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妻日常1v1青灯、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一章

大小姐依旧是那样的可爱。

她俏皮地跟苏牧发着语音通话,不过她也并

文学

不是单纯地找牧神玩玩游戏。这一次不同,她不但自己打算和牧神一起玩游戏,此外他还带了一个人。

“牧神,久仰您的大名!”那个名叫赵禹的男子说着,他不大,和无名相差不多。

苏牧点点头:“嗯,太客气了!你是大小姐的朋友吧?”

“是的是的!”

苏牧仔细看一眼,赵禹的id,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时,大小姐说道:“牧神哥哥,你可得注意奥,今天我给你带来的这

文学

个人可是很猛的。”

苏牧专门向大小姐问道:“什么来历?”

大小姐笑而不语!

赵禹笑着说道:“大小姐您的夸奖太夸张了吧!”

“一点都不夸张!”

苏牧但单从id是很难看出来什么的。况且玩绝地求生这款游戏的人多的太多了,哪能光从id上就能看出来是谁啊。不过,听大小姐语气,这个赵禹来头应该不小。

极有可能是哪个战队的成员。

大小姐也不多说,就直接说道:“咱们开始吧!牧神哥哥要不要再带上一个人?”

苏牧还是挺小心的。他说道:“不用,战队的其他人都在训练,墨尔本国际邀请赛,眼看着也就快到了,我的那些队友都在仔细的备战呢!”

“那么认真,看来,你们是打算在墨尔本国际邀请赛上获得不错的名次啊!呵呵……”赵禹笑着说着。

语气听起来倒并不是那么好听。

苏牧笑着说道:“尽力而为,咱们开始吧!”

赵禹这边,一个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的青年站在赵禹的身后,他戴着眼睛,嘴角洋溢着坏坏的笑容,若是女孩子看到这样笑容,定然会被他迷住。

说是“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一点也不过分。

赵禹看到身后的男子之后,立刻关掉游戏的语音,站起来和男子说着。那青年帅哥轻轻地拍着赵禹的肩膀,示意他坐下,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便看着几个人玩起游戏来。

赵禹冷笑着说道:“这就是你说的牧神吧?我倒是要好好的领教领教。”

青年没有说话。

赵禹自负自己的实力也不逊于什么人,明上说是让牧神带着,但是实际上,内心真么想的,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青年男子只是说道:“认真打!”

进入到游戏画面。

四排。

牧神,miss,goriss还有一个叫将进酒。

这个叫将进酒的玩家十分活跃,进入到游戏之后就开始咋咋呼呼地说着:“老铁们听的到吗?老铁们听的到吗?咱们打哪里啊?”

苏牧笑着说道:“你定吧?”

将进酒听到声音后,立马说道:“咦,这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啊!看看,看看!哇,原来是牧神。真的是牧神吗?你真的是牧神吗?”

苏牧没有说话。

倒是直播间的网友皮了起来。

“不是牧绅!”

“真的不是牧神!”

将进酒接着说道:“不行不行,我先到牧神的直播间看看,万一真的是牧神,那我……还是先去看看吧!”说完,他便不再说话,立刻打开牧神的直播间。

过了一会之后,他一惊一乍地说道:“啊,居然真的是牧神耶!快来看,我们牧神一起组队呢!”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二章

..

..

..

十成内力发出真言诀,威力之大几像平地惊雷,声震四野,群山回鸣。.就连疯狂冲下的人流,也似乎被震得停顿了一下。

就在上方滚滚而来的汹涌人群即将进入弓箭射程时,突然间一声长啸响起,前方数十名大汉齐声呐喊,猛然停住。各自持着门板竖立在地,形成一道盾墙,将纷杂而来的箭雨完全挡住。

两百步距离,普通弓箭既无准头又无杀伤力,反而徒劳地浪费箭支。又射了一轮后,箭阵便即停下,大伙儿都是狐疑地看着上面的邪道群豪,不知他们要搞些什么鬼。

这时,在弓箭不及的山道上,紧邻悬崖的外侧突然冒出许多条长索,顺着陡峭山坡垂了下去。此处山道离下方山脚不过二三十丈的高度,邪道群豪们搓出的四五十条长索很快就通到山下,又是一声长啸,几十名身手矫健的大汉口衔单刀顺长索溜了下去。

柳蒙及一众五岳剑派的弟子们全都呆住了。

敌人竟然想出这个法子脱离困境?弓箭射不到,抽调人手去阻截的话——总共不过五六百名弟子,依靠地形堵住山道还勉强,到山脚空阔地带,又如何能拦住狗急跳墙的敌人?

转眼间,一批一批地敌人从长索滑下,短时间内就在山脚处聚起了有千余人规模。奇怪的是,脱困之后,这批敌人并不赶紧逃走,而是有组织地分成几群,慢慢地向外扩展着阵形。

难道他们还想和山上的敌人配合,反过来把自己等人前后夹击吃掉?柳蒙惊疑地看了眼山道上仍汇集的大队敌人,心里暗自打鼓。保守起见,转身下令嵩山箭阵一分为二,后队调转方向,准备封锁住山脚上来的大道入口。

或许是看到正派已有防备,也或许是敌人还没有组织好,下到山脚处的人群越来越多,接下来却迟迟没有动作。

这么一耽搁,为正派的及时来援争取到了时间。看到各派弟子发出的警讯烟花后,原本奔去驰援后山的五岳剑派各位长老、掌门们知道中计,当下里急急赶回。而防守后山的少林、武当、昆仑等派高手也纷纷赶来。

正派诸位高手们见到敌方靠着长索已经突围而出,都是扼腕叹息,但事已至此,己方人数又少,只能远远看着对方从容地聚到一起。

天色已黑,大伙儿各自点起火把,将少室山下照得如同白昼。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左冷禅、解风等正道各派位尊权重的几人站在一起,彼此无言地看着邪魔外道们欢呼庆祝,心下都是不甘。

忽地,对方人群中又传出声浑厚的啸声,一道人影哈哈大笑着冲了出来。到得山脚拐弯处,那人停下身形,纵声大喝道:“你们这批乌龟儿子王八蛋!想不到爷爷们会妙计脱困吧!”

借着火光,见这人黑发及肩,长须满面,山风一吹,须发乱舞,配上高大魁梧的身材,真跟地狱里爬出的魔鬼差不多。

任我行?!柳蒙不禁大为吃惊,任我行竟藏在这群人当中?旋即一想,又自释然。还道谁会想出这等调虎离山、暗渡陈仓的连环计呢,原来是这老魔头躲在后面暗中布置,如此看来,正派此番失策却也不冤。

方证大师缓步走出,高喧佛号,道:“阿弥陀佛,原来是任教主亲临,不知有何贵干?”任我行又是仰首一阵狂笑,道:“方证大师,你怎地也学会睁眼说瞎话。你们抓了老夫爱女,又妄图将这许多英雄一网打尽,如今却问老夫来有何贵干?”

做为整天礼佛的得道高僧,原本就不善言辞。方证大师一时语噎,左冷禅却现身走出道:“这里可是少室山,你等不请自来,可又安了什么好心?令爱下手狠辣,连杀我正派数十名弟子,方证大师心底慈善,这才将其幽禁起来每曰诵经,以求悔过。任教主何以颠倒黑白?”

任我行叫道:“五岳的左盟主是吧?你这番布置,害死了许多三山四海的好汉,这个仇,老夫迟早要从你五岳剑派身上找回!”又转身冲人群里喊道:“乖女儿,有人说你在少林寺里整曰念诵经文,悔过自新,是真是假?”

此言一出,群雄又是大哗。被囚在隐秘处的魔教圣姑任盈盈竟然被救出来了!?

夜空下,柳蒙但见一名头蒙黑纱的布裙少女,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平静地道:“多谢少林众位大师的款待,小女子这些曰子佛也拜过了,经也念够了,现时要和爹爹回家啦。”

任我行笑道:“真是爹的乖女儿。不过正派这次杀了我们许多好兄弟,这个仇须得先说道说道。”方证大师道:“任教主又待怎样?”

撩妻日常1v1青灯 第三章

因为之前与梅高的奶妈的战斗,伊鲁席尔直剑已经是濒临断裂了,所以陆明并没有使用伊鲁席尔直剑战斗,而是选择了法兰大剑和彼海姆魔法杖的?W?W?W?··COM

一开场,陆明便遭遇了薪王化身的法杖状态,所以还没有等他靠近,薪王化身就直接打出了好几道结晶灵魂枪,射向陆明。并且,还开始默念其他法术的咒文。

见此,陆明自然知道这个薪王化身是在算计自己,所以他并没有盲目的冲上前去,反而是在躲避的结晶灵魂枪的同时,一边远离薪王化身,一边用灵魂枪和各种各样的元素魔法攻击着薪王化身,让他没有办法算计自己。并成功的让薪王化身准备暗算他的一记灵魂大剑,放空了。

不过,距离远了,陆明也同样失去了打断薪王化身施放结晶灵魂块的机会,导致薪王化身十分顺利的将结晶灵魂块给挂在了头顶上,给陆明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同时还导致他在进攻的时候,不好做出正确的应对,弄得他在攻击薪王化身的时候,经常被结晶灵魂块给打中,受了不小的伤。

但所幸,这些伤都不怎么重。虽然这些伤也不怎么轻,可却不会导致他的做出什么动作时出现什么问题,让他死在薪王化身的手上。

“结晶灵魂枪加结晶灵魂块、灵魂大剑吗?真要命!”冷冷的看着薪王化身,陆明不由有些感到有些棘手,现在还只是法杖状态,就如此难以对付,等它变成了其他状态,还不更加麻烦?

出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的想法,陆明不想再等,故而快步冲上前去,避开数道结晶灵魂枪和结晶灵魂块的魔法攻击,飞快的靠近着薪王化身,猛地一挥手里的法兰大剑,砍向了薪王化身的腰间,就仿佛要将薪王化身拦腰斩断一样。那恐怖的劲风,将薪王化身身上那燃烧着的火焰都吹散了,飞出了一片火星。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薪王化身突然将手里的法杖变成了一把弯刀,只用了一只手,就挡下了陆明的法兰大剑的斩击。而且,还有能力空出一只手,抓向陆明的脖子。

看到薪王化身抓向自己的那只手上的烈焰,陆明便知道不好,不由急忙使出了神速,带着法兰大剑闪到了薪王化身的背后,准备再来一记背刺,重创薪王化身。

然而,还不等陆明挥剑,薪王化身便使出了一记返身斩,飞快的转过身来,用那弯刀砍向了陆明脖颈处。这一记如果中了,陆明自然是必死无疑!

所以陆明见此,不得不将法兰大剑斜横在自己的身前,强行挡下薪王化身的这一记攻击,从而导致他自己差一点点就被薪王化身击飞出去。薪王化身的弯刀也在法兰大剑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伤痕,几乎就将法兰大剑给斩断了!

如此,陆明自然不敢继续一味强攻,转而再一次的使出了神速,飞快后退。但就在这个时候,陆明突然将手里的法兰大剑像是标枪一样的掷出,射向了薪王化身,并随手从地上拔起了一把前任挑战者或是薪王的武器,再一次的杀向了薪王化身。

沉重的法兰大剑在被陆明掷出之后,立刻就呼啸着射向了薪王化身,但薪王化身竟然丝毫不躲。在法兰大剑呼啸而至的时候,薪王化身高举起弯刀,一击就将激射而来的法兰大剑击落。

但出手之后,再想要收招就困难了。

就在薪王化身击落了陆明投射而来的法兰大剑的一瞬间,陆明紧接而至,一剑刺出!

薪王化身来不及收招,只能够强行向前踏出一步,稳住身子的同时,用手去强行挡下陆明的这一次攻击!

长剑刺入了薪王化身的手里,带起了一片的火焰,当这长剑突破了薪王化身这只手的防御,刺向薪王化身的头颅时,长剑的剑身已经被薪王化身身上那炽热的烈焰烧得通红,几乎就要熔化。

正当洛斯里克以为陆明这样就要得手的时候,薪王化身被长剑贯穿的这只手,突然一把抓住了剩余的剑身。这只被长剑刺穿的手,就像是一只铁钳一样,让这长剑进不能进,退不能退,让陆明的这一击最终只能够以失败告终。?壹??看书W?W?W?·?·C?OM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就在长剑被薪王化身握住了的这一瞬间,陆明使出了嗜血新月,将瞬间就从魔力变成了结晶剑的魔法剑刺入了薪王化身的身体里,重创了这位强者。

当然了,陆明可没有因为这一击得逞而沾沾自喜,在看到薪王化身的头盔上出现紫烟的一刹那,他就使出了高速移动,飞速远离了薪王化身。

接着,陆明就见薪王化身喷出了一片的紫色的毒雾,将它自己给隐藏了起来。

因为视野被毒雾所阻挡,所以陆明只能够依靠声音去判断薪王化身在那片毒雾之中,在做什么。

在陆明再一次从地上拔起一杆长枪的时候,他听到了两声金属发出的清脆声响。第一声,应该是薪王化身将他刚才成功刺入它手掌里的那把长剑折断的声音,而第二声则是……传火大剑变成其他状态时而发出的声音。

如此,陆明自然拿出了十二分精神,以免被薪王化身偷袭致死。

“什么!?”可是即便陆明小心谨慎,但在薪王化身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冲出毒雾,杀向他,用手里的传火大剑做出长枪的突刺动作时,他也还是被吓了一跳,不由急忙使出了神速,避开薪王化身的突刺。然而,即便是这样,传火大剑也还是在陆明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擦伤。

因为被传火大剑擦伤,而传火大剑上又燃烧着熊熊烈焰,所以陆明此时此刻只感觉自己的右脸正在燃烧一样,十分灼热疼痛。但他知道,自己的脸只是被传火大剑划出了一道伤口而已,并没有真的烧起来。

所以在重新站稳身体后,陆明二话不说,就对着薪王化身喷出了一道冰蓝色的光束,直接就将薪王化身冻结了起来。让他有机会将梅高的奶妈的灵魂一口吞下,将已经快要耗尽的魔法值补满,并抢在薪王化身破冰而出的之前,强行将长枪刺入了被冻结的薪王化身的脑袋里……

在一击得手之后,陆明立刻就远离了薪王化身,不论薪王化身有没有被冰冻光线所冻结,也不论自己刺出的长枪有没有贯穿薪王化身的脑袋,陆明都要远离它。因为这个时候,它就是一个炸弹!一个即将爆炸的炸弹!

只听到“轰~~!!!!”的一声,薪王化身的传火大剑上爆发出了一团恐怖的烈焰,将薪王化身身上的冰霜全部融化并蒸发掉了。

望着在满是水蒸汽,没有一丝一毫的氧气的情况下,依然在熊熊燃烧的薪王化身,陆明本能的感到不妙。

而接下来的一幕,就更加让陆明肯定事情是真的变得不妙了!因为在这一刻,薪王化身的将一发雷枪,射向了天空。很快,那发雷枪,就炸裂成了数十道雷枪,向着陆明、洛斯里克、以及月之血姬而去!

看到那雷枪雨的攻击目标之中,也有着月之血姬,陆明和洛斯里克便知,此时此刻的薪王化身不再是众多的薪王的意志的融合,现在的薪王化身只有一个意志,那就是乌薪王葛温!

也正是因为这个,月之血姬才会变成了攻击目标,而并不是像之前一样的盟友。

它此刻是。故而并没有其他薪王的记忆,也没有之前和月之血姬达成协议的记忆,更加十分不屑于与月之血姬结盟,因为自身的强大,并不是月之血姬这战斗力低下,技能点点歪的上位神能够相比的。葛温在传火之前可是亚诺尔隆德的神王啊!

一位神王,怎么可能会去与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弱小外来神合作呢?这可是奇耻大辱啊!

就是这样,正在和洛斯里克战斗着,已经出于上风,几乎就要将洛斯里克逼到走投无路的月之血姬,被薪王化身的一记雷枪雨给打得是奄奄一息,让洛斯里克从十分被动的不利位置来到了胜利者的位子上!

而且,已经洛斯里克会传送魔法,所以薪王化身的雷枪雨对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威胁。几下子,就躲开了。

而陆明这边,也依靠着神速和高速移动,十分成功的避开了薪王化身的雷枪雨。尽管看上去现在陆明显得有些狼狈,但好在也还是毫发无伤,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见此,薪王化身不由十分的恼怒,被烧了不知道多少年,只留下了最后的一丝的意识的,大吼一声,双手紧握着传火大剑,扑向了陆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