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也许长着牛脑袋的怪物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干净利落的将它杀了,不过我却从它的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并且确定了秦始皇说的话是真是假。

但是,这毕竟是十九层地狱外围的小虾米,我当然不可能因为它的一句话,就打消心中的疑虑。

二鹰冲着地上睁着牛眼的脑袋低吼一声,带着我出了那间屋子,出去的刹那,我瞬间惊呆了。

整个冥都街道上,已经打成了一团,并且到处都是尸体!

“杀!”

“好胆,你们竟敢闯进十九层地狱!”

“废话少说,七星抖量……”

“啊!兄弟,我先挂了,记得为我报仇!”

冥都大道之上,喊杀声一片,地面上更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尸体,花样繁多,堪比动物园。

其中,有地府的,也有这十九层地狱表面的!

十殿阎罗十殿阴帅此刻全都在疯狂的战斗,整个冥都之上乌云滚滚,阴气弥漫,和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一般,乌云下,铁链声,鬼哭狼嚎声,声声裂耳。

“鬼王!参见……”

又一只傻bi怪物冲过来参拜我,还没跪下去就倒在了地上,他后面的人急忙喊道:“鬼王,£,w↑ww.你杀错人了!”

“鬼王,那时我们……啊!”

它们一行人话还没说完,全部被我斩死在地。

此时,周围的人都发现了不对劲儿,没有人再冲上来,全都在和冥都城边古建筑里的怪物打架,一时间我走过的地方,群魔皆避。

整个杀戮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一场战斗下来,地府的人挂了一大半,可想而知这冥都城内的整体实力在地府之上。

不过虽然是惨胜,但终究是胜利路。

十殿阎罗除去大大咧咧的阎罗王外,其余人衣缕飘飘,脸上全是战斗之后的杀戮之气,肃穆的走到我的身前。

不多时,十大阴帅也跟着前来,白起孟婆判官以及秦始皇和徐福也都过来了。

“黑白无常,十大阴帅,你们在这里守着。”阎罗王大嗨嗨的说道,“我们几个老东西带着冥王去真正的十九层地狱!”

我在二鹰身上点点头,表示同意阎罗王说的话。

在这之前,阎罗王已经告诉过我,冥都街道上这些家伙实力虽然比一般鬼怪要强,但比起真正的十九层地狱来,那就只能用呵呵两个字来形容了。

用阎罗王的原话说,就外面那些个小虾米,被真正十九层地狱的怪物碰一碰,也得直接灰飞烟灭!

十大阴帅对于阎罗王的指示当然不会有异议,当即就四散开来,指挥着地府公务员们开始收拾战场,并且守卫冥都外围。

“我们走!”阎罗王胯下忽然凭空多出来一匹阴气组成的黑马,黑马长嘶一声,率先奔向前去。

奇遇九大美女也不犹豫,直接踏空而行,仿佛就是地狱中的仙女。

两位判官伴我左右,跟我一起跟了上去。

至于秦始皇和徐福,仍旧是偷偷摸摸的跟在身后,生怕暴露身份。

最让我吃惊的还是鬼母,她要动时,忽然凭空飞来一顶黑色花轿,花轿由四个纸人抬着,她和白起两人联合入内。

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阎罗王的带领下冲到了冥都的核心处。

生死碑!

两块高耸的石碑上,刻着生死两个大字。

十殿阎罗早先一步到达,已经将两块石碑给团团围住,周围的阴气将两块石碑围得水泄不通。

我盯着两块高高的墓碑,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

至今我仍然记得第二次来到冥都时,就是出现在了这两块墓碑旁,当时曾以为两块墓碑有一块是可以出去的。

因为两块墓碑把路分成了两道。

生路,死路。

如今看来,也许并不是这样。

“动手吧!”我看了一眼那俩石碑,也不犹豫,吩咐十殿阎罗后,直接和鬼母撤开,远远的看着。

十殿阎罗听后,它们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行动了起来。

两位判官直接踩着阴气,站在生死两块石碑顶端,十殿阎罗见到两位判官上去后,每个人口中都开始念起咒语。

几人阴口大开,随着它们念咒一个个我不认识的黑色字体从它们口中蹦出来,落在两块高耸的石碑之上。

“轰隆隆……”

随着黑色字体的落下,石碑仿佛像是地震一般,剧烈颤抖,男女判官在生死二字之上,面色凝重,两人手掌中心一大团黑气,随时准备一拳击下。

“吼!”

“是谁在叨扰本王!”

“吼吼!”

石碑下方忽然传出一阵又一阵的狂吼,其中一个声音极其宏大凶残,仿佛就像是盖世恶魔一般,光是他那声音,如果是普通人在此,恐怕也会震得七窍流血而亡。

“鬼王!”就在此时,一只躲躲藏藏的秦始皇和徐福忽然从后方冲了上来,两人面

色阴沉,秦始皇手持一柄黑色长剑,徐福手拿正在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八卦盘,两人身姿迅速,刹那间与我擦肩而过。

“秦始皇!”地底那个凶恶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竟然从蓬莱仙岛逃出来了!”

从声音上听,下面的东西显然有些震惊。

“哈哈,鬼王,不要以为你的阴谋跨越了两千年就能成功!”秦始皇手中的巨剑忽然插在了那生字石碑上。

“鬼王,今日是该清算一切的时候了!”徐福面色通红,手中八卦的光彩将他笼罩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他的七彩八卦几乎与秦始皇同一时间打在了死字碑上,“你休想集齐九世身,今日你必须提前出关!”

“哐!轰隆!”

生死石碑在秦始皇和徐福的攻击下摇摇欲烈。

“咔咔,咔嚓……”

紧接着,石碑竟然在秦始皇徐福两人的攻势下开始碎开了裂纹。

在场除了我之外,所有人的都惊呆了,白起更是直接从鬼母的黑轿之中走了出来,满脸怒气的想要冲上去。

我见势不妙,赶紧拦住白起,白起疑惑的看着我,不过我却并没有去解释,但碍于身份,白起也只得站着,双眼冲火的盯着秦始皇。

“秦始皇,不愧是千古第一帝王!”石碑下,伴随着无数不甘的低吼,那个声音又传了出来,“看来我想要推翻地府,统治人间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那声音中,有一些惋惜,不过话音刚落,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竟然冷笑起来:“哼,你阻止不了我!”

石碑下的那家伙仿佛就像是进入了魔症,声音状若疯狂,除了他的声音之外,还有其余的嘶吼声,那些声音无不是充满了杀气。

“判官之力!”

“生死结界,开!”

两位判官高举掌心,轰的一声打在石碑上。

“砰!”

两位判官一拳下去,石碑顿时四散飞开,周围的人也在这一刻迅速倒退。

麒麟带着我如同流光,迅速倒退,推开的刹那,地底下忽然传出一声闷响,地表顿时烂开了一个大窟窿。

“来啊,你们两个鼠辈!”

地底的声音如钟声一般,响彻在我们的耳边。

但却和我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下面并没有像我想象中一样,有人从下头冲出来。

“我老爸在哪里……”我心中有些慌了,我可以从符咒上知道我老爸和朱小丽都还活着,但两人却至今都没出现,这让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坍塌的地面出现一个深坑,深坑的内黢黑一片,我们站得太远,看不清楚下方有什么。

但可以确定的是,下面镇压着的,都是一些令地府也忌惮的存在。

不过我却很奇怪,为什么它们不冲上来,而是等我们过去。

秦始皇听到下方鬼王嚣张的声音,和徐福对视一眼后看向白起:“杀神,你还是分不清是非么!”

白起此刻面色难看,盯着秦始皇看了好一会儿,噗通一声跪下:“始皇!”

“无妨。”秦始皇此刻王霸之气泄漏,“朕不怪你,只怪当初有些事情,朕不能与你说清楚!”

说完,和徐福对视一眼后,两人便是冲进了那深坑,杀神白起见状,一声怒吼,身高暴涨,身上老去的迅速崩裂,一道神骏的身影出现,顿时把我惊呆了。

肌肉蓬勃,状若杀神!

此刻,那人的身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怒眉一动,仿佛便能剿灭三军,他手持三叉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轿子,便头也不会的冲下了深坑。

十殿阎罗因为打开生死结界,已经变得疲惫不堪,不过仍然是准备下去。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制止了几人,“下面,我去就可以了……”

说完,我轻抚麒麟,麒麟长嘶一声,带着我瞬间冲了进去,鬼母也同我一起下去……

“你们在门口守着!不许乱动!”这是我进去前,留给十殿阎罗的话。

叫他们在外面守着,一部分是因为我们万一出事,几人可以逃跑,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我有私心。

都市王,转轮王,都曾经救过我的性命,虽然我还没有来得急和她们说话,但却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们。

麒麟带着我刚一进去,一股凌厉的杀意就瞬间从四周涌来,那杀意就如同刀子一般割在我的脸上。

感受到这股杀意,我很庆幸没有让县令几人一起来。

因为这股杀意实在是太强,如果是一般阴阳先生进来,恐怕已经直接挂在了这股杀意之下。

麒麟落地后,我瞬间惊呆了!

紧盯着四周,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没有人冲上去。

在我们的周围,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铁链。

铁链仿佛卷起来,仿佛就是盘旋在地的巨蟒。

在铁链每一截相互链接的地方,都锁着一个皮包骨头的人。

那些人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交流过,最终并没有人语,全都在低吼,那种低吼充满了不甘,充满了恨意。

光是听它们的吼声我就敢肯定,如果这些人放出去,整个地球恐怕都会生出灾难。

我巡视着周围重叠起一层又一层地铁连,在那最高处,有一个身高三米的家伙,正在虎视眈眈的望着我。

我望向他时,他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想不到你也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是啊。”我扭头盯着那身高比我高不少,但面貌却和我一般无二的人,冷冷的说道,“我是来杀你的。”

“就凭你?”

“就凭我。”我的声音很沉重,“如果我没猜错,前面几世的魂魄,都被你吸噬了吧……”

“不愧是我创造出来的。”那人哈哈大笑,“竟然能够想破这一层,没错!每一世的你来到这里,魂魄都会被我吸得只剩下十分之一!”

“废话少说。”秦始皇恨恨的道,“你这家伙,让朕背负千古骂名,今天这一切都是了结的时候!”

“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么?”被困在铁链上的鬼王扭头,“当年要不是被那个家伙困在这里,你早就挂了……”

“当年……”秦始皇满脸疑惑。

听到这句话,我也心生疑惑,鬼王和他的伙伴们明显是被困在这里的,可把他们困在这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量,却不将他们除掉?

“鬼王,你就确定他不会回来?”这时,鬼母从花轿中缓缓走出,“你要知道,他如果回来,你就算再死一万次都可以……”

“那家伙,说不定早就老死了!”鬼王面色忽然变得凶狠起来,二话不说,嘴里开始念起咒语。

他念出那些咒语的刹那,我就感觉我体内的道行仿佛正在被什么东西吸引着一般,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朝他靠过去。

就在我快撑不住的时候,我眉心的那道竖纹忽然犹如虫子一般蔓延,开始延到我的全身,顿时我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竖纹模样的条纹。

我想如果有镜子,现在的情况非得把自己吓死不可。

麒麟在我胯下嘶吼,对鬼王也是不甘示弱。

“哼!”鬼王冷哼一声,“冥王,想不到他竟然和你完全合体了……那我就只有把你们都杀了!”

“分!”鬼王忽然一声大吼,铁链上被困住的那些人竟然全部一分为二,一个绑在铁链之上,一个全身自由。

它们出现的刹那,就把我们几人团团围住,二话不说,全部扑了上来。

“杀!”我毫不客气,举起红剑就朝冲我过来的一个老者砍了过去,那老者双眼黑气溢

文学

出,轻松的躲过了我的一剑。

“哼!”我冷哼一声,再度举起红剑,直接一剑将他给刺死,他化作黑气消失。

接下来是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

这十九层地狱的家伙果然要比外面的厉害许多,我愣是费

文学

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周围的这些家伙给搞死。

被困住的鬼王这时候终于变了颜色,就在我以为他要想办法亲自出马的时候,他却忽然笑了。

“哈哈哈……”

他的笑声奸细,毫无感情,将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你们看看这是谁!”说着,他头一扭,看向了一旁的铁链。

在他看向铁链的刹那,铁链顿时翻涌起来,铁链里面慢慢的开始浮现出两道人影。

“老爸,朱小丽!”

那两道人影出现的刹那,我就惊呆了!

他们两个怎么都会在这里!

“前几天有只九命猫想来这里用这两人给我谈条件,被我给杀了,想不到这两人还真和你有关系。”

“你放了他们!”这种时候,我显然不能乱套,必须冷静下来,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办。

只是我怎么也没料到的是,那只猫竟然被他给杀了,从我们进来到现在他都没亲自动手,这个家伙究竟有多厉害?

“放?凭什么?”那个家伙居高临下,望着铁链中的众人说道,“要让我放可以,那请你割开自己的手腕儿!”

我死死的盯着鬼王,秦始皇和徐福第一时间想要阻止,却被我挡住了。

“好!”我说道,“不过你得先放一个!”

“你没资格说条件。”鬼王虽然被关了很久,但脑袋却很好使,并不为我说的有所触动。

我心里有些焦急,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朱小丽忽然抬起了脑袋:“小龙!这个家伙想要捣毁人间,千万不能让它得逞!”

“小丽!”我望着脸色苍白,披头散发,已经不成样子的朱小丽,焦急的说道,“你怎么样了!”

不过朱小丽却没有回答我的话,她流下一滴眼泪说道:“小龙,你要记得你的使命,也要完成我爷爷的使命,守护!守护!我不会再阻挡你前进的脚步!”

朱小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儿,不过却已经晚了,朱小丽嘴角忽然流出一团黑血,脑袋一歪。

我身上属于朱小丽那张符咒,瞬间就暗淡了下去。

朱小丽……死了?

就这么死了?我不敢相信。

<>

r/>“啊!”过了很久,我才确定,朱小丽真的死了,当即就扬起头颅,凶狠的盯着鬼王,“我要杀了你!”

鬼王面色一变,显然他也没想到朱小丽会如此决绝,不过片刻后他就说道:“这里还有一个!”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第七百二十二章那片雪花

虚空纪元300年。

弗雷尔卓德,目之所及,是一片巨大的戈壁。干燥与炎热,几乎摧毁了这块土地。实际上,这三百年来。因为地理环境的剧变,除了一些军事目的为主的地区之外,弗雷尔卓德人已经大量南迁,居住点跟原本的诺克萨斯边境线相交。联合政府,已经越来越名副其实了。

而在这片干涸,炎热的土地上,一座巨大的冰山突兀的耸立着。戈壁中的冰山,这无疑是一个既不协调,更不科学的现象。而此刻,冰山之下,一只现代化的考察队,正在忙碌着。

各种大型的炼金设备已经被安置。并开始破坏冰山的外围,取走一些冰块化验。而在这只考察队的后面,则是密密麻麻的武装军团。

全部身着不知型号的联机机甲。手持大口径高能步枪。同时还配备了重型载人机甲,以及超大口径自走魔法火炮。

天空中,十二座庞大到如同小型城市一般的战争堡垒,静静的漂浮着。它们将整座冰山团团围住。无数的速射火炮,高空投弹装置,以及海量不知名的武器,已经瞄准了冰山。数以千计的小型载人攻击战斗机,也已经待命。

军团的最后方,一只魔法军团,已经站在了各种增幅法阵上。一旦命令抵达,五秒钟之内,就能够发动数百个大型的战争魔法。这种程度的武装力量,放在虚空之战的时代,足够在一分钟之内,把诺克萨斯或者德玛西亚化为灰烬。

而现在,所有的这一切,都对准了不远处的冰山。这时候我们才能够发现,不管从哪个角度,都无法观看到冰山的全貌。整座冰山,直入云霄。庞大到,站在它的面前,几乎无法直视。

拉近视角能够看到,这座地面上的冰山,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冰山。由纯粹的冰组成。晶莹剔透,美轮美奂。如果不是那些冰晶内部,无数张牙舞爪的怪物身形。这座冰山,几乎是一座完美的艺术品。

考察队的不远处,一群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正在拿着笔记本,听一名教授讲解。

“这里就是当年虚空之战的第二战场。在艾卡西亚爆发虚空之乱的同时,弗雷尔卓德同样爆发了庞大的虚空入侵。弗雷尔卓德人,奋起抗争。并在这里,成功的阻击了虚空军团,封印了大多数的虚空监视者。如果不是这一战,挡住了那些堪比魔神的虚空监视者。虚空之战至少会延长二十年以上。”

远处,考察队的人高喊着,让他们闪开。教授带着学生,往远处避开。只见巨大的载人机甲,从冰山上切下了一大块冰,然后运回了后方的临时实验室。

实验室的一群工作人员,立即开始使用各种设备进行检测。

“法则之力已经破损了,就算是我们不动它。冰山也会自己开始融化的。”

“这样正好,能够节省一点资源。让他们注意一点,里面可是有十二只虚空监视者的。”

“我知道,据说这些家伙每一个都堪比神明?它们真有那么强大吗?”

“强大与否是要看标准的。三百年前,它们确实堪比那个时代的神灵。现在吗……虚空监视者体内,都蕴含着强大而纯粹的虚空之力。这是军方紧缺的资源。这些年,虚空生物几乎被猎杀殆尽。人工圈养的那些,虚空之力急速的退化。我们目前还无法人工合成虚空之力,这些家伙都是重要的资源,所以……通知他们,抓活的。”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新书大奥术师元旦首发

“现在我们去看看荣耀博物馆,各位同学请跟上我的脚步。23US.更新最快”一名身着深蓝色制服的女孩优雅地在前方带路,脚踩一双黑色的棉靴,高档羊绒面料裁剪得体,将她的绝好身材完美呈现出来,她的身后跟着几十个稚气未脱的少年。

“杰米,这老师可真漂亮呀!我看她也很年青,好像比我们大不了多少耶!”一个少年悄声道,他的话被身旁一个女生听到了,后者鄙夷地白他一眼,而他却不以为意。

杰米四下瞟了瞟,有些赧然,轻声回道:“秦,这里是超能学院,你还是低调一吧!毕竟咱们还是预备生,要通过三个月后的入学测验,才能成为正式的学员,否则就要被分流到其他的附属学院,我可不想去其他地方。”

旁边一个男生加入了两人的私聊:“难道你们都不认识她吗?预备生的博览课老师鱼娴,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不光如此,只要你能进入学院,就会发现还有好多好多的女老师都很漂亮,比如:格斗系的两个陆老师、凌老师,术法系的苏老师,还有艺术系的肖老师,神术系韩老师、云老师,机械系的凯瑟琳老师,都是多才多艺的大美女。”

“苏老师,我知道!她不就是从火到现在的大明星嘛!苏子涵,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啊!当年我爸爸就是她的忠实歌迷,只可惜最近几年她退出娱乐圈,加入了超能学院。”又有一个人加入了窃窃私语的行列。

“所以超能学院才这么火呀!”

一个女生鄙夷地看他们一眼,忍不住发声:“你们这些人真是肤浅,难道超能学院就是因为几个美女老师而出名的吗?你们忘了超能学院有多少位天王级别的老师吗?你们难道不知道新超能学院的创始人之一,就是当年旧超能学院的院长秦院长吗?你们忘了超能学院的院长就是当今联邦第一人吗?有这么强的实力,还需要几个美女老师来撑门面?哼!看你们这样不学无术就知道肯定过不了入学测验了。”

秦微微皱眉,回道:“嘿!姑娘,你可不要瞧人!我可是很强的!”

正着,鱼娴转过身,肃声道:“我们已经进入了荣耀博物馆,在烈士面前,我们要保持敬畏,毕竟联邦今天的局面是他们用生命换回来的!”

一句话得几个学生面露忏色,低下头来。

鱼娴继续道:“作为一个联邦人,不论年纪大,我们始终需要保持一颗进取的心,因为我们和达克索达斯的战斗正酣,圣锋大陆的一大半领地依然矗立着达克索达斯的要塞,地球上大半海洋和领土正遭受黑暗和混沌的腐蚀,生态系统岌岌可危。

我们的无数长辈,你们学长都在为了对抗达克索达斯人而贡献自己的血与汗,可以,那是我们这一辈人天生的使命!也是超能学院第一堂荣耀课的目的,铭记历史,警钟长鸣!”

有个女生问道:“鱼老师,为什么那些魔鬼杀不干净呢?”

鱼娴赞道:“这是一个好问题,我们的院长对此做出过非常专业的解释。

第一,你们也知道我们身处的宇宙广袤无比,拥有万千位面,无数文明,院长首先将宇宙文明的层次做了一个简单的分级,用纪元来衡量,它们分别是:原始纪元、走入星空、时空奥秘和位面守护。地球文明处于第一纪元的末期,而达克索达斯人处于第三纪元的初期,所以,你们应该明白我们和敌人的差距有多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