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身心俱疲,诸事缠身,请一段时间的假。

————

两道身影从龙气上方飞过,当先者为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后面跟着面色阴晴不定的奥利费拉兹。

他们飞得很慢,犹如在自家庭院信步,只是这悠闲的姿态与他们紧张的神情有些不相称。为了不引起程晓天的注意,他们虽然心急如焚,可却不敢快速赶去。

如此飘飘荡荡,一直飘了一个小时后,才来到了奥利费拉兹居住的高塔,刚一落在露台上,奥利费拉兹悠闲顿去,抢先一步冲了进去。

看见那罩子还完好无损的摆在原处,奥利费拉兹松了一口气,转回身恭迎女王陛下。

阿莱克斯塔萨走进来,一眼看着这个罩子,眉头立刻紧锁了起来。“你说,那女人是一位魔法师?”

奥利费拉兹点了下头,“准确说,是一位元素行者,还会元素通灵术。”

通灵元素,原为艾泽拉斯传说级别的存在,不过自从水精灵和阿拉希盆地崛起后,已颇为常见,甚至逐渐开始外传。这一奇特法术现在已被编入各大魔法学院研究生的教科书,获得了**分类,被冠名——元素通灵术。

不过,对于通灵元素的研究才刚展开,三阶通灵元素法师除了那两大阵营外,非常罕见,听闻奥利费拉兹的话,阿莱克斯塔萨心头一沉,恐怕,这女人真的是从阿拉希盆地来的。

可更让她担心的还是另一件事。

不等奥利费拉兹动手,阿莱克斯塔斯扬手一挥,那个巨大的罩子“轰隆”作响飞了出去。原处空空如也,地面上有半米直径的洞,格外刺眼。

“笨蛋!你竟然将一位元素行者关在这样简陋的囚笼里!”阿莱克斯塔萨气急败坏,挥手之间,奥利费拉兹应声飞出,撞在了墙上。暴怒的红龙女王身形一旋,化为一团红云,从那个洞口钻了下去。

阿莱克斯塔萨的愤怒是有道理的,这个囚笼虽然坚固,可地面却就是普通的花岗岩,一位元素行者只需恢复一丝法力,就能轻易破开。

其实奥利费拉兹本来就是随手为之,更没想到会耽搁这么久,这才给了凡妮莎逃脱的机会。事已至此,多想无用,只能赶紧再把人抓回来,把人送回去道歉是一回事,可要是让她自己跑回去,那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下他顾不得伤痛,挣扎着爬起来,也从那个洞口钻了下去。那下面是高有千米的空间,并无门户,一位没什么魔力的元素行者,很难这么快就逃出去。

奥利费拉兹刚钻进去,远处一座书架后人影一闪,凡妮莎慌慌张张摸了出来。

原来,她一直在,根本就没有离开,而是使用渐隐术暂时隐身躲在书架后面。阿莱克斯塔萨虽然法力高深,可心急之下,竟没有探查整间房屋,把她给漏了过去。

魔法师一般到了四阶后才有可能飞行,凡妮莎现在根本就没这能力,如果只是顺着内壁向下爬,那这逃跑将毫无意义。而这,就是她的计划。

然而,她只有这一步计划,接下来该怎么办,却是毫无头绪。

急匆匆跑出房间来到露台,凭栏向下一看,凡妮莎一阵眩晕,下意识退后了一步。这下面雾霭弥漫,根本看不见底,还不知有多高。

该怎么办?!

甩了甩头,凡妮莎再次趴在栏杆上向下望,目光中透出决绝。

就在这时,凡妮莎瞳孔陡然散大,不敢置信看着下方。

只见两个小孩冲出雾气层,正沿着塔身向上爬,速度奇快无比,赫然竟是戈德林和明萱!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苏木最头疼的日子还是来了。

每每在春节后,苏家大宅里便会坐了一堆亲戚,苏家父母和亲戚之间的关系都还不错,只是偶尔间年龄大的长辈们也喜欢攀比一下儿女的发展,这也算不得什么,但今年对于苏木来说又多了一个令人讨厌的情况,那就是她每时每刻都得接受来自亲戚间的催婚。

年前,苏叶和上官轩结了婚,这件事超乎了所有亲戚的预料,毕竟苏叶是什么状况,大家都清楚,却没有想到她会在苏木之前结了婚。

理所当然的,苏木这个当姐姐的就在这个节日气氛浓厚的日子里遇到了人生中的最难招架的催婚问题。

“小木呀,以前你是身体不好,结婚的事情就不急了,但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好了,你妹妹也嫁人了,你也是时候找个对象了。”

这个说话的大妈是谁来着?

苏木想了想,才想起来是她爸爸这边的大姑妈,她勉强一笑,“大姑奶奶,我不急。”

“哪里能不急呢?”这回说话的是苏木的婶婶,“你表妹一毕业就和男朋友结了婚,小木你也毕业两年了,再不考虑结婚的问题,你这年龄就大了。”

苏妈妈听了不仅不帮女儿解围,反而是心中一急,“是啊,小木,爸爸妈妈工作忙,都忘了应该要给你安排相亲,你现在找个好男人结婚可是重要事。”

苏木把求救的目光看向苏爸爸,苏爸爸低头看报纸,装作什么也没听到,坚决不掺和三大姑五大姨的谈话。

“这女人的时间,可和男人的时间比不起。”婶婶啧啧说道:“这男人是像块老腊肉越老越香,可女人的时间一过,那就是人老珠黄了。”

苏木微笑,一句话也不说。

这一次大姑奶奶又开口了,“我认识几个不错的年轻小伙子,小木呀,你看哪一天你有空,我就让你们见……”

大姑奶奶话没说完,门铃就响了。

苏妈妈起身去开门,但见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束花还提着礼物站在门口,他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能感染人心的灿烂笑容,“苏伯母。”

“钟旸,你回国了!”苏妈妈立马笑了出来。

钟旸笑得阳光,“是啊,我特意来给你们拜年。”

苏妈妈又看到钟旸手里的花,别有意味的朝着苏木喊道:“小木,快过来招呼客人!”

苏木头也不回,“招呼什么啊,他又不是第一次来。”

她眼前本还打算说相亲的事情们的亲戚闭上了嘴。

“小木,你这孩子……”

“伯母,没关系,我和小木这么熟了,也不需要招呼。”钟旸自来熟的走进了屋子里,和一屋子的长辈们打了招呼,自然而然的在苏木旁边坐下。

苏木剥了个橘子吃,也不搭理人。

大姑奶奶来回看看苏木与钟旸,“这小伙子是小木的男…

文学

…”

话还没说完,门铃又响了。

刚刚走回来的苏妈妈又去打开门,这回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笑得温文尔雅的男人,他一手提着礼品,而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另一边的衣袖的袖管是空的。

苏妈妈一愣,“你是?”

“伯母你好,我是小木的朋友温卿。”男人眼角微弯,如沐春风的笑意让人不禁就对他心生好感,能把他身上最大的瑕疵也忽视了。

这一次苏妈妈还没有喊,苏木已经自觉的走了过来,她还难得露出一个笑容,“温卿,你来怎么也不和我提前说一声?”

“这不是怕被你拒绝吗?”温卿伸出手,“这是礼物。”

“你太客气了!”苏木接过东西随手给了她妈,又道:“外面冷,你快进来坐。”

看着苏木把人拉到沙发上坐下,现在她的坐边坐着笑脸阳光灿烂的钟旸,右边坐着温和谦恭的温卿,大姑大婶们沉默得诡异。

钟旸与温卿笑着互看彼此一眼,对上的视线里有了点火药的味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