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一章

第五百九十四章

李旦,脸色苍白。23US.更新最快

武则天和李显同时出现,也就表明了张易之兄弟的行动已经失败。

他这次发动兵变,所有的行动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那就是武则天和李显必有一人被害。

可现在……

李旦深吸一口气,催马向前。

这一路上,他所到之处,士兵们离开分开,让出通道。

虽然没有人话,但李显却清楚感受到,那些人看他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恨意。

这些士兵,都是在听武则天遇害的消息后,才跟随他起兵造反。

现在武则天和李显都在,岂不就明了,李旦的是谎言,他们被李旦欺骗了。

原本是从龙除逆,却变成了起兵造反。

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士兵们心里很清楚,他们似乎没有了退路。

所以大家虽然怨恨李旦,却还是听从他的差遣。

李旦来到城下,抬起头向城头上看去。

“儿臣甲胄在身,请母亲恕儿臣不得行大礼参见。”

提象门宫城高六丈,站在城楼上,武则天有些看不太真切李旦的表情。她心中突然生出莫名的悲伤,虽看不清楚,目光却始终在李旦的脸上,不肯移动半分。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武则天不话,李旦也没有开口。

母子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对视,武则天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晶莹的泪光。

还什么?又能什么?

到了这一步,什么都没有用,只能是你死我活。

“太子,你知道吗?”

武则天突然回头,看着李显道:“朕其实有些后悔,当初若是把你留在身边,让相王前往庐陵,结果不定会好很多。”

“陛下!”

李显诺诺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些什么。

武则天朝他头道:“论才干,相王强你太多。

他比你隐忍,也懂得收买人心。就这一而言,你远不如他,但唯一一,也是朕当初听从狄公劝后,下定决心立你为太子的原因。你,可知道是什么?”

“儿臣有的时候,会优柔寡断。”

“呵呵,倒也算不得优柔寡断,只不过你会念旧,念兄弟之情。

你这性子,守成当无不可,但开疆扩土,做天可汗却还不足。所以,朕希望日后你登基了,多一些果敢,学一学你这兄弟……这江山在朕的手里未曾兴盛,但朕却希望,它能够在你的手中真正兴盛起来。”

李显闻听,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

“母亲,你这话怎得?”

武则天却没有再回答,而是转过身,看向城楼下的叛军。

“尔等受人蒙蔽,并无大过。

现在放下手中兵器,立刻返回你们的营地之中。朕今日,只追究首恶,从者无罪。”

执掌天下十余载,武则天或许不得那些勋贵世族,王公大臣的喜爱,但是在民间,却极有威望。士兵们对武则天的话语,深信不疑。原本他们还想着要不要继续抵抗下去,可是在武则天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听到叮当声响不断,士兵们纷纷丢下手中兵械。

数千兵马,甚至抵挡不住武则天的一句话……

李旦的心已经沉到了底,但依旧端坐马上,巍然不动。

“相王,你回去吧。”

武则天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之意。

李旦闻听,心中一颤。

他默默下马,在他身后,李隆基等人也跟着下马,跪在了地上。

李旦匍匐在地,朝着门楼上的武则天,行叩拜之礼,而后起身道:“母亲,儿回去了!”

只这一句话,武则天的眼泪唰的流淌出来。

已经多久没有哭过了?

武则天已经记不太清楚……她只记得,登基之后,十余年来,她一共只哭过三次。

而最近的一次,就是在狄公病故的当日。

“母亲,可否……”

“闭嘴!”

武则天脸上带着泪水,却厉声低喝,打断了李显的话。

“太子,你要记住,他日你登基九五之尊后,切不可再存妇人之仁。

朕把这江山给你,也是希望你能将之兴盛。相王既然做了错事,就必须要受到惩罚。国有国法,焉能因亲情而漠视……在这一,相王真的比你更有魄力。”

杨守文和幼娘就在武则天的身后。

武则天与李显的交谈,声音不大,但他二人却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在武则天出那一番话语之后,两人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默默相视一眼……

人帝王家中无亲情,果然如此!

既然生在帝王家,就必须要学会里面的规则。

他们都清楚,李旦完了!

武则天不会放过李旦,之所以让他回去,穿了,就是想留一个体面给李旦,让他自尽。而李旦显然也知道武则天的心思,甚至没有求饶。因为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他求饶也没有用处。母亲是什么性子?李旦一直在武则天身边,焉能不知?

“父亲,等我!”

李隆基见李旦离开,也跟着站起身来。

“三郎,留下来。”

“不!”

李隆基却一脸的坚定之色,轻声道:“父亲要走,孩儿怎能不在身边伴随?若父亲走了,孩儿一个人留在这里,又有什么意思?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父亲就不会感到寂寞。”

李隆基如果留下来,不定可以得到武则天的宽恕。

这也是李显本来的想法……

可是,在李隆基出这一番话之后,他竟笑了。

“也罢,咱们走吧……我虽然没有登上那九五之尊的位子,可是却养了一群好儿女。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二章

在主宅没什么收获,高季辅只是有些意外。

他追随过李密,在益州任职的是户曹参军,可以说履历颇丰,尤其是他年纪还只二十多岁,正应是高氏后起之秀中的中坚人物。

可他却在主宅中遭到了冷遇,让他有些不解之外,就只剩下了沮丧了。

他在长安可没什么根基,主枝要是不搭理他的话,也就只能听候吏部调拨了,什么时候能得到职位,又是怎样一个职位,都只能听天由命,这是入京述职最为糟糕的一种情形。

按理说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他来之前也还抱着很大的希望呢,毕竟他上次就是因为拜访了主枝而得官的。

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显然他竟还没听说高元被杀的消息,高氏换了主人,那自然行事做派也就不一样了。

高季辅牵着马有些茫然,主枝的傲慢让他很是愤怒,所以不打算在府中多待,可出来之后却又不晓得该去哪里,际遇确实有点悲催。

他翻身上马,默默的琢磨着英雄谱,努力想着长安中有谁能帮得上忙,不成让他能暂时落脚也好。

想了一圈,好像也就剩下一个魏征魏玄成了,可他又与魏征没什么交情,他倒是从房玄龄口中晓得魏征在门下任职谏义大夫,但冒然上门的话,也不知人家还认不认得他。

不成就只能回去随粮队一起了,那对于他的长安之行来说可谓是极大的挫败。

正胡思乱想间,身后有个洪亮至极的声音响起,“前面可是高冯高兄弟?”

高冯字季辅,以字行于世。

猝不及防间,高季辅吓的一哆嗦,回头看去的时候,一个大胡子怪物骑着匹劣马奔了过来,话语中带着惊喜,只是被胡子遮掩住了,看不出来什么表情。

“远处看着就像,原来还真是高兄弟……”

好吧,程知节到了哪里都不缺朋友,高季辅当年和他可不熟,现在见了不但一眼就认了出来,而且就好像是看到失散多年的兄弟一般。

高季辅也勉强认出了这个大胡子,秦琼,程知节,单雄信等人在李密部下十分知名,只是贼头贼脑的不被高季辅等人待见罢了。

高季辅虽然也算是义军,可他家里乃渤海高氏子孙,是正经的门阀中人,在李密麾下交往的都是像裴行俭,贾闰莆之类的正规军,和瓦岗降将们不是一路人。

即便秦琼等人也是北齐余孽,可该瞧不上还是瞧不上……

认出是这位瓦岗匪,高季辅暗道了一声晦气……倒也没什么可意外的,树倒猢狲散,魏公亡后,众人四散,在长安城中碰到几个魏公余孽,那太正常了。

程知节可不管高季辅待见不待见他,奔到近前,招牌式的笑声响起,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他却只看向高季辅道:“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他乡遇故知……俺就觉着今天要碰上喜事,不想应在贤弟身上,走走走,哥哥请你去吃酒。”

与生俱来的厚脸皮,寻常人根本招架不住,可高季辅不是寻常人,更不想跟这匪人相交,只不过有点好奇这厮现在在哪里任职,看着……挺凄惨的样子。

可不凄惨怎的,大胡子倒还是一如当年那么浓密,可眼睛怎么肿了一只?还泛着青紫,两腮也不对称,应该一边也肿了,嘴角好像也裂开了,就是被胡子给遮住了,看不太清。

能把程大胡子打成这样……即便高季莆觉着这几天都很倒霉,脸上却还是不由自主带出了笑意。

嘴上却干脆的拒绝道:“原来是程兄,真是巧了……只是小弟还有公事待办,就不打扰程兄雅兴了,改日再请程兄饮酒。”

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就想走开,无论是当年还是现在,他都不想跟程知节这样的家伙有何牵扯。

程知节正需要朋友的时候,哪里肯放他离开,可他心里却是明镜一样,人家不肯跟他相交,是嫌他出身低,还当过断道的强人而已。

于是他一边心里骂着若不是看你姓高,老子才不来搭理你个狗东西呢,一边一把拽住高季辅的马缰绳,大笑着道:“什么公事不公事的,还能耽搁咱们兄弟饮酒?俺可跟你说啊,罗三郎家

文学

的酒可香着呢,都是从宫里拿出来的陈酿……”

一边说着,他还摇头晃脑的砸吧了几下嘴,露出些馋相出来。

果然最后一句起了作用,高季辅不急着走了,转头稍微扭捏了下便也笑道:“既然程兄诚心相邀,那小弟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正好也与程兄叙叙别后之情。”

别动我就在里面待会 第三章

上海的码头随着船夫的一声声号子,这里的人已经开工了。当年的李老头在也没有机会在吆喝什么开工了,原本属于刘璋的沙滩那里依旧空置着,那里只是偶尔有人去歇息一下。看样子搭理的还是很不错,对于这个小渔村而言自己恐怕是个好人吧?忙碌的人依旧很忙碌,只是在也看不到熟悉的人了。

这里很繁华,繁华的背后有着无数的俘虏在奋斗。刘璋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道路依然在修建,并没有因为这里繁华就有所懈怠了。这很好啊,只要路一直在修国家一直在进步,刘璋就不用担心有什么战乱的事情。

“陛下这里当年还是个小渔村呢,现在已经不次于长安了。”三个老年人,在一个中年人的搀扶下,站在码头远处看着。这三个人的身份虽然高贵,可认出来的人真的不多。

“唉,天南地北都看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这一路刘璋只是看到了一个感觉,那就是汉家文化的昌盛。这可是真正的汉文化。谦虚中带着骄傲,骄傲中带着包容,包容带着自信。一个民族的灭亡取决于文化是否传承下来,如果人都在文化却丢失了那么这个种族等于灭亡了。

历史上四大文明古国,到了最后只剩下华夏仅存了。不是说埃及印度就没有了他们的文化,只是他们断层了。华夏作为世界上最古老并且未曾中断的文明,有最悠久的记史传统。它完全可以追踪到五千年前之前,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至于印度河流的古文明的确是亡了,因为文化的载体灭亡了,没有人能读懂古印度文字。没有文字自然也谈不上传承了。毕竟作为哈拉怕文明,它的确是最久远的文明之一,对世界影响都是巨大的。当然这毕竟是学术界的认为,时至古今华夏文明对世界的影响越来越大。只有强大先进的文明,才可以影响落后和野蛮的文明。

刘璋就是通过文明的先进以及强大,一步一步的影响了周围所有的文明。至于古埃及和古印度的文明,已经不需要他们来保留了。这么好的文明让自己替他们保护吧。不过刘璋很想去看看所谓的玛雅文明究竟在不在。只可惜刘璋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老了那里也不能去了。

“陛下这一路可还满意,比起当年大汉已经富裕的多了,我们的人口也接近七千万了。”这可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甚至已经可以到达汉人的巅峰。橡胶制作的东西,以及可以制作的身份证。这东西还是很有用的,虽然没有机器可以查询可还是很有用。

刘璋轻笑:“文直啊,你可不能自满啊?这算是什么?人口是一方面,可是文化一定不能断了。记住今后无论做什么,孩子一定是我们的未来,教育一定不能断。无论今后有什么大战,无论我们汉人怎么内斗绝对不能伤及孩子和教育。如若朕的那个后代不遵从,文直可以告之后代换了这天……”

对于皇帝的位子,刘璋一直都不怎么看重。后代不可能每个人都像自己这么英明神武,万一出现个人渣岂不是很糟糕?只要文明在进步,权利绝对不可能在掌握一个人手中。目前的军权和政权,刘璋已经有了分开的意思。皇帝只要绝对的军权掌管就可以了,政治上的事情已经分出去很多了,不可能在是一言之堂了。

周不疑口中的繁华也算的话,那么后世十六七亿人怎么说?这是一片富饶的土地,需要一点点的保护。一路上有了周不疑的作陪,刘璋还是挺高兴的。看遍了大汉的土地,刘璋也心满意足了。这前前后后走了大半年,回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开始冷了起来。

今年的年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冷,小冰河末期似乎过去了?那么后面的自然灾害似乎只有黄河泛滥了?可是现在刘璋已经改善了那里的土地,上流如果不是水土流失严重,那么黄河也不是那么容易泛滥?至于暴雨季节的预防,刘璋已经写出来了办法,关于需要修缮的地方,那都不是在是自己的事情了。

“父皇大戏已经要好了?父皇要去看吗?”刘晨前来请刘璋,五

文学

十来岁的他看上去还是很年轻的。

刘璋以前不爱看大戏,这一点谁都知道,也只有王异才能拉得动刘璋。不过今年刘璋却想要去了,坐在包间里面只有尼雅和貂蝉在陪着刘璋。原本这个包间里面应该有很多人,可是现在只有白发苍苍的三个老人。

大戏不好看也就那么回事,身边的两个女人一开始还有说有笑,可是说着说着刘璋发现两个人都闭上了眼睛?人老了居然这都能睡着,刘璋小心把她们靠在后面的垫子上,往年都是蔡琰举办和参谋,现在是谁刘璋也不记得了。不过比起以往却是精彩的多了,许久没有看了却还是挺有意思的。

一个时辰眨眼就过去了,刘璋起身推了推貂蝉说道:“走了走了……”突然发现她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伸手抓着女人的手臂,冰凉的仿佛有点吓人。

松开了貂蝉的手,刘璋靠着一边叹口气坐了下去:“要是有下辈子,嫁给我怎么样?”看着并不会说话的貂蝉,刘璋给她合拢了双手。

这一下真的只剩下自己了,除了蔡玉和卑弥芳子死的时候刘璋不在她们身边,其余的女人都是刘璋看着一个个死的。一开始是心痛的无以复加,到了现在刘璋居然已经习惯了?什么轰轰烈烈的事情都没有,这种相濡以沫的感情,在痛起来的时候真的沁入心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