然发现徐宏没动静了,放下狙击枪问道。

“你都猜过了~”徐宏摊了摊手说到。

“。。。要不,你在去整点硬币!”李懂试探着说到。

徐宏没有回答李懂的话,而是眼睛转了一下,想到了一件事情,然后看着李懂说到:“你在着里等一会儿!”

说着,徐宏也不等李懂回答,转身就怕了。

“他要干啥?”李懂疑惑的挠了挠头。

再说徐宏,从角落里跑出来之后,径直跑到了训练场上,找到了阎王,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又跑回了角落里。

“我已经完成了?”李懂傻傻的看着徐宏问道。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怎么就万岁冲锋了呢?

完颜宗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宋军刚才还怂得不行,怎么一下就炸了锅,喊着“万岁”向前冲了!

和完颜宗望一样吃惊的还有跟着他追杀了刘延庆一路的那些女真兵,他们其实也已经是疲惫之师了。在万年新堤上和宋军打了好几天,然后又以最大的力量向宋军发起冲锋,一举摧毁了宋人的阵,随后又追着刘延庆的败兵跑了几十里路……幸亏他们都是白山黑水间一路打出来的“老女真”,吃苦耐战,体力充沛,士气也特别高昂。要不然自己都累怕下了!

但即便如此,那么长时间的厮杀、追逐下来,人困马乏还是难免的。所以遇到突然开始万岁冲锋的宋军,真的有点难以招架了。

不过完颜宗望也不是好惹的,他最清楚夜间的大军混战,打得就是个气势。

不能怂啊,谁怂谁失败!

看着手底下的人要怂,完颜宗望也不及多想,也不去打听对手为什么突然就炸了……一旦让对手的气势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对手的人多,说不定有三四万,要都打起万岁冲锋,今晚这一仗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忙大呼一声:“塞里!”

“某家在!”

马上就有个披着件脏兮兮的白袍,发辫和胡须都湿漉漉的女真壮汉应了一声。

这汉子也是完颜家的人——完颜家族在这几十年中可真是了不得啊,将星璀璨,人才辈出,也难怪没什么位子可以给投靠来的走狗了。这个完颜的汉名是宗贤,和完颜宗望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历史上还有个赫赫有名的匪号,就盖天大王!

他之前跟着完颜宗翰、完颜昌一起捉了耶律延禧。而这回南征则分到了完颜宗望手下,一路打到了开封府城下。不过除了万年堤坝一役,他在这场攻宋争中就没好好打过一场……而且万年堤坝一役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宋人前赴后继的送死罢了。

倒是今晚这场夜战看着有点意思了,宋军的气势有点起来了!

当宋军的气势起来的时候,完颜塞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战马的马鞍上,伸着脖子四下张望。这家伙天生一对“夜眼”,而且耳朵也很灵光。当完颜宗望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战场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敌大将在何处?”完颜宗望也知道他在观察战场——站那么高,还伸长了脖子到处看,不是在观察敌情还能是干什么?

完颜塞里大吼道:“敌大将在前方寺庙山门处……山门左近的宋兵声势最大!”

“好!”完颜宗望道,“塞里,你打前锋,某家跟着你……咱们一起冲杀一阵!”

“得令!”完颜塞里应了一声,两脚一分,夹着马鞍往下一滑,就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然后就看见他从身边一个亲随手中接过一支马枪,挥了挥向前一指,张开喉咙大呼,“儿郎们,跟着某家塞里……敌在山门处!”

“敌在山门处!敌在山门处……”

这下镇水观战场上的金兵不喊什么“大水来了”,都改“敌在山门处”了。这可不是在瞎嚷嚷,而是为同伴指明进攻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而且金兵在一路追敌的过程中,指挥体系已经乱了,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正常的命令传递体系都没了。所以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调集部队——靠吼!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士气就非常重要了。因为上级下令靠吼,下级执行就靠自觉了……谁要溜了号,也没督战队能找着啊!

而这个时代女真金兵的士气是足够的,一群山林野人都打成贵族了,当然牛气冲天,也就是天天嚷嚷着要和武人共天下的赵楷这“二货”的军队能和他们比——两边都是“打天下、分油水”的路数嘛!而且两边的士卒大多都比较单纯,也相信真的能分到油水。

所以当“敌在山门处”的吼声响彻战场的时候,原本散在各处与宋人混战的女真本都纷纷往道观的大门处聚集!

而赵佶这边就不行了,开封兵那是世世代代的老油条,“打天下、分油水”的事儿他们才不相信呢!要真有的分,他们的老祖宗就分着了。所以在镇水观夜战的时候,只有靠近山门的开封兵因为赵佶临阵而被鼓舞起来,其他人该溜还是得溜。特别是和他们对打的金贼开始往山门处集中后,他们逃走的机会可就来了!

至于刘延庆的秦兵,则是逃跑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哦,也有没跑掉的,比如刘延庆本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了镇水观后立即就自己跑去见赵佶,结果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真正拼了命在替赵佶打金贼的,也就是驻扎在道观中的胜捷军、班直,还有道观山门外的少量开封宋兵,以及刘延庆的亲兵。加一块也就是五六千人,数量比完颜宗望、完颜塞里带来的金兵还少呢!

当大批的金兵喊着“敌在山门处”的口号蜂拥而来时,这些护着赵佶的宋军就开始扛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佶的酒也醒了!

酒一醒,人就怂!

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战场!

他就记得刚才还跟人在好好的房子里面喝酒吟诗,怎么忽然就上了战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又乱又黑又可怕的战场,各种听着就瘆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好像浪潮一般一阵阵的向他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和谁在打啊?”

护在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官家酒醒了,也知道要糟糕了!

因为赵佶那是打着灯笼上战场的!

周围的宋兵都看着呢!如果他现在溜号了,那宋军的士气立即就会崩溃,到时候就全完了!

战场经验丰富的童贯连忙扶着赵佶(怕他晕),“官家不怕……不过是几千金贼打来了。”

不过是几千金贼?

赵佶当时就给瞎懵逼了,嚷嚷道:“快,快护驾……”

喊着话,赵佶就转身要往道观里面跑,结果却被赵枢、赵榛两个大孝子给抓住了。

“父皇……道观不是城池,守不住的!”

“父皇,道观是木头搭建的,一点就着,会给烧死的!”

赵佶一想也对啊,忙问身边的孝子,“这可如何是好?”

“杀出去!”刘延庆嚷嚷了起来,“官家,趁着现在金贼还没围严实……臣护着您杀出去!”

刘延庆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知道这样打下去必死!

别看现在战场上好像势均力敌,但实际上的情况一定是宋军死伤惨重,金兵没死几个。

之所以宋军还能维持,一是官家临阵支起来的虚火;二是天太黑,金兵也有点乱,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多大?

所以要逃跑就得趁现在!

“刘太尉所言极善!”童贯也说话了,老头子已经快急疯了,连忙对赵佶道:“老臣已经召集好了300诸班壮士……他们都会骑马,可以保着陛下杀出去!”

都会骑马……听着真能鼓舞人心啊!

“可,可朕……”赵佶说话的声音都抖起来了,他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朕害怕,双股颤栗,不能骑马啊!”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酒葫芦就递上来了,赵佶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捧了个葫芦要给自己。

“十八郎,你这是……”

“父皇,这是孩儿为您准备的美酒!”

“美酒?”赵佶不明白啊,这什么意思?

“多喝一些,喝醉了父皇就不怕了!”这个十六七岁的大个子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是啊,喝醉了你就不是怂人赵佶,你变成江东周郎了……

赵佶也真是急疯了,半大小子的话他也信,拿过酒葫芦就拔了塞子开始灌自己!

还别说,赵佶一葫芦酒下肚,胆子就真的壮起来了,没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脸,看着跟发疯差不多,然后摇摇晃晃地道:“刘延庆,你打头阵……本教主皇帝压后,杀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什么?我打头阵?

刘延庆这下可真寻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想要护着赵佶跑,现在却被一个发酒疯的官家逼着打头阵……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成忠烈(刘延庆在历史上还真是抗金战死的)?

……..

第131章赵佶之死——庄宗崩、宋有种!(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当天色终于有点蒙蒙放亮的时候,千余骑兵,已经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前摆出三堵长墙一样的横队了!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延庆的三百多个亲兵,头盔下那一张张面孔都铁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悔恨交加啊!

他们都是跟着刘太尉吃香的喝辣的好多年的亲兵,从军恁多年都没好好打过仗。形势好的时候就跟着刘太尉放抢,形势不好的时候就护着刘太尉逃跑……拼命这种事情,他们是想都没想过啊!

他们本以为跟着刘太尉这个将主总可以安安稳稳混个病死榻上,没想到还是被逼上了送死的第一线当了“死兵”,这回想不死都难了!

因为刘太尉现在就领着三百个脸色比他们还难看的胜捷兵在第二排摆了开来……刘延庆已经发话了,他和那三百个胜捷兵是有进无退的!如果他的亲兵胆敢临阵脱逃或是迁延不进,直接马枪招呼!

当然了,刘延庆那么忠勇也是被逼的……有个喝醉了的官家要**为忠啊!

而且这个喝醉了发酒疯的官家就临着三百个也喝了不少酒店殿前班值和几个亲王,还有童贯、高俅等随行的官员组成了第三排骑兵,现在就顶在刘延庆的背后!

天爷啊,三百多个醉鬼骑着大马,拿着刀枪,就顶在身后……这他M的是酒驾啊!也没人管管,天理呢?谁来管管?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后世四川甘孜州石渠县对县内石刻考证,发现三处吐蕃时期的石刻群遗存,分别是须巴神山石刻群、白马神山石刻群、洛须村石刻,共计石刻十七副。

这些石刻佐证为唐蕃古道沿金沙江流域走向提供证据,也

文学

为文成公主进藏路线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或经过四川。

两千多年前,文成公主入藏,很可能走的不是传统的唐蕃古道,而是在古道以南,自蜀中入甘孜州,经石渠县,入青海至藏。

……

“当年文成公主经过剑南道,入石渠,到鄯州稍做停留,到临蕃城、至绥戎城,沿羌水经石堡城、赤岭、尉迟川至莫离驿,经大非川(共和切吉草原)、那录驿、暖泉、烈谟海、过海、越紫山(巴颜喀拉),渡牦牛河,经玉树,过当拉山(唐古拉山查吾拉山口)

文学

,到藏北那曲,继续向前,过羊八井,到逻些。”

安文生手里拿起地图,反复比对:“可惜,这条路要是让王玄策来带路,可能会更稳妥一些。”

“没办法,瓜州那里要防着论钦陵拚死一搏,奇袭逻些之策,只能我来。”

苏大为摘下头上的铁盔,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回望身后,唐军士卒牵着战马,沿着山脊缓缓前行。

队伍迤逦十余里。

“吐蕃人只顾盯着河西,我们应该有一个短暂的时间窗口,要趁吐蕃人反应过来之前,直插逻些,若能按计划将逻些攻破,便能立灭国之功。”

安文生拍了拍自己的脸颊,白皙干净的面皮,随着这个动作腮肉微微抖动。

他把手里地图往苏大为怀里一塞:“谈何容易,这是一场赌博,若是被吐蕃人在野外围上,这几千唐兵和你我,只怕都要埋骨于此。”

“风险大,收益亦大,这是战机,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苏大为嘴里说着,捡起身上的地图,摊开又皱眉仔细端详起来。

他的兵法师承苏定方,又有自己后世的见识格局。

苏定方用兵,看起来险,实则攻敌要害,每战必胜。

要点,就是擅于抓住战机,抓住敌人一瞬间暴露的弱点。

苏定方诈病,毕竟还是成功迷惑住了吐蕃人。

论钦陵居然也贪心到想多点破袭,动摇唐军的河西防线。

待论钦陵发现不对,收兵回撤,身在酒泉的苏定方,已令苏大为轻骑急进,带着紧急抽调出来的大唐铁骑,翻跃大非川,去执行那九死一生的任务。

“总管,其实我们可以等到后续援兵到,以十万唐骑临之,谅吐蕃人无法挡住我们的兵锋。”

随军出征的郭待封在一旁插口道。

苏大为摇了摇头:“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的援兵到来,吐蕃人的防线也已准备好了,到时吐蕃人收缩阵线,坚壁清野,在要道设堡,大军就难以速克。

只能在高原与吐蕃对峙消耗下去。

这种局面,就是大唐输了。”

苏大为悠悠道:“他们离家近,我们远离唐土劳师远征,敌人补一斗栗,我们需要十斗,才能勉强应付粮食消耗。

要想击败吐蕃,绝不能与他们拚消耗,徒耗国力。

最佳的战机,就在此时。”

最后几个字,苏大为说得斩钉截铁。

他的眼中,隐隐闪动着慑人的光芒。

郭待封心里一跳,忙后退半步道:“总管说得是,是我见识浅了。”

“无妨,对了你们看这里……”

苏大为向地图上一指:“这牦牛河我认识,不就是通天河嘛。”

说着,发出爽朗笑声。

在他左右的安文生和郭待封面露不解。

“通天河是什么河?从未听说过。”

苏大为摆摆手,忽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西游记里的玄奘和行者他们取经的故事,还要在几百年后才出现吧。

不知这通天河里,是否有驮经的老鳖?

“阿弥,这边过来一下!”

远处,传出大将薛礼的声音。

此次奇袭,以苏大为为主帅,以郭待封为后勤军需佐,以猛将薛仁贵为先锋,以安文生为赞画。

麻雀虽小,肝胆俱全。

苏大为听到声音,夹了夹龙子的马腹,向着薛仁贵那边赶去。

他没注意到,在数里之外的山石上,一只半人高的乌鸦正侧头打量着这支队伍。

看着唐军蜿蜒如蛇般自大非川上的山涧行过。

乌鸦黝黑的眼睛里,闪过一点诡异的绿芒。

呱~

这只代表不祥的大鸟振翅飞起,转瞬消失在山巅。

夜色笼罩,唐军的军营漫散开,看似凌乱,实则聚散离合,各有章法。

星星点点的篝火之下,埋伏了不知多少明暗哨。

身处敌国,苏大为尽可能的小心,避免任何失误。

“我用兵一向先为己之不可胜,而后待敌之可胜,不过这次情况有一些变化,不得不冒一次险。”

营帐里,苏大为伸手在地图上指了指:“虽然风险极高,但收益更可观,这一路,大家都要万分小心,不要暴露任何破绽给吐蕃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