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小东西别急这就给你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一章

也许因为身世离奇,小树的成长非常快。

开始时只知道沉睡,进入小庙第一天就可以自行翻身,第二天已经能够灵活的满地乱爬。

等秦母接手,他竟然可以扶着东西站立,并晃晃悠悠的独立走上几步了。

在父母眼中理所应当,这才是一周岁孩童该有的表现。

但缘行可是亲眼见证了孩子的成长,从出生到可以行走,不过用了短短的四天时间。

照这样发展下去,是不是第五天能跑,第六天开口喊爸爸,第七天就能熟练的和人聊天了?

这已经不是天才了,而是妖孽,谁见不惊悚?

于是秦母留宿的第二天,缘行故意去逗弄孩子,并没有发生他所担心的情况,小树的表现完全属于合理范围,他这才算放下心来。

值得一提的是,缘行照看孩子两天后,已体会到了为人父母的不易。

母亲“接管”孩子,他还担心,怕累着老人家,秦母却连声称赞孩子好带,比缘行小时候可省事多了。

确实,也不知是专门欺负和尚,还是因为刚出生的关系,缘行照看时,半夜被哭声惊醒几次都是常态,而且极难哄住,搞得他苦不堪言。

可等秦母接手,这小孩像是换了个性子,当然也可能是身体和大脑终于发育完全,用上纸尿裤后真的消停不少,这孩子身体极好,白天精力旺盛满地乱爬,夜里一觉到天亮,真是省事极了。

“咱家又不是没条件,我真累了会雇人的。”秦母重重的亲了口大孙子,混不在意的说道。

缘行想想也是,便不再纠结。

————-

秦母在小庙里住的一天半,忙得不可开交,不是孩子不好带,而是电话信息太多。

因为缘行僧人的身份,突然有了儿子这件事好说不好听,秦氏夫妇本打算低调行事。

奈何这消息在亲戚中间已经传开了,祝贺的电话短信一个接一个,甚至有人打到缘行这里,问他什么时候搞个聚会庆祝一下。

你说缘行能怎么办?他只能大度的表示自己不在意什么虚名,只要父母高兴就好。

当然,那什么聚会他是不会去参加的,不是为了顾及脸面,而是此事一了,他打算北上入京,浏览皇室从不对外公开的起居注与典籍。

于是,中午一家人热热闹闹吃了顿丰盛的素餐后,经过金蝉的再三确认,这孩子身上已经没有任何的魔气残留了。

秦父秦母便迫不及待的抱孩子下山了,缘行自要相送。

可到了公路边后,缘行很是埋怨地瞪了眼委屈巴巴缩在秦母怀中的秦小树。

这小没良心的,自己照顾他那么久,临走了连个舍不得的表情都不愿意给,反而是经过庙外的时候,小胖手一个劲儿的朝大槐树挥舞,更是挤出了几颗泪珠子,貌似在与大树告别。

“这孩子的名字真没起错,连亲爹都不理,却对一颗大树这么恋恋不舍。”秦母轻轻的擦拭孙子脸颊边的眼泪,口中却是调侃着说道。

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这句话,却是让缘行一愣,回头看了眼小庙的方向,眉头微微皱了皱……

———–

“有了儿子,感觉如何?”

北上的动车内,缘行看到微微里的留言,不由一愣。

夏晓楠这个朋友,自从上次分别,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联系了。他看着

文学

上面的那句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回复了信息。

秃然悟了:“等你有了孩子,你就悟了。”

楠木可依:“切,说得理直气壮,不知哪个瞎眼的姑娘能看上你这么一个穷酸和尚。”

秃然悟了:“贫僧根本没有破戒,也不存在什么姑娘,不知夏施主信不信?”

楠木可依:“惊恐!难道是代孕、捐精?你玩的这么高端吗?”

缘行皱眉在手机上敲打:“我若说孩子的母亲是个大妖怪,这孩子是利用贫僧血液‘克隆’的孩子,不知……”可写到这里,他轻声一叹,将整段话全部删了去。

重新输入:“算了,你就当贫僧修行不足,破戒了吧。苦笑jpg。”

在他心中,夏晓楠是个很好的朋友,他也相信对方的人品,聊起某些话题不会有什么忌讳。

但孩子这件事,缘行想了又想,还是决定隐瞒下去。

难道要直接告诉对方小树是妖怪的孩子?

他不与父母直言,一是不忍打断老人对子嗣的幻想,二是怕吓着他们。

不对夏晓楠与向灵坦白,则是因为她们公职人员的身份。

他不信这世界上存在什么真正的秘密,超过两个人知道的事情,还叫秘密吗?

说出去,或可借着督卫府将名声保住,但小树那孩子该怎么办?

一辈子面对别人的提防,一生承受异样的目光吗?

比起一个孩子的未来,他缘行的那点虚名,真算不得什么了。

过了好久,那边的夏晓楠又传过来长长的一段信息:“听向灵说你打算一个人抚养孩子,我觉得你不应该瞒着伯父伯母,再说你一个和尚,照顾小孩真的不方便……”大篇幅的劝解之言,主旨却只有一个。

缘行看了,忍不住挑眉。回道:“你说晚了,我父母已经知道,孩子都被抱走了。”

反正旅途正无聊,他便向对方解释了起来。

孩子暴露的原因,其实非常的合情合理。因为这天下根本没有新鲜事。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二章

传闻暗夜鬼蝶为暗夜主宰,大成之后,动用黑暗力量,可轻易猎杀在其领地的敌人,连神族遇到都要退避三舍。

混沌蝶王的三大子嗣中,暗夜鬼蝶最为邪魅,常常神出鬼没,杀人于无形,然而此刻它遇到的却是泰坦神族中霸主,荒天古猿,黑暗腐朽的力量将荒天古猿击伤,荒天古猿一怒间,暗夜鬼蝶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彼时飞仙幻蝶也已经守护在肖寒身旁,飞仙幻蝶和裂天魔蝶见暗夜鬼蝶被杀,当即抓起肖寒。向远处飞去。

荒天古猿见状,一拳轰出,裂天魔蝶回身振翅,空间割裂,荒天古猿的拳风

文学

被震碎消弭。裂天魔蝶不敢久战,转身就走。

荒天古猿哼了一声,说道:“看你们能逃到哪里。”

裂天魔蝶和飞仙幻蝶带着肖寒逃了半晌,都累得筋疲力尽,在三大神蝶中,只有暗夜鬼蝶是擅长虚空穿梭的,此时暗夜鬼蝶被屠,剩下两只蝴蝶被荒天古猿追得走投无路,筋疲力尽停在一处万丈悬崖边上。

而在这悬崖边上,正有一只火猴模样的生灵。望着万里山河,眼中迷惘,带着一丝混沌,半点悲戚。

吱吱吱——

火猴看向来人,盯着飞仙幻蝶,发出吱吱的叫声,飞仙幻蝶身体幻化成一只七彩蝴蝶,慢慢悠悠地飞向火猴。

肖寒站起身,发现裂天魔蝶竟然轻颤翅膀,似有恐惧,他望着眼前火猴说道:“请你不要伤害她。”

火猴望着飞仙幻蝶飞来,手指伸出,飞仙幻蝶当即落在手指上,一脸好奇地观摩。

正在这时,荒天古猿赶来。

肖寒向后退走,身后是未知生灵,眼前是霸绝无双的荒天古猿。

荒天古猿很明显也注意到了身体渺小的火猴,他身形百丈,而火猴五尺有余,只不过他的身上散发一种未名气息,让人难以判断虚实。

“我看你混沌无识,许是脑部遭受过重创,速速离去,莫要阻挡我杀这人族,否则连你一同除去。”

荒天古猿说完,火猴半点未动,反倒是察觉到了荒天古猿的一丝敌意,他皱起眉头,眼中生出一丝愠怒。

“敢对我生出杀气,那就连你一同抹除。”

荒天古猿语气平和。压根没把眼前生灵放在眼里,他抬手间,天地万象尽听调遣,举手投足间,天道融合,拳之力,力透九天。

见荒天古猿发起进攻,火猴同样抬起手,一拳轰出,拳风从肖寒耳边掠过,肖寒瞪大了眼睛,那一瞬间他头皮发麻,浑身发颤,只觉得周围空间变换,某种难以言喻的力量从身体透过。如同某种气流从灵魂透过,下一秒,荒天古猿就停顿原地,双目充血,体表神则尽数破碎。

“创始元灵?”

荒天古猿说完,整个身体坍塌。

火猴收手,目中的混沌渐散,他喃喃自语道:“创始元灵?我是创始元灵?”

创始元灵声音空洞,说完就转身,一跃间,虚空抖动,只留下一抹红晕就消失不见,而他离开的地方,次元混乱,隐约有某种混沌气息残留。乾坤听书网www.qktsw.com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