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特别大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一章

天雾山,无道宗。

楚缘宫殿内。

此时此刻,楚缘目光紧紧盯着他面前的湛蓝色荧幕。

一道道文字在湛蓝色荧幕上面浮现。

【开始检测宗门当前弟子水准】

【当前宗门正式弟子:2】

【弟子共有:苏兮,华神医】

【开始检测】

【检测完毕,以下为弟子‘苏兮’检测资料】

【检测弟子:苏兮】

【修为:凡人/???】

【战力等级:???】

【综合评价:此弟子拥有天道之体,得天道庇护,万劫不加身,极具天赋,为不世出的绝代天骄】

【判定此弟子成才,扣除宿主一阶大境界】

……

【检测弟子:华神医】

【修为:凡人/化神境前期】

【战力等级:???】

【综合评价:此弟子天生医骨,天生死心,两大绝世天赋,本为天地所不能容,故而天赋混乱,致其重病,宿主帮其调理天赋,导致其成才,此弟子完完全全是宿主之责】

【判定此弟子成才,扣除宿主一阶大境界】

【综合检测完成,扣除宿主两阶大境界】

【当前宿主境界:凡人境前期(比普通凡人强大一些)】

【综合评价检测中……】

【综合评价检测中……】

【综合评价检测中……】

最后这一步,像是卡壳了一样,迟迟不显示。

但楚缘已经没有心情去管这最后一步了。

他已经感觉到了。

他体内稀薄的法力,忽然就消失了。

身体之中,一滴法力都不带剩下的。

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他愣住了,僵硬的站在那,完全没有任何表情。

他……

他……

他变成凡人了?

不不不,这不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变成凡人。

这一定是在做梦。

楚缘伸手狠狠捏了一把手臂,剧烈的疼痛无不都在告诉他,这是现实。

这不是做梦?

他那两个弟子全都成才了?

这怎么可能!

那两个弟子,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折腾的。

这怎么可能成才!

楚缘亲眼看着苏兮每天都在折腾那些木偶,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提线,在玩木偶。

至于华神医,那就更不用说了。

他天天靠近华神医居住的寝殿,都能闻到一大股死亡的味道。

他都在猜测着,华神医什么时候嗝屁了。

这个时候,系统告诉他,两个弟子成才了?

这怎么成才的??

要成才,总要给个逻辑吧??

楚缘现在严重怀疑,这个系统搞错了,并且误吞了他的修为。

楚缘把目光落到了面前的湛蓝色荧幕上面,正打算要和系统好好理论一下。

他忽然就僵住了。

呆呆的看着面前的湛蓝色荧幕。

此刻,荧幕上一段话在不断跳动着。

【综合评价检测中……】

这句话一直卡在这,都不带变化的。

楚缘看向那两名弟子的检测信息。

这个苏兮是什么天道之体?什么万劫不加身?

这个华神医更是什么天生医骨死心,本来是天地不能容的,是他帮忙调理了??

儿子的特别大 第二章

果然,王七麟没有失望。

桓王得知玛哈嘎哩黑死宝盒的存在以及祯王府利用宝盒所做过的事情之后暴怒。

他的行径拥有军中常见的粗鲁和彪悍,直接将三个侄子给吊了起来!

闪电鞭子这次换成了铡刀!

刘福、刘禄、刘和三兄弟看到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后表情就很难看了,桓王亮出铡刀还没有开动,刘和这个软骨头已经一边尿裤子一边承认了过错。

他之所以敢承认是因为这事与他关系不大。

当时主持杀害蜀宝戏班的不是他,是刘福,动手的是刘寿,而他那时候还没有成年,并没有参与这些事。

剩下的是桓王家事,王七麟无意参与。

他小心翼翼的看向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说道:“王爷,这法宝是我们挑选出来的,按照您的说法,这……”

桓王冷冷的说道:“放心,本王言而有信,不管你们拿到的法宝多厉害,本王都不会反悔收回。”

说着他皱起眉头:“王大人,在你心里,本王是出尔反尔的人吗?”

王七麟急忙摆手:“那绝对不是,主要是卑职觉得这玛哈嘎哩黑死宝盒能放出瘟疫,于国于民很是危险,而王爷一心为国,所以可能不会让这种东西流落出去。”

他确实觉得桓王不是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他也确实觉得桓王不会将玛哈嘎哩黑死宝盒交给他们。

原因与他刚才说的差不多。

桓王应该会对玛哈嘎哩黑死宝盒很感兴趣,因为这东西能定向放出

文学

瘟疫,对大军团作战来说,这东西太厉害了——

大军作战最难的就是攻城,如果能在城池中放出瘟疫……

事半功倍啊!

桓王却是聪明人,他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王会贪心这所谓的黑死宝盒,是吗?你以为它能为本王所用,在疆场征战中无往而不利,是吗?”

王七麟赶紧抱拳行礼连说不敢。

桓王又是哼笑一声,说道:“本王若是需要这等邪器,九洲之内还能找不出来?王大人,打仗与做人一样,能以奇胜但要以正合!”

“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今日可以以邪器破他人城,他日他人同样可以以邪术害你军团!你以为本王远征交趾和五诏,他们没有用过这些手段?”

桓王仰头,面露傲然:“他们用过的邪术残酷的让你无法想象!但本王以军中正气破万邪,军中有正气,诸神庇佑!而交趾国世居山林,所懂邪术最多,他们军中用的邪术更多,可是他们覆灭在即!”

王七麟心悦诚服的说道:“王爷,卑职受教了!”

桓王看向他说道:“记住,修士修的是大道、参的是天道,而天道无处不在,所以修行最忌贪图小便宜、耍小聪明。”

王七麟道:“卑职明白王爷教诲,多行不义必自毙!”

桓王满意的点点头:“你很有悟性,那你有没有兴趣来本王边军?卫国戍边,保万民安康乐业,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托!”

王七麟说道:“王爷好意,卑职心领,卑职如今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找到犼,干掉犼!”

桓王听到这话点点头,他将盒子递给王七麟,但没有撒开手,而是盯着他眼睛问道:“你得到这法宝,准备用它做什么?”

王七麟说道:“这法宝不是卑职所得,是卑职一个下属所得,她是金蛊一脉的传人,将用这黑死宝盒去给她本命蛊修炼。”

桓王松开手转而拍了拍他肩膀,目光直视他的眼睛:“王大人,你年纪轻轻修为高深,又有一群强力下属,所以,好自为之!”

这番话说的莫名其妙,没什么因果关系。

但王七麟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这么屌,别作恶,否则本王有手段对付你们,你们要好自为之。

于是他便回视桓王眼睛坦然说道:“为国为民,万死不辞!”

他看到自己的身影在桓王瞳孔中忽然转动了一下,然后又站稳了。

桓王笑了笑转过头说道:“王大人,观风卫离开锦官城之日,本王亲自为你们行酒饯行!”

王七麟道谢,带上黑死宝盒回去。

这时候其他人已经选完了法宝和丹药,连八喵、九六、十咦和风水鱼都选完了。

他自己进入宝库,然后理解了梦中看过的一句话:刘姥姥进大观园。

宝库建在地下,从地上通入宝库是一个五行神遁阵法,他进入阵法后便自动遁入其内。

宝库庞大,有金银库、有珠宝库、有兵器库、有丹药库、有法器库、有盔甲库、有药草库……

里面东西更是琳琅满目。

就拿他随便进入一个盔甲库,里面分类众多,道家冠服、佛家僧袍、儒家长衫……

再拿道家冠服而言,当房间里头套着小房间,小房间里有分为几个室:法服室、通天服室、朝服室、鹤氅室、道衣室、二仪冠室、九梁巾室、木屐室、云鞋室、道靴室……

王七麟惊呆了。

这就是皇家王府的权势?

一个只是主管蜀郡的祯王府内竟然藏了这么多宝贝,那朝廷的皇家宝库呢?

他理解了为什么沉一会没有发现黑死宝盒,没人可以在里面仔细观摩一遍再从中挑选,只能随机选择一样差不多的东西。

在这宝库里头挑选法宝真是应了那句话:全看缘分。

王七麟不知道宝库里头最珍贵的是什么,他看到闪着金光的盔甲,也看到了一幅诡异的图画,还有一柄柄锋利无匹的刀剑……

最吸引他的法器之一是一张面具,他不知道这面具身份,可是上面涂装却能自动变幻色彩,很邪异……

另有一个铃铛好像很厉害,青铜质地,上面有白色氤氲萦绕,仿佛敲响后声音能传入天界中……

他还看到了一张令牌,令牌上有个面向威严的大黑脸,这让他想到了曾经在古书中看到的阎王令,相传此令牌能号令鬼邪为自己作战……

最终他看到了一枚木簪。

木簪形如嫩枝,娇憨可爱,王七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但既然能进入这宝库,肯定有非凡之处。

他想送给绥绥娘子做礼物,他还没有给绥绥娘子送过正经礼物呢。

至于丹药,他已经有铁中西送的真龙虎九仙丹,所以对于丹药他并不强求。

丹药室里头东西更多更繁杂,还好祯王和四位郡王应当也分不清里面东西,他们都将这些丹药标注了名字甚至写了解析。

王七麟看到了一样叫‘三尸醒神丹’的丹药,这药他很有印象,因为他曾经在梦中地球上听说过一种叫三尸脑神丹的东西,那玩意儿很邪很霸道,是一种阴损至极的毒药。

可是三尸醒神丹不一样,它是一种很珍贵的灵丹妙药。

三尸即为三尸神,道书《梦三尸说》曰:人身中有三尸虫,其中上尸虫名为彭候,中尸虫名为彭质,下尸虫名为彭矫。

这丹药有提神醒脑之神效,道家修炼到后天极致要斩三尸进先天,但斩三尸极难。

王七麟曾经遇到过一个叫金阳子的道家真人的下尸虫,那金阳子修为高深,在九洲闯下过极响亮的名头,最终却倒在了斩三尸的过程中。

若他有三尸醒神丹,那斩三尸的时候会轻松一些,起码可以保持理智。

另外三尸醒神丹对读书人也很有用,它能给人开窍,让人一生头脑清晰。

于是他便收了这颗丹药,准备给黑豆服用。

黑豆不能这辈子真养猪吧?

即使养猪也得念书,既然这小子不愿意念书,那他就给这小子醒醒脑子,让他更聪明一些。

念书这种事需要正向激励,黑豆老是考倒数,这打击了他学习积极性,如果他每次考试成绩能好一些,或许他就愿意念书了。

选好法器和丹药,王七麟对监视他的纵横点点头,纵横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带他进入另一个五行神遁阵,两人又离开了宝库。

这时候王七麟回头看向神遁大阵,心里舒了口气。

当初他和谢蛤蟆第一次闯入祯王府的时候,还想着摸进这宝库里头寻找戏精石头。

幸亏他们当时选择绑架刘寿跑路,而不是头铁的去进入宝库,否则十有八九会被困入其中,让人给瓮中捉鳖。

儿子的特别大 第三章

“轰轰轰……”

星空震荡,神界轰鸣,整座宇宙,都能听到斩神剑的剑吟。.

剑器入圣,天地同声,宇宙共鸣。超凡入圣,成就永恒不朽。从古至今,再没有如斩神剑这样迅速跨过圣级门槛的。

众圣震惊,众生震惊。

众圣震惊的是,高歌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斩杀一名圣者。要知道,圣者永恒不灭。不论何等手段,都难以杀死圣者。更可怕的是,高歌动手时,只有十一级的力量。

可在转瞬间,圣级强者就在斩神剑下毁灭,彻底的毁灭。所有力量,都为斩神剑所吞噬。随后,就是斩神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晋升圣器。

众圣,几乎都是亲眼目睹这一过程。看的越是清楚,就越感觉到恐怖。永恒不灭的圣者,就像是一只狗般,随意的被杀。他们的自信的力量,在斩神剑下都成虚无。不论是古神,还是众神,都难以接受这一点。

而越是清楚其中的意义,就会越觉得恐怖。

众生震惊,则是源于对力量的恐惧,对于突来变化的无知。

斩神剑嗡嗡震鸣的欢悦剑吟,无远弗届,无微不至。震惊众生,震惊一切有灵之物。这也是十万年来,第一次诞生的圣器。

在众神和古神耳中,那欢悦的剑鸣却如同他们的挽歌,有着让他们敬畏恐怖的不可言之的强大力量。

高歌斩杀烛龙,不过是一剑之间的事。太一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改变结局。宇宙的最强霸主至尊,面对超脱宇宙法则的虚无之剑,也有束手无策之感。

不错,斩神剑才一展露锋芒,就是惊艳全场,众圣俯首。太一虽强,也无法在那么短的瞬间,想到破解的办法。

何况,烛龙自己的领域,也并非能轻易打破。还有高歌斩神剑上,完全读力时空领域,等太一看到不对时,事情已经结局。

过去才真是永恒不变。太一就算能重新用无上法力把烛龙制造出来,却不可能挽回过去。制造一位圣者,也只有太一这位宇宙至尊才能做到。不过,那需要时间。

要是转念间就能重塑一名圣者,这个宇宙早就崩溃了!

太一历经无数生灭,甚至随着宇宙轮回多少次,对于生死早已经看破。烛龙的死,太一只是惊讶高歌的力量运转方式,似乎有超脱宇宙本源限制的变化。

“很奇异的力量,很有趣……”太一真心的赞赏道。他并没说什么要杀高歌,或是收高歌做手下之类的话。对一个如此奇异的强者,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太失身份。

面对未知和危险,太一少有的感觉到兴奋。老实说,这个宇宙中的一切,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不能做到的呢!高歌的前世雷锋,天才让人称叹。太一要杀雷锋,只是因为雷锋挡路,而且是那种非常非常强大的挡路石。雷锋有可能突破,但也只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

高歌却又不同,在高歌身上,太一看到宇宙所未有的变化,看到超脱宇宙的真正的希望。在这个宇宙中待的太久了,久的太一都感到无比厌倦。

如果可能的话,太一很想帮助高歌,看看他到底能做什么。至于神祇的生死,宇宙的存在与否,太一并不如何放在心上。

超脱是唯一,超脱是至道,超脱才是太一真正的追求。

虽说如此,太一宇宙至尊的霸气,却让他依然站在一个高点上俯视着高歌。这是亿万年积累的习惯,不需要思索,就会做出这种姿态。哪怕是高歌真的能杀死他,太一也不会放弃他的高高在上。

高歌持剑而立,面对太一,脸上一派淡然平静,既没有一剑杀死烛龙的得意,也没有对太一高高在上的愤怒。只是扶剑轻弹,“剑名斩神,今曰剑斩众神,也算不负剑名。”

孙悟空站在高歌身旁,睨着眼看着高歌道:“厉害啊,一剑杀了烛龙,还要剑斩诸神,老孙不如……”

孙悟空不会说假话,更不屑说假话。他姓子暴躁骄狂,天生神目却能看穿万法。哪怕是太一,孙悟空虽然看不透底细,却至少能看出三五分来。现在的高歌,孙悟空却完全看不透。

尤其是高歌口称要斩众神,可绝不像开玩笑。高歌所说的众神,明显是把所有神祇都包含在内。在高歌这种层次,可不会口误。而他的杀意,明显的针对所有的圣者。

孙悟空不知道高歌要做什么,心中虽有些恼怒高歌不知内外,却也不得不佩服高歌的大胆。居然是要斩杀诸多圣者,他究竟要做什么?

“吞噬力量么?”

这个念头,在很多圣者心中转过。斩神剑能够进入圣级,全靠吞噬烛龙的力量。虽然众圣无法理解高歌是怎样如此快的转化力量,可毫无疑问,高歌的斩神剑能够吞噬力量。

想要超脱宇宙,第一就是要足够的力量。如果斩神剑能够无限的吞噬力量,把所有的圣者力量集合成一体,也许正是突破这个宇宙的关键。

汇聚力量,就能在宇宙轮回中保存自己。这并非是秘密,几乎是每个圣者都知道。

可是,同为圣者,如何能杀死对方。就算能侥幸杀死对方,又如何能吞噬对方的力量。圣者成圣的途径不同,核心法则不同。无法兼容法则,就无法获取力量。而兼容法则,却是在放弃自身的成圣根基。这是哪个圣者都不肯做的事情。

至于集合众圣之力,超脱宇宙。这个正是太一的真正想法。虽然击杀众圣,汇集他们的力量,对于太一也是个难以完成的任务,但太一依然愿意去尝试。

现在,高歌却摆明要走这条路,还真是让其他圣者吃惊。要不是太一等古神还挡在前面,神界的众圣只怕要忍不住联手,一起解决高歌这个好祸害。

太一踏前一步,威严的道:“不必那么麻烦,我是宇宙至道化身,众神不过是随我而生。你若胜了我,就胜过所有神祇圣魔,就能掌握了宇宙的本源。”

太一自认为是宇宙至道,众神本源。本是狂妄无比的话,可在他口中说出来,却有着让人信服的强大自信。

高歌剑锋一指太一,悠然道:“也好,就先斩你。”

太一低颂道:“我是光,我是电,我是天,我是地,我是众生,我是众神,我是时空,我是宇宙,我是始,我是终,我是唯一,我是命运……”

随着太一的低颂,亘古永存苍茫气息,主宰宇宙的玄皇气息,贯穿始终的命运气息,一一在太一身上浮现出来。

煌煌无匹的声音,在宇宙间回响。天、地、光、众生、众物、时空、宇宙,都在回应着太一。整个宇宙,都在用尽一切力量发出最宏大的声音,在回应着太一的声音。

这一刻,桀骜如孙悟空,也不得不低头回避,不能直视太一。主宰一切命运、时空的力量,孙悟空就是在不情愿,也无法对抗。

这就像在惊涛骇浪中,一个人就是意志在坚决,也无法挺直身躯。这已经与意志无关,只是最强大的力量,压迫一切压服一切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