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乱翁系列小说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一章

“噼啪!轰隆隆~”

巨大的闪电在夜空中划过,一瞬间照亮了周边的海域后,也带来了一阵密集的闷雷声。稍后,哗啦啦的暴雨就突兀的从半空中倾泻而下。

“呸~”吐出嘴里的雨水,刚刚进入指挥舱的琼州号轻巡舰长董志宁抹了一把脸:“无线电装置有没有问题?”

“舰长,刚刚和后方的魏忠贤号重巡试着联系了一下,对方收到了信号并迅速给了回复。”

“呼~那就好。听说前几天甘州号轻巡的无线电装置出了问题,结果好不容易发现敌军舰队后,居然无法及时通知后方的主力,面对聚拢上来的西贼舰队,只能自己落荒而逃。嘿,还好那天晚上海上起了大雾,跑得还算顺利。这要是今晚咱们也碰上这种情况,一记闪电暴露一下位置,再来一记又暴露一下,那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1647年9月15日,当满桂集团军走出喜马拉雅,准备迅疾插入开伯尔,主动去做二十个印度师之间饼干夹心的时候。大明海军主力舰队,已经在孟加拉湾海域反复游弋七八天了。

印度半岛是决战之地,但要把大量的兵力和物资投放上去,关键还是得看海军。可是大明海军将士再厉害,也不可能一边在进行一场数百艘战舰的决战,一边还能护卫上千艘运输舰装载数十万士兵登陆啊。

而就算是大明运气极好,第一批次主力部队顺利登陆了。那海军还得一边准备迎接对方舰队的挑战,一边分派出大量的军舰对后续的运输船队进行护航——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所以,在大军登陆以前,先和对方的海军主力干一场,这是大明所有将帅的共识。

因此,朱由栋在抵达仰光后,主要精力就是震慑聚集在此的各路藩王,加速这近两百万陆军部队的磨合,根本没有提登陆的事情。而海军方面,则是不断的洒出速度快的军舰,到处寻觅敌军战舰的身影。

不过,孟加拉湾

文学

虽然不算太大,但那只是相对于辽阔的海洋而言。对于大海里的军舰来说,要想在孟加拉湾里找到敌人的主力,也就比大海捞针容易了那么一点点。所以,从九月七号开始,大明海军出动了三十多批次的军舰,也只有一次发现了敌舰的身影。

可惜,就那么一次,甘州号轻巡上的无线电装置还出了问题,发不出讯号。结果面对对方明显超过十艘战舰的编队,甘州号只能是关闭所有灯光,借着海上大雾的遮蔽,主动撤退了。

其实,不光是大明的海军在找西班牙的舰队。西班牙的海军,也一样在找大明的舰队。

现在的局势非常清楚:如果大明获得了孟加拉湾的制海权,那大明源源不断的兵力和无穷无尽的物资,都会毫无阻碍的,大批量的,迅速的投放到印度半岛。这种局面一旦形成,那欧洲联军不管怎么努力,到最后就算是胜利了,也只能是一场惨胜。

而如果西班牙获得了孟加拉湾的制海权,那只要朱由栋不发疯,可能印度战役还没有真正开打就要结束了:如此一来,欧盟保住了印度不说。大明已经高速运转起来的战时经济体制将会遭遇严重的内伤,几年之内都缓不过气来。

当然,对于西班牙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先放大明一部分陆军登陆。然后来一次孟加拉湾大海战,击败大明海军,获得制海权。而大明已经登陆的陆军,就会成为瓮中之鳖,除了被歼灭就是投降。

但,这种想法虽然美好,可是菲利普不敢去冒这个险:他在大明可没有黎塞留、路易十三这种高级间谍。虽说从大明发布的邸报来看,对方一共是下水了九艘战列舰,而且美洲分舰队那边一再确认,对方有两艘战列舰始终在美洲。可万一对方是障眼法呢?

也就是说,海战,不一定能稳赢。这要是让敌人轻易登陆了,万一海战又输了呢?

海战的胜负是一方面。更让菲利普着急的是北线:对方叫做孙传庭的指挥官,早年在美洲就让克伦威尔和拉伊蒙多吃尽了苦头,也让他承受了痛彻心扉的丧子之痛。这一次对方在中亚,根据侯赛因发到总参的电报来看,奥斯曼人完全是被孙传庭玩弄于鼓掌之间,这北线的局面,实在是岌岌可危——他菲利普因为“破军”的天赋,倒是亲自来到了印度,而远在君士坦丁堡的易普拉欣已经多次来电,催促菲利普派出有力部队,对北线进行支援。不然他就命令堵在恒河三角洲的鲍里斯集群北上增援侯赛因——在易普拉欣看来,别说你派了三十万,就算派三百万印度士兵呢?那也不算是有力支援。

可是鲍里斯那三十万人如何能北上?大明的曹文诏集群已经出现在了洞鸽隘口啊。

所以,一方面是不知道对方海军的真实实力,想要一探究竟。一方面是北线吃紧:这真正的印度战役还没有开始呢,北线就有倾覆的危险了。如果北线真的战败,嗯,以中亚那个复杂的交通条件,估计

文学

对方也无法派出太多军队南下,只要守住开伯尔山口就影响不大。但无论如何,从地势上来说,获得了中亚的大明将居高临下的俯视印度不说。波斯、阿富汗这些奥斯曼的势力范围将会全部完蛋——如此一来,奥斯曼会不会先退出战争?

所以,无论如何,都必须先跟大明的海军打一仗。

……

“加西亚,今天还是没能发现敌人的主力舰队吗?”

“抱歉,陛下。尚未发现。”

“罢了,我本来是准备把这个杀招放到后面去用的,可是现在北线很危险,为了争取时间,我批准你使用飞艇升空进行侦查。”

“啊?感谢陛下。请陛下放心,有了飞艇,我们一定可以提前发现对方。”

……

第二天,九月十六日清晨。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二章

奉天殿,

内阁和六部被召来面圣。

严成锦看见柴升手捧急奏,猜测九边有军报传回。

柴升长出一口气:“两广总督藩番,与总官兵毛锐分兵六路围剿,双方甫一接兵,岑浚弃甲逃遁,已斩其首级,平定思恩。”

思恩府叛乱后,严成锦就掐着弹劾。

幸亏,潘番将功补过,令他也能将功补过。

刘健郑重地道:“陛下,不可再用岑浚后人为官了,当废除思恩特例,整顿吏治。”

思恩府和田州府,是南方少数民族为主居住的区域。

由于说的是土司话,汉人当官难以沟通,朝廷采取自治的手段。

即羁魔政策。

就如同后世的南方自治区,只是不如后世管辖的区域庞大。

严成锦仔细想了想:“刘大人所言不错,否则,就如同山东孔氏,日久腐朽。”

王鏊道:“汉人不通土司话,会说官话的土人极少,若以汉人为官,敢问严大人,要如何审理?”

道理谁都知道。

当初,正是受制于汉人听不懂土司话,导致案件无法审理。

李东阳双眸微动,在思考计策。

严成锦记得,上一世广西也是自治,与思恩府的世袭制不同。

在土人过于集中的地方,管制方法,要么将他们汉化,要么自治。

弘治皇帝视线一转,目光落在严成锦身上:“严卿家,朕看你似乎有想法?”

你这大龙眼看得真准。

“臣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内阁和六部官员虎躯一颤,当此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是有主意了。

弘治皇帝眼睛深处露出一抹喜意,面色平静:“说吧。”

“思恩府废除世袭制,另设府州考试,以票选制,推举才德兼备的土人担任。”严成锦道。

天下官员,大多是通过科技任命。

除了南方土人聚集的府州,采取的是世袭制,生下来就是官。

弘治皇帝疑惑地看向刘健,刘健也是一脸懵逼。

诸公皆满脸茫然。

“严卿家,何谓票选制?”

“就是选出五个德才出众的土人,百姓投票选举,最受崇敬之人当官。”严成锦道。

由土司投票选举,就犹如后世的一国大选,可平土司的民愤。

朝廷不熟悉土人的文化,而土人汉化的程度很低,由朝廷出题任命,并不能彰显公平。

柴升心下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若卖官鬻爵呢?”

毕竟,土人不多,花一万两就能把官买下来了。

一万两对于世袭多年的土司,并不算太庞大,如此一来,又回到了土司手里。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

“柴大人所言有理,都察院和卫所可从旁监管,有买官者,流放三千里。”严成锦道。

卖官鬻爵,在严密的制度也无法禁止。

总有胆子大的。

朝廷让你自治,可不是放手不管。

吏部尚书韩文低着头,衡量片刻:“上东孔氏自废除世袭后,再无贪腐疏奏通报,不如在思恩州,试着推土人自己选举?”

“臣附议!”王琼微微躬身。

弘治皇帝颔首,随即道:“思恩府暂且如此,内阁替朕下旨吧,兵部还有其他消息吗?”

其他消息,就是指太子的消息。

柴升期期艾艾地道:“没有。”

诸公接连叹了几口气,太子聪明玲珑,若能静下心来,说不定能超越陛下,实现盛世。

毕竟,他们教过弘治皇帝和太子,太子实在比陛下聪明太多了。

宁荣荣把腿抬高我要进去 第三章

宋之问因为自己是个逃犯,害怕别人发现,所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冯君岩不是逃犯,甚至可以说是王者归来,但是事到临头他却有些踌躇了。

这一次回到苎麻镇,是为了拿回曾经的地方,为了秋后算账,可是之后呢?真的要把甘家,赶尽杀绝吗?作为一个在战场上活下来的人,他对私人并不陌生。仅仅是这几个月以来,死在他面前的探子,就已经有三个了。甘家要是报复了,那廖家要不要清算?这都是他犹豫的地方。

若是以前,冯君岩肯定会毫不犹豫的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可是现在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了。这一年的随着他的手,伸的越长,知道的越多,他就越明白人口的重要性。他一直以为交州的人口至少也得有数百万,可是事实证明,这真的只是他想多了。整个交州的人口,就算加上藏匿和各个洞主的人口,也决计不会超过百万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错觉,只是因为上辈子,单单两广都有上亿人口。可惜,上辈子,只是上辈子。整个九州加起来不过数百万人汉人的晋朝,地处蛮荒的交州哪来的这么多人。这所以会造成这个错觉,只是因为合浦是合浦珠的产地,所以聚居地比较密集而已。

冯君岩最后还是没有第一时间见到刘依然,而是见到了与刘同站在一起的吴力和吕东。

“冯族长,今日衣锦还乡,可喜可贺。”

冯君岩刚一落马,吴力和吕东两人就笑着迎了过来。

“竟劳二位族长亲自迎接,真是折煞晚辈。”冯君岩也没想到居然是吴力和吕东二人亲自来接,见二人迎了上来,赶忙行礼。

今时不同往日,虽然不过一年,但是这一年里,冯君岩不仅搭上了孙郡守的线,就是冯家自身也搞出了偌大的声势。虽说这时代交通不便,消息传播太慢,但是作为地头蛇的吴吕二人,在官面上又有关系,怎能不听到一点风声。所以这一次知道冯君岩回来,二人直接就亲自前来迎接。现在听冯君岩这么一说,心里也是高兴。

“冯族长此番荣归故里,我们这些乡亲怎能不前来粘粘喜气。还望冯族长不要吝啬些许酒水才好。”吴力见冯君岩这么客气,也是开起了玩笑。

“吴族长莫要说笑,区区酒水,自当管饱。当日离开多亏了二位族长相助,冯家上下感激不尽,等君岩归家之后,自当亲自登门拜访。”冯君岩这次回来迟早要和吴吕两家商量事情,也是趁着机会说了出来。

正当冯君岩等人见礼的时候,甘家祠堂内气氛切是无比的凝重。

“族长,冯家那些赤佬今天回来了。”甘彪此时满脸怒气,之前刘同他们回来,他就叫嚣着要给刘家好看,让他们知道苎麻镇到底是谁家的天下,可惜却被甘路压了下来。现在冯君岩等人回来,无异于直接往甘家脸上抽,早就忍不住的甘彪,现在直接就在议事厅里边,闹了起来。

“甘彪,闭嘴。整日喊打喊杀,这里是祠堂议事厅,在这里大呼小叫,你眼里还有没有我祖宗,还有没有我这个族长。”跪坐在主位之上的甘路心情本就因为冯刘两家的事情闹得烦闷,甘彪此时出头,直接就把他惹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