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一章

到底该怎么应对呢?不光醋舅舅为难,就连小舅舅和自己也有点束手无策了。当初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有个疏漏,就是没设想到于世达身边会有这种熟悉地下钱庄工作流程的人。

现在前方出现了一个岔路口,向左走,干脆不管不顾玩楞的,硬生生把这笔赃款转走,等姜彦哲反应过来,大部分钱已经没了,任他有千般本领也是枉然。

向右走呢,就得再设个局把姜彦哲再绕进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把钱转走,还得让他心甘情愿毫无怀疑的在一边看着。

前者已经脱离了做局坑人的技术范畴,差不多等同于明抢了。这么一来,不光醋舅舅要露底,连同小舅舅带自己全得由暗转明赤膊上阵,这个局也就全露了。

局玩现了,可钱到手了,按说也不算太失败。可是这个局牵扯的面太大了,除了于世达这群职业骗子,还有地方政府的某些人和某些势力。

在国内黑了于世达的黑钱,他只能认倒霉,连个屁都不敢放。但黑了他背后那些人的钱,以后的日子恐怕就不太好过了。

另外这里还牵扯到了孟津,案子破了算他立功,可是涉案的资金全被他朋友、表弟卷走了,不管他家老一辈在部里多有根基,这口黑锅怕是也躲不过去,能让脱衣服滚回家就算网开一面,很念旧情了。

为了给老周报仇,同时黑掉那些大骗子的钱,就把自己、小舅舅、孟津,甚至全院的租户都卷入危险境地,值得吗?

以洪涛的计算方法,这笔买卖显然是赔了,赔大发了。就算自己和小舅舅也能跟着醋舅舅跑到国外去生活,孟津也不在乎这个工作了,可租户们不成啊。

他们都是普通人,背井离乡的到京城来打拼,想挣钱是肯定的,但绝不是想挣这种钱,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也不可能具备自己和小舅舅的生活技能,一旦离开这块土地就成睁眼瞎了。

向左走显然不可以,那就只能向右走了。可是问题又来了,距离于世达大规模从国内撤离的时间顶多还有两个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给姜彦哲做个局,让他心甘情愿的伸着脑袋钻进来上套,被自己牵着鼻子走,有可能吗?

这个答案就不用想了,一点可能性没有,

文学

如果自己有这个本事,做为穿越人士,前几辈子也不至于混得那么惨,早就风生水起,雄霸四方了。

另外姜彦哲这个人还不像于世达那么容易沟通,自己做为于亚楠的私人助理,多少也和他在公司里有过接触,总结起来就是三个字,不好斗!

他沉默寡言,性格内向,没有明显嗜好,光这个特点就让洪涛有点狗咬刺猬无从下手。经过几辈子的观察,洪涛总结出一种人不可交,最好也别得罪,那就是没有嗜好的人。

至今为止洪涛也没琢磨透,世界上为啥会有人什么都不喜欢呢?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所以说这种人并不是什么都不喜欢,而是喜欢的东西很难发现。既然连人家喜欢啥都摸不透,咋骗啊?古人与,投其所好,就是这个道理。

得,算来算去,前面居然没路了!左右都不通,咋办呢?这几天洪涛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来回来去权衡利弊,到现在也没算清楚。

不过经过今天这顿晚饭的打击,在心疼钱的同时,突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这也算是受到了大刺激吧,和菜市场小贩为了一块钱都能喷二十分钟的洪涛,真是被这几万块钱的许诺刺疼了,也唤醒了大脑里另一部分沉睡的细胞。

明的不成,咱就来暗的!这就是洪涛想出来的办法,当路走不通时,有些人选择回头,有些人选择转向,有些人选择放弃,而洪涛从小就被大人冠以蔫土匪、贼大胆、撞了南墙还得拱一拱的性格,这个称号不是白叫的,现在他就要拱一拱了,看看能不能拱出一条新路来。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二章

赵极看着面前这白衣身影,显然愣了一下,他寻思着,你去就去呗,跟我说啥呢?

但这话,赵极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显然不敢说出来的,他冲萧阳报了个拳,“仙王前辈,您若想了解现如今社会的话,我可以安排人给你引路。”

“不必引路。”萧阳摇了摇头,“带我一同去就好,我修一门法,需要多入世。”

赵极见仙王这么说,只能点头。

“仙王前辈,你若想入世,恐怕有些东西,需要做准备了。”赵极无奈一笑。

“好。”萧阳点点头。

一天后,反古岛边缘,一艘豪华游轮从反古岛离开,这豪华游轮上,只有赵极,叶云舒,苏淼,以及萧阳四名客人,他们四个享受一整艘豪华游轮,看似奢侈,但若细想他们身份,这就显得很平常了。

叶云舒,叶氏总裁,炎夏首富。

赵极不用说,能蹭则蹭。

苏淼作为叶云舒这次的随行秘书。

更重要的,是萧阳。

对于这位人族仙王,叶云舒也显得很敬重,以最好的方式去招待,毕竟对于叶云舒这个身份而言,能用钱买到的人情,那是最划算的。

一艘豪华游轮便这么出海。

萧阳走在甲板上,他随意撇头,便能看到坐在不远处喝着饮料的叶云舒,只不过,这一次,萧阳不再是以老公的身份陪伴在叶云舒身旁,而是一个陌生人。

不过,纵然这样,对于萧阳而言,也够了,他的身份太过特殊,现在神族降临,如果自己以本来面目面世,那么绝对会让叶云舒处于极度危险当中,包括叶云舒的家人,现在这样,挺好的。

已经换上了一身休闲服的萧阳面向大海,隐藏在面具下的面孔展露出笑容来。

正坐在不远处喝着饮料的叶云舒目光偶然一撇,在这一撇当中,她有些出神,那一双美眸定格在了甲板上那道背影之上,在这一瞬间,叶云舒差点以为,自己两年未见,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就站在那里,这背影,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若这不是人族仙王,叶云舒都忍不住上前,摘掉他的面具。

萧阳意识到身后有人看自己,他转过身去,恰巧看到叶云舒已经转移到了别处的目光。

萧阳强忍着上前跟叶云舒多聊几句的冲动,回到了船舱内。

半小时后,穿着沙滩裤,踩着人字拖的赵极找到了叶云舒,他叼着一根香烟,不停的吞云吐雾着。

“怎么样,最近那些人还来找你么?”

“或多或少会来一些。”叶云舒笑了笑,“不过无所谓,切茜娅安排了人,英灵殿的人没办法做什么。”

“那就好。”赵极点了点头,他知道,断九龙的人一直都在找叶云舒的麻烦,想得到萧阳的消息,他们已经成为宿敌,上次通天峰一战,断九龙已经很明白,萧阳不死,早晚死的就是他们。

断九龙,黑袍人,禾华老人,玉虚道人四人已经结成联盟。

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第三章

舞厅内。

林风很快就看到了纳兰素素的身影,只见她端着一杯酒,笑眯眯地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周围也没有人敢靠近她身边。

呼!

林风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再观察了一会儿之后,他也就彻底放心了,因为一个邀请纳兰素素跳舞的人都没有!

呵呵,纳兰素素的身份摆在那里,谁有胆量去请她跳舞呢?大家都是干部,而且都要面子,也怕纳兰素素拒绝后丢脸啊!

林风一脸轻松,心说早知道就不来了,于是他一回头,随便找了个空着的座位坐了下去,接着就给自己点了支烟抽。

舞池里,林风看到了刘淑芬正跟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跳着舞,舞姿飘逸,动作熟练,看来这位刘大姐是经常参加这种活动啊。

目光在舞池内扫视了一圈,林风又注意到了几个人,都是四十岁上下的老男人,好像不是为了跳舞去的。

其中一个他也不认识的老男人,正捏着一位年轻女同志的手,一边跳舞,一边还在不停地揉着人家姑娘的手。

雷振宇也是其中之一,他不知什么时候也上去跳舞了,只见他环抱着女伴的腰,身子跟对方贴的很近,都已经快零距离了,而且还与人家姑娘说说笑笑的。

没办法,林风习惯把人给想坏了,这也不能不让他往坏处想,只见他心里面摇了摇头,觉得这舞会弄得实在有点乌烟瘴气。

几分钟之后,这支曲子渐渐结束了,而另一支节奏稍快一些的曲子,立马又回荡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些刚刚跳完舞的人就纷纷走了下来,于是,一部分人又去邀请其他人继续跳舞了。

从舞池里走下来的刘淑芬,一眼就看见了林风,只见她挂着一抹灿烂的微笑,快步走上来说道:“林所长,你来了?”

林风看了一眼额头上有些细密汗珠的刘淑芬,然后笑着回道:“刘大姐,看不出来,你的舞跳得可真好啊!”

刘淑芬也喜欢听好话,只见她闻言一笑道:“我……”

可是,话还没有说出来,旁边就突然闪过来一个人影,只见一名三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对着刘淑芬伸手说道:“刘副所长,能否赏个脸跳一曲?”

刘淑芬连忙跟林风告了个罪,然后摸出一块手帕擦擦汗,接着就将手搭在那个人的手上,随后又去了舞池之中。

林风顿时就乐了,没想到这刘淑芬还挺受欢迎的啊?

也对!人家舞跳得确实不错,而且长得也有几分姿色,虽然说年龄大了一点,不过比起到场的其他女干部,刘淑芬还是很出类拔萃的!

唉!瞧瞧人

文学

家,再瞧瞧自己,林风心里顿时就不平衡了起来,怎么一个邀请哥们跳舞的女人都没有?亏哥们来之前还琢磨着该怎么去拒绝跳舞的邀请呢!

好吧!这下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了,难道是哥们最近的魅力值下降了么?不再吸引异性的目光了?

嘶!

要不要用兑换券再购买一个【桃花印】?顺便加强一下自己的魅力?

林风正觉得没面子,突然之间,眼角余光瞥到了有人在朝着纳兰素素走了过去!

擦!

是雷振宇!

这个王八蛋居然还真敢去邀请纳兰素素跳舞啊!

“三公主殿下,我能请您跳一支舞吗?”雷振宇摆出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姿势,俯身朝着纳兰素素伸出了一只手。

“唰!”

这一刻,全场的目光几乎都落在了纳兰素素的身上,所谓舞会,自然是漂亮女人受到的关注多,而纳兰素素无疑是全场最耀眼的焦点。

公主的身份就在那里摆着,她会不会跳舞,她会跟谁跳第一支舞,周围不少人都眼巴巴地盯着呢!

只是因为摸不透纳兰素素的心思,所以才没有人第一个出头,实际上想邀公主殿下跳舞的,没有上百个也得有七、八个!

跟纳兰素素跳舞,不仅能借此拉拉关系,让公主殿下记住自己,而且跟美女公主跳舞本身就是一种享受啊!

林风顿时就恼了,他对雷振宇是一点好印象也没有,先不说这王八蛋抢了自己的职位,就说刚刚那一支舞曲,这个王八蛋跟人家小姑娘贴得那么近,明显就是在占对方的便宜!

卧槽!

你丫还惦记上纳兰素素了?

你他妈还要不要脸啊?公主殿下岂是你这种色痞子能亵渎的吗?

纳兰素素今天穿了一件漂亮的紧身旗袍,外面批了一件小外套,鞋子也是黑色高跟鞋,脸上也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看来是特意为参加舞会才打扮的。

只见纳兰素素看了看雷振宇,然后笑吟吟地一侧手,雍容地放下了高脚杯在桌上。

在不少人的注视之下,纳兰素素优雅地站了起来,似乎是要接受雷振宇的邀请了。

一看到这里,林风顿时就不高兴了,到了这种时候他才不管会甩谁的面子,纳兰素素的小手儿,他可绝对不会让雷振宇去捏的!

“嗖!”

没有任何的犹豫,林风一个闪身就来到了纳兰素素和雷振宇的身边,只见他摆出了跟雷振宇一样的姿势,然后大声地说道:“公主殿下,有幸请您跳支舞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