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那棋盘竟然是功德圣人器!

比镇国高了一阶,比真仙高了两阶,比灵粹高了三阶!

想想倒也正常。

能够俯瞰人间,牵动命运之线,将万千玩家包括种子玩弄于股掌的东西,怎么也该比传国玉玺更强。

毕竟一个是人间器,一个是天上器。

不过功德器,哪怕叶寒也加不起那钱啊。

【这还是超品飞升的福利,否则会跟其他人一样,奖品最多古具级。】

其实古具也不错了,比纳微毫能买到的法宝法器都强。

比如此刻,华夏镇统共就几件古具。

所以等小伙伴们出去,随便任何一个人,不说身上的青白赤,单单古具,身家就足以压倒全镇了!

光阴战场,就是这么的阔气。

降级到灵粹的棋盘功能肯定会阉割很多——这么强大的装备,降一阶就可能好多功能出不来。

但叶寒毫不犹豫:“换了!”

降级兑换,那也是有根脚的装备。

什么叫根脚?

从古具开始,宝物可以自带那么一点灵识,感知危险,强化能力,匹配你的行动节奏;

到灵粹级,宝物的自主意识会越来越强,自行发挥也会越来越出色,甚至有孩童般的智商了;

真仙器则必带灵识,且灵识念头齐全,几乎与常人无异,可以正常交流,托付重任;

至于镇国器,又叫洞天神器、法则重宝,意思就是,这等程度的宝物灵识已不是普通的灵识,而是通晓法则,有能力开辟洞天的灵识!

功德器自然就更强了……

灵识、意志、念头、法则……这些就是装备的根脚。

青精、白华、赤神区别于普通钱币就在于,它们可直接温养强化灵识、神念。

没根脚的,只要舍得砸钱,理论上也可以白板一路升到造化。

不说没钱的问题,假设钱没有问题,那也是赌。

因为你没法确定砸出来的是个什么玩意,灵识是什么性格,法则是什么类型,造化又有何特殊性……

当然可能极屌!但更可能很垃圾!

垃圾的造化肯定也厉害,但毕竟是垃圾。

而有根脚的装备砸钱算修复,修复既有的灵识神念功能,不会偏倚。或者,你可以有意识的对其进行改造。

过程会大大省钱不说,也会让你更接近灵识的本质,触摸到法则的道理,甚至偷窥到造化的奥秘……

就如同考试。

一个是课都没讲过,直接就让你做卷子;一个是给你课本,给你讲义,可以一边参考一边做题。不说最后考分高低,过程中学到的东西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灵粹级星机盘,最终花掉一个白华。正好是将古具升灵粹的均价。

考虑到星机盘的潜力,应该还是赚了。

第二件叶寒选了他自己。

这又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之前在光阴战场里,叶寒和小伙伴们用的都不是本体,而是仿佛阿凡达一样的化身。

只不过这化身和本体一模一样,性能也差不太多,看起来就跟本体一样。

属性是膂力、身法、根骨、体质,而非以前的力量、神经、免疫、恢复……也是因此。

一来为了统一标准。

因为光阴战场汇集了上万纤维的选手,等级、属性、分级方式包括语言、文字、系统多种多样。

几个时空翻译互通不难,上万时空都这么搞,小学二年级就应该知道,这是一种阶乘式递增,比指数式递增还快……宇宙都会宕机的。

为了省事,便用了一套最朴素的设定,大家都翻成这一套,大大减少了工作量。

二来是为了平衡强弱。

因为,怎么说呢……

人和人的差距,有时候比人和狗的差距还大!

小伙伴们在游戏里的修行速度很慢是不是?

如果不用化身,还会更慢!

因为末法世界天赋真的太差了!科学的世界观与灵能又天然冲突……

就如普朗克科学定律【注一】所言。

如果不是这样,地球纤维的人可不笨——不仅不笨,智力条件在所有纤维中都是靠前的——可是依旧修行缓慢,大多数都走在断头路上,不就因为这些吗?

他们的天赋被强化了一点,另一些纤维的种子被削弱了一点,才有了碾压般的结局。

也不是偏向照顾,主要不这样游戏根本玩不起来。

因为参加光阴战场的种子,其实力、修为,已经不比附加赛那漫天神仙差了,甚至还要更强!同时修行的路子、升级体系也千差万别。

试炼关那多是変态纤维的普通选手,而光阴战场可有好多変态纤维的変态选手。

被化身削弱,进入游戏一切从头开始,是参赛种子自愿的。

毕竟光阴战场的胜利果实太诱人,而他们一个个也有足够的自信,哪怕从头开始,他们仍然会是最强的那个!

只是事情没如他们设想的那般发展罢了。

还有第三,是为了保证光阴战场的纯净,保护种子们安全,具体原因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总之,比赛赢了,评价够了,就能选自己。

如果不选,离开游戏之后你会发现,游戏中锻炼的一身的武艺,满腔的功夫都没有带出来。自己进游戏什么样,出来还是什么样。

不过这属于光阴战场的潜规则,大家都知道,都会带的。

兑出的化身可以成为新的本体,继承原本身体的几乎一切,再加上光阴战场的收益。约等于一次脱胎换骨。

地球纤维的小伙伴潜力会更大,天赋会更强,可以不必去挤那条断头路。

当然也可以不换,保留本体。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这些日子以来,齐念想过很多次和自己上床男人的模样。

他或许是个丑陋的大叔,也或许是个英俊的陌生人,但不管哪一样,她都无法接受。

可齐念没想到,可自己翻滚在一起的男人竟然是顾晨。

“念念?”

耳边传来了顾晨磁性好听的嗓音。

齐念不敢置信的又认真看了几眼照片,然后望向了顾晨,捏着照片的手指紧紧的卷缩在了一起。

“怎么了?照片有什么问题么?”

伴随着他问题的落下,齐念的泪水直流。

顾晨吓了一跳,他捏紧了齐念的胳膊,俊朗的脸着急的皱成了一团。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能不能跟我说,你总是这样,把所有的事情都藏在自己的肚子里,根本就不给别人任何沟通的机会,只知道逃避!”

顾晨气结,“齐念,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在他捏着自己的肩膀摇晃中,齐念将照片递到了顾晨的面前。

“这个,我十八岁成人礼第二天是在一家酒店中醒过来的,那晚跟我在一起的男人是不是你?”

顾晨震撼的看着她,他没想到齐念竟然会茫然不知的逼问他这种问题。

莫非

顾晨惊讶的问她,“那晚你没有任何的印象?”

齐念用力的点头,“是,我苏醒过来,只记得我在一家酒店,浑身酸痛,床单是血,我没看到任何男人的踪影,我当时太害怕了,没敢等就直接跑了!”

现在想想,她都快要后悔死了,如果她在那家酒店多等一会儿,会不会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乌龙。

“晨哥哥,那晚的男人是你对不对?”

“笨蛋!”顾晨用手

文学

敲了敲她的脑袋,“当然是我!我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碰你!”

“可是……可是你当时在警局。”

“我逃出来了。”顾晨的手掌捧起了齐念冰冷的脸蛋,周围寒气逼人,可她们对视彼此的眼神炙热,“那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一天,就算下一秒是绝路,我都会闯到你的身边。”

几句话,便让齐念的泪水再次汹涌落下,她的唇掰剧烈的颤抖。

长久以来积压在她胸口的大石头终于被移开。

她像是重获新生了一样,浑身舒坦。

顾晨吻着她沾满水珠的睫毛,爱怜的说,“念念,我爱你。”

她激动的抬起了头来,双手抱住了顾晨的脖颈,吻上了顾晨的薄唇。

原来兜兜转转一直都是你。

心迹表达完,接着他们就要面对冷冻室了。

好在,顾晨在来寻找齐念的时候留了一手,他告诉过季霆,如果一个小时后他没出来,便带人来解救。

顾晨抱着齐念坐在角落里,如安琪说的那样,气温越来越低,二人卷缩在一起,发丝和睫毛都落上了一层冰霜。

顾晨是个男人体力旺盛,他还能撑住,可齐念是女人,她已经冻得快要睁不开眼睛。

顾晨不停的给齐念讲着话,试图分散她的注意力。

但在外一个小时很快就会度过,可是在这种越来越恶劣的环境下,每一分钟都仿佛沉浸在地狱里,随时就会夺去他们的生命!

顾晨早已经将自己身上唯一一件保暖大衣给齐念披上,可是都无法缓和她身体的温度。

“齐念,你不许睡!听见了没有!”顾晨霸道的命令她。

齐念脸颊都被冻僵了,却牵强的扯了扯唇角笑,“晨哥哥,恐……恐怕我坚持不到和你一起出去了……”

“闭嘴!你说什么胡话!”顾晨歇斯底里的吼,眼眶却越来越红。

“晨哥哥,你别担心我,我其实一点也不……不痛苦,因为有你……在我的身边,不管是生是死我都觉得幸福。”

“笨蛋!”顾晨低下头来,脑袋埋在了她的胸口,泪水流了下来。

这一时刻,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无能为力和痛彻心扉。

齐念抬起手来摸向了顾晨的脑袋,已经没有力气大幅度的移动,只能轻轻拍着他的脑袋,像是在安慰。

“晨哥哥,别为我难过,我依然很感谢,感谢上天将你派到我的身边,感谢你前世跨过了沧海桑田,时过境迁依旧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说完,齐念便再也撑不住的昏睡了过去。

顾晨身躯一震,用力的摇晃着齐念的身体,双眼猩红,歇斯底里的呐喊着她的名字。

直到冷冻室传来了一道接着一道的砸门声音,顾晨这才停止了自己的行为。

但这个时候的他人也被冻僵了,毕竟他将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给齐念穿了,就算是铁人也经不过这种折磨。

他的嘴唇惨白,无力的趴在齐念的身体上,可那紧紧握着齐念掌心的手没松懈过。

“砰!”的一声巨响。

冷冻室的

文学

大门被踹开,门外季霆已经带着手下闯了进来。

在看到卷缩到角落里的顾晨和齐念时,他不敢相信的大喊,“先生,齐小姐!”

顾晨还未来得及开口,双眼一阖,昏迷了过去。

顾晨将齐念压在了身下,又用自己的衣服将她保护住。其实受伤最重的是他,浑身都是裂开了冰伤。

可令所有人都为之感动的是,赶过来的医生等人将顾晨和齐念弄出冷冻室。

他们想要分开他们交织在一起的手的时候,他们的手仿佛黏在了一起一样,怎么都分不开。

……

一个月后

豪华vip病房传来了齐念的叫嚷声音,“洛伯母,我不想吃这个猪汤,我吃的都快要吐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念念,这个猪肉汤对你的身体很补的,医生说不能断,你在坚持几天,几天后我们就出院了。”洛云烟悦耳的声音哄着她。

“我现在已经强壮的跟牛一样,不信,你自己看!”

“刺啦”

齐念还试图跟洛云烟商量,对面的窗帘便被拉开,穿着病房服的顾晨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他沉着脸色,从穿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着齐念逼近。

洛云烟吐了吐舌头,连忙将猪肉汤递到了儿子的手里,“诺,念念丫头,治你的人来喽!”

说完,洛云烟便识趣的不再打扰他们两个人,转身离开了病房。

齐念拉起了病服领子,挡住了自己半张脸,心虚不敢去看顾晨。

顾晨在她床边坐下,一把拉开她的衣领,长臂用力一揽,便将她拉进了怀抱里。

顾晨的身上有淡淡的药香,齐念是不喜欢这股味道的,可是出自顾晨的身上她觉得好闻极了。

“你身上的伤口没事吗?”齐念关切的询问,刚才她跌在他胸膛上那么重。

“我没事。”顾晨霸道的揽紧了她要乱动的身体,“喝掉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