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与子乱系列小说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一章

谢忠军离开楚沧海的公司之后,直接去了看守所,楚沧海透露得消息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从未将安崇光和陈玉婷联系在一起,他要尽快搞清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邻居的关系,谢忠军和陈玉婷要熟悉得多,他直接打着代表老爷子前来探望的旗号。

陈玉婷比谢忠军想象中要冷静的多,平静淡定,看不到她的惶恐。

谢忠军微笑道:“婷姐,老爷子让我过来看看你。”

陈玉婷漠然道:“你们不是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吗?”

谢忠军被她的这句话给噎着了,干咳了一声道:“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啊。”

陈玉婷道:“倒也是,血脉相连,不过你好像是养子啊。”

谢忠军心中暗骂,这女人真是哪句话刺耳说哪句。心中虽然不爽,但是没有表露在外,谢忠军道:“婷姐,你们家的事情我才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陈玉婷道:“你真是后知后觉,我杀人的时候你不帮忙,现在人都死了你又说帮忙,帮什么忙?毁尸灭迹吗?你有那个本事吗?”

谢忠军憋得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给吐出来,强忍着愤怒,毕竟今天过来是调查情况的,耐着性子笑道:“婷姐,您就别开我玩笑了,我今天来是老爷子的意思,他是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的,婷姐,您跟我说句实话,真正的凶手是谁?你为什么要维护他?”

陈玉婷没说话,平静望着谢忠军。

谢忠军满脸堆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绝不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帮,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够解决。”

“可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目前你可是杀死佟建军的第一嫌疑人。”看到陈玉婷的态度如此冷漠,谢忠军也就收起了伪善的面孔。

陈玉婷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你是警察还是律师?一个脑满肠肥的商人罢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说要帮我。”

谢忠军道:“婷姐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陈玉婷道:“一个对养父如此绝情之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帮我?”

谢忠军脸色一变,这女人可没有他想象中简单,他点了点头:“好,那咱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了。”霍然站起身,却没有马上走,目送陈玉婷在女警的陪伴下离开,忽然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安崇光的关系。”

陈玉婷道:“什么关系?有没有你和秦君卿的关系密切?”

谢忠军的身躯僵立在原地,一双小眼睛里面流露出慌张的光芒,可很快这光芒就变成了阴冷的杀机。

谢忠军驱车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安崇光和楚沧海就坐在车内远远看着。

安崇光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楚沧海点了点头,如果是谢忠军在背后布局,那么谢忠军根本就没必要来看守所,楚沧海故意放消息给他,谢忠军前来的目的就是要查证陈玉婷和安崇光的关系,由此逆推,他根本就对陈玉婷的事情不知情。

虽然证明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不是谢忠军,可安崇光的心情反倒越发沉重了,看不见的敌人才可怕,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会遭遇这样的报复。如果仅仅是一个污蔑,一个谎言那还倒罢了,但是他和萧九九的父女关系已经证明。

楚沧海道:“陈玉婷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他?”

安崇光道:“她早晚会说,手里握着那么一张牌没理由不用。”

楚沧海道:“你打算怎么做?”

安崇光道:“还能怎么做?”

楚沧海看出了他的犹豫:“其实以你现在手中的权力,完全可以在事情闹大之前先控制住。”安崇光是神密局局长,利用这一身份向相关部门施压,争取先一步将陈玉婷控制在手中。

安崇光道:“背后的人布局二十年,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我如果这样做,可能正中他的下怀。”

楚沧海意味深长道:“我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你做事如此畏手畏脚过。”

安崇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策划,可这个人实在是可怕。”

楚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个他本不想提的名字:“岳先生?”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是她,我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傀儡,对付我,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也没必要从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不是谢忠军,也不是岳先生,那么会是谁?究竟是谁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预见到安崇光会成为神秘局长?

楚沧海道:“谢忠军说江河他们会在年前回来。”他是故意提起这件事,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铺垫。

安崇光道:“这次的行动我不负责,岳先生先将学院分离出去,然后又安排安崇光负责外勤,我现在其实已经被架空了。”说起这件事他对楚沧海一度颇有微词,毕竟自己落到今天的地步和他也有些关系。不过自己也有对不住他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是永恒的。

友情呢?安崇光在心中悄悄问自己,他和楚沧海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无论承认与否,楚沧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之一,自己对他也是一样。这些年来,两人始终维系着朋友的关系,不仅仅因为他们彼此有相互利用的价值,志趣相投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存在着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想要重新回到平衡的状态就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多半永远都无法再恢复昔日的平衡。

率先打破平衡关系的是自己,如果不派楚江河前往深井执行任务,也不会有上次的意外,他们之间的友情或许还是一如从前。安崇光想起楚沧海在得知楚江河死讯时悲痛欲绝的情景,此时方才意识到那时的楚沧海如同心死,也许因为他没有子女,所以体会不到楚沧海的悲痛。

当初他误以为张弛是自己的儿子,马上就做出了让何东来前去幽冥墟营救的决断,现在看来自己只是被楚文熙利用,萧九九!他和萧九九之间的鉴定报告是自己全程监控,绝无任何的问题,他有女儿,萧九九就是他的女儿。

想到这里,安崇光的心中忽然有些异样,闭上眼睛仔细分辨着这种感觉,不是害怕,不是愤怒,而是欣慰,他竟然在想,就算败露也没什么大不了,安崇光第一次意识到,人世间居然还有比名誉和地位更重要的东西。

楚沧海静静望着这位老朋友,在沉默中观察了

文学

良久,方才道:“你是不是很害怕?”

安崇光仍然闭着双目:“为什么要害怕?”

楚沧海笑道:“就像是被人押上刑场之前,不知那把刀什么时候会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安崇光道:“你猜我在想什么?”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安崇光道:“我在想你得知江河飞机失事之后的事情,不惜代价地在失事地点打捞了整整一个月。”

楚沧海道:“看着我那么痛苦,你却不告诉我真相,这件事我可要记你一辈子。”

安崇光道:“你那么爱江河,为何又要第二次将他送入幽冥墟?”

楚沧海将座椅放下,两只手交叉枕在脑后,两人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透过全景天窗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记得曾经有一次,他们也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躺在草原上遥望夜空,他们同时发现,原来黑夜可以比白天看得更清晰。

安崇光道:“你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入险地的,除非留下来比离开更加危险,沧海兄,你对谢忠军也产生了警惕之心。”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二章

顾雪姿租的,是两室一厅的房子。

配置到是不错,一长两短的沙发,有茶己,还有电视,然后贴了墙纸和一些小饰品,看上去即干净又温馨,女孩子就是这样了,租屋也能弄得漂漂亮亮的。

阳顶天到沙发上坐下,顾雪姿跪在沙发上,给他揉着后脑。

这是一种亨受,阳顶天却想起顾雪姿刚才鬼叫鬼叫的,先以为有流氓,现在一看,别说流氓,鬼都没有,阳顶天就好奇了:“雪姐,你刚才是怎么了?”

“老鼠。”这一说,顾雪姿也记起来了,顿时一脸惊骇,指着其中的一个屋子:“我屋里进了老鼠。”

话音里,竟还带着了哭腔。

居然是一只老鼠,阳顶天简直要哭笑不得了,不过呢,女孩子怕老鼠不稀奇,一般女孩子都怕老鼠,不怕老鼠的,除了变态,就是给生活磨平了一切温柔触角的老女人。

“这种老屋子,可能是容易进老鼠。”阳顶天点头。

“怎么办啊?”顾雪姿几乎真的要哭了。

“没事,我帮你把老鼠捉掉。”阳顶天起身,两个屋子门都是打开的,只不过另一个屋子没开灯,阳顶天看了一眼:“雪姐你一个人住啊?”

“不是的,小小本来一起住,不过这死丫头最近找了个外国男朋友,天天在开发区那边住,这个死丫头,老鼠就是她屋里钻出来的,呆会看我不打电话骂死她。”

顾雪姿娇嗔薄怒,看得阳顶天眼光发直——这才是顾雪姿的真面目啊。

阳顶天进顾雪姿屋里,屋中一床一柜,居然还有一个梳妆台,床上凉席上是粉色的小被单,可爱的小熊枕头,墙上还挂着一只粉粉的小兔子,那两只粉粉的小眼晴,嗯,跟阳顶天先前看到的差不多。

但让阳顶天尴尬的是,床上还有一些衣服,显然是顾雪姿出浴后要穿的,丝绸吊带睡衣,小内裤,当然还有罩罩。

顾雪姿先前忘了这个,自己一眼看到,顿时娇叱一声:“闭眼。”

阳顶天都给她吓一跳,慌忙闭上眼晴,心中好笑,嘴上装傻:“怎么了,是不是你看到老鼠了,闭上眼晴做什么啊,难道母老鼠在洗澡,那更好啊,刚好捉个活的。”

本来有些尴尬,给他这么一油嘴,顾雪姿到是扑哧一下又笑了,飞快的扯过床单盖住衣物,道:“可以睁眼了。”

文学

顶天睁开眼晴,眼角余光扫一眼顾雪姿,可就叹气了。

这丫头光顾着拉被单遮住衣物,却没想过要穿上衣服遮住自己,还一条浴巾裹在那里。

阳顶天只好岔开心思,眼晴四下一扫,道:“老鼠在哪里呢,没看到啊。”

“它肯定还躲在屋里。”顾雪姿颤声叫,人就躲到了阳顶天身后,手还抓着了阳顶天衣服。

“雪姐你别动,老鼠就在床底下,我把它抓出来。”

“呀。”听说老鼠就在床底下,顾雪姿一声尖叫,一下就跳到了床上,跳着脚叫:“快,快,快把它赶出去。”

结果她这一跳一叫,把老鼠给吓着了,居然一下就窜了出来,想往门外跑呢,阳顶天见了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姐姐呀,你威力真大。”

阳顶天一俯身一伸手,就抓住了老鼠尾巴,那老鼠其实就是个小老鼠,比阳顶天的手指长不了多少,到是凶,给阳顶天提在手里,它还呲牙咧嘴的,吱吱有声,竭力想弓起身来来咬阳顶天呢,又怎么咬得到。

可顾雪姿不知道啊,一看阳顶天提着老鼠的样子,尤其老鼠弓着身子要咬他,顿时尖叫起来:“呀,它咬你了,呀,快扔掉它啊。”

“别怕,它咬不到我的。”阳顶天漫不经心的把老鼠甩了几个圈子,那小老鼠狡猾得很,一看不对,四肢一直,装死了,顾雪姿一看,叫道:“它死了吗?”

“装死。”

“呀。”顾雪姿顿时又叫了起来:“快把它扔出去,扔得远远的。”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第三章

“我真没事儿。”林云露出笑容,收起宝剑走到旁边坐下歇息。

这才半个月而已,按照姚副宫主的吩咐,这药是每一个月吃一颗。

这时候,管家走了进来。

“府主大人,有人送来一个储物戒指,来者说是天神宫送来的,让我转交给府主大人。”管家说道。

“天神宫么?”

林云伸手接过储物戒指,打开一开,里面装的,正是镇压自己毒素的药丸。

……

时间流逝,转眼又是十天过去。

寝殿内。

林云正在使用龙焱浆强化肉身。

伴随着,龙焱浆在体内挥发,林云的肉身强度也在一次次被增强。

而现在,肉身强度在不断被强化之下,已经达到一种极限,而后发生质变!

林云的皮肤、血肉、筋骨、脏腑、器官,都在发生质变。

许久之后,体内的变化终于消退下去。

“恭喜主人,肉身达到天昊之体初期!”器灵的声音响起。

“天昊之体初期,肉身果然又强大了许多!”林云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

从万象之躯后期,到天昊之体初期,乃是一种大境界的跨越,想要突破的难度很大,但成功突破之后,提升也是相当明显的。

在当今世界的九转渡劫境修士中,恐怕根本找不出谁的肉身境界,能达到这种层次!

此时此刻,林云额头布满密集的汗珠,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

倒不是因为突破肉身境界。

而是断魂毒在体内爆发,产生可怕的痛苦,才让林云这般。

毕竟距离林云第一次服药,已经过去快要三十天时间。

最可怕的是,这种折磨,是每分每秒都不停止的。

“达到天昊之体后,我抵抗这种折磨的能力,似乎确实强了些。”林云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即便如此,体内所爆发出的痛苦,依旧不断地折磨着林云,只能说林云肉身的承受能力,更强了。

“这几天,我就不出去了。”林云咬牙道。

距离吃药过去这么久,断魂毒已经快要完全爆发,林云不想让大家担心。

特别是,自己女儿,林云之前骗她说自己已经完全好了。

紧接着,林云瘫坐在地上,痛苦不断增加,遍布林云全身!

“得做点什么!”

林云起身走到寝殿左边,这里堆着不是石雕,是林云平时雕塑的地方。

林云当即拿起刻刀,开始雕塑,试图进入自己喜爱的雕塑世界,以此来转移痛苦,以此让痛苦的时间过得快一点。

如果躺在那儿什么也不做,这种痛苦折磨,会让林云会度日如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