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涨精装满肚子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一章

@@从四月二十四五上传,到今天……

呵呵,差不多七个月吧,二百二十万字,也是我写书以来,字数最多的一部书。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趣。

写这部书,中间经历了很多事情。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5.12,当时正在四川。一度想要放弃,不过最后还是坚持下来,并且在六月一日上架。

上架后的初始,还算顺利。

不过在进入九月后,状态开始回落,中间断断续续的,也是有很多不足为道的事情发生,也算是一种经历吧。

很感激一些老朋友,老书友在创作过程中的鼓励。

《恶汉》好好坏坏,总算是有了一个结局。也许很多人不会满意,但于我而言,已经是尽了努力。

算不上烂尾吧,但是和我想像中的,也不甚吻合。

当写下‘全书完’三个字的时候,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很轻松,也很兴奋……

呵呵,接下来会休息两天,重读一下《中国道士的二战》,毕竟时间长了,有些情节人物,都快要忘记了。

大概会在本周末吧,重新开始《道士》的创作。

不管成绩会怎样,总归是一个承诺。既然承诺了,就必

文学

须要去做到!

新书嘛,应该还是历史题材。具体的年代,也已经确定,剩下的就是一些细节上的完善。通过写《恶汉》,我也知道我自己的问题所在。用林海听涛的话说:我笔锋太硬……

看一些床头书,查找一些资料,安排一些情节,大概就是我以后一个月里,除了《道士》的创作之外,主要的工作了。

不是很确定,应该会在二月末开始上传吧。

到时候,还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的给予支持,提前道上一句:新年好!

兄弟们,姐妹们,我们新书再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二章

笑小小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敌人撤退了,他们十二个人训练有素,而且配合默契,笑小小虽然对自己的军事技术非常自信,但是他必须承认,他绝不是这十二个人的对手。.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撤退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就在笑小小和诺娜面面相觑的时候,一颗信号弹突然冲天而起,在空中拉出一道优美的红色弧线。

当诺娜和笑小小,终于找到发射信号弹的信置时,他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个年龄在二十四五岁左右,无论是身材相貌都堪称一流的金发女郎,整个人压在风影楼的身上,在她的手中还捏着一支已经使用过的信号枪,就算她已经停止了呼吸,不知道为什么,在她的唇角,还带着一缕淡淡的微笑。

能这样含笑面对死亡的人,绝对不多!

而被她整个压在身体下面的风影楼,却活着。迎着风影楼的目光,诺娜就象是触电般,整个人都狠狠一颤。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笑小小也同样陷入了长久的呆滞。

风影楼眼睛里,因为痛苦而形成的血红,已经消失了。虽然还因为瞳孔过度充血,而布满了红血丝,但是,只要熟悉他的人,都能在他那双灵活的眼珠子里,看到这个男人曾经的纯真。

他竟然恢复正常了?!

原因,不知道!

理由,现在鬼才有时间去理会!

诺娜发出一声惊喜交集的呼喊,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可是就她准备扑进风影楼的怀里放声大哭的时候,她的动作突然停滞了。因为她清楚的看到,因为她过于激动的情绪和动作,风影楼的眼睛里猛然扬起了一丝畏缩。

没错,就是畏缩!诺娜做梦都没有想到,像风影楼这样的男人,会露出这种小女孩般的表情。

“姐姐,你是谁?我又在哪里?”

听到风影楼用怯怯的声音问出两个让他们瞠目结舌的问题,就连笑小小也呆住了。愣了好半晌,笑小小才伸手指着一直压在风影楼身上的尸体,道:“她是谁?”

“不知道!”风影楼的声音中已经透出了一丝哭意:“刚才她突然冲出来抱住我,她身上就象着火一样烫,还在我的头上不停的又揉又按的。不知道为什么,被她压着我动都不能动,最后她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他一定喜欢我陪着他上路,而不是你,所以,你就留下,去继续玩自己的建国游戏吧’,然后这个凶凶的大姐姐就压在我身上不动了。”

说到这里,风影楼还晃动着自己的胳膊肘儿,用这种动作,来证明他已经被压痛了。

在临死前,打出信号弹,引着笑小小和诺娜找过来的人,赫然是key。也只有key这位灵魂学专家,才能在风影楼已经进入崩溃边缘的时候,用尽一切方法,强行把风影楼推了回来。

但是风影楼的精神力量又何其强大,在key拼尽全力把风影楼推回来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反抗,也让key在精神领域,受到了无可挽回的致命重创。其实,像他们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拼死博斗,最终的结局,也必然是两败俱伤。

当海青舞和风影楼这一对已经阔别了将近十年时间的恋人,终于重逢的时候,看着因为她这个“陌生人”迅速冲过来,立刻缩到诺娜这个相对已经熟悉很多女人身后的风影楼,海青舞也呆住了。

但是风影楼很快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雷洪飞的身上,他侧起脑袋,仔细打量了半晌,最后才用有点苦恼,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叫了一声:“雷洪飞哥哥?”

雷洪飞也呆住了,在见面前,他已经通过和笑小小的联络,知道了风影楼的现状,更提前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看着面前的风影楼,还有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想到了十六年前,和风影楼在那个夏天夜晚的初次相逢。

风影楼认识雷洪飞,但是邱岳,李凡,杨亮这些他进入第五特殊部队精英训练学校后,就开始接触的同学,站到风影楼的面前,除了因为“陌生人”太多,让风影楼明显变得慌乱起来之外,什么效果也没有。

风影楼的记忆,赫然被截止到了他遇到雷洪飞的那一天夜晚,之后他十六年的风风雨雨,全部消失了。

海青舞呆呆望着风影楼,真的,她真的在风影楼的脸上,看到了这个男人初入学校时,那天真未泯中又带着几分好奇与畏缩的表情,又看到了他那双犹如天空般蔚蓝,本来因为他大开杀戒而悄悄褪色,现在却又重新出现的纯真与坦率。

经历了超过五十小时的痛苦煎熬,经历了地狱式的心灵洗礼,就连最高明的脑科医生,也不能说出,风影楼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记忆,或者他终身都要忘记,他这一段长达十六年的人生与经历。

风影楼躲到了雷洪飞的身后,因为有这样一个结拜大哥当挡箭牌,明显大胆了很多,他的目光突然落到了一个八岁的小男孩身上。那个孩子,就是风影楼和海青舞共同的孩子小风。

风影楼看向小风的目光越来越友善,就在所有人在心里暗叹,亲情的伟大时,风影楼终于开口了,“我叫风影楼,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做个朋友吧。”

他赫然以为,自己还是八岁,他要找的“朋友”,当然也应该是八岁大的小风,他的亲生儿子!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捂住嘴巴,发出一声痛苦的悲鸣吧?但是海青舞没有,她只是怔怔的望着风影楼,直到她眼睛里的悲伤,一点点化为了难解的温柔。

“这样也好。”海青舞走到风影楼面前,看着他,低声道:“能把这一段经历全部忘记,对你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也许在你潜意识里,也希望把你在战场上做过的一切全部忘记,然后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吧。否则的话,为什么你的记忆,只保留到了八岁?!”

说到这里,无论海青舞如何骄傲,如何坚强,淡淡的泪花,仍然忍不住在她的眼角聚集。如果忘记在战场上的一切,真的是风影楼潜意识里的希望,那么,他为什么不把时间往后放上三个月?

那样的话,至少,在他的记忆中,还有海青舞这个人!

用她头发编织成的千千结,依然亲密的紧紧扎在风影楼的手腕上,但是这个为了她,可以倾尽一切的男人,记忆中,却已经没有了她的容身之地。面对这一切,面对这个伤痕累累的男人,深刻到极点的骄傲与悲伤同时从心底扬起,品尝着这股人生的酸甜苦辣,海青舞又怎么可能不哭?!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三章

第0299章民歌也不好使了

加藤本来是百分之一千不相信对面的会是自己的同胞的,认为不过是狡猾的敌人再次故技重施罢了。

但当他听到这一口地地道道的北海道方言,还有这土味十足的北海道民歌的时候,他犹豫和迟疑了。

加藤是北海道渔民的儿子,这首《俺的老家,就住在北海道,俺是北海道,土生土长滴人儿》,他实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可以说,加藤是听着这首歌长大的,他确定以及肯定,这口音绝对是老北海道人!

“停止射击!马上停止射击!”加藤觉得这次应该是真的闹误会了,连忙命令宪兵们停火。

王亮一看,这意思是打不起来了?

这不操蛋吗?

赶紧喊道:“加藤,你他娘的怎么记吃不记打啊?!刚好了伤疤就忘了疼了?!这他娘的肯定是八路的伎俩,又在耍花招呢!别让他们骗了!继续给我狠狠地打!”

“山口少佐,我也是北海道人,听口音是地地道道的北海道口音,是我的老乡,我不会听错的,这肯定是我们自己人!”加藤十分笃定地道,“请您相信我!”

王亮没想到这鬼子这么精明,竟然想到用方言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属实是狗啊。

日本虽然是一个小小岛国,鸡子虽小,但五脏六腑俱全,不同地域自然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和方言。

八路军战士能学得会通用日语,但在没有充足语境的环境下,基本上不可能说得一口流利的带地域口音的日语。

“行,你说了算,你说是自己人就是自己人吧。”王亮说起了怪话。

加藤虽然对自己冒犯王亮很是愧疚和自责,但依旧是坚定自己的判断和立场,命令宪兵们即刻停火。

可就在加藤让对方也放下武器要进行接触的时候,意外发生了,枪炮声再次大作。

不是部谷的人突然发难。

也不是宪兵走火。

更不是第二十五联队的人开的枪。

没别人了,一直吃瓜看戏的李云龙觉得机会到了,指挥着独立团一营和山炮特战大队发起了进攻。

“他娘的,给劳资憋坏了!干他娘的狗日的小鬼子!给我往死里捶!”李云龙一声怒吼,惊天地泣鬼神。

文学

得不承认,咱老李在娶了秀芹这个老婆后愈发精气神十足。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王亮的山炮特战大队火力小队率先发难,在王承柱的指挥下,炮击炮的炮弹准确无偏差落到了宪兵们和第二十五联队士兵们的脚下,一颗都没有浪费,生生把鬼子们炸上了天。

与此同时,狙击小组的特战队员们王喜奎的带领下开始点名射击,四五百米的距离,距离虽远,但命中率还是蛮高的,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狙倒了十来个鬼子。

魏大勇的侦察一队和段鹏的侦察二队好像是较上了劲,争先恐后地冲了在最前面。

日本鬼子有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