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白洁最刺激一篇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第二章

想当年开书店之时,离书店不远,郭开新曾经买过一处‘有照平房’,用于当作放书的‘库房’,之后把书店盘给了‘老黑’之后,这房子并不在其中,只是算是白白让‘老黑’使用罢了。

‘这不是开新兄弟嘛,咱们都多少年没见面了!’‘老黑’的老伴,还在开着书店,只是原来的书店动迁,让郭开新找了好久,方才找着。

‘我大哥在家吗?’郭开新一看没找错地方,也就来了个开门见山。

一提起‘老黑’,‘老黑’老伴脸色变阴沉了许多,‘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大哥都走了好几年了!’

‘好几年,得的是啥病啊?’郭开新在入狱之前,有很长时间在京城工作,一听这话,以为‘老黑’已经故去。

‘你想哪去了,我是说,他去南边贩书,走了好几年了,看你这耳朵!’

‘哦,原来是这样啊,吓我一跳!’接下来郭开新把自已想要房子的事情,向‘老黑’老伴说了一遍。

听完郭开新的诉说之后,‘老黑’老伴显得很是为难,‘你那房子吧,’

‘我那房子咋的了?’郭开新显得很是紧张,如今‘房票’早已随着以前的别墅不在了,万一房子再出现了问题,他就啥都没

文学

了。

‘这都怪你大哥,之前咱们书店动迁的时候,因为是你当年盖的简易房,人家说没房票,不能给你房子,只能给点补偿款,你大哥也就同意了,你那房子离我们新开的书店,离得远,就一直没用,到了后来吧,也不知道你大哥来了一个什么朋友。说也是从里面刚放出来的,想上市里挣点钱,你大哥就许给他们先住着了,原定是一个月给五十块钱的房租。这不嘛,你大哥一去南边就好些年,这房租我也没讨去要,上一回我娘家侄子动迁没房,我想去把房子要回来。可他们不但不给,还把我撵了回来~,’‘老黑’老伴在年轻时也不是什么善类,只见她的大眼珠子直晃荡,也不知哪一句是真的。

问得了原由之后,知道房子仍在,郭开新也就不着急了,‘那行吧,哪天我去看看,要是他们能搬走更好。刚才我也跟你说了,我现在也没地方住呢,我得找个地方,跟我儿子一起过呀!’

送别了郭开新,‘老黑’老伴好象还有些事情没有告诉他,转身回屋打电话去了。

对于四哥回来的安排,郭开迎一直很是惦记,他很怕郭开新再走从前的老路,也就每天给郭开新打几个电话,问问他现在干什么呢。

‘四哥。你在哪呢呀?’

‘你说我呀,我在房产局呢,’

‘你在房产局干什么呀?’

‘我想问问我那平房,没有房票能不能给补一张!’

‘问了没有啊?’

‘问了。他们说现在都用电脑存档了,我那房子没有被录入,一会我去小刚他姥家看看,看看房票是不是在他家!’

郭开迎一听郭开新忙的是正事,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把电话挂了。

岳父岳母。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一见到郭开新,两个老人就头疼,听完了郭开新的诉说之后,也就让郭开新翻箱倒柜了。

本想着父亲回来,生活能变得好一些,可如今,父亲还居住在大姑的家里,这让郭小刚很是不爽,下了班后,一听到父亲还有张房票,也就高兴地和郭开新一起翻了起来,本来就不是很整洁的一个家,让父子两人翻了个底掉,还是没有找到之前所说的那张‘房票’。

‘妈,您再想想,这房票对我很重要啊,我现在住我姐家,她家也是女婿外孙子一起住,也不太方便呀,只要我找到这房票,就可以叫人腾房子了,您再想想,会不会还有没找的地方!’郭开新也不想再逼老人,可是也没有办法,他手中的二十万,如今已经不能在市区买个象样的房子了,最多也就是个‘单间’的水平,可他还想拿这二十万进行翻本呢,哪能先买房子呢。

‘新子,我不都说了嘛,只要你找,哪都能找,你刚才和小刚不是全找完了嘛,全都没有,你让我上哪找去啊!’老太太显得很是无辜。

‘那琳琳这两年跟您联系没有呀,也没留个电话啥的呀?’别墅是邵琳琳给卖的,当然她会许知道房票在哪里。

一听郭开新要找女儿,老太太头摇得象个拨浪鼓,‘你想让我跟你说几百遍呀,她要是往家打电话了,我能不让她把儿子领走嘛,你看看我们老两口,都多大岁数了,小刚进进出出的,这么大的小子了,我们也管不了他呀~~,’老太太之后又是一阵唠叨。

郭小刚见状赶忙把父亲拉开,‘爸,你别说了,现在他们两个都老糊涂了,还想让他们记事啊,咱们还是走吧,先去房子那边看看呗,万一人家好说话,立马就给你腾了呢!’

‘也是,那咱们就去一趟?’郭开新突然觉得儿子长大了,会帮自已思考问题了,他很是高兴。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 第三章

朱高煦和朱高燧想干什么?

很简单。

正如朱高煦一个人或者在心腹面前说的那般:我朱高煦难道不像唐太宗么?!

当然像。

都是天子的二皇子,都擅长打仗。

关键都很英明神武。

唐太宗怎么登基的?

玄武门之变的真相如何不得而知,反正唐史是宋朝修的,有可能唐太宗的事情被宋朝抹黑了,但不管怎么说,唐太宗的登基肯定不是正常手段。

朱高煦也确信,他现在想要成为唐太宗,也不可能依靠正常手段了。

这一次纪纲设局,朱高煦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一次机会。

所以他说服老三朱高燧去东宫,邀请太子也和父皇一起去参加黄昏火锅店的开张礼,到时候一家人都在,借着纪纲这个局,再掺和一点自己的力量,那么……

就算不能像唐太宗那样很快登基,至少也要逼迫父皇废掉老大的太子位置。

何况朱高煦和朱高燧在军中很有威望,而五军都督府那边的能人志士都被父皇外派到了地方,再加上心腹的配合,在京营调动一些人手,不是难事。

官场涉及到争夺皇位的任何阴谋,说到底还是要看兵锋。

有兵才是王道。

所以朱高煦和朱高燧联袂踩在化雪后的大街上,缓缓走向三元楼时,两兄弟心情极好,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这一次再差也能杀了黄昏。

怎么看都不亏。

黄昏能不死么?

他身边的那些死士一个都不在,只有一个阿如温查斯在接近晌午时分去了三元楼保护在他身边,而一旦父皇到了三元楼,阿如温查斯也得被撵出去。

三元楼火锅店里,将只剩下北镇抚司的缇骑,以及……佩剑了的朱高煦和朱高燧。

肥胖而臃肿的太子。

手无缚鸡之力的黄昏。

都是菜!

朱高煦如果愿意,甚至可以双手剑一剑一个,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所以朱高煦和朱高燧不觉得这一次会失败。

尤其是此刻有人前来汇报最新进展,“赵王殿下,金乌前后卫的指挥使已经着人去了南镇抚司,要求南镇抚司配合调查,赛哈智、刘明风和周胜然在去往三元楼的路上,被召了回去,今日南镇抚司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到三元楼。”

朱高煦点头,“下去罢。”

那人看了看朱高燧,朱高燧微微颔首,很是满意,毕竟是自己的心腹,不会随意被老二支使。

朱高煦心里哂笑一声。

老三你也就这点格局。

眼看三元楼在望,朱高煦面色凝重起来,道:“记得我们之前商议的,这一次咱们必须破釜沉舟,借着纪纲的这次

文学

谋略,一劳永逸!”

朱高燧笑而不语。

……

……

黄昏站在火锅店门口,看见一名南镇抚司缇骑匆匆而来,下马后狂奔到黄昏面前行礼,道:“赛哈智佥事和刘明风镇抚使让卑职过来禀告黄大官人,南镇抚司今日要配合金乌前后卫公干,不能来参加你的火锅店开张礼,请你务必小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