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照顾妈妈,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一章

狴犴的速度降了下来。

鼻子上下耸动。

嗅觉灵敏的狴犴,就像是一头巨大的猎犬似的,在峭壁上寻找目标。

时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声,一旦有人出现,它会毫不犹豫扑上去。

陆州也不着急,任由狴犴发挥。

顺着峭壁往下,再次进入丛林。

因为树叶太过茂密,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

陆州看了一下林间的环境,并未异常。

还真是狡猾。

狴犴继续向前……速度也开始加快。

陆州看到了前方有几颗倒下的树木。

上面留下猛兽冲撞的痕迹。

应该就在前面了……

一排的树木都被撞断。

紧接着,狴犴停下了脚步。

在一颗巨大的树桩之下,狴犴抬头发出低沉的呜声。

陆州亦是抬头张望。

上方是一个被圆形罡气削开的区域。

树桩旁边,散落着一套衣物。

在衣物上,落着几滴鲜血。

陆州抚须点点头:“金蝉脱壳?”

狴犴的嗅觉不会出错,它既然停在了这里,就说明目标就在这里。

四周寂静无声。

陆州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觉察到有何动静。

可惜了……被他逃了。

陆州眉头微皱。

没道理……

他打开了系统界面,再次看了一眼强化版牢笼束缚

文学

的描述,的确是百分之百的触发概率,况且系统已经给了提示声,命中无疑。那么……没有修为,他如何驾驭颠簸的坐骑,如何削开茂密的丛林,从而迅速离开?

陆州从狴犴的背上跳了下来。

走到那一堆衣着旁边。

俯下身子,稍稍看了一眼。

“于正海的衣服……”

陆州记得,于正海在金庭山上修行的时候,所穿的衣服尺码便是这般大小。

真是好一招金蝉脱壳。

尽管如此……他也不可能离开的这么快。

难道像燕子云三一样,使用了某种遁地之术?

陆州抬起手,一道道罡印像是花瓣一样,飞向四周。

这些罡印的进攻性并不厉害,是修行者的一种追踪印记。也是入门级的修行印记,比较简单,消耗也不大。当初小鸢儿的族人被抓的时候,慕容海便是用这一招追踪的人质。

同时,这种印记还可以追踪附近的生命体。当然,如果目标有修为的话,这一招并不好使。会被护体罡气挡掉。牢笼束缚的效果触发,那么对方的修为也应该是被束缚状态。没了修为,无法抵挡印记的追踪。

然而,

印记就像是水泡似的,在广阔的林间飞行了一段时间,消失于天地之间。

没有任何动静,也没有感知到生命体的存在。

“难道是夔牛强行拖着他,飞走了?”

典籍中记载,夔牛也是传说中的凶兽坐骑。若真的全力赶路,倒也不好追。只不过能如此毫无动静地离开,有些不可思议。

陆州看了看衣着上的血渍。

应该是某种修为外的施术方式,催促夔牛离开。

大炎天下,百家争鸣。儒释道三派修炼占据主流和庞大的分支。除了巫术这种对施术时间要求高的,多数人都喜欢修炼道门的功法。

一些修行者之外的辅助用具,比如云裳羽衣,天阶武器,比如调动阵法的阵旗等。

陆州见多识广,排除了这些用具……

“孽徒,看来,离开魔天阁后,没少学习其他的东西。”陆州缓缓起身,站了起来。

陆州催动元气,凝气成罡。

大手一挥。

那道罡气,向四周飞旋,形成了迷你型的玄天星芒。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二章

“呵呵,不曾想,居然还有这种意外收获,倒是不错……”

顾长生伸手将异火亘古尺握在手中,脸上浮现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样的意外之喜,委实让他有些惊喜。

端详片刻之后,顾长生将目光从异火亘古尺上转向了与他对立的魂天帝,笑容满面的道:“魂天帝,不知我这异火亘古尺和你那献祭了所有族人的血刃相比如何,我倒是有些想要验证一下呢。”

魂天帝听着顾长生话语中的嘲讽意味,脸色极度阴沉,不过很快,他就认为这是顾长生在扰乱他的心神,虽然对于顾长生召唤出了传说中的异火亘古尺有些意外,但对于自己身前那诡异的血刃,他依然有着一定的信心。

“哼,成王败寇,为了魂族能够屹立于大陆之巅,这些小小的牺牲,不足为道,等我送你下了黄泉,后人评论中的臭名,自然就会由你来背负!”

平静下来的魂天帝,话语中依然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对于魂天帝这样的认知,顾长生微微摇了摇头,看向他的目光中满是轻蔑。

魂天帝见此,眼中红光一闪,伸出手掌将身前血刃抓在手中,而后喷出一口精血。

那诡异血刃吸收了魂天帝的精血,原本看上去就锋锐无比的刀刃之上,更是泛起了浓郁的血色光芒。

“你有异火亘古尺,我有血刃,此战也应该到了完结的时候了,死吧!!!”

魂天帝似乎是受到了血刃的影响,面色狰狞无比,一步跨过虚空,手中的血刃陡然暴涨,朝着顾长生斩下。

大音希声,血刃在魂天帝手中没有发出丝毫声响,便已到了顾长生头顶上方。

顾长生面色不变,异火亘古尺向着血刃迎了上去。

由二十二道异火凝聚而成的古尺,绚丽无比,带起一阵阵迷人的光彩,带着恐怖的力量,狠狠地和血刃撞在一处。

“当……”

可怕的能量风暴,自血刃和古尺交击之处不断席卷开来,原本因为大战已经残桓断壁的魂界,似乎是经受了狂风过境,地面都好像被犁过了一般,满天的尘土被激起又落下。

被屏障保护起来的三族联军,瞠目结舌地看着两人大战造成的景象,都是惊骇不已,不过却全都死死的盯着顾长生和魂天帝两人。

他们都知道,这一次,魂天帝拿出了自己的底牌,顾长生也是召唤出了传说中的异火亘古尺,胜负应该就在眼前。

“轰!”

一道血色声音从那战团之中激射而出,似乎是失去了控制身形的能力,魂天帝的身体落在地面之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偌大的深坑。

众人看着飞出去的魂天帝,再将目光转向了并没有追击的顾长生,眼中满是狂热,特别是顾族之人,看向顾长生的目光中,满是自豪,似乎拥有如此强大实力的人使他们自己一般。

“咔嚓!咔嚓……轰……”

深坑之中的魂天帝挣扎了片刻,冲天而起,狼狈的身形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看着浑身鲜血的魂天帝,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再次出现的魂天帝,已经解除了斗帝之声,一身黑袍已经变成了一条条布条,挂在身上随风飘荡,一滴滴鲜血自周身各处滴下,落在下方的大地之上,将大地都砸出了一个个小坑。

“哈哈哈,苍天不公啊,顾长生,今日我魂天帝败于你手,是我技不如人,不过,想要杀我,可没有那么简单,等到本帝恢复之后,这世界之大,将没有你亲近之人的容身之地……我去也……”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魂天帝化作一缕黑雾,转眼间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这是……跑了?!!”

“长生,拦下他……”

“长生公子,无比将魂天帝留在此地……”

“长生公子,不可留下后患啊……”

反应过来的众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魂天帝如今已经成为了斗帝,若是真的让他走脱,那么以后,这大陆上估计还真的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地。

被一名斗帝惦记上,他们可没有顾长生那样的实力,能够击败一名斗帝。

就像魂天帝说的那样,虽然他拿顾长生没办法,但其余人将会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跳出一名斗帝强者追杀他们。

对于众人的惊呼,顾长生却没有一点着急的意思,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轰!轰!轰……”

“轰!轰!轰……”

一连串的炸裂之声响起,众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想到之前逃离的魂天帝,再看顾长生那淡然的模样,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过心中的担忧,却依然没有放下。

“啊……”

“怎么可能……”

“顾长生,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切,欺人太甚……”

“咻……”

一连串的喝骂之后,魂天帝的身影划破长空,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看着魂天帝如今的模样,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

只见原本就已经非常狼狈的魂天帝,似乎是再次经历了一次大战,之前还挂在身上的布条已经全部消失不减,若不是有着一丝丝黑气遮挡着一些重要的部位,估计这位魂族族长就要成为这大陆上第一位裸奔的斗帝强者了。

“咳!咳咳……”

再次出现的魂天帝咳嗽几声,面色苍白如纸,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看着顾长生的目光中满是恶毒,恨不得吃了他。

“呵呵,既然如此兴师动众,我又如何会让你就此安然离去……”

顾长生嘴角挂上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着魂天帝的目光中满是不屑。

“你……噗……”

听到顾长生的话,魂天帝浑身颤抖,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忍不住再次喷出一口鲜血。

“既然你已经回来了,那也省的我费心思,这魂界作为你的葬身之地,也不算辱没了你……”

说话间,顾长生手中的异火亘古尺更加绚烂了起来,而后一丝丝火苗从古尺之上脱离,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火鼎。

“去……”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三章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距离西格之战海域最近的,无疑是克莉丝汀麾下的鹰击士和骑空军长们。

“吼!!”

海兽、鱼怪、海怪,因为找不到西格里安的气息,它们执行着他的最后一道命令,开始在这片海域上肆虐。

好在,海魔具备着最基础的智慧,它们虽然是失败者,却遵循着一定的理智,没有随意出手。

英雄级海怪们,陨落了几个,但大部分都靠着强悍的生命力,活了下来。

“三上山,就这么死了啊。”

藻枝海叶龙在海水中蜕变,它化作了一位身穿绿衣的女子,她叫海叶女,是西格里安麾下的深海族。

除此之外,还有霓触大王、绿眼蛞蝓瘦海盗、惊巨蛙翁胖海盗、腥透恶鲨、甜心海昔子、弥海武僧、慢腐骨蒲和八首矶沙蚕。

不得不说,怪兽系的奇迹兵种,能力多元化和机动性一般,但生命力与单纯破坏力,确实十分惊人。

当然,也是因为时间紧迫。

英雄级对英雄级,即便是英雄巅峰对初入英雄,也不是说拿下就能拿下的。

奇迹兵种有自身的生命力,就像树精灵一样,你将其拦腰斩断,若是没有耗尽对方的生命力,一样杀不死对面,最多让其暂时失去战斗能力。

“除了三上山和银线丝虫鱼,其他人都在吗?”

他们站在海面上,看着那几乎将大海染红,变成人间炼狱的海兽狂潮和战

文学

场,纷纷感慨着敌人的可怕。

“老大被抓了。”

“他们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会这么厉害?”

“所以他们是哪边的?蔚蓝三公?奥格赛尔?还是璀璨公国?”

“总不至于是荆棘和白桦树吧?”

霓触大王化作的深海族,是个稳重成熟的中年男子,他思考了许久,却怎么也猜不透亚顿人的来历:“老大也是,不留下有用的信息,让我们怎么跟老爷子说啊?”

“那样的情况,能给我们提供坐标就不错了。”

海叶女说:“主要还是我们轻敌了,如果一上来就严阵以待,没准还有些机会。”

“奇迹之战,哪里是能准备的,我们对他们一无所知。”

“那个女人随便丢几件武器,就叫出来一堆强的跟怪物一样的帮手,”被摁在地上吊打的腥透恶鲨,直接无语:“老鲨我好歹也是参加过百年战争的人,可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啊!”

“是啊,太诡异了。”

“那到底是什么奇迹?”

“还有最后的超大的白马,它竟然能跟鬼蜮丑神打成那样。”

“那可是鬼蜮丑神啊,曾经靠着一己之力发动奇迹之战,灭掉了数千奇迹军团的海魔之王(王者级)。”

“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摩根深海族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道身影落了下来,正是克莉丝汀的副官珊瑚。

珊瑚的实力,只是超凡领域,并没有达到英雄级。

但她代表的是仙鹰大公,所以即便实力不足,深海族们也不敢小觑。

“你们发动了奇迹之战?”

“是被入侵!”

霓触大王连忙解释道:“我们才是受害者。”

“对方出动了第五层次以上的力量?”

“我家副团长吗?”

珊瑚很担心克莉丝汀的安危,两人亲如姐妹,感情极深:“她。。。”

“这个我看见了。”

海叶女说:“她被那伙人抓了。”

“抓了?!”

珊瑚最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怎么会这样?他们抓她干什么?她不是来劝架的吗?”

劝架的人也抓,神经病吗?!

亚顿人不明白当前的国际环境,但珊瑚和深海族却是再清楚不过。

总体和平,局部战乱。

这就像是白洛的前世,你可以打打炮,射射枪,但你不能把航空母舰开过去。

就算开过去了,也只是威慑。

真要是开战,那就是全世界的谴责。

有神圣公约在,几乎所有奇迹之主都处于一个平稳的发展阶段,大家都在熬时间,以求尽快将自己的奇迹,再提升一个档次。

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消耗极大的奇迹之战。

所谓奇迹之战,必定伴随着伤亡,而人死去了,这对奇迹本体的发展,根本没有好处。

好处在哪?

有吗?

没有啊,一点都没有。

奇迹的开发,在于研究,在于探索,而不是打怪升级,攒经验。

战争的结果,就是你积累了几十年,几百年的兵力,一瞬间化为乌有。

这不仅会对奇迹本体的发展速度,造成巨大的伤害,更会给奇迹之主带去无尽的悲伤和痛苦。

打仗没好处,谁打?

“请你们立刻通知摩根王,我也会尽力将事情传递上去,让仙鹰大公知晓。”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传,这么大的动静,但凡眼睛不瞎,耳朵不聋,就不可能注意不到。

说句夸张点的,最多半天,东南海域这边爆发奇迹之战的消息,就会传到极北大地,连黄金古国和东帝国都会知道西格里安被人抓了的事。

“必须要那些人给个说法。”

如果深海族的分量不够,那就让摩根,让其他的奇迹之主去跟他们谈。

“东南海域,爆发了奇迹之战?”

“谁跟谁啊?”

这是一座极为美丽的宫殿,泉水流淌,花鸟相闻,又有白纱在风中飘荡。

而在这座宫殿的高处,一位穿着单薄,几乎只披了件轻薄纱衣的金发女子,慵懒的趴伏在床榻上,周围,数个美貌如仙子般的侍女,正细心的涂抹着蜜油,为她按摩着。

女子正是仙鹰大公,她叫密希雅,是蔚蓝三位奇迹之主中的一位,也是克莉丝汀和珊瑚的顶头上司。

“并不清楚。”

下方,身批虹色长裙的霞光圣者跪奉在那里。

她低着头,不敢抬起半分,深怕看到一点因微风而摇曳的雪白纱帘下的春光。

“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做吧,艾薇儿。”

“请您吩咐!”

艾薇儿是仙鹰大公麾下的传奇强者,而这样的战力,哪怕是在密希雅麾下,也是屈指可数。

派出她,可见密希雅对亚顿的重视。

“如果是新的奇迹之主,务必尽全力招揽,”密希雅:“蔚蓝需要新鲜血液,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倒向璀璨。”

“是,臣下明白了。”

既然是招揽,那态度肯定不能太过强势,艾薇儿说:“另外,克莉丝汀被俘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