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乱岳目录伦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一章

写了一年的零几天的时间,这本书终于完结了。

原本计划是写300万字左右的,如果成绩好,大概能够扩展到500万字。

现在130多万字完本,当然跟成绩有一定的关系,不过那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是现在的风声太紧了,一些原本设定的情节,不敢再写,只能够早一点完本。

早一点完本,总比书被封掉要好。

涉黄不用说了,这本书确实有着开车的情节,前前后后也屏蔽了十几章。

最麻烦的是历史虚无这个词,是影射这个词。

主角当上皇帝之后,本来想花比较大的篇幅写一写土改,写一些地主阶层和农民阶层的矛盾争斗。

描写几个怎样的典型角色,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来展现出不同生活阶层的冲突。

这些已经有了设定,也找了一些资料。

但是,快要到些这个情节的时候,《临高启明》这本书被以历史虚无的理由封掉了。

突然就很害怕了,觉得还是不要做过多的阐述。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原本要加入的女角色,有一些比较低级趣味的情节,自然更加的不能够存在下去。

有一些已经做好的安排,也只能够删除掉。

——你不删除,网站就会把你删除。

文学

然后,就发现没有什么好写的了。

主角的武力值开得太大,除非进入到玄幻章节或者是科幻章节,才能够有值得一写的对手。

一路平推,看着虽然很爽,但也只不过是重复再重复,所以不如早一点完本。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二章

在一棵古老的银杏树洞边打了个盹,醒来时已升起了太阳,杏儿叫醒朱瞻垠,彼此对望一眼,蓬乱的头发,划破的额头手背,不觉怜悯苦笑。

围着大银杏树绕了一圈的柴火已成灰烬,有两处还在冒着烟,这是昨夜临睡前燃烧的黄火。杏儿向朱瞻垠解释说,在跟着父亲跑江湖时有年夏天的一个夜里,班子露宿大山,那山里虎狼肆虐,父亲就是在睡铺的周围这样烧一圈火,说是可以驱赶野兽。

而他们二人果然睡了几个时辰的安稳觉,耳畔虽然不时听到虎啸狼嗥,可能是因为野兽见了火,吓得不敢近前sāo扰吧。朱瞻垠越来越觉得杏儿有些神秘,之前怎么还没有发现这个女子有这种本事,但是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于是拉起杏儿,到离大树几丈开外的泉边,洗脸洗手,杏儿还取出梳子梳理一番,也为朱瞻垠梳了梳一头乱发。

太阳像一个圆圆的大橙子挂在两峰之间,温暖而柔和,周遭烟岚腾袅,丛林中数不清的鸟儿啁啾着,鸣唱着,飞来绕去。

在他们只有一丈远处的一棵橡树的横枝上,并立着一对翠颈红羽凤头锦尾的不知名的鸟儿,正交颈嬉戏,发出一阵柔情蜜意的低鸣,它们似乎分明看见近在咫尺的他们,但毫不在意,毫不理会,不知是因为这座大山里真的从来无人光顾无敌侵扰之故所以它们不知人之厉害而无惊无惧!还是因为这对鸟儿生来便藏身于这座峻岭未曾出山从没有见过人是什么模样而把他们当成了与虎狼猴子一样的邻居了,抑或是因为这一双情侣欢情正浓陶醉在热恋的甜蜜中而忽略了天地间万物的存在了吧。

让二人不忍心去惊动它们。阳光shè进丛林,像无数支金箭。支校的花草,叶片上托着晶莹的露珠。葛藤灌木野草山花连成一片,空气中充溢着野花的芳香,草木的青气。经过一夜的喧嚣,野兽们已经疲倦,便在山石上草丛中偃息了。

朱瞻垠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远离市声远离尘嚣远离丑恶远离污浊的宁静,洁净,清纯……但是。人世间却是太丑恶太卑污了。心里愤愤地不由攥紧拳头,恨恨地在心里骂着追杀自己的人还有那个已经不亲近的所谓秦王,那也算是他的哥哥啊。才两代的关系,就这样没有一点亲情了。

环顾迭翠群山,不免又神sè黯然:陷入这险峰瘴疠虎狼出没的深山,不知哪里有出口。哪里有人家,通往商南的道路更是一片渺茫。

他们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在无路的山石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着。翻过一道漫坡之后,山石渐渐高起来,左右两旁均是沟壑,泉水在布满大小石块的山洞里流泻。流泉撞击着石块,溅起翡翠般的水花,打了几个旋涡,又跳跃着奔流而下。两只猴子在涧中石块上嬉戏打闹,全然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躬着身朝上走,山路越来越窄,后来竟如同鲫鱼背,仅约一丈来宽。两旁的山涧也渐渐深起来。他们喘吁吁地走上那块巨大的鲫鱼的圆滑脊背,到了尽头,忽然断了路,原是一个空悬的陡崖,一簇簇一片片繁茂的葛藤互相攀扯着镶嵌在山石中,十几棵虬劲的苍松形态各异。有的孤直毕立,有的探首深谷。有的仰卧,有的悬挂。有的弯曲。

朱瞻垠绝望地叹了一口气,瘫软地坐在一块隆起的粗石上。杏儿俯首下看,她惊喜地嚷道:

“公子,你仔细瞧瞧,这山崖陡而不高,那青草地看得清清楚楚,以我的经验看来,地面离此至多不过二十丈。”

朱瞻垠果然看见崖下是一片平坦的草地,甚至连红花黄花乃至花间翩飞的蝴蝶也看得清清楚楚。

杏儿动手砍了许多葛藤,半个时辰后编了根又粗又长又牢的绳索,将绳索的一头牢牢地挂在一棵倒挂的松树上。不一会,两人先后缘索而下,缓缓地落在草地上。

这是长满着青草的溪畔,姹紫嫣红的各种不知名的野花zìyou自在地在草地间摇曳,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馨香。他们踩着松软的花草,沿坡而下,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溪中的鹅卵石明晰可见。他们蹲在溪边的突兀的小石上,掬起溪水美美地喝了几口。

太阳是从小溪对面的两山间shè过来的,他们涉过浅浅的清溪,朝对面的山中走去。

两山间形成了个很大的斜坡,遍布杂草、乔木、碎石,偶尔惊起几只云雀,扑喇喇从脚下突然飞起,拍着双翅,惆瞅着,直冲云雾。忽然,迎面空中掠过一阵飞鸟,鸣叫着四散而去。成群的梅花鹿,山羊还有野兔,从他们的身边惊惶地拼命地奔突而过,几头野猪埋着头哼哼着朝他们狂奔冲来,似乎没有觉得他们的存在,从他们两边呼嚣逃去。

“有猛兽!”杏儿突然惊叫着。

“你怎么知道?”朱瞻垠愕然。

“快跑!”杏儿不回答,拉起发愣的朱瞻垠朝一旁逃去。她知道,在深山老林中,忽然遇到百鸟惊飞小动物奔逃的情形,若不是有猎人shè捕,就必然是出现了凶猛的野兽。

果然,在他们刚跑到五十码开外,兀地与一只豹子撞上了。

这是一头壮如猛虎的穿山豹,暗黄sè的皮毛间有着一块块椭圆的黑斑,竖着尖尖的双耳,环眼圆睁,毗牙咧嘴,显然是这畜牲与他们不期而遇也感到突然,它兀地止步,略弓前爪,摇动着尾巴。

朱瞻垠也抽刀在手,而杏儿也马上躲在了他的身后,那豹子一声吼叫,迎着两人毫不畏惧地窜了过来。

“闪开!”

杏儿一个鹞子翻身,朱瞻垠也向一旁迅速躲开,豹扑快如闪电,但是在一瞬间,突然飞过来几个石子,重重的砸在豹子的左眼左耳。

受惊的豹子发出了撕人心肺的尖叫,动作之灵活出人意料。还没等朱瞻垠站起来,豹子已猛然来了个急转弯,两只如刀的锋利前爪迅疾抓向他的前胸,衣服顿时被撕破。鲜血淋漓。豹子张开嘴将利齿对准他的喉部咬来,他急忙伸出双手死死地权着豹子伸向他的脖子。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杏儿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柄短剑。纵身仗剑飞扑过去,对准豹子的尾巴用力一划,豹子被此一击,疼得将按在朱瞻垠胸前的前爪缩了回来。撕裂了的布片带着鲜血,朱瞻垠顾不得火炙般的剧痛,趁豹子缩回前爪的一刹那,随手拔出匕首,朝着豹子的颈下用力猛刺。几乎同时,杏儿的剑锋也插进豹子前胸……两股殷红的鲜血,一声凄厉的吼叫,豹子在地上打了两个滚,抽搐着,不动了。

朱瞻垠、杏儿也都变成了血人儿,脸上、手上、衣服上……血迹斑斑,他们相视苦笑。杏儿这才发现。朱瞻垠面sè如土。嘴唇发紫,胸前的血还在往外流,摇晃着,一阵晕眩,杏儿赶忙趋前一步,朱瞻垠倒在她的怀抱里。

杏儿慌忙蹲下。将朱瞻垠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取出随身带的役。涂在他的创口上。

过了半个时辰之后,朱瞻垠悠然醒来。额上沁满汗珠,杏儿还准备拿手巾替他揩擦,倏地发现在离他们数十步之外站立着一头斑斓白额老虎,正搐动着肥厚的鼻子双眼眈眈地注视着他们,两只小幼虎紧紧地傍着母虎侍立着。杏儿的头脑轰然一声,心头掠过一个恐怖的念头——

“这下完了!”

说来也怪,那只老虎与杏儿对视一眼之后,昂头打了个干呃,张开的嘴巴真如血盆大口,忽然漫不经心地转过身去,带着它的两个宝贝从容不迫地离去了。

杏儿惊出一身冷汗,急跳的心卟嗵卟嗵似乎要蹦出胸膛,这才俯身告诉朱瞻垠: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三章

仿佛知道她在想是什么,王宇浩叹了口气道:“顾小姐,我们这是在讨论商业之事,哪里来的那么多顾忌?本侯只是按照顾家的具体情况,提出一些建议,并没有任何亵渎的意思。你们可以想想,我一个大男人,来与你们讲这些女人之事,也很需要些勇气的。”

妈的,被人鄙视很好玩么,我是真心实意想帮帮你们。想我一个堂堂的侯爷,却要跑来设计贩卖女姓内衣卫生巾,而且被这母女俩当作色狼一样防备,他真是有苦说不出。

王宇浩将话说完,心里顿生疲惫之感,老实说,将这些东西推荐给顾家母女的时候,他都只是在商言商,并没有一丝色情的想法。他是全心全意的站在顾家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只可惜,他过高的估计了这时代女子的承受能力,即便是顾夫人和顾小姐这样的女强人也不例外。

在这母女俩防色狼的眼神中,他突然感觉有些劳累,他微微一笑,重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休息起来,也不说话,给夫人和大小姐充足的思考时间。

这个失忆侯爷给顾家母女俩今天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不仅是视觉上的,更是心理上的。

顾清念看了一眼这个小侯爷,心道这个坏人不知道从哪里学来这些羞人的东西,定然是没做过什么好事,真是坏透了。

当然,不可否认,王宇浩提出的那些方案还是很有诱惑力的,那旗袍和内衣就不说了,那最后的卫生巾,却是一个很实用的东西,又适合顾家经营,做好了,还真是大有赚头。

她想了一会儿,才道:“小侯爷,此事不能太急,我们再好好商量一下。”

王宇浩也知道,让她们一下接受这些新东西,实在是苛刻了些,便点头道:“好吧。这事夫人和顾小姐先考虑吧。不过还有另外一桩更赚钱的买卖,不知道顾小姐有没有兴趣?”

“什么买卖?”顾清念现在对这个失忆侯爷有些害怕了,谁知道他又能想出什么样的鬼主意呢。

王宇浩自怀中取出一个小玻璃瓶子,瓶中装着不知名的液体,隐隐有些淡红色。他将瓶塞拔开,一股淡淡的芳香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顾清念和顾夫人深深吸了一口,这种香味不似水粉那样浓烈刺鼻,带着些清凉味道,淡雅之极,好闻之极,让人沉醉。顾老板也细细的嗅着香味,满脸陶醉。

顾清念惊奇的看着那个小瓶道:“小侯爷,这到底是什么?”

王宇浩淡淡一笑道:“顾小姐,这是我秘制的一种特殊的水粉,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香水。你们现在看到的,是玫瑰香水,还有茉莉香水,兰花香水等等。本侯与你们商讨的,便是这香水的生意。”

“香水?”顾家三个人的脸上同时一阵惊喜,这香水是个什么东西?若真有他手里这瓶这样的魔力,那顾家的生意可真的要大发了。

“是的,香水,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拥有这香水的配方,相信大家已经深有体会了。”王宇浩傲然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