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一章

许易现在地位虽高,但还是依托于邪庭的体制。

很多人正拿放大镜盯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很敏感。

他如何对夏炳忠,便是人家观察他的一个关键点。

尤其是在体制内,念旧和尊重以前的上司,绝对是所有上位者都极为看重的。

由是,他始终对夏炳忠保持着足够的礼敬,这也让他迅速地赢得了孟圭等大人物的好感。

一番揖让后,夏炳忠转上了正题,却是无极殿主人选的问题。

如今许易已是逆星宫副宫主了,照眼前的局势,不日中枢就要下旨了,遂杰正位逆星宫宫主一职,更是没跑的事了。

故而,遂杰是绝不可能再继续兼任无极殿殿主。

然而,如今的无极殿因为遂杰在位时,建造的聚宝城,已成为极为关键的所在,所以谁接任无极殿殿主一事,就变得敏感起来。

往昔,无极殿殿主的人选,皇道天王有提名权,中枢有任免权。

而因为遂杰的缘故,无极殿殿主一职,已变得极为醒目。

换谁来接任,夏炳忠的话语权已经不那么足了,他需要遂杰的力量。

许易道,“不知夏兄以为谁人出任为妥?”

夏炳忠道,“无极殿是你的根据地,你虽走了,根还在。

尤其是那聚宝城,换谁来做个殿主,没你首肯,聚宝城那个理事会怕也不服。”

许易摆手,“夏兄言重了。

不过,夏兄若真要我举荐,我以为重荣兄可堪大任,不知夏兄以为如何?”

夏炳忠笑道,“英雄所见略同。”

事实上,两人都知道王重荣是唯一的人选。

谁干这个无极殿殿主,都需要满足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同时获得遂杰和夏炳忠的信任。

王重荣是遂杰的老上级,是夏炳忠的老下级,他出任符合两人的利益。

更有一点,王重荣和遂杰相交最久,最知道他在巫族中的影响力,他若出任无极殿殿主,虽有可能折腾出些动静儿,但一定会保持聚宝城的稳定。

有此一点,就够了。

议定正事儿,许易起身告辞,离去之际,忽地心念一动,“夏兄,遂某还有个不情之请,还望夏兄千万应允。”

夏炳忠心情正好,摆手道,“你我是兄弟加战友,有什么话不好说?”

许易道,“夏兄手下的苏少卿,心思细腻,我极为欣赏。

我初掌逆星宫,夹袋里实在无得力人选,不知夏兄能否割爱?”

许易话音方落,帷幕后窜出一人来,冲皇道天王拜倒在地,“天王万万不可,遂杰这是要致我于死地啊。”

说话那人正是苏禀君。

他随同夏炳忠前来,却忌惮遂杰,一直没露面。

此次,遂杰前来造访,他也隐在帷幕后。

哪知道,遂杰临走之前,竟提起这桩事来。

他可知道,若真随遂杰去了逆星宫,

文学

他小命一准得玩完,毕竟当初他没少给遂杰下绊子。

“大胆,遂杰也是你呼得的,不成体统。”

夏炳忠厉声喝道。

苏禀君连连告罪,心乱如麻。

夏炳忠眼中闪过一抹尴尬,厉声道,“冲我请什么罪,你得罪谁了,心里没数吗?”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二章

近一千万点!

突然,猛地一下,一股强大到恐怖的灵能钻入江禾体内,经络之中,翻江倒海。

自身经络和丹田也在快速的被灵能凝结的物质所替代。

当全身的经络和丹田从身体组织逐渐转换为灵能凝聚的组织后,冲击瓶颈,就开始了。

正常神照级别冲击瓶颈,可能需要好几次,就好像有一层无形屏障堵在那里,弄得修炼者筋疲力尽,也难以突破。

江禾集中精神,他感受到了那阻挡实力增强的层屏障。

咔!

江禾还未反应过来,屏障就消失了。

灵能宣泄涌入他的神识空间,并且逐渐融合,将他的神识空间增强。

神识空间逐渐化作一片白色。

似是浓稠的,落入水中的颜料。

那是一种无暇的的白色。白色逐渐扩散着。

“怎么回事?!”几人感受到这股灵能波动。

“是你们的领袖!”俞房说道:“太奇怪了!你们的领袖在突破神照!”

“十九岁的神照!!”俞房心中惊叹:“这太不可思议了!”

“神照?!”范应铭惊道:“我靠!真的假的!”

“这灵能波动,就是神照级别的波动!”俞房说道,不会有假!

此时,燕雪晨及其震惊。

神照?!

十九岁的神照?

这谁听说过?!

远古大能也没这么强吧?

神照七百阳寿,七百年后,得是什么景象?

不对。

七百年后,这个江禾的实力,绝对不止神照了!

天尊?

那个消失在历史中的境界?!

到时候,可就不止七百年了。

到底有多少年,以燕雪晨的认知,根本不清楚。

这太不可思议了!

「叮!恭喜宿主,获得反派值:5000点。」

在江禾的神识空间,乳白色持续扩散。

到处都在产生白色的斑点,那些斑点融入了神识空间,并且影响着周围,让周围的一切,都化为白色。

「叮!宿主的境界已提升至:神照一阶。」

「生命值上升中。」

白色彻底覆盖了整个神识空间。

整片空间,都是白的。

江禾坐了起来。

空气中的灵能,似乎都与他链接,如臂挥使。

他对灵能的掌控,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如果说,在此之前,是引动灵气的话,那么现在,这些灵气则是完全听他的指挥了。

他站起身来,目前,他还要和柯梦芸一样,学习如何去飞行。

但他懒得费那么多力气。

到了神照,可以踏空而行以后,便可以修炼身法道技了。

通过不同的灵能掌握形式,可以造成不同的移动效果。

到那时,金灵根,甚至蓝色符文对速度的影响都变得微乎其微。

但蓝色符文依旧能够加快肢体的动作。

只是移动,不再依靠肢体。

之前,加百乐突然加速,全身橙黄色力量流转,追杀江禾的秘法,就是一种身法道技。

而尤里南邵瞬间加速,甚至能够破开空气,造成不小破坏力的方法,也是一种身法道技。

现在反派值那么多,有机会可以学一个。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第三章

边成宇首先对朱卓说道:“现在我希望你的身体能够彻底放松。把你的脑袋和后背靠在沙发上,选择一个你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姿势。如果你准备好了,请告诉我。”

朱卓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的双臂自然落下,轻轻地放在沙发扶手上,他的头背则陷在沙发靠垫里,形成一种半坐半躺的姿势。然后他说了声:“好了。”

“请放松你的全部身心,包括所有的肌肉以及你的思维。不要去想任何事情,只去关注你自身的感觉。你的气息变得缓慢而清晰,而你的眼皮则越来越沉重。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慢慢地闭上眼睛,同时完全依靠鼻子来呼吸。”

边成宇的声音平静自然,带着一种既舒适又单调的情感,每一句话都以下降的音调来收尾,在不知不觉中营造出令人疲倦的催眠气氛。同时他有意控制着节奏,每一次下达暗示指令时都配合着朱卓向外吐气的过程。很快朱卓就闭上了眼睛,呼吸也变得厚重而匀和。

沉默片刻之后,边成宇又开始娓娓而言:“想象一下,这是一个春天的早晨,阳光温暖明媚,春风微微吹过,带着青草的芬芳气息。你现在正躺在一艘小木船上,耳畔传来轻柔的水浪声。你的头顶是一片蓝天,白云一朵朵地飘过,像是松软而又宽大的棉被。小船在水面上轻轻飘摇,你的身体也跟着晃动,就像是回到了婴儿的摇篮里。你完全没有抗拒,只想让每一寸肌肤都彻底松弛下来。”

边成宇源源不断的话语如溪水般冲击着朱卓的耳膜。后者脸庞上的线条渐渐模糊,他的眼角、他的嘴唇都已经彻底松弛。他的脸部和正常状态相比变得宽而扁平,这不太好看,但却更加柔和、更加真实,不再有一丝矫揉造作的痕迹。

这明显已是进入催眠状态的迹象。边成宇开始尝试引导对方失控的思维。

“现在试着回想一下,昨天凌晨你回家的路上发生过什么?让我们从你离开饭店的时候开始吧,那天饭店很晚才打烊,对吗?”

朱卓极其轻微地点了点头。

“然后你就一个人回家了吗?”

朱卓再次点头。

“路上的行人多吗?”

朱卓开口说出他在催眠状态下的第一句话:“不多。”

“有没有什么人让你印象深刻?”

“有。”

“是什么人?”

“一个女人。”

“女人?”边成宇继续问道,“什么样的女人?”

“一个漂亮的女人,很年轻,长发。”

“你在哪里看到她的?”

“刚出店门没走多远就看到了。”

文学

朱卓现在提及的这个女人和案件无关,边成宇目光中带着询问的看向沙必良,沙必良微微颔首。

边成宇便没有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多做停留,继续问道:“现在你继续往前走,你还记得一路上的情形吗?”

朱卓点点头。

“尽量详细地描述一下,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正在经过一家烟酒专卖店,有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停在我身前,司机问我要不要打车,我摇摇手,他就把车开走了;接着我走到了一家快捷酒店门口,前台的接待员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朱卓有条不紊地叙述着,一幕一幕就像过电影一般,最后他终于说到了沙必良等人最关注的段落,“……我走到了银行门口,在这里我准备往左拐弯。”

突然间朱卓的话语停住了,他的眉头微微皱起,脸上露出一丝不安的神情。

沙必良目光紧紧的盯着朱卓,他知道接下来就是他所关心的重点了。

边成宇问道:“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是的。”朱卓在沙发上有一个挺直身体的动作,似乎想要往后闪躲。

“你不用害怕,你很安全。”边成宇用平静的语调说道,“你并没有置身其中,你只是一个旁观者。你看到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对你构成威胁,现在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狗。”朱卓的答案出人意料,他说,“我看到了那条疯狗!”

沙必良精神一凝,从监控录像上来看,出现在拐角处的明明是一个人影,不可能是什么疯狗。朱卓给出这样的答案,证实了他的潜意识世界已经被人动过手脚。同时沙必良注意到朱卓的用词,他说的是“我看到了那条疯狗”,而不是“我看到了一条疯狗”,这说明那条狗对朱卓来说具有某种明确的指向意义。

边成宇也注意到这个用语上的细微差别,他进一步问道:“你以前就见过那条狗吗?”

“我被它咬过。”朱卓的呼吸变得急促,他似乎想起了某些很不愉快的事情。

边成宇微微点了点头,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略加斟酌之后又问道:“你能不能躲开那条狗继续往前走呢?”

朱卓断然摇了摇头:“那条狗拦住街口,我躲不过去的。除非我换另外一条路。”

“可你昨天走的就是这条路,往前走吧!相信我,你很安全,那条狗无法伤害到你。”边成宇的语气平稳而坚定,和之前相比多出了三分命令的意味。

朱卓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他的眉头越皱越紧,两只手也紧张地握成了拳头。沙必良知道他正遵循着边成宇的引导,试图突破那条拦在路口上的恶狗。

一场催眠战争终于吹响了进攻的号角……

沙必良等人全都屏息凝神,忐忑等待着第一场交锋的战果。

突然间朱卓发出“啊”的一声惨呼,听来凄厉无比。同时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仿佛承受着某种无法忍受的痛苦。

沙必良吃了一惊,连忙抢上一步想要做些什么。然而边成宇也跟着起身,他迎着沙必良伸出手掌,做出一个阻止的姿态。

沙必良紧贴着朱卓的沙发停住脚步。他稍稍稳住心神,却见朱卓虽然满脸痛苦,但似乎并未遭遇到实质性的危险。

边成宇走上前,他扶住朱卓的肩膀问道:“你怎么了?”

“疼!好疼!我的手,我的手!”朱卓惨叫连连,他的右手紧紧地抓住沙发边缘,手腕处青筋暴起。

边成宇把朱卓的右手翻过来,只见在掌根往下约三寸处有一块半枚硬币大小的伤疤。他思量了一会儿,决定先把对方唤醒。

“当我数到三的时候,你就会醒来。”边成宇非常自信地说道,然后他开始数数,“一、二、三。”

朱卓睁开了眼睛,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惊魂未定。

“你以前被狗咬过?”边成宇指着对方掌根下的伤疤问道。

朱卓用左手揉着那块伤疤,似乎痛感未消,咧着嘴说:“是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