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第一章

赵桑怕不是脑袋和驴子亲密接触过了?魏叔怎么可能喜欢她?

魏叔可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在白楚心中,魏叔是和父亲一样的存在。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喜欢的人怎么可能是白楚?我警告你,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做好你自己份内的事情。”

魏川的耐心似乎已经到达了极点,转身正准备离开,又好像是想到了些什么。

“A,我把你从非洲救回来,不是让你换个地方出卖身体的,希望你能洁身自好,做一个有尊严的人,我不是你的良人,但是我相信你以后会找到相爱的人。”

“你不喜欢我,你管我做什么?我和什么男人交往,和什么男人开房跟你又有什么关系?”赵桑冷笑一声。

“随便你,如果你只是为了报复我,大可不必,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顶多就是会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很下贱,仅此而已。”

下贱两个字像一个大钟摆狠狠的敲击着赵桑的胸膛,嗡嗡作响。

说完之后魏川便怒气冲冲的坐了电梯下了楼,白楚坐在那儿听他们说话,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的。

望着魏川离去的背影,赵桑蹲下了身子,泪流满面……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趁着赵桑正哭得厉害,听不到旁边的动静,白楚赶紧从安全通道给偷偷溜下了楼。

一路走回房间,白楚都在震惊之中不知所措,今天晚上的信息量太大了。

刷了卡进了房间,戎霆还在书房里面开电话会议,白楚洗了个澡,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开始玩起了手机,准备等戎霆开完会之后,跟他说,赵桑和魏叔的事儿。

刷着刷着,白楚看到戎娉婷发了一条朋友圈。

“渡劫中……”

娉婷怎么了?

于是白楚便打

文学

开了戎娉婷的对话框,发了条信息问她,“娉婷,你怎么了?在度什么劫呢?”

可是等了10分钟,戎娉婷也没有回复,于是白楚便打了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很久,最终才有人接了,但是传来的不是戎娉婷的声音。

“少奶奶,娉婷小姐现在接不了电话,她着凉发烧了,度数有点高,39度多,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吊盐水,刚睡过去。”

应该是戎家的下人接的电话。

“怎么会的?怎么好好的突然就发烧了?”

“昨天小姐说天气好,想去鲤鱼池看会儿鲤鱼,正好沈巍少爷打电话来,两人就聊上了,待了半个多小时,回来之后就开始发烧了。”

白楚嗯了一声,“好好照顾小姐。”

“好的少奶奶,等小姐醒了,我打电话给少奶奶。”

“嗯。”

电话挂断之后,白楚躺在床上左思右想,太阳穴也在突突的跳着,有一种很不好的感受,很压抑,但是又说不出为什么。

突然床头上方出现了一片阴影,有一个庞然大物压了上来,白楚吓得惊声尖叫了一番。

双手被男人摁在了脑袋旁,戎霆离她只有一厘米,温热的呼吸声轻轻喷在她的脸旁,暧昧而又温暖,挠得她有些痒。

“吓死我了你!”白楚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因为身上男人那该死的魅力。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在你后面都站了一分钟了。”

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第二章

向淮指着其中一幅不起眼的人物抽象画:“这个,是XXX画得。”

见薛夕对人名不敏感,他干脆换了一种说法:“这幅画,在二十年前的拍卖会上,被拍出了二千万的高价。”

薛夕:!!!

二千万?

这可以买二百个孤儿院了吧!!

她抽了抽嘴角,就见向淮又指着另一幅画:“这幅画,也价值千万,而且这幅画曾经有个富豪放出话来,说是愿意花五千万购买,希望拥有者能拿出来卖给他。”

“……”

薛夕瞪大了眼睛,就这么跟着向淮从走廊这头,走到了走廊那头,听着向淮介绍着那平平无奇的就那么随便挂在墙上的画作的价值,只觉得不可置信。

那副因为挂的靠边了点,被太阳直晒,都已经有点掉色的破画,竟然值几千万?

向淮更是啧啧称叹。

这里的画,随便拿出来一幅,都是可以放到博物馆去的。

恐怕财神集团养孩子,才这么个奢侈的养法吧!

怪不得小朋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惊叹了,而且知道的东西很多

文学

,因为人家虽然看着可怜,说是从孤儿院出去的,可这完全是被当成公主养的了吧?

等走到薛夕的房间门口处,他再往里面一看。

这房间似乎在薛夕走后,没有人住进来,里面还是老样子,一个套房,但是,那个床垫看着平平无奇,却是世界知名品牌最高级的定制床垫。

那个小沙发看着灰溜溜的,可其实是真皮制造,坐在上面非常舒服。

向淮:!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了进来:“夕夕,你回来了?”

薛夕回头,就看到温和的院长妈妈正站在门口处,对着她笑着,眼神里带着惊喜。

看到旧人,薛夕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第三章

狱所里所有恶人听到这声音,神色一紧,立刻朝大空地里狂奔而来,连厮杀打架都顾不得了。

在自己床上睡觉的恶人听到那嗓音,连衣服裤子都来不及穿,跌跌撞撞朝外面狂奔。

花翎,恶人岛狱首。

整个恶人岛最令人畏惧的存在,让人闻风丧胆。

听闻他的师父还是什么神明,当然这有狱首吹嘘的可能性存在,但这位狱首绝对不是善茬。

能被关进恶人岛的人,谁手里没有几十条人命?都是一些十恶不赦的狂徒。可到了花翎面前,都得跟小鸡一样。

仅仅十几秒的功夫,人都集齐了。

花翎不知道从哪儿搞出来了一条漆黑的长鞭,双手抄胸立于十几米的高台之上,冷然地俯视这群恶人,“报数。”

“楚楚宇宙最美呀,颜值爆表无极限!”

“楚楚祖奶奶最可爱,人见人爱第一名!”

“楚楚老祖宗最爱的乖徒弟就是翎翎呀!”

“……”

一个个来自全球的恶人争先恐后,操着一口十分不流利的汉语,疯狂报数,生怕迟疑之下被狱首一鞭子伺候。

无名站在花翎身侧,看得唇角轻扯。

无名笑问:“狱首大人,你这是在杀鸡儆猴?”

花翎把玩着手里的长鞭,他侧身之时肩上的玫瑰勋章于阳光下轻轻摆动,异常炫目好看,花翎笑道:“只是警告你别给我惹事而已。”

无名微笑:“我想你等会儿不会想要警告我了。”

花翎挑眉,有些不解这新人的屁话。

身为恶人岛狱首,向来都是那些恶人讨好他,能让他讨好的也就那些能够帮忙送信的人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