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白洁小说,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少妇白洁小说 第一章

这个时间点铁胜男正在对孟大治发出雷霆之火,把他骂得体无完肤,孟大治呢,他的幸福时光算是过去了,但是吧,他的苦难可能还要延续相当久。

这个事是这样的,虽然他听了铁胜男的话在决斗里做了一些小小的安排,当时她可没告诉他安排的是盛成章和一个女人去决斗,他这么干了,但是没有达到铁胜男要求的效果,这件事就算办砸了。而女人嘛,一但事情搞砸了还没等你发火她就先你一步发作,好把火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所以你这说这个事情怪不怪,铁胜男安排了这么一场丢人败兴的决斗,孟大治还没来得及发因为这事会被盛成章往死里治的火,她倒先对孟大治发起火来了,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成天夹着个松垮垮的后眼子四处乱撞,每天晚上睡觉都流出又脏又臭的黄色口水,三天两头因为屎太粗堵住马桶,把家里搞得一股下水道的味道等等,从身体上鄙夷孟大治,骂得他哑口无言。

有时候一个人被骂的东西如果是真的,特别是还夹了一些过往的脏事情,那就很难回嘴——因为这个人的大脑连那些事情想都不愿想,他自然也就没机会还嘴。其实孟大治满可以骂铁胜男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不也有一个松垮垮的破洞吗,你睡觉倒是不流口水,可你从别的地方也要流点东西出来不是吗?你就连做梦的时候都在卖,搞不好还不是卖给人类,而是卖给什么狗呀驴呀一样的畜牲,你凭什么说我?咱哥儿俩也就半斤八两,谁也不用说谁……

可是他也骂不出来不是吗,你还别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他太爱铁胜男了,哪怕就是知道她就那个德行他也舍不得骂她,而且还在心里帮她说好话:她只是在气头上而已,过后就好了,毕竟她也对我好过不是吗?怕的就是这种,还真对你好了那么一天半天,结果那些人生里全是苦难没什么甘甜的人就只记着甜,忘了苦了。

另外,男人骂人有一个下限,有的话他骂出来觉得脏自己的嘴,实在不好意思骂出口,所以孟大治选择了沉默——他是沉默了,铁胜男可不准备降低火力,她看见孟大治萎靡下去反而越发有劲,直起身子来使自己上下通气,就是说从喉头到丹田一股作

文学

气,然后以加倍凶狠的话骂了出来。孟大治虽然脾气好,人也软绵绵,但实在禁不住这顿骂,哼哼唧唧地哭了起来……

论骂人,古时候有个诸葛骂死王朗的段子,这个事是假的,历史上王朗比诸葛过得好得多。另外,一个跟你素不相干的人骂你很难把你骂生气,因为他也骂不到点子上,回头你就忘了。但是一个跟你朝夕相处了解你所有故事的人骂你可是大大地不同,句句扎心,字字入骨,骂死一个人是很有可能的……也就是说,如果王朗能被骂死,骂死他的也不会是诸葛,而很可能就是他老婆或者小妾,再毒一点,他的母亲,唯有女人,还得是特别了解他的女人才能把他骂死……

要是铁胜男再这么骂下去,把孟大治骂死也未必就做不到,我们说了,每个人心里都有一股热流激励他活下去,而孟大治的这股热流就是铁胜男,结果这股热流如今倒反过来成了活下去最大的逆流,这就相当麻烦。

这里还有许多事情得交待清楚,我们得赶快讲,不然一会儿孟大治扑一声趴倒七窍流血故事就讲不下去了。

首先,铁胜男利用孟大治来安排一场比赛是做得到的,这就像直播时的插播一样属于半正常的现象,过后也不见得就推诿不开,得看插进来的决斗是哪种——铁胜男当然告诉他就一般的比赛,直等到信号接进来,对打双方一公布,孟大治才知道是闯了个弥天大祸。另外,我们在前面说过,在晋升日的决斗里女人一般是不出现的,她们的决斗场不在这里,以盛成章这种地位跟一个女人打一场,不论输赢那他从今往后在创世会的好汉眼里就另外一个人,不再是以前那个凶狠到能活活把人打死的帮主了。这有点像如来和玉帝,不论玉帝拿出什么跟如来叫板,人家一句“你被猴子打过”你的气势就得掉得一干二净——在创世会,假如这场比赛里盛成章那一个双龙出洞把十七给打死了,那么从今往后他不论走哪里都会有人说他“你打死一个女人”,道理是一样的。不用说打死,跟女人打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非常丢脸跌份儿的事,连那个文艺青年不也是一收到铁胜男的红贴子马上就去自杀吗?因为一但发生这种事,不论你打赢打输打了还是没打你这个人的名望就要掉到最下面——这是铁胜男动手脚的初衷。但她没想到的是这里面还有更多的人和更精密复杂的算计,十七有十七背后的人,想把盛成章一下子弄死的还有另外的人,一堆堆的人搅进来结果是大家都失策了——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在利用别人,其实吧,所有人都不过是决斗这个场面其中的一环,而且,所有人的计划都受到了挫折,没能安排明白。

少妇白洁小说 第二章

来硬碰硬疯子肯定是不怕的,我们也不担心,因为毕竟疯子就像一头野牛,最喜欢就是跟别人硬碰硬,能够硬碰硬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不然他那一块过来像石头一样的肌肉不秀出来,都觉得对不起他平常的训练。

他死掉了,背心的一瞬间,小美的尖叫,想了起来,这正是疯子想达到的效果,疯子得意的看了看小美猥琐的表情和龌龊的内心都被表露无遗。

小妹显然没有体会到他这样做的目的还是像花痴一样的看着疯子,我心想行了疯子不用打,一辈子光棍了。

看着回天活动活动双臂拉伸拉伸自己的肌肉,然后找自己的胸口捶了两下,对回天说:“别犹豫了,开始吧!”

回天估计早就也忍不住了,听峰子这么一说,马上嗷唠一嗓子四肢着地就向他扑来,整个人敏捷得像一个豹子子扑向自己的猎物一样。

疯子看到回天向他不来,做了一个让我们都没有想到的动作,他也是回天冲去,然后两个人用尖头抵在了一起,没有什么花俏的动作,没有什么灵活的招式,竟然真的是肉体硬碰硬,相当于两头野牛打架一样撞在一起,用自己的肩膀撞上了对方的肩膀,我们能清楚的听到肌肉撞在一起发出砰的一声。

没人在吗?哭的一接触,有迅速的往后退,然后就跟两个人都活动着自己的肩膀,用手揉着肩膀上面的肌肉,显然这一次两个人都承受了不小的冲击力。

我心中暗想,这也多亏是疯子,如果是我就这一下估计撞的内脏都错位了,但是不当场毙命,估计也得口吐几升鲜血。

不过话虽这么说,疯子估计也觉得很难受,于是乎他改变了策略,只见她双手使劲往地上一扣,然后用了一些,竟然把地先出一块巨大的石块来,然后拿起石块向毁天丢去。

每天看到巨大的石块向自己丢来,竟然不躲不闪,一拳直直的打在石块上面,十块巨大的冲击力带着毁天响后飞了数,虽然石块被毁天的拳头打碎,但是毁天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我们几个看得心头一喜,觉得疯子占了上风,不过毁天虽然被打得口吐鲜血,但是却丝毫没有受伤迹象反倒是擦了嘴角的血渍,哈哈大笑一声说:“痛快,没想到你小子这么狠,那下面就该我了。”

说完毁天的拳头一拳砸向地面,然后从地面下面掏出来的一个比疯子的身体还大两倍的短棒来。望一看就是像从地心的岩浆里拔出来的一样,短棒上面流动着暗红色的液体那看起来就像是岩浆。棒子看起来黑乎乎的,配着诡异的暗红色液体,显得特别的有杀伤力和震慑力。

我一天也不说话,操着棒子便像疯子大学这个胖子虽然看起来大,但是在毁天的手中挥舞起来,就跟回我一个棉花糖一样的,没有重量,他不停的左打右打左打右打,疯子不停的左挡右挡左挡右挡棒子打的疯子的胳膊上发出砰砰的声音,连续打了大概有100万疯子连挡了有100下,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心里虽然对疯子的实力有了一个超强的评估,但是没想到这个毁天这么厉害,你是被大石块撞的吐血,现在挥舞起这么大的时,帮人竟然也毫不费力,连续挥舞了100下,要是我肯定被他砸成肉泥了。

我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在100多下之后回天停止了挥舞他那个巨大的棒子疯子也停下来甩了甩两个手,他的两个胳膊被连续击中了100下,但是丝毫没有改变。

疯子看了看自己的两条手臂,满意的点点头对毁天说:“真是痛快,今天我也算是知道了自己的潜力到底有多大,以前没有碰到像你这么强的对手,都不知道自己练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现在来看哥们现在也属于金刚不坏之身的境界了。”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嬉皮笑脸的对毁天说:“不过这个境界呢也不是最终的境界,除了练成金刚不坏,我还要练成金枪不倒。”

他这么说,我在旁边听了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给严肃的决斗场面带来了不严肃的情绪。

风铃儿使劲踹了我一脚,我马上干咳了一声,对着疯子说:“注意你的决斗素质,怎么能说这么没水准的话呢?你还有女同志呢,就算你想练成也不能说出来嘛!”

毁天这时候居然也露出了一副逗逼的一面,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疯子说:“这你就是不够朋友了,如果是我,我也交交我的朋友。”

疯子嗤之以鼻对毁天说:“你怎么也这么幼稚?我说只是为了让我紧张的心情平复一下,没有其他意思。”

我破口大骂道:“放屁,你就是这意思,还跟我装。”

毁天呵呵一笑说:“幼稚?这有什么幼稚的,老

文学

夫我年轻的时候难道还没有一个爱好?我也知道什么叫年少轻狂,只不过啊那都是1000多年前的事情了,人啊,你要面对你自己的,才能修成正道。”

少妇白洁小说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