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二章

疾驰而来的黑衣护卫下了船,牵上两匹马,往旁边的邸店进去了。

米行二楼上的钱老爷,紧盯着黑衣护卫,看着他进了邸店,心里滑过丝丝不安,下意识的看向坐在旁边的儿子。

钱大爷迎着父亲的目光,莫名其妙,下意识的站起来,往钱老爷那边过去。

“准备准备,咱们上船去瞧瞧。”钱老爷转头冲诸行首、行老说了句,往旁边两步,招手示意儿子。

钱大爷紧几步,走到钱老爷身边,钱老爷拉着他,又往旁边走了几步,靠到窗前,声音压的极低道:“你别跟着上船了,你亲自去挑个妥当人,立刻启程,去那边瞧瞧。”

“哪边?江宁?出什么事儿了?今天一大早,不是刚来过人

文学

,报了平安无事?”钱大爷莫名其妙。

“别问那么多,挑个人去瞧瞧,没事最好,小心无大错。”钱老爷拧着眉,压住丝丝缕缕莫名的烦躁,低低道。

“好。”钱大爷急忙应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他爹心情不好,他感觉出来了。

“再多叫几个人,你就在岸上看着,就在这里吧,别靠近了,万一有什么事儿,立刻让人往船上冲,咱们人多。只是,你别靠近。”

钱老爷再交待了一句,拍了拍儿子,往站成一堆的其它诸行首、行老过去。

宿州米行的吴行首见钱老爷越过众人,目不斜视径直往前,忍不住叫道:“钱兄一个人过去吗?”

“嗯,你们想去,就一起去,不敢去,就在这儿等着。”钱老爷头也不回的回了句。

吴行首高抬着眉,下意识的看向其它人。

山阳米行的牛行首闷哼了一声,立刻抬脚跟上。

他有点儿信不过钱行首,要是他一个人去,谁知道他跟那位大当家说什么,回来之后,又会怎么跟他们说!

还是跟着看看最好,反正,他已经到扬州,在扬州了,都这会儿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见牛行首跟在了钱老爷身后,吴行首急忙紧跟了上去,他来扬州,为的不就是当面跟那位大当家论一论道理么!

其余诸行首、行老,有紧跟上的,有不情不愿的,七零八落,犹犹豫豫,都跟了上去。

别人去了,自己就不好落下,既然都去了,那自己就更不好落下了。再说,他们确实都很想见一见那位大当家,听一听她会怎么说,当面论一论道理。

李桑柔站在船舱门口,看着领头的钱老爷,昂然阔步,其余诸家行首、行老,在他身后拖成一条长长的尾巴。

“哟呵!这么多人,咱们这船舱里可站不下。”黑马站在李桑柔侧后,看看那群人,再拧身看看他们这艘小船上这间小小的船舱。

确实站不下。

钱老爷已经走到了跳板前,抬头往船上看,迎上李桑柔的目光,拱了拱手。

“请他们上船吧。”李桑柔示意船前甲板上站着的两名老云梦卫。

老云梦卫没说话,只冲钱老爷挥了下手。

钱老爷头一个走上跳板,上到船上。

李桑柔站在船舱中间,看着钱老爷进到船舱,看着他身后那条尾巴,一个个上到船上。

李桑柔挨个扫过一遍,从站满了半个船舱,和整个前甲板的诸行首、行老身上,看回到钱老爷。

“邹旺父子呢?”李桑柔直视着钱老爷,直截了当的问道。

钱老爷一个怔神,他没想到李桑柔头一句话,竟然就是问邹旺父子。

“李姑娘,这会儿就问邹大掌柜父子,过于心急了吧,咱们得先商量……”钱老爷一脸干笑,话没说完,就被李桑柔打断,“第一,没有咱们,是你和我;第二,你我之间,没什么能商量的。”

李桑柔说完,越过钱老爷往前。

几位有些挡道的行首下意识的往旁边退让,给李桑柔让出了一条路。

李桑柔站到舱门外,看着众行首、行老,冷声道:“第一,米行的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第二,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现在就启程回去,把米行的事做好,我许你们留下三分之一的家产。”

李桑柔说完,正要转身,山阳米行牛行首扬声道:“要是我们不回去呢!”

“那就留下。”李桑柔没回头,一句回答快而干脆。

李桑柔进到船舱,站到钱老爷面前,再次问道:“邹旺父子呢?”

“李姑娘这是根本没把邹大掌柜父子的性命放在眼里!”钱老爷错着牙,神情狠厉。

“拖进来。”李桑柔扬声吩咐了句。

一个黑衣护卫推开众人,推搡着双手捆在身后的钱大爷进来。

诸行首、行老呆了一瞬,急忙转头。

码头上,两排黑衣人负手而立,已经将船头严严实实的堵住了。

黑衣护卫将钱大爷推进拥挤的船舱,熟练之极的一脚踹在钱大爷腿窝,把他踹跪在地,伸手推上钱大爷被摘掉的下巴。

“阿爹!”钱大爷顾不上浑身的剧痛,拧着身子,奔着钱老爷挪扑过去。

“邹旺父子呢?”李桑柔看着钱老爷再问。

钱老爷脸色铁青,“光天化日之下,你敢怎么样!”

李桑柔低头看向钱大爷。

钱大爷挤在钱老爷的腿上,用力扭动着,想要把捆在背后的双手挣脱出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李桑柔上前一步,抬脚踹在钱大爷肩上,踹在他仰面摔在船板上,再上前一步,一只脚踩在钱大爷两腿之间,稍稍用力,踩的钱大爷惨叫连连。

“邹旺父子呢?”李桑柔看着钱老爷,又问了一遍。

“在江宁城!米行仓库!”钱大爷在他爹钱老爷之前,惨叫道。

李桑柔收回脚,“去江宁城。”

“是!”黑马应声高昂愉快,抱着李桑柔那只钢弩,用力撞过众人,三步两步下了跳板。

大常背着皮甲,拎着狼牙棒,跟在李桑柔后面,也下了船。

满船的行首、行老,以及钱老爷,看着径直下船的李桑柔,和跟在李桑柔后面,呼啦啦走了个干净的诸黑衣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瞪口呆。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三章

第2219章这不像夫妻啊

“导演,你之前说要改剧本,我觉的是得改改。”程晴晴虽然不与人争强斗狠,可是,有人主动欺上门来,她也不能当一只病猫,不然,在这个圈子里,所有人都会觉的她好欺负。

导演之前找她聊过剧本的事情,那个时候程晴晴认为没必要改,原文很精彩,可现在,她空然想改一下了。

崔玲儿目光一变,假装好奇的问:“导演,这剧本谁来改?”

“我们会征求一下编剧的想法。”导演答道。

崔玲儿眼神一僵。

程晴晴回头看了她一眼,给了好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

崔玲儿暗自咬牙,程晴晴不会从中动手脚,来报复她吧?

李瑟站在不远处,看着程晴晴挨了打,表情也十分的难看,这个崔玲儿还真张狂,导演都说了后期会处理,让她只假装扇一下就行,她竟然动真格的,简直过份。

“晴晴,你还好吧。”李瑟快步的走过来,发现程晴晴一侧脸蛋都肿了,顿时心疼不己。

“我没事,瑟姐,听说你跟这部剧的编剧很熟,你可以让她帮忙改几个剧情吗?别再让我挨打了。”程晴晴低声说道。

“我会请她帮忙的,你放心,今天这笔帐,我也会替你记着。”李瑟生气的说。

程晴晴眉眼一喜,她就知道李瑟肯定会替她想办法的。

崔玲儿黑着脸色从旁边走了过去,程晴晴看着她趾高气扬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

天黑了,程晴晴拍了一集晚上的戏,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了。

她踏入偏厅,心就快速的跳动起来,不知道今天晚上,厉青延是否还会来找她。

好羞耻,她竟然对他满怀期待,她可是一个女人啊。

程晴晴正一脸羞窘的往楼上走去,刚走到楼梯处,就看到上面站着一抹高大的身躯,厉青延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楼梯旁,居高临下的凝着她。

“回来了?”男人声线低沉,磁性十足。

“嗯,你怎么还没睡?”程晴晴明知故问,心尖儿发颤。

“吃晚饭了吗?”厉青延一步一步往下走,声音带着关切。

“吃过了,在剧组吃的盒饭。”程晴晴小声回答。

“吃饱了吗?”厉青延又问。

“没有,就吃了一点。”程晴晴老老实实的摇头,晚上戏份挺多的,她只吃了几口就进入紧张的拍摄中了。

“我让古叔给你送点吃的过来。”厉青延可不想让她饿着肚子,万一晕倒过去,他会自责的。

程晴晴根本没想到男人喂饱她是有私心的,她感激的望着他:“好。”

不一会儿,古叔就送来了夜宵,营养粥和面包,还有一碗香浓醇厚的鸡汤,两根大鸡腿,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程晴晴看着这么多吃的,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下嘴,这个男人对她可真好。

“吃吧。”厉青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拿了手机出来,看股票信息。

程晴晴先喝了一碗粥,又啃了半块面包,最后把鸡腿啃了一根,喝完了鸡汤,等到她吃完后,她已经撑住了。

完了,一时没管住嘴巴,竟然吃了这么多东西,晚上最容易发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