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一章

事实证明,这位银行家所说的并没有错,没过多久银行这里就接连出现问题,首先是银行数量不足尤其是atm机严重不足,在印度全国只有22万个取款机,在取款机较多的果阿邦,平均1929人用一台;而在取款机较少的比哈尔邦,平均13438人用一台,平时存取款就要排队,现在更加困难。

每天都有无数的人在排队支取新钞票,这里面发生了无数的混乱现象,根据统计,至少有47人直接或者间接是因为禁钞令而丢失了性命。比如一名印度青年连续3天、每天排队8个小时等待换钞,最终活活气死,被发现时身上只有几枚硬币。一名妇女排队换钞时,毕生积蓄被小偷偷走,最终选择自杀;多人在排队过程中突发心脏病暴毙。

出事儿的不仅仅是排队的民众,就连银行职员都有因此而出事儿的,在新德里的一家银行内,一名身穿粉红色上衣、正在工作的银行柜员忽然眼睛一闭、人向左倾斜、瞬间就没了意识,吓得身后的同事赶紧向银行经理求救,两个大男人试图叫醒她,没想到一出手,女行员整个人滑下椅子,紧急送医。

事后据这名叫做法雅莎:「我已经连续好几天工作16小时只休息10分钟,但我自己家裡的500元大钞也还没换。」不只银行行员天天加班,负责atm补钞的工作人员也是超时爆肝在工作,但外面排队换钞的人潮却丝毫没有消退的迹象。

银行经理satishsoni声称,这已经是银行危机,我们必须取消其他业务,全力支援换钞。每天银行一开门,人潮像是波浪般衝破铁门,年纪大的老人就这样被推倒在地上,还有人排队排到猝死,甚至有老公气老婆领不到钱,愤而痛下杀手,而成功换钞的机率只有3成。

他还声称,要印完所需新钞票,印度储备银行至少需要4个月时间;而要使这些钞票进入流通体系还需数周甚至更长时间。印度全国仅有22万个取款机,此外,目前印度绝大多数取款机还不能识别新钞票,根据印度政府的说法,更新这些取款机钞票识别系统还需要至少4周时间。

更夸张的是,恰逢这几天新德里发生轻微地震,《环球时报》记者被震醒。当记者查询地震震级时,却发现印度当天的新闻鲜有地震的报道——几乎所有印度媒体都在报道民众排队换钞。《印度斯坦时报》称,最近10天德里地区犯罪率明显下降,因为坏人抢不到钱

相比于大城市,在乡下发愁的人就更多了。因为在印度农村地区,许多人习惯在家存放大笔现金,一方面是因为当地银行较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逃避缴税。“废除旧币”的举措对他们的影响更为明显。

在印度哈里亚纳邦的一个小村子,人们12号一大早就蜂拥到了银行门前,有的甚至带了大捆的钞票。一些村民在银行没有开门之前就紧紧抓住大门,焦急地盼望能早些进入。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二章

第769章儿子,以后你就当家吧

王世充:涉猎经史,爱好兵法。开皇年间,屡建军功,拜兵部员外郎、仪同三司。隋炀帝大业年间,负责修建江都宫,参与平定杨玄感叛乱以及各地民变各地,发展河南地区的势力。攻打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战败进入洛阳。得知隋炀帝被杀后,越王杨侗即位,封为郑国公,领军大破李密,招降瓦岗众将。之后,废主自立,建立郑国,年号开明。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攻破洛阳,率部投降,免死流放蜀地,途中为仇人独孤修德所杀。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众人是真没有想到,而现在北方真正掌握兵权的居然就是王世充的后人。这盘棋下的有点大啊。

不过现在已经不归程处瑞管了,整个江南在李世民的军队到来之后,各种清理,各种杀!可以说江南迎来了百来年最太平的日子,而这种太平日子也是建立在血流成河之上,各种的杀伐!有些时候血腥暴力也并非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程处瑞也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原因就是他想兵不血刃的去解决这件事情,并且他还想着或许能收一些有用之才为朝廷所用,最后他发现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人如果疯狂起来,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他们根本就不会妥协。

这一次程处瑞又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他现在想法很简单,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现在他不是“死”了吗?那就继续死下去,他觉得他做一个“死人”也确实不错,这样挺好的。

而且自己又不是后继无人,自己那个妖孽的儿子,呵呵,是时候让他展示一下,自己坐阵后方,让自己儿子好好的得瑟一下。臭小子,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来历,还在那里装。

“老大,我去!你这身体好的也太快了吧,对了,这几天公主要来,您什么意思?”李怀仁又一次押运物资来到这小村子。

“没什么啊,来就来呗,我都想公主了,让她以接大娘子的名义来,我现在还不想“复活”这样挺好,不累,还能在关键时刻阴一下别人。”对于阴人的想法,李怀仁是一百二十个同意。

“说起来老大,这次可牛B大了,那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好家伙,也是一个牛人,这是时运不好,不然也是如公主一般的女将。来的时候公主让我问你,怎么办,是杀还是留?”

“怀仁啊,我问你啊,你说焦家兄弟怎么样?”程处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起焦家那二位兄弟。

“我就知道你看上那两兄弟了,不过说起来那两个兄弟还真是不错,目

文学

前来看还可以大用,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王世充的女儿勾搭那位焦老大,看样子焦老大应该用情了。这样的事情太麻烦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呵呵,也是啊,说起来我那儿子现在咋样?”程处瑞今天说话属于没头没尾,李怀仁也是不知所以然,最后笑道:“明天就来了。到时候你自己问了,行了!我可是有任务的,今天就和老大聊到这里,顺便说一句,这次大战可是因您而起的,听说北方也开战了。”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三章

与明军大营欢天喜地气氛相反,闯军大帐中却是一片愁云惨淡,田见秀遗憾的叹道:“就差一点,已经攻上城头了。”

郝摇旗腾得站了起来,双拳攥得紧紧的咬牙怒道:“你是怪俺了。”

顾君恩赶紧把手按在郝摇旗拳头上说道:“勿动气,田将军也是着急。”

田见秀一向稳重,这次功败垂成,心中不免焦急,他平静了一下说道:“郝帅武勇,在下孟浪了。”

李自成说道:“官兵狡诈,非战之过,别伤了兄弟们的和气。”西塬的攻击也不顺利,官兵这次防守比以往都顽强,自打洪承畴和孙传庭上任以后,兵事一直不顺,中原,湖广呆下去了,跑到陕西,如今陕西也立不住脚了,义军该何去何从。

过天星说道:“闯王,潼关打不下来,兄弟们得想想别的出路。”

顺天王,蝎子块等人也是小声议论。

顾君恩说道:“各位当家的,陕西地贫民瘠,我义军十几万众,不用官兵剿,饿也会饿死。”

李自成道:“洪老九和孙屠子都不好惹,到了中原,海阔天空,听说福王富的流油,仓里的粮食堆得小山一样高。”

刘宗敏大笑道:“咱兄弟们造反,还不是为了活命吗?你们都怂了吗?怕死了吗?老子不怕,老子要捉了福王,吃上三天三夜。”

闯军又是连续攻打了四天,潼关始终屹立不倒,田见秀担心石门关又冲出明军,始终不敢放开手全力攻打。李自成正烦闷时,塬下一哨骑焦急的奔来,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哨骑登上塬顶,跪地大口喘着气,说道:“报闯王,大事不好,后方发现大批官兵。”

李自成惊叹道:“你可看清楚打的是谁家的旗号?”

那哨骑道:“小的看得清清楚楚,是贺人龙来了。”

李自成听后立刻点了三百亲兵向后方奔去,从西安东进时,特意留下李过殿后,与贺曹周旋,后蒙古犯边,贺人龙,曹变姣,左光先等部都调往了边塞,消息经过多方确认属实后,李自成才如此放心大胆的攻打潼关。若真是贺,曹等部撤回,断了大军的后路,潼关攻不下来,这里一面是黄河,一面秦岭,十几万大军陷入绝地,搞不好就会全军覆没。李自成心急如焚。

贺人龙早年外号叫贺疯子,年轻时打仗不要命,很快就从小兵升到游击,近年来与闯军对战,却不似从前那么勇猛。他时常抱怨朝廷不公,曹左早已升为了总兵,论功劳他不比谁少,只是出身不如人,到现在还只是个副将。二来朝廷经常欠饷,他手下已经四五个月没领过银子了,故打仗时常常不愿下死力。

贺人龙下令离闯军五里外,紧邻官道的一处险要之地扎营,宅门紧闭,无论闯军如何叫骂就是不肯出战。李过的义子,小将李来亨试着攻了几次,皆无功而返。

“闯王”“闯王”兵将闪开一条通道,李自成皱着眉,眺望飘着“贺”字的大旗的官军大营,牙

文学

齿咬得咯咯响,吐出四个字:“回营议事”

第二日贺人龙仍是紧闭寨门,高挂免战牌。他和偏将周国卿,董学礼等在账内烤着一只抢来的小羊,大口喝酒。

贺国英只有二十一岁,年轻气盛,从小就在乡里横行霸道惯了,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他猛的站起来,说道:“叔,让侄儿去割了他们的石头,呱躁的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