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一章

第二天邪无风照常去了苏拉大学,不过贝丽塔没来。没有人知道贝丽塔为什么没来,只有邪无风心中清楚。

米其林咖啡馆,还是那个小包间,马丁特和皮克拉等人坐着。

卡其罗低着头,脸色难看至极。

马丁特看着卡其罗,问道:“卡其罗大人,怎么回事?怎么又失手了?”

“这个邪无风就是个混蛋!我不会放过他!!!”

“到底怎么回事?”

“贝丽塔骗邪无风去了米其林餐厅,不过没有得逞。邪无风吃了菜,喝了酒,但根本没有事。”

“怎么会这样?”

皮克拉看着卡其罗,笑着问道:“那贝丽塔夫人没事吧?”

“你——你——”

卡其罗看着皮克拉,冷声道:“夫人没事!谢谢皮克拉大人关心!”

卡其罗不会承认贝丽塔被邪无风那啥了,否则他还有什么脸出来见人?

“贝丽塔夫人没事就好。”

皮克拉道。说着,皮克拉看向了马丁特,接着道:“丞相大人,我说了,邪无风狡猾得很,没那么容易上当。”

“吃了酒菜,却没事,难道他已经进入了紫虚境,五脏重生,百毒不侵?……怎么可能?他小小年纪,怎么可能进入紫虚境?”

马丁特喃喃地道。不太相信邪无风已经进入了紫虚境,能够百毒不侵。

皮克拉看着马丁特,道:“丞相大人,邪无风不是一般人,我们以后得小心行事。如果卡其罗大人的药对他没有用,我们得想其他的办法对付他。”

马丁特看向了皮克拉,问道:“皮克拉大人有什么办法?”

“呃……我暂时没有办法。不过卡其罗大人的办法是不太行了,别到时候陪了夫人又折兵,白白便宜了邪无风。”

皮克拉道。说完,皮克拉看着卡其罗,问道:“卡其罗大人,你说我说的是吧?”

“你——你——”

卡其罗看着皮克拉,气极,怒极。很显然,皮克拉就是在嘲讽他。

马丁特看向卡其罗,问道:“卡其罗大人,你有什么办法?”

“如果能把邪无风引出苏拉城,我们可以宰了他!只要他死了,还如何娶克拉拉公主?!!!”

卡其罗冷声道。恨极了邪无风。他明知道是邪无风玩了他的老婆,但却拿邪无风没有办法。他想杀了邪无风,非常的想。

“这,这……卡其罗大人,不可乱来呀!他,他毕竟是克拉拉公主的未婚夫。要是让陛下知道,这可是要杀头的呀!”

“是啊,是啊!图巴拉大人说的对,这个办法不可行!”

“是啊!是啊!这是乱来!不可行!……”

众人纷纷道。不赞成卡其罗的说法。他们只是想弄邪无风下台,可没想过杀了邪无风。杀邪无风的话,事态会变得非常严重,一旦事情败露,他们全都得完蛋。

卡其罗看着众人,道:“诸位大人,邪无风不死!等他登基,我们都不会有好果子吃!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我们已经没得选择!!!”

“不行!不行!刺杀驸马,这可是大罪!会让我们整个家族万劫不复!不行,肯定还有其他的办法,我不赞成卡其罗大人的办法!”

“是啊!绝对不行!用之前的办法,就算暴露了,最多丢了官职。如果是刺杀驸马,一旦暴露,我们全家都完了!不行,绝对不行!”

“是啊!不行!我也不赞成卡其罗大人的办法。”

众人纷纷道。依旧反对卡其罗。

马丁特冷冷地看着众人,没有说话。其实,他早就想杀了邪无风,只是一直没有机会下手。难得卡其罗提出杀了邪无风,却有这么多人反对。

……

第三天邪无风来到苏拉大学办公室后,邪无风看到了贝丽塔。

邪无风来到了贝丽塔的办公桌旁,笑着问道:“贝丽塔老师,你昨天身子不舒服吗?怎么没来上课呀?”

“不关你的事!!!”

贝丽塔冷冷地道。不敢看着邪无风,心里害怕。一想到前天晚上在米其林餐厅厕所内的情景,她就怕得要死。当时她吓坏了,不管她如何挣扎,都于事无补,想叫,却叫不出声,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承受着身后男人……粗鲁蛮横。

说实话,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敢肯定那天在她身后的男人到底是不是邪无风?邪无风看起来斯斯文文,不像是那种粗鲁蛮横的男人。

“呃……确实跟我没关系,贝丽塔老师以后不要请我吃饭了,我怕卡其罗大人会误会。”

“你——你——”

贝丽塔愤怒地瞪着邪无风,叫道:“邪无风!我知道,肯定是你!肯定是你!除了你,不可能有其他人敢对我那样!!!”

“呵呵呵……”

邪无风看着贝丽塔,笑道:“贝丽塔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二章

“叮铃……”

幽森铃声又再响起,仿似永远无法使之彻底停止。

廖冶眉头翻皱,低头看向孤峰禁地下方重重云雾,却不再见有灵光泛起。而在他头顶上方,雷鸣之声轰响不绝,那团本已远离的煞雷业火竟然直冲而来。

徐陵将目光从远空那道流星般的遁光转回,纵起金光提速斜飞,已然落在暴虐雷火下方,指诀连变之际,护身金光猛然涨至十数丈大小,正将煞雷业火抵住。

虽是如此,仍是挡不住煞雷业火的俯冲之势,只听那雷火人影狂吼连连,暴涨炽光压得徐陵节节下退。

虹光疾闪,任汜眼见徐陵护体金光颤动不稳,疾将阴山老鬼梅洧撇开,掠至徐陵身侧,凌空凝出咒图,以落霞门符咒手法也将“金光护身术”使出,和徐陵一起抵御雷火冲击。

梅洧见上方已呈僵持形势,目光闪烁不定之际,听到不远处的蓟枂提声喊道。

“梅长老!趁此时机,杀掉那女的!”

梅湖轻哼出声,并不回应。目光在三宗修士之中来回扫视,最后落在正自仰头上看的雪还先生身上。只见其目中杀机大现,疾疾将身转动,身周缭乱黑烟再次升腾而起,凝作丈许高的异兽之形。

黑烟巨兽腾上半空,叫阵道:“萧远!可敢再战!”

“萧前辈,您伤势太重,再要动手必会有损道基,阴山老鬼交由我们应付!”廖冶双手连挥,在前方凝出数面冰壁。

雪还先生如若未闻,只是出神呢喃:“‘雷火珠’内的阴阳煞力失衡,才导致身怀灵珠的陈平失控暴走……究竟要如何才能将‘雷火珠’重新封印……封印!对呀,於心儿呢?”

他如此念叨之时,下意识的环目向孤峰禁地四周扫视,正见到罗宣和仝虎两人带着几名筑基期弟子来至。而在后方不远处的重重殿宇上方,还有两道遁光正自落下。

“你们前去探查那声异响来源,可有什么发现?”雪还先生急声问道。

“那里有处魔罗教据点,只有数十名筑基期教众,已被我们杀散。”罗宣右手涂抹了厚厚药膏,被渗出的鲜血染作淡红颜色。他稍作迟疑,又道:“还发现了本门一名失踪多年的女……”

“弟子”两字尚未说完

文学

,雪还先生突然腾空急掠,看去向正是去寻落至重重殿宇之中的那两道遁光。

廖冶听到雪还先生呢喃低语之际,已是惊愕睁目,再听见罗宣所说,惊讶道:“於心儿?真的是她!?”

罗宣面色沉重,点头道:“我们到了那轰响之处,正发现被魔罗教众围攻的於心儿。只是她当时神志不清,举止癫狂,我怕她中了魔罗教的邪术,便出手将她点晕。现在申破阳和陆离正在照看她。”

廖冶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徐陵和任汜联手才能抵住的那团煞雷业火,抽着凉气说道:“原来驻马峰出现的那两人,真的是於心儿……”

“另一人就是这个陈平了。”罗宣同样抬头上看,眼神中悸意难掩。

“几位道友,你们所说的陈平,难道就是贫道在洛京遇到的那位陈平?”宋云清远远听见他们对话,满脸不可置信之色掠至近前,惊声急问。

他脑中一个念头有如惊涛骇浪般翻滚不定。“司徒若前辈所绘的《寒江钓叟图》,陈平也曾经手,‘雷火珠’的下落,真的隐藏在那幅图内!师父早就知道……”

“宋师兄,此事稍后再谈。”不远处的叶萧手持灵剑,紧盯着被幽光四处堵截的“阴豸”虫群,目光闪烁不定,显然正在急思之中。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三章

这一战,夜羽已经彻底疯魔,他歇斯底里,他绝望了,他现在只想杀死命运之始,或者被命运之始所杀。

“曾经我以为失去了妳,傲世诸天也无趣。

我以为只要拥有了妳,纵死魂飞魄散也无怨无悔。

然而折翅之鸟已非鸟,枯萎之叶叶非叶。

虽然我纵使战胜了天道,最终也难逃你这命运之殇……”

夜羽低吼一声,再次逆转玄功还有修为,甚至他已经将他的大道之阳还有九色妖月引爆了。

“轰隆隆!!!”

亘古岁月以来,一直没有变化的沧海却因为两大

文学

始境的交锋而出现了变化。

一道又一道透明的蓝色水墙自海底浮现,隔断了岁月,隔断了天涯海角,以夜羽跟萧雨仙为中心,一个天地铜炉将他们笼罩在了里面。

这一战,他们从交战之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亿年,然而两人还是未分胜负,这一亿年以来,他们将上苍之上都荡平了。

最后他们约定在这个他们携手炼制的天地铜炉之中决一生死。

无论是夜羽还是萧雨仙,他们身上的战衣早就灰飞烟灭,现在的他们可以说都已经到达了极限,他们的神兵法宝也早已经分崩离析,现在就连他们的大道本源九阳九月也没了。

“灭世盘!”萧雨仙披头散发,她大喝一声,一轮巨大无边的转盘取代了之前的九阳九月。

“没有用的,灭世盘的威力早已经磨灭了,它已经不再是灭世盘而是成为六道轮回的大补药。”夜羽一边燃烧自身的本源之力,一边祭出了九碑跟转生祭坛还有长生太极图以及太古五神剑。

当这些禁忌之物齐聚一堂时便自动演化六道轮回,再加上夜羽的轮回剑,六个漆黑的黑洞缓缓出现在了他们四周。

六道轮回彻底成型。

从今往后,再也没有了长生太极图跟九碑以及太古五神剑,也没有了无上神兵轮回剑,只有这六口黑洞,六道轮回。

“撕拉!”

灭世盘在六道轮回面前就像豆腐渣一样,在刹那间化为了齑粉,其强大无匹的能量成为了六道轮回的补品。

六个黑洞漂浮在沧海上空,犹如六个黑色的太阳,它们自行运转着,与此同时散发着足以净化一切的力量开始将夜羽跟萧雨仙笼罩在了里面。

“你赢了,我输了。可你不是还欠我一生一世的承诺吗?”萧雨仙不食人间烟火,她没有动怒,又或者她本来就不会动怒。哪怕此刻她可能会香消玉殒,但她的目中只有柔情似水,并没有仇恨,她有些痴痴的看着跟她只有咫尺之遥的男子说道。

看似近在咫尺,可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是咫尺天涯。

“是啊,一生一世,那我就给你九生九世。”

夜羽脸色极其苍白,他身形一顿,原本他想跟萧雨仙,跟这个命运同归于尽,可他想到了曾经在黄泉路上的考验,他做事讲究因果以及恩怨分明。

怪只怪他们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悲剧也已经早就注定了。

“因果!”

“真假!”

“幻中界!”

很快,夜羽便制造出了一个世界,在此期间萧雨仙也没有阻挠,甚至敞开心扉让夜羽带着她的神魂一同进行了转世。

第一世,他和她成为了纣王还有妲己。

第二世,他和她成为了霸王跟虞姬。

第三世,他和她成为了吕布与貂蝉。

第四世,他和她成为了牛郎和织女。

第五世,他和她成为了梁山伯与祝英台。

第六世,他和她成为了后羿与嫦娥。

第七世,他和她成为了夜羽跟萧雨仙。

第八世,他和她成为了叶琊跟张美仙。

第九世,他和她回到了现世,他是逆天之子,是希望之子。而她却是命运之始,是一切动乱的源头。

这九世九轮回,他和她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凄凉的爱情故事,可他们每一世的结局都是凄凉的,只因他跟她天生注定有缘无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