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攵女乱h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易水潇潇,满座衣冠。千金买酒从来惯。人世关,意阑珊。万古尽在杯中欢。一揽清风明月观。胜,须尽欢。败,须尽欢。

当这首诗,还回荡在叶玄的脑海之中时,他的意识才缓缓恢复。

剧烈的疼痛从后脑勺袭来,令他都不由发出一声冷喝。

当记忆慢慢回到脑中时,他只记得与卓清凡踏入通向混沌大宇宙的星辰古道中时,一开始顺利,但却不知为何星辰古道产生了异变,最后竟然产生了可怕的宇宙风暴将他吞没。

他虽以到达千界之主的境界,却无法抗衡这可怕的宇宙风暴,最后被卷的意识全散。

当意识恢复之时,他已经躺在了一块荒芜的大地上,这里没有他熟悉的任何力量或者规则,明显已经是傲天大陆或者魔界之外。

看着天空之上无数的星辰,叶玄呢喃自语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摩柯前辈呢?”

面对着一片陌生的世界,让他这位曾经天下无双的人物,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在他脑中还没有任何计划或者想法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上流淌的神奕力竟然不受他控制的,疯狂从他的身体之中挣脱而出,并且速度极快,不一会儿,他体内的神奕力竟然就消逝过半。

这让叶玄大惊失色,要知道,在傲天大陆征战这么多年,这些神奕力可是他辛辛苦苦得到的,最后竟然如此消散掉,他却没有任何办法,这种无奈感,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体内的力量不受控制的流逝,难道是因为进入混沌大宇宙的缘故?

那我或许可以尝试沟通一下这里的力量或者规则。”

想到这里,叶玄立刻进入冥想状态,试图与这里的天地取得一丝联系,但可惜的是,这里的天地根本不鸟他。

他只能感受着自己体内力量的流逝,修为不断的下降,界王境,造化境,虚极境,境界无限下降,他却没有办法。

在叶玄几乎想哭的心都有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他与这里的天地开始有了一丝联系,并且从他体内散掉的力量并未远离,只是在他身边环绕,似乎在发生这一种奇妙的变化。

或者说他体内散去的力量,似乎已经开始转化成这里的力量。

“这是……同化?我明白了,傲天大陆在混沌大宇宙之中,不过是蝼蚁一般大的世界,我在傲天大陆所使用的力量,自然是不能在混沌大宇宙之中使用,所以我身上的力量,在宇宙规则的引导这下,开始同化成这里的力量。<>只要完成同化,我的修为应该还是千界之主。”

想到这里,叶玄心中安心了不少,立刻加速将自己体内的力量散发出去,果不其然,在他体内力量完全散掉的时候,那些同化掉的新的力量,再度进入他的体内,使的下落的境界,再度回升,造化境,界王境……

“啧啧!果然下界又来了不少惊才绝艳之人,竟然能够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神元同化,不得了啊!”在叶玄的修为即将回到千界之主的关键时刻,一阵苍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其力量深厚,让叶玄都感觉深不可测。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您好,请问是哈利·波特先生吗?”

一位年轻女巫走了进来,她穿着漂亮的长袍,一头酒红色的头发,洒落在两肩。

“是……我是的……”哈利在对方的注视下

文学

,有些心跳加速。

但女巫接下来的话,让他浑身一哆嗦。

“我是魔法部傲罗,奉命带你去魔法部。”

哈利咽了口唾沫,魔法部的人这么快就来了吗?

“你是魔法部的人?我不认识你,能让我看一看证件吗?”

“你不认识的人多了。”女巫板起脸,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挥了挥道:“有问题吗?”

哈利摇摇头……就算有问题,又怎么了?

他从没见过傲罗证,也不知道真假。

“受审时间不是12号吗?怎么现在就要带我走?”哈利又提出疑问。

“这是防止你畏罪潜逃,提前将你收押。我部公函一会就到,不要多废话了,快走。”

女巫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压迫感十足。

弗农得意一笑:

“是的,他就是哈利,快将这个小混蛋抓走。

你看他对我儿子做了什么!

立即将他送进你们那的问题学校,每天不干活,不给吃饭的那种。”

女巫扭过头看向弗农,声音冷淡:

“你在教我做事?”

弗农立刻缩了缩粗脖子,这女人看起来不太好说话。

哈利差点笑出声,女巫又将凌冽的目光,放到他身上。

“好了,把魔杖交出来,我们走吧,赶时间呢。”

“我不会跟你走,也不会把魔杖交出来!”哈利攥紧魔杖,警备起来。

威廉刚刚写信,让他不要把魔杖交出去。

等等……威廉还说,不要使用魔法。

自己如何在不使用魔法的情况下,从一个傲罗手里,保护自己的魔杖?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

色诱?

哈利快速评估一下自己的颜值……很可惜,没长着威廉那样的俊脸,不然可以尝试一下。

女巫拔出魔杖,一步向前,冷冷道:

“怎么,你想要对抗魔法部,对抗我?”

“不……不是……我……”哈利结结巴巴,有些不知所措。

“哦,我知道了,你在等威廉·史塔克吧?”女巫甩了甩头发,微笑道。“可惜,他现在自身难保。”

“威廉出了什么事?”哈利紧张地问道。

“他勾结邓布利多,组成了反动武装集团,企图谋害福吉部长,另立魔法部。

事情泄露后,福吉部长已经派遣傲罗去逮捕他了。

你很快就能在阿兹卡班,和他团聚。”

哈利目瞪口呆……才短短一个下午,就发生了这么多事?

佩妮抬起头,她不停地颤抖,费力地咽了口唾沫。

“阿兹卡班?你们不是说要审判吗?”

女巫皱眉看向哈利姨妈。

“我听过阿兹卡班,是你们最可怕的监狱!”佩

文学

妮突然有些激动。

“哈利……他只是个孩子,最多也就被开除,被赶出霍格沃茨,为什么要被关进监狱?”

女巫奇怪地看着佩妮道:“我们抓人还要向你解释吗?”

弗农扯了扯自己妻子的袖子,让她闭嘴。

佩妮却有气无力地说:“弗农,这孩子……他必须留在这里。”

“我要见邓布利多,他说过……”

女巫没有料到这个局面,不知所措地向后退去。

哈利更是愣在原地,他没有想到,最讨厌他的姨妈,有一天会因为‘阿兹卡班’这个词,而拦住傲罗。

她到底是从谁那里,听说的阿兹卡班啊?

哈利无比地疑惑。

局面一时间僵持住了,很快一个男巫出现,他进屋后,皱眉道:

“怎么回事,还没有带走哈利?时间快到了。”

女巫向他吐了吐舌头,无奈道:“我好像办砸了,你来吧!”

男巫叹了口气,声音温和道:

“夫人,我是魔法部的傲罗,您儿子被摄魂怪袭击了,吃点这个,会好很多。”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任家镇,义庄,侧厅中。

方方正正的桌子旁边,四个人正在两两相对而坐。

九叔,四目道长,张楚,以及石坚。

距离张家镇之行,已经过去了两天,张楚当日返回森林没有找到那名玩蛊虫的修士后,便径直回了这里。

奇怪的是,先张楚一步离开这里的石坚石道长,却在今天才刚刚到达任家镇。

“师兄,当年师门一别,我们有多久没见了?”

九叔站起来给石坚倒了一杯茶,口中感叹道。

“一晃眼已经十多年了吧...”石坚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但很快就恢复了古井无波的状态。

“师兄你可是一点都没变啊,还是这么的古道热肠!”

九叔已经听张楚讲述了当日张家镇发生的事情,笑道。

“呵呵呵,张三条和我相交莫逆,他的侄子我怎么可能会见死不救。”

饮了一口热茶后,石坚说。

“不管怎么说,这次我们师兄弟终于可以并肩作战了!”

四目道长同样了解了张家镇的大概情况,也清楚了省城的那位石道长应该就是他们这一辈的大师兄。

“有你们帮忙,那我的把握就大多了。”

石坚欣然一笑,随后面上却露出了一些疑难。

“师兄,可是有什么为难之处?”九叔看到后,直接问到。

“林师弟,张家镇的情况远比我当初想的要复杂的多。”

“这一次初步探查之后,那里的三教九流,邪魔外道之辈已经聚集了一大股势力。”

“仅凭我们几人,恐怕是力有未逮啊!”

石坚见状,立刻说出了当日他在张家镇探查到的大概情况。

虽然其中有许多细节碍于当日情势不曾探查清楚,可就这么一个大概情况,却也让九叔以及四目道长他们面色凝重。

当日无论是张楚,还是石坚,都是凭借个人实力潜入其中的。

张楚因为张一筒尸骨的原因,与张家镇中心的全贯道教众对峙了一阵,却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石坚据他自己所说,则是依靠高超的阵法造诣,不曾惊动任何人。

依靠现有知道的情况,仅凭他们几人去张家镇的话,恐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所以,师兄你将主意打到了省城那位陈大帅的身上?”

九叔想到前些天省城的那位来客,立刻问到。

“不错,若是能够借用军队的力量,那么那些杂碎自然不用我们费心。”

“到时候,只要注意盘踞在张家镇深处的那些高层人物便是!”

石坚点了点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谋划。

张楚闻言,虽然心中知道这位石坚石道长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但石道长的这次谋算并无不妥之处。

“既然如此,不知陈大帅心中作何打算?”

张楚心中一动,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毕竟如果省城的那位陈大帅不同意的话,那么他们在这里谋划再多,也没有任何作用。

“这正是我此次前来找你们的原因。”

石坚叹了一声,看向了林凤娇。

“省城中,如今正有一件奇诡难题,我无十分把握解决,所以才想借着喊阿楚去省城的机会,请师弟你来省城一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