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玛丽得知这期杂志没把那篇分析放出来,不免觉得迷惑:“那篇分析有很大的疏漏?”

“不,与其说是疏漏,不如说是时机不对。

现行的自由贸易政策拥趸众多,根基不可动摇。

国内其实也有些颇具远见的人,看出了不加监管的自由贸易,会加大国内阶级摩擦……是,法国大革命确实算是一个有力的例证。

但怎么说呢,国内一直把自由贸易政策奉为圭臬,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在这场自由狂欢里,获益太多。

大家都认可,这一政策不受控制的那部分,我们可以靠制度和自我革新进行弥补。

为了不让外来粮食冲击国内粮价,保护耕地,我们也出台了《谷物法》之类的法令,来调节市场。

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算是对自由贸易政策的对抗。

要是别的国家都照着我们的办法做,搞贸易保护政策,我们在别国的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

再有所谓的加强管制的问题,尤其是加强政府管制,这其实还挺过分。

你还太小,对我们国家文官系统官僚主义那一套,了解的大约还不够深。

让那些人把手伸太长,这个国家大概就要给他们吃空了。

除此之外,我们国家的国民,本身也很不喜欢那种大刀阔乎的变革。

每天出门天气都不一样,大伙儿烦都烦死了。

在日常生活的其他方面,还是一成不变为妙。

还有你最后关于股票市场迟早会崩溃的论断,未免太过惊世骇俗。

说到证券市场的弊端,证券经纪人和大客户勾结,建老鼠仓什么的,那听起来简直如同天荒夜谭。

多少只眼睛盯着那个“制钞机”,谁敢做这类匪夷所思的事。

要是果真有这样的事发生,任何监管方法,恐怕都不会奏效。

到了那个地步,除了把整个证券市场关闭,恐怕也没别的办法了。

若是这样,你这篇分析出不出版,其实也没有意义。”

“……”这歪理听起来还蛮有理有据,不过玛丽并未放弃,“我原以为你这个月就会把那篇分析放出去,我敢打赌,下个月月初市场就会出现溃散。

这个月把文章出了,让公众看到平衡自由和监管,以及建立监管体系的重要性。

下个月,杂志社就能一战成名。

辉格党阵营,也会给人留下一个深谋远虑,勇于自省的好印象。

接下来十几年的大选,恐怕都稳了。

可现下……你干得真漂亮,是不是?”

这番指责,奥斯顿可无法接受,他忿忿道:“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有几个‘预言’能带来好结果。

俄狄浦斯的悲剧难道还不够深刻?

预言说得不准,就是个笑话。

说得准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儿。

迟了,那根本不算个预言,只是哗众取宠。

早了,别人也未必信。

信了,出事了,受害人也不会觉得是自己的问题,反而会指责预言者为何不积极作为。

杂志社充其量只是个中介机构,大可以把自己撇清,但你这么个小姑娘,万一哪天被人挖出来,你的人生就完蛋了。

稳妥起见,还是谨慎一点……”

“看来我是不能指望你们会发声喽?”

“我们当然会,只是咱们得照规矩行事。”

没错,那可不能作为预言,但许久之后,万一果真有这种苗头,倒是可以作为事后分析论证出版,奥斯顿信誓旦旦地想。

文学

“可你想过没有,杂志社既然已经出版了《女王》,让民众知道了卡尔是如何操纵证券市场……如果不跟着出版这篇分析,万一小说里的情节在现实中上演,那你这样遮遮掩掩,不说清楚,反而更让人浮想联翩。”

奥斯顿先生闻言,猛地僵住。

他这会儿突然体会到,威廉大法官阁下曾告诫过他的,别自掘坟墓,是个什么意思。

这丫头,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儿,到底是哪里来的。

她心里怎么就没有丁点儿畏惧?

奥斯顿一边深深疑惑,一边妥协着劝慰道:“先声明,我前头并不是故意在跟你过不去。

其实你那篇分析里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里。

至于你说的那些事,我也在着手调查。

我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这回股市如此狂热,有脑子的人都会有所警醒。

据我现在手上掌握的资料来看,太多人想从里头捞钱,真真假假,已经难以看清。

这后头或许还牵涉到一些大人物,一些你想象不到的大人物。

再往深里查,若是真查出什么,我出身卡文迪许家族,不论如何,我舅舅会保护我,我最多就是被警告一下。

而你,小家伙~我真的不想吓唬你。”

“你在担心我?”玛丽诧异地眨巴眨巴眼。

“……是的。”顿了一会儿,奥斯顿爽快承认了。

“那我同意你不公布这篇分析文章”,玛丽闻言,果断做出决定,“不是因为这样做,结果会更好,恰恰相反,这样做反而可能碰上更大的麻烦。

但是我不在乎,既然你叫我高兴,那我也要叫你高兴。

你只管放心按你想的去做,无论将来面临何等境况,我都能处理干净,你别担心。”

“我才不担心……怕事的人根本干不了新闻出版业,我什么时候都不会担惊受怕,但我不希望你受到牵连,遭遇危险。”

“这句话我原样奉还,你才是,别再往下查了……后头的人如果真要动手,杀了你便杀了。

你舅舅能量再大,也救不回个死人。

而我……他们干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在我脑子里。

不跟他们对着干,只是因为我认同‘法不溯及既往’。

在议会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出台新的监管法令之前,他们就是把整个社会的闲散资金挖空,我也不会出手。

不过他们要是愿意,我也不介意玩把大的。

宰几头雄狮,从此以后,在这座伦敦城里,我就是传奇。”

奥斯顿闻言,瞳孔急剧收缩,他不知道玛丽提到“雄狮”是随口说说,还是在用“雄狮”指代国王那些已经成年的私生子。

到了这一步,他只能佯装镇定,硬着头皮警告她说:“少做多余的事儿。”

玛丽耸耸肩,脸上就差直接写上“理解”、“放轻松”等字眼儿。

但奥斯顿绝不跟她开玩笑,他依旧满脸严肃,死不松口。

他以为只要小心翼翼,收敛锋芒,就可安全无虞,没想到暴风雨竟来的毫无预兆。

玛丽出事的前一天,他应父母的要求,去皮卡迪利大街的卡文迪许祖宅,陪伴他“独居”的舅舅德文郡公爵威廉.卡文迪许,挨过伦敦换季前无聊又漫长的春日尾巴~

当时他就觉得这个要求有点古怪,威廉舅舅常年居住在乡下,他身边一直有他堂弟柏林顿伯爵的几位子女陪伴。

——伯爵的第一任妻子留下的长子布兰德.卡文迪许和长女桃乐丝.卡文迪许,在他们母亲故去后,几乎长在了公爵膝下。

既然如此,他实在想不明白,他们难得进城一趟,新鲜玩意儿尚且玩不够。

怎么会非要他这么个“看着就不怎么有趣的人”赶去陪同。

即便是桃乐丝那个碰上谁都能找出点乐子的“小魔女”,撞上他,也不免兴致大减呢。

他的疑惑,在第二天早上有了答案。

彼时,他晨练完回来,正准备加入早餐队伍。

桃乐丝翻阅着今早送来的报刊,一见到他,立马抽出《旁观者》,把封面拍得砰砰响:“这期的《女王》呢?

上个月我说要陪你去拜访作者本人,你还跟我暗示说这期女王陛下会有重大转变,要我耐心等待,不要干扰作者创作。

可现在呢?这份致歉声明是怎么回事儿?!

我告诉你,就算作者本人被马车撞飞了。只要他还没咽气,这结果,我就绝不接受!”

“桃乐丝!”布兰德低沉的怒呵与奥斯顿抢夺《旁观者》的迅捷动作差不多前后脚发生,小姑娘吓得愣住,但布兰德后半句“注意你的教养”,又激起了她的逆反情绪。

她气呼呼,又不便当众跟沉下脸来的兄长对抗,只得小声嘟喃:“您这话该跟奥斯顿说。”

她的报怨没什么效果,布兰德充耳不闻,依旧给她一个警告的瞪视。

德文郡公爵忙着将熟透的煎鸡蛋切成块,唯一习惯性哄她开怀的奥斯顿,这会儿正面色惨白。

他心里一半惊,一半气,嘴唇上的薄须都在发抖。

定一定神,他再度将杂志从头翻到尾,但全篇依旧是那些慷慨激昂的时事论述,连一小则八卦趣闻都没有,更别提本该占据杂志半面江山的《女王》了。

奥斯顿将杂志卷起,低垂的眼皮慢吞吞朝上掀,末了,精准地落在德文郡公爵光洁的脸上。

四目相对,德文郡公爵眼中波澜不惊。

奥斯顿毫不犹豫,转身就跑。

“抓住他。”德文郡公爵不紧不慢扯过餐巾擦拭嘴角。

奥斯顿被一拥而上的男仆们反剪住胳膊,他猛力挣扎,男仆们不得已,只得将他脸朝上,按在墙上。

桃乐丝惊慌地抱住布兰德的手臂,她控制不住打了个嗝。

“你这反应可真伤人心,顺带一提,你吓着桃乐丝了。”公爵说话间站起来,踱步来到奥斯顿身边。

奥斯顿艰难地转过头,努力看向公爵的脸,“舅舅,我脑子现在很乱。我急着去见一个人,如有冒犯,还请您原谅。”

“哦?刚才你眼睛里透露出的东西,可没有这么简单……你在防备我,防备我这个打从你出生起,就给予你各种庇佑的保护人?”

“不……”奥斯顿下意识反驳,但很快,他又放弃了抵抗。

他将脸贴在印有金色团花壁纸的冰冷墙面上,闭眼思考了一会儿,再睁眼,他突然就承认道:“是,在这件事里,有太多我弄不清的东西。

如果此刻,我身处自己家中,那我恐怕第一时间会来找我最信任的您求救。

但我现在就住在您家里,这太巧了,我忍不住就开始怀疑,您是否参与其中。

这是我一时冲动之下的胡思乱想,但现在,我已经冷静下来。

正如您所说的,您是我的保护人,不

文学

论如何,您绝不至于伤害我。

至于跟外头那些人同流合污……”

说到此处,奥斯顿艰难地舔了舔嘴唇,“您厌恶麻烦,结婚生子对您来说,都是能躲则躲的灾难。

外祖父去世,您成为家族掌舵人,才稍得解脱。

我们几个,要不是因为各种不得已的理由,从小被扔到您这儿,您习惯了,没法狠心将我们赶出去,现在恐怕也不能呆在这儿。

您光是忍耐家族这些亲戚,以及亲戚们带来的各种麻烦,就已经快到极限。

我实在想象不出,您为什么非得为您本来就拥有的东西,大费周章,自寻烦恼。”

“哼,你还真敢说。”德文郡公爵抬抬手,男仆们迅速退下,回到各自的岗位。

而他也回身准备继续享用早餐,他今早的第一杯咖啡还没喝上呢。

将满头灰丝梳理得一丝不苟的管家卡佛将刚煮好的咖啡放到公爵面前,又过去将奥斯顿送回他惯常坐的位置。

管家给他也倒了一杯咖啡,但奥斯顿压根没心思吃东西,他匆忙回了句“谢谢”,就又转向了德文郡公爵,“我需要出门一趟,舅舅,您别拦我……我不知道父亲具体是怎么跟您说的,但在这件事上,我有我的看法。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谈谈。”

“不,谢谢”公爵将微烫的白瓷杯沿抵在唇边,嘲讽道:“‘谈谈’这个词就意味着有麻烦……你知道我是个怕麻烦的人,我想我们没什么可谈的……”说到这里,公爵谨慎地一瞥,“你可别像你父亲那样耍无赖。”

公爵把路先堵死了,奥斯顿悲哀地发现自己没有半分转寰余地。

不仅如此,他四下里一瞧,除了身前的餐桌,他的左右不知何时多出了两位侍从,就连座椅背后,也站着不肯离去的卡佛管家。

他这一扭头,不过惹来管家躬身一询问,“奥斯顿少爷要吃什么,我替您去取餐台上拿来。”

瞧瞧,他只能选择吃什么,至于具体吃多少,已经没有选择权了。

奥斯顿憋得脸色青紫,他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本想消火,却不想几个月没住在府上,一时竟忘了他舅舅有将咖啡过滤后再回火的习惯。

卡佛管家隔着高大的椅背,也来不及提醒,只能看着他将咖啡一口闷了。

这一烫非同小可,年轻小伙子的脸面风度全都毁了。

奥斯顿痛得一蹦三尺高,途中膝盖撞上桌子是一痛,落地时脚踝一扭,又是一痛。

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此等翩翩男子竟能叫出杀猪声响。

桃乐丝一下蹦出老远,若不是撞上她兄长,怕是早跑了。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张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但是,就眼下这种生活状态,她自己觉得挺满意的。

至于人家说的女人不结婚,那就是不完美的一生。甚至,直接上升到了人类灭亡这种大帽子上,张蝶都是不屑搭理的。跟着脑残,就没法一定分出来一个高低。

只求脑残货,不要一个劲的来自己跟前叨叨。他们说的对也吧,错也吧,自己不关心的。

他们自己乐意怎么闹腾,那就怎么闹腾好了。

自己作为一个平常的人,依旧只喜欢安安稳稳的活着。

自己把自己活的明白,自己活成自己的责任,不去牵连别人,那就挺不错了。

再多了的要求,就算是他们叨叨,自己也没有能力去做啊。难道自己生了孩子,他们帮着养?还是这个国家帮着养?没有,那都是需要自己进一步省吃俭用去养。

不要说是什么占用了他们的资源。呵呵哒,自己要是生了一个孩子,养了一个孩子,估计他们孩子还多了垫底的机会。再说了,自己不交税着?

自己还觉得他们占用了自己的税费呢!自己也不是从来没有因此,就在他们面前,各种趾高气扬?

所以,要是理论,那真的就是理论几天几夜也出不来一个结果。再说了,有这个理论实践,还不如多去赚点钱。

张蝶不想搭理,也不会再去搭理了。

甚至,有的时候,张蝶客观的觉得,自己也不一定就能活到那个时候啊。

很多中年人,人倒了中年,自己倒下了。留下一家子老小,不是也闹腾的一个妻离子散?

生活压力太大,根本经不起任何的风险。

再说了,张蝶一个认认真真努努力力走到今天的人,万一自己眼瞎,碰到了一个不搭伙过日子的,而是把自己往化肥池送的主,那自己图了什么?

而且,就算不是送化肥池,那要是自己欠了一堆的账目,反而拉着自己脱一层皮,成了给他还账的人。

那自己又图了什么。

当然,别人说自己把人想的太坏了。而张蝶觉得婚姻这件事上,还是谨慎些好。

毕竟,吃亏的时候,承担全部后果的是自己,绝对不是别人的。别人那个时候,又会埋怨张蝶没有听他们的。

有的说他们之前,就给张蝶介绍的特别好,看看人家日子过的多么多么好、、、、、、

呵呵哒,张蝶表示不想搭理这种蛇精病。

既然没有人给自己兜底,那自己为什么要听别人的意思?要为了别人的想法,而去冒险?

除非,是自己脑子真的进水了。

否则,别人乐意说就去说吧。

怎么活着,怎么让自己活的顺心,那才是最重要的。毕竟,自己也没有给这个社会,增加负担,也没有给人家添加麻烦。

自己有什么样子的能力,就把自己的余生活成什么样子。要是没有能力,那还是活自己吧。

至于别人喷的自私自利之类的,张蝶表示看过了太多不幸家庭以后,她对别人的话,直接无感。

一群自己对孩子,都像是对待一条狗的父母,还配这里吐槽?

只不过,一般都是弱势群体,对抗不了强势群体,不得不隐忍。

甚至,一个负责任的父母,那都是在自己有能力的情况下,才会去生个孩子的。

至于结婚,谁乐意去结,那就去结。毕竟,你结婚也没有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那为什么自己要陪着你一起高兴?

说是利益至上之类的,都是狗屁。毕竟,世界这么大,大家大部分都是陌生的。

一个陌生人释放善意,那是善良。不释放,难道我们就追着人家,一个劲的打骂?不会的!

毕竟,因为我们都知道,大家就是陌生人的。

可现在,涉及到这种婚姻的事情上,吐槽的就一大堆了。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

张蝶表示不想听,也不想搭理了。

未来在哪里,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却一副比自己更加明白的架势。那他们替自己去活去吧。

不过,人啊,都是浮上水的多。

锦上添花可以有,雪中送炭却鲜少。

但是,张蝶觉得吧,自己从收假起来,一定要认真再认真的去上班,学习。

绝对不能一个劲的偷懒了。

当然,这也主要是和自己最近,一直都没有出去放松放松,觉得整个人生都是灰不拉几的有关。

适当的放假了,适当的去出去溜达溜达。

最少,让自己不要觉得,人生那么没希望了。

至于去哪里溜达一圈,张蝶觉得吧,可以考虑去外县,也可以考虑去附近的地方。毕竟,要是走的远了,真心的累。就单单一个住宿的地方,也让自己崩溃。

有能力走的动弹,钱上不是太紧张,那还是要去溜达溜达,多看看世界的。

有些东西,也不一定就能领悟。但是,最少,实际看过和网上看图片,那是两个概念的。

张蝶更想要实际去看看。更是觉得自己配得上这一趟的旅行。要不然,自己也不是邮差啊。

见识风景,其实在张蝶看来,就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脑袋放松,不至于太浆糊。

外面的世界,见识的多了,那就知道,自己真的是呆在一个落后的小山村,需要奋斗。

一点也不能停下来奋斗的脚步。

至于人家动不动就过万的收入,那真的,要看身处的地理位置。有些地方,那赚的肯定比小地方多。

但是,各种消费也是足够高的。

就单单一个房租,也是能压弯人的腰。

要是足够年轻,那可以去见识社会,可以去感受生活。但是,张蝶觉得吧,自己不是多么的老,也不是没有努力的心思,而是不想走出去太远了。

就是攒够了钱,出去溜达一圈,出去消费一圈。然后再回到自己以前的地方,继续过自己想要过的平常日子。

外面的世界再好,在张蝶看来,她是没有安全感的。当然,不是不想有,而是没有能力有。

也许,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最少是自己和自己和解的时候。能接受自己现在拥有的,也能接受失去的。

张蝶觉得自己还没有活过了半生,但是,该明白的道理,多少还是明白了。

只不过,很多事情,需要进一步的锻炼。才能做到真的不形于色吧。

没事的时候,多对着镜子练习练习自己的表情。因为张蝶觉得吧,好心才是最没有好报的一件事。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这一看几个人听到这句话都愣了一下,醒来没有想到他,为了那个女人会唱出如此觉觉的话,只可惜所有事情想要后悔都已经没有办法了,毕竟傅闫深就这么谨慎离开,没有任何意识并不给他们在犹豫。

“你看看这个臭小子当初就是把他惯坏了,如果不是把他惯坏了,他至于这么嚣张吗?他所有事情都是因为有你们你们这些人,把他纵容得这么坏脾气!”

傅闫深父亲被气父亲被气了不听,直接指着他离开的背影就开始破口大骂,这一科,几个亲戚们听到这番话已经理下都很复杂,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毕竟这件事情自然是不能够由着他所说的那样方式来,否则只会让整件事情更加难以处理。

“现在你就不要在这里发火了,所有的事情难道有这么重要吗?把事情解决好了才是最重要的吧,否则你在这里再怎么着急,再怎么烦闷,也终究没有办法做成任何一件事情。”

但是一口气他有些无奈的说到这句话心里想应该怎么做都已经没有失去了,如今对于他们而言,只有尽可能的把傅闫深回来把整件事情说通才是最重要的,否则让这件事情再这么沉睡下去之后,总能让他们所有事情都陷入一个麻烦的境界。

“你们以为我傻吗?我又何尝不知道,现在是把所有事情解决清楚才是最重要,可是你们明知道那个臭小子他那边根本说不通他,只要那个女人,他只要那个女孩留在他身边,其余的事情他都不管,难不成我还要答应了他这件事情不可?!”

傅闫深的父亲,他说的这句话的时候是用着难以自信的语气说到的,他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设定,如果让他接受这样的儿媳妇,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对于他而言,嫁入他们家的必须是冥王望着,必须是跟他们能当护对的女孩,怎么可以是那样的一个野丫头。

这一个亲戚们听到傅闫深父亲这么觉得的话,也终究是放弃了摇摇摇头,心里像很无奈,他们哪里知道会有这样的局面,可是如今该说些什么都没有用成,他们只能够把所有的不满都压制回心里去,知道这件事情并不好解决。

“随便你怎么想,我们也没有办法阻止你的想法不是只是我现在跟你说的这些事情,你务必要放在心里想,你也知道傅闫深的孩子,却如果你做了让他不高兴的事情,那很有可能就跟你翻脸不认人。”

一个亲戚像是看不下去了一样,对他说完这句话,转身就离开这个所有亲戚,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纷纷看了他一眼之后便起身离开,最后场面上只剩下傅闫深的父亲一个人。

他一个人坐在那里许久像是在回忆着自己刚才说的话,有没有做错的地方一样,可是终究他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他的一生都是被安排好,从小到大无论是婚姻大事还是人生最细的小事,都是被父母被家族所安排好的。

他应该去哪所学校应该做什么事情,最后应该缺什么样的人,生意场上应该有什么样的决策,似乎是所有事情都有安排的,他只要按照这个安排,像个机器人一样去做了这些事情就行。

可是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她应该反抗,他应该做出自己的决定,应该与这件事情做得更不能够任由着这件事情把控制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所以对于他而言,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如果有人想要命令他来做事,这也是很情有可原的,只要是为了这个家族的颜面,为了这家族所有的好处,他什么都可以做。

以至于如今面对自己儿子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想法,只觉得所有事情没有必要再去管理,只觉得这件事情是这样的,结局便可以了,无需再理会,可是终究这真的是他们想要的吗?并不见得可能。

心底下终究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开始怀疑着自己做过的每一个决定,似乎在觉得这样的做法也许有错误的地方,可是思来想去,他还是找不到任何的对错,因为他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便是如此,我经常要告诉他这样的做法是错的,想要让他明白这样的事情,也许并不是能够忍得快乐。

他开始感觉到彷徨,感觉到不错,他发现自己养育了这么大的孩子,忽然之间与自己之间好像隔着天大的距离,无论他怎么往前走,无论他怎么靠近他过去他们之间都有着跨不开的距离。

这种感觉实在害怕。

这一个孩子坐在原地许久之后都没有过动静,他好像傻住了一样,就坐在那里半天不动而动,就知道用完过来摇晃了他一下,他才清醒过来看了一下手表,原来已经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半个小时,他就坐在这里回忆了他的一生,回忆了他那个并不快乐的童年。

忽然之间,心理学就像是有道声音在这段的自己这样的生活真的开心吗?还是说他真的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在创造自己的负责吗?心里一下就好像有着这样的声音,在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忽然之间好像听到了自己内心那个在不断呐喊着的声音。

他说不愿意,他说如果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他绝对不要再尝试一遍这样的生活,他说他过得很痛苦,他每天都在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想法,过着那个不快乐的人生。

他告诉他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自己的后背从此过上好的生活,不要再重蹈覆辙。

那一瞬间傅闫深的父亲终究还是愣在了原地,他忽然之间感觉到争论的话之间有一种迷茫的感觉,他好像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决定。他好忽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被置身于一个冰冷的地窖之中,找不到出路,更加没有任何场景可以收留他。

突然觉得冰天雪地都好像在包围着自己,看往哪里走都是严寒,这个世界就没有一个温暖的地方。

“我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一直以来我的方式都不太对,所以才会导致如今这样的结果,如果这一开始我有做出改变的话,是不是如今就不会是这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