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一章

第987章击伤皋本

大岛中队长带领一个中队扑进韩阳镇,被困守在韩阳镇的日军残余部队,在大岛中队从外围发起进攻配合之下,内外夹击终于突破便衣大队在村子里的猎杀逃出韩阳镇。

此时与大岛中队和皋本中队会合,两个多中队的日军汇聚在一起,对竹林的便衣大队主力再次发起最凶猛的进攻。

魏宏吉带领重伤员在右翼策应便衣大队主力部队,对进攻的日军发起反攻。

日军为了消灭策应主力部队突击队反击敌人的右翼阵地魏宏吉所部,皋本带领两个小队日军快速扑上来。

二十几名重伤员组成反击日军进攻的阵地,面对扑上来的皋本所部发起的进攻,这些失去指挥的战士心中恐慌的迫切需要陷于深度昏迷的魏宏吉重新清醒地站起来指挥。

此时魏宏吉副团长被冰凉的雨水泼醒,听到跪在身边的战士大声呼叫,强制自己从昏迷中苏醒,睁开眼问明情况,在身体极度虚弱的紧急之下,坐在地上扫视着竹林外。

当他发现皋本带着两个小队的日军扑向阵地,以掩护大岛督导的主力部队对便衣大队两个中队发起进攻,企图将策应的这支重伤员小队伍消灭,不仅大惊失色。

他非常清楚,一旦皋本快速消灭右翼策应的这支由重伤员组成的小部队,耿春阳副大队长带领的主力不但会遭到正面日军主力进攻,而且还会遭到皋本所部从右翼发起的围杀。

魏宏吉对身边的二十几名重伤员命令道:“都把枪端稳,瞄准扑上来这支日军的军官和曹长,只要将他们击毙,小鬼子失去指挥就会不战自乱。”

战士们忍受着伤口的剧痛,趴在身下坑洼的雨水里,端着枪颤颤巍巍的捕捉冲在队伍中的日军军官和军曹,屏住呼吸锁定目标立即开枪。

但是这些重伤员体力不支,随着端枪瞄准不时转换位置的目标,枪口也随之摆动,锁定目标扣动扳机射出去的子弹,却离目标相差很远。

有的子弹不是飞向天空,就是在不远处钻进泥土,即便子弹射进敌群撂倒一个小鬼子,那也是瞎猫碰上死老鼠,击毙的并不是锁定目标。

魏宏吉既然苏醒过来,就绝不想叫自己再次陷于昏迷,因为战场形势极其危急,这些重伤员不但需要指挥官,而且也需要长官的存在给他们带来战胜敌人的意志和安全感。

他端枪锁定一名日军队伍中的小队长,就要扣动扳机射杀时,由于身体虚弱眼前直冒金星。

就在魏宏吉眼睛发涩疲惫的只想昏昏欲睡时,他猛地再次睁开眼,狠厉地咬住舌尖强制自己再次清醒过来。

一声尖利的枪声从魏宏吉端着的步枪枪口飞出,瞬间击毙在日军进攻队伍中的鬼子小队长。

“打中了,魏副团长击毙了一名日军小队长,兄弟们,我们也绝不能落后,瞄准小鬼子军官和军曹开枪杀了他们。”一名腿部中了两枪的重伤员排长大声喊道。

二十几名战士在魏宏吉副团长带领下,明智寡不敌众,战斗力不如敌人,但他们誓死杀敌的坚强意志此时被再次激发,心里非常清楚,要想打退皋本所部的进攻,就要先击毙带头进攻的日军军官和军曹。

为了消灭魏宏吉这支由二十几名重伤员组成小部队任务的皋本,带领几倍于敌的两个小队疯狂的发起进攻,但快接近竹林支那阵地不到一百米时,竟然发现支那士兵的射杀目标全部锁定在军官和机枪手身上。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二章

华夏四年,12月18日,镇江府。

“轰……轰!”

长江之上,两艘燎原级战舰下了锚停泊在江面上,炮塔齐齐对准了南边的镇江要塞,不断发出怒吼。而镇江要塞中的火炮也不甘示弱,一轮轮地朝这两艘船将炮弹打过去,一时声势颇大。

镇江府原为润州,因地处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处,无论在商业还是军事领域都是重地,故升为镇江府。

当初李庭芝让出徐邳之后,考虑战略形势不利,江北难守,便将镇江作为抵御夏军南下的核心来经营。镇江临江处有金山、北固山、焦山三座山,他选择依靠位于中央的北固山修建要塞,在其余两座山上也设置堡垒遥相呼应。

这镇江要塞依山而建,不惜工本在山上掘建了封闭的炮位和藏兵洞,防御力可要比修在平地上的城墙强多了。

昨日,夏国突然发出了宣战布告,在天下震惊的同时,早已预备多时的长江舰队也立刻从上海和崇明出动,挺入长江,试图切断南北宋军之间的联系。夏国战舰之强早已天下闻名,宋军水师逾越不了代差,拿它们毫无办法。这时镇江要塞就发挥了作用,以强大的炮火阻挡了夏军在江北登陆的企图……阻止了吗?

要塞之中大大小小有上百门炮,炮火轰隆,炮弹不断向江上的两艘燎原级落去。然而战舰离要塞差不多有两公里远,处于滑膛炮的射程边缘,宋军的炮弹大部分到不了,少数能到的散布极大,几乎蹭不到目标上去,极少数打中的也劲头不足,穿透不了厚重的舷板。

反过来,燎原级打出的炮弹虽然穿透不了厚重的山体,但精准度和射速比滑膛炮强得多,打多了之后就有概率刁钻地正中炮窗,把里面的炮打哑火。

到现在双方已经对射了一个多小时,夏军一方没见伤到哪里,宋军倒是损失了近十门炮,形式不利啊。

“快快快,小心点,把旧炮挪开!”

但宋军在镇江经营多年,也不是吃白饭的。在一处哑火的炮位中,一名军官正指挥着士卒将之前被打坏的旧炮从炮窗前拖开,然后将一门备用炮推上去。不久后,这门炮就怒吼着射出炮弹,虽然打歪了,但无疑预示着这个炮位的复活。

“不错,很好,再接再厉!”

一声苍劲的赞叹声从后传来,军官回头一看,又惊又喜——竟是徐国公李庭芝亲自来了这处狭窄的炮位视察!

他连忙转身走过去,关切地说道:“国公,此地乃前线险地,您要保重,不可来此涉险啊!”

李庭芝摇了摇头:“这个炮位刚中过炮,夏军一时不会再打,反倒更安全。”

说着,他就走到了炮窗附近,先看看炮兵们的

文学

装填过程,然后从炮窗中望出去。

两艘燎原级依旧以低射速不骄不躁地往这边打着炮弹,硝烟的生成速度不快,刚冒出来就被江风吹走,使得视野不被遮蔽,能一直保持射击。

李庭芝感叹道:“夏国战舰果然犀利,要是我国也能有这种利器,哪里会被他们打进长江里来?不过这般也好,至少我军将他们牵制在了江上,暂且不用担心他们北上扬州了。”

他尚不知淮东战事详情,但自己这边都打起来了,可想而知夏军也自然会从本土南下去进攻淮河沿线的城池。而现在夏军的长江舰队有在扬州登陆的意思,一旦被他们成功,那么南北沿着运河夹攻,淮南江北的这片土地也就瞬间易手了。为了避免这一点,镇江要塞能阻得一时是一时。

只是,胜机在何方呢?

李庭芝看着江上的战舰,一时有些恍惚,对耳边不断传来的轰隆炮声仿佛听不见一样。直到看到眼前一双手挥动起来,他才注意到背后有人在呼唤他,是他手下幕僚黄菅。

“什么事?”他离开炮位,走到后方狭窄的走廊中,对黄菅问道。

黄菅一副焦急的表情,道:“国公,新的敌情!南边出现了夏军的人马!”

“嗯?”李庭芝有些意外却又不怎么意外,“夏军登陆了?是从哪里过来的,怎么会这么快?”

长江沿线港口众多,夏军随处可以登陆,派陆军打过来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只不过镇江周边的港口都在

文学

宋军控制之中,夏军想登陆也只能找远处港口,再行军过来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怎么会这么快就出现的?

黄菅答道:“根据急报,是沿着新快道,从丹阳过来的。”

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第三章

司马九见长孙无忌从容不迫,顿感不妙,他正要阻止晋王接受长孙无忌的选马比试时,一旁的高士廉却先开口了。

“辅机休得无礼,晋王身份尊贵,岂能与我辈臣子赌斗,不得多言。”

高士廉佯装骂了长孙无忌几句,又对晋王道:“微臣外甥长孙无忌,读了几本书,自以为知道天下道理,有些狂气,还望晋王不要见怪。”

杨昭自然知道长孙无忌,哪里会怪他,点头笑道:“辅机说的也有道理,本王与诸位在此挑马,难道要学马夫武卒般一匹匹看牙口、摸筋骨么,玩玩不是更有意思,就请辅机说说,如何比试?”

“晋王睿智明达,天下谁人不知?”长孙无忌先把迷魂汤满上,又继续说道:“晋王今日带有不少护卫,微臣与李世民公子也有数人,不如我们双方各派五人出赛,挑选五匹良驹,然后双方各派一人骑着自己挑选的马绕牧场一周,先回到起点者为胜,自然称得上是眼光独到,相马无双。共比试五局,五局胜三者一方为最后赢家。”

“如此比试,既能辨出马匹优劣,我等也可以上场玩玩,又能观看他人赛马,何乐而不为?”

长孙无忌说完,李世民一方人人鼓掌,杜如晦更是高声道:“如此精彩的比试,岂能没有些彩头,晋王见谅,微臣近日购得一批蜀锦,囊中羞涩,想以此充充腰包。”

两人一前一后说完,晋王哈哈大笑,很是欣赏杜如晦的‘耿直’。

“两位说的甚好,陛下也时常提及,相马如相人,本王就想看看自己的眼光如何?今日,本王来挑第一匹马,诸位可有异议?”晋王接受了对方的比试邀请。

晋王说完,自以为得志的看了司马九一眼。

司马九笑着点了点头,他可没法再阻止晋王了。

之时,他心底则是一阵乱骂。

这哪是乘兴比试,人家明摆着有备而来,想让晋王输了银钱又丢面子。

司马九一肚子不愿意,但是晋王已经答应,他可不会反悔。

果然,李世民马上就敲定了砝码:“晋王定会夺得头彩,克明囊中羞涩,最近,我也被府外恶犬咬了一口,这番比试,就当去去晦气,依我看,一百两黄金一局方才对得起晋王的身份。”

一百两黄金一局,着实异常惊人,这哪是比试,分明就是聚众赌博。

在李世民说到被恶犬咬了时,笑眯眯的看了司马九一眼。

晋王顺着李世民的目光看向司马九,这才发现司马九似乎与李世民不对气。

“如此,甚好!”晋王点了点头。

在双方交流时,高士廉已经为慕容伏枪翻译过了,这位吐谷浑右丞相此时哈哈大笑,连连举手赞叹隋国之人豪勇。

晋王自幼爱马,确实有些眼光。

他优先挑选,骑着马在吐谷浑的马群中穿梭一圈,相中了一匹雪白的公马。

此马浑身没有一根杂色毛,脖颈上鬃毛很长,与狮子一般,正是传说中的照夜狮子马型。

晋王牵着马,让人去准备马鞍,他不断的抚摸此马,满眼都是喜欢。

吐谷浑众人见他选中此马,都相视一笑,似乎其中有什么玄虚。

李世民那里,李靖首先出场,他却是不厌其烦,捏了马嘴又看蹄铁,花了两柱香的功夫,才挑中了一匹不起眼的青马。

李世民阵营,早有一个随从取出百两黄金,放在托盘之上。

晋王没有带那么多金子,还好此地离大兴城不远,他叫过几个护卫,让他们回府取金子。

晋王越看照夜狮子马越是神俊,刚披挂停当,他就忍不住翻身上马,溜达了几下,感觉甚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