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看到堕落泰坦的战刃,犹如幻影般划过卡利姆多,却无法对卡利姆多造成任何伤害时,新世界里,桑拉和诸多半神、巨龙们,无不拍手称赞,他们成功了。

就在部落、卡多雷和熊猫人组成的三方同盟,应对

文学

联盟、魔古和赞达拉的轴心联动时,桑拉虽然提前给舰队作下围魏救赵和半渡而击的计策,但本身并没有过多关注战斗。

拟定好同盟对轴心的作战计划后,桑拉便离开了奥京,赶到诺达希尔,和玛洛恩、塞纳留斯、乌拉泰克等半神及四色巨龙分享自己的五行权柄,继而众人合力,用这新的权柄之力,吞噬翡翠梦境、天空之墙和火源之地,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

对比起卡利姆多来说,新的世界犹如一个泡影,但是对比原先幻影般的翡翠梦境来,他又多了物质,而且不像天空之墙和火源之地那样,充满气流与火焰,无法适合普通人居住。

新的世界,是转化翡翠梦境、天空之墙和火源之地而来的,因此他兼具两者之长,并且这个世界还全方位地笼罩着卡利姆多,就像是一层盔甲,也正是如此,萨格拉斯足以爆星的一剑,才没有伤害到这个沉睡的星球泰坦。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世界,这个世界上所有种族的命运,将不再由他人掌握安排,而将由我们自己掌握。”桑拉既慌又高兴,因为他到今天才知道,敌人竟然有直接掀盘的能力,不过好在这种情况已经被即刻消除。

摆脱了致命的威胁,众多神灵同样又惊又喜,但随即祂们又苦下了脸,因为真正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他们又该做些什么?

在未来的命运上面,神灵们最张将目光投向了桑拉,因为就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这位新晋神灵对如何掌握规划命运,显得更有见解和看法。

面对众神的目光,桑拉也自然当仁不让,首先要做得,就是结束凡世的乱局,然后理清阴阳,分清世界秩序,大家该种地的种地,该出击的出击,准备发起一场对魔战争。

毫无异议,就这样,在桑拉的提议下,众神们又经过商议,便作出了安排,这个新世界将会与充满纷争欲望的世界分开,由桑拉命名为天庭,意为天空的庭院。

从地理上,新世界与卡利姆多毫无方位可言,而是全方位的平行,但是两地又各自独立特别,因此叫什么都无所谓,主要是要隔绝凡尘俗世的争端欲望,这个世界是清净地方,会是对抗军团的最前沿与大后方。

为了满足作为对抗军团的前沿与后方,众神们同意了桑拉的命名,并且使这里充满能量,进入这个世界的人们,都可以获取永生、健康,他们将以神力塑造这个世界,使土地饱生粮食,满产物资。

决定了世界的存在,继而便是居住者,这里将是无争地界,因此入住者,必须要平和,次则将来要讨伐军团,因此进入这里的居住者,还必须要有能力。

首先,玛洛恩和塞纳留斯的直系子孙,以及卡多雷一族便被一致通过了。

为保护世界,塞纳留斯的直系子孙,还有卡多雷一族,一直都在不计得失的奋斗,这样高尚的情操,使得他们得以进入这里避开纷争。

在塞纳留斯的直系子孙和卡多雷之后,巨龙们也全员获得居住条件,因为他们为世界的付出,大家都没有意见。

桑拉跟洛阿神灵们商议,又为辛多雷和熊猫人提了名,辛多雷们的英勇坚强,熊猫人的淳朴平和,皆可入住此界,大家对此勉强没有意见,只要他们不反对,将可以移居此界。

桑拉为辛多雷和熊猫人提名,并没有和洛阿们为巨魔提名,因为巨魔目前还没有统一,而且积陋恶习很重,和人类、兽人、矮人、牛头人都没有进入此界的资格。

不过在诺兹多姆单独为布莱恩·铜须,以及其部属的冰霜矮人提名后,桑拉也特别把海慕斯、萨尔、老陈、雷克萨、吉安娜等人的名字都提了上去,也被大家通过了。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正在这时,被白骨鬼王一剑砸翻在地的风中追风,突然“蓬”的一声,炸成一阵烟雾,消失不见。

江风一愣。

而白骨鬼王显然要比江风的感知能力更强,猛然扭头,向着另一个方向看去。

随即,身形骤然闪烁,向着那个方向追了出去。

难道……

江风隐隐猜到了什么。

果然,在白骨鬼王追上去之后,很快一道身影从潜行之中被逼了出来。

当然就是风中追风。

“靠!”江风暗暗惊叹,没想到风中追风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这可不是简单的分身之术。

风中追风的每一道分身,都可以是他的真身,随时切换。

在刚刚开始的之后,风中追风就留了一道分身在一个安全距离之外,一道分身深入白骨鬼王近前,吸引仇恨。

然后,利用第一道分身尽可能地把白骨鬼王往一个错误的方向引。

最后,爆掉第一个分身,再切换到第二个分身之上。

而此时,风中追风已经远在三百码开外了。

可是白骨鬼王这种级别,既然已经产生了仇恨,就不会轻易地因为距离而放弃。

白骨鬼王瞬间追出去两百码开外,江风眼神一闪,立即暴起,向着白骨王座疯狂奔去。

现在,他已经丝毫不怀疑,风中追风能够拉住白骨鬼王40秒的时间。

江风想起之前,风中追风操控四个分身的模样,如果没猜错的话,风中追风的四个分身,应该都可以随意切换。

也就是说,这种自爆一个分身逃兵的手段,他至少还可以再玩两次。

只是,江风不知道,四道分身,究竟是不是风中追风的极限。

同时,江风心里也不禁暗暗惊叹,这样的风中追风,或许打不过他。

但是江风也是几乎不可能杀得了他的。

论逃生,风中追风应该是江风见过最牛逼的人了。

蛮荒之力!

江风直接使用了一点蛮荒之力,将移速提到极致,随后,江风又开启了突袭。

超过31的移速,让江风化作一道道残影,疯狂地向着白骨王座挺近。

同时,蛮荒之力!蛮荒之力!……

江风又接连使用了四次蛮荒之力,不到三秒,就出现在了那个宝箱之前。

(江风藏身的地方,只有一百多码距离。)

毫不停留,江风直接选择开启宝箱。

【系统:是否确定开启宝箱?】

【系统:宝箱开启中,1%,2%,……】

“有意外么?”

风中追风的私聊弹了出来,声音平淡镇定,完全不像是正在和一个75级恶魔化领主周旋的模样。

“目前没有,照计划进行!”江风同样沉着回复。

【系统:宝箱开启中,……87%,88%,……98%,99%,100%】

江风眼睛一亮,同时,立刻听到了远处,一声愤怒地咆哮声响起,“找死!”

江风不及多想,猛地掀起宝箱盖子,伸手在里面一捞。

随即江风就发现,白骨鬼王带着冲天煞气,杀了回来。

江风却是冷笑一声,随即,直接消失在了恶鬼巢穴当中。

传送神石!

文学

《英雄·起源》里的第一探险神器!

江风敢说只需要25秒,就能拿到指骨,并且顺利脱身,依仗就是在此。

这个任务,显然对江风并不算友好。

如果没有传送神石这个底牌,只怕风中追风需要把白骨鬼王拉出去上千码,才能帮江风抢出足够的逃生时间。

发现宝箱被开之后,暴怒的白骨鬼王速度太快了。

时空变换,江风出现在恶鬼巢穴的中层区域的一个角落里,这是在他深入核心的过程中,就留下的坐标标记。

随后,江风就听到来自核心区域的一声怒吼:“混蛋!”

江风不禁有些紧张,这种级别的BOSS,完全不可以常理揣度。

他也不知道,现在的距离,是否安全。

但是随即,江风就发现,在自己的背包里,代表着自己任务的那张红色符纸,突然把那截指骨包括了起来,也掩盖了指骨的所有气息。

江风一愣,随即大喜。

原来,这张符纸,居然还有这么一层作用。

如此,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你成功了?”风中追风的声音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江风居然这么快脱身。

“对,这就下去找你。”江风说道。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第二百零六章大结局

西元城

自从銮星与西元城守军的第一次jiāo锋,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双方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些摩擦,不过双方很克制。

一直到第八天,这个美妙的平衡,终于被人打破了。

銮星的进攻军,突然出现了一些大型的攻城器械,只是一日之间,就将西元城的城墙,凿穿出来千百个漏dòng。

三日后,西元城的城池,出现破裂,或者倒塌。

西元城内的守军,也开始出现打量的伤亡,虽然西元城的守将,jī励的维护,并且保持着平衡。

然而面对城外的疯狂进攻,周沧也是一脸无奈。

没有办法,没有强力的守城器械,面对城外疯狂的投shè的巨石,还有那些高耸的云梯,还有那些一个个稀奇古怪的神奇科技,都让周沧等一干将领,充分的明白了,銮星的强大,二级属国背后的什么力量。

就这样,在周沧的率领下,西元城的守军,再度坚持了一个礼拜。

这已经是西元城守军最大的极限,此时西元城内,仅剩下的一千多名守军,几乎各个浑身疲惫,甚至人人身上都挂着胶布。

面对这样的局势,周沧一脸悲痛的,召集还幸存的将领,一起进入城守府里面,召开最后一次,也是最紧急的一次会议。

看着周围,跟着自己一路防守下来的将领,周沧艰难的开口道:“城池守不下来了,最迟后天,最早明天中午,西元城就被彻底被攻破,到时候敌军就会冲进西元城,到时候正式展开短兵jiāo接,也会是我们为了属国的最后一战。”

“将军……”

“诸位,我不是一个**者,我曾经在幼年的时候,就经历过国破家亡,经历过山川破碎。我很清楚,这其中的痛苦,这其中的辛酸,还有没一个人的想法和念头。”周沧坐在自己的位置之上,目光从每一个将领的身上扫过:“所以我现在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我允许你们,在这最后一刻离开,只要你们离开,那么就还有生存下去的希望,甚至可以逃出生天。”

“将军……”

“不要怀疑,我是真心的希望,你们可以生存下去。因为我很清楚,只要城池破碎,那么就算咱们所有的人都聚拢在城池之内,也无济于事。因为不论是士兵,还是你们,一个个身体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伤痕。你们已经为了属国做到了最好,你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剩下的事情,你们根本不需要参加。”周沧摇摇头,一脸悲叹的道:“所以你们在这个时候离开,没有人会怪罪你们,不论是我,还是陛下,都会理解你们。”

“将军……”

“不要再说了,你们立刻离开吧”周沧闭上眼睛,道:“没有希望的,过了明天一切都成为了定局。”

“好了,你们赶紧走吧,能带走多少,就带走多少。”méng阿牛此时从一旁站起来,配合着周沧解释了一起,因为在场的将领,更多的都是méng阿牛带领出来的,他们对于méng阿牛有一种天生的敬畏之感。

“你们是属国的希望,如果你们可以离开,那么很可能有机会,从新建立一个新的炎黄属国。反之,如果你们全部陨落,那么炎黄属国,就真正的灭国了。”

“将军,我不走。”

“对,我们不能走,自从我们加入炎黄国的那一刻,我们就决定,与炎黄属国同生共死了。”

“将军,请你们不要赶我们走。”

“就算我们走,又能走道哪去?”

“不错,銮星绝对不会放过,统治炎黄属国领地的机会,到时候我们依旧还要陨落。”

“可是……”méng阿牛为难的道。

“将军,我们不怕死……”

“将……将军……”

“轰隆隆……”

一时间整个西元城都在震动,好像天塌地陷一样。

“怎么回事?”

“难道銮星又开始进攻了,怎么会如此之快?”

“赶紧去城楼上看看。”

“将军……”一个战将级别的校官,走到上牵连,气喘吁吁的道。

“你不应该,在防御城mén旁边的漏dòng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周沧望着他,神sè冰冷的道。

“将军,不是末将要过来,而是非来不可了。”那名战将,平复了一下心境,道:“将军出事了,而且是天大的事。”

虽然说是大事情,不过那名战将脸上,却出现一丝笑意。

“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从头说来。”周沧诧异的道。

“将军,就在十分钟之前,銮星的答大营里面出现了喊杀之声。”那名战将惊喜的道:“您知道吗,在喊杀声过后,銮星的大营就开始起火了,随后都出都是喊杀之声,顺着火光我们还能看见,敌军被杀之后,躺在地上的情景。”

“走,去城楼之上看一看。”周沧思考了一下,果断率领所有的将领,前往了城楼。

此时城楼已经破破烂烂,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从城楼之上掉下去。一行人,来到唯一一块比较安稳,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城楼上,站在上面仔细望了一下不远处的銮星军营。

只是看了一眼,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因为他们知道,敌军大营出事情了。

“周将军,机会出现了。”méng阿牛目光盯着远处,炯炯有神的道。

“不妥,末将认为,这很可能是敌军扰luàn咱们视线的一个障眼法。”一个将领反对的道。

“将军……”

“诸位认为,咱们现在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周沧没有给予任何答案,但是所有的人,都明白周沧这句话里面的含义。

“出兵,几乎所有能战斗,还能拼杀的士兵,集体杀出城池,做最后的一战。”周沧拔出自己的佩剑率先一步走下去。

“对,杀他们nǎinǎi的。”

“成功了,那么一切就搞定了。”

“失败的话,大不了从头再来,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杀…………”

……

一个xiǎo时候,周沧与méng阿牛等人,耸立在銮星的军营之上,众人集体聚在一个高岗之上。在他们的对面,站着一个陌生的人。

“您是……?”

“我叫黄麻,乃是先皇黄舍陛下的义子,潜伏在銮星已经二十年,今天特意利用关系,前来支援诸位。”

“哈哈……”méng阿牛拍着黄麻的肩膀道:“我就说,陛下一定会有布置的吗。”

“呵呵……”

“立刻,派一个体力充沛的人,将这里战胜的消息传递回去。另外信鸽,也同时放出。”周沧拍了拍副将的肩膀,命令道:“其他人,立刻就地休息,补充体力,准备班师回朝。”

………分…………隔…………线………

在西元城大捷的时候,位于皇城之北的梦璃城却不知道西元城的变化。

事实上,自从瓦拉国的军队,来到梦璃城之后,黄云就派人隔断了各方面的信息,并且只给梦璃城的守军送去好消息,以此拖延他们行动的步伐。

这样一来,就给黄云足够的时间布置。

而瓦拉国的军队,为了更大的消耗炎黄属国的军力,因此当他们知道前线的战事,并没有什么大*折的时候,他们也在考虑,考虑是否继续前进。

不过在几个主将的商议之下,最终他们决定放弃继续前进的打算,因此在梦璃城常驻下来。

在这期间,黄云天天给他们提供好酒好菜,瓦拉国上至主将,将军,战将,下至xiǎo队长,普通士兵,都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

似乎在他们的心理,一点也没有危机到来的恐惧感,也没有奔赴战争的气氛。

而且瓦拉国的军队,久未经战阵,因此他们更加的喜欢,现在的生活。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失,皇城之内的黄云,却在不断的推算,在推算。

终于在今天,黄云受到了蜀山河方面的信息,按照情报里面的现实,蜀山河已经打入了碧月的内部。

现在碧月已经按照蜀山河的暗示,正式进入銮星的领地。

并且一战,剿灭了銮星三皇子所率领的军队,近六千人,从而重创銮星。

在蜀山河故意放出的漏dòng之下,虽然銮星兵力受损,不过一些大将,并没有什么损失,他们早已经护着三皇子,离开了前方军阵。

不过这么一nòng,双方顿时集结了所有的大军,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争夺战。

看完情报密函,黄云对这左右的部下将领吩咐道:“立刻给蜀山河和黄鬓发密函,让他们立刻想办法,一定要在今日离开碧月和瓦拉国,而且还要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

“诺。”

一个文官转身离去。

另一边,黄云望着彦铭等人道:“梦璃城的情况,现在已经处理的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梦璃城的情况,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只要陛下一声令下,末将就可以领兵,一战将瓦拉国的军队,全部剿灭,一个也不留。”彦铭站起来,慷慨jī昂的道:“陛下,动手吧,迟则生变。”

黄云敲了敲手指,然后道:“很好,如今瓦拉国的军队,已经失去了战斗之心,并且对咱们完全没有防备,正好方便咱们行事。”

“此时剿灭瓦拉国的军队,以彦铭为主将,蓝营为内应,其余诸将为辅助,我希望在明日早晨,我起chuáng的时候就可以见到,瓦拉国几位主将的人头,摆放在这里。”黄云跺跺脚道。

“末将领命……”

“好了,你们出发吧”

……

当天夜里。

梦璃城之内。

瓦拉国的军营之所,瓦拉国皇帝,为了平衡军队,并且让军队,更加的合理化。因此他设立了四个主将,这样一来就不怕有人胡作非为,同时保证了自己对军队的直接掌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