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自己慢慢摇、人欲小说全文阅读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一章

夏天讲完了他的故事,董亮和郑英奇生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就拿郑英奇来说,他经历了好几个世界了,可不管是给老美打仗还是当八路,都没有像夏天这样悲剧的经历。

开局炮灰,中间打怪升级到了最后,还是被当做了炮灰、可以牺牲的对象,实在是悲催。

“和你一比,我这国军经历还真够走运了,”秦锋自嘲:“我还真得感激下楚团座了。”

董亮斜了这货一眼,呵,感激?你这感激的方式倒是挺特别啊,把人打包送给老对头啦!

郑英奇笑道:

“不管怎么说,老夏做的不错,比我所知的原剧情好多了。”

“何止是好多了,”秦锋莫名的说道:“你是没回过七连,等你回了七连你就知道了。”

“这里面有什么说道?”郑英奇不解,秦锋卖关子:“等你以后去了7连你就知道了。”他心里怪异,要是老郑知道夏天是7连的第三百个兵,他该怎么称呼夏天?

秦锋是七连改编后进的7连,是七连五千号往后的编制,但七连传承的精神他一直不敢忘却,休假时候会经常回到七连——七连的连史他很熟悉的,但上次回去却愕然发现连史变了,解放战争中的战绩多了一个“俘获国军军部”的战绩。

现在算是明白缘由了。

“不说就不说。”郑英奇不以为意,小年轻还想吊我胃口?回去再练练吧!

夏天从以往的回忆中醒来,轻笑一声,朝董亮说:“老董,要不,说说你的故事?”

“我没啥好说,再说的话……读者老爷得造反了,”董亮努嘴,“看人现在都快塞满酒吧了,估计快要开始了。”

“到底是要干什么?聚集了这么多兵……”郑英奇目光从喧嚣的酒吧中一一扫过,酒吧里大概有九十个人左右,每个人身上的气质惊人的相似,和他们这桌一样,一看就是一群“兵”。

他本来想说兵王的,但回想起刚才王斌和那个更神秘的家伙的表现,他没好意思说成“兵王”。

“听他们的口气,无非是演习的那一套喽,”秦锋不在意的说:“他们觉得我们跟菜鸟差不多,又认为我们自己认不清自己的能耐,所以想要通过这个让咱们认清自己的逼数。”

“话糙理不糙!”夏天伸出大拇指夸奖,郑英奇则说道:“没有三两三,谁敢上梁山!他们既然敢摆出这龙门阵,肯定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强!”

其实从之前王斌和神秘人的话中,能感觉出来,郑英奇眼中的生存任务,在对方看来是送分任务,他们甚至还是对方眼中的菜鸟——没有强大的本身,敢视一群兵王为菜鸟吗?

“强不强战场上见真章!我就不信咱们四个真是他们眼中的弱鸡。”董亮终究是有些不服气,不是自大,而是因为一次次的剧情世界经历,让他有自信的本事。

他们四个,谁不是经历过一次次生死磨难的?

要不是有系统,每个人至少死了三四次了,险死还生的次数就更不用提了,这样丰富的经历,即便是一头猪,那也得是一头战斗猪不是?

“老董这话不错,强不强战场上见真章,能把咱们揍成死狗,那是咱们技不如人,那咱们回去苦练,要是光知道口出狂言,”秦锋摩拳擦掌:“咱们就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四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这才是他们这种兵王的心态嘛!

……

二楼。

“这批菜鸟的心态还行嘛,兄弟们,之前摆出来的龙门阵好像没吓到他们。”

“你没看发来的资料吗?这次是从一批高评分轮回兵中选的尖子,你以为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新人啊!”

“谁注意看那个,反正都是一群菜鸟!”

“你这心态不对,小心翻船!”

“切,一群菜鸟而已,还都处在轮回训中,能让我翻船?能让我翻船的还是菜鸟吗?”

“也对,估计他们想象不到这‘生存训练’有多残酷!”

“欸,今天第一兵团的五个队都有人来是吧?要不咱们比比猎杀成绩?下批结业兵挑选的时候,就按照这一次的猎杀比例进行分配?”

“又要赌啊?那这个赌是不是有些过分?万一有人不认账怎么办?”

“四队的,别把我们想的跟你们一样龌龊!”

“这叫有备无患,我怕你们关键时候自打耳光!”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三队从来都是愿赌服输!”

“我们一队也没吃干抹净不认账的说法!”

一群人在二楼的大厅中喧嚣的吵闹着,吵闹声中,一场以猎杀数字定输赢的赌局就这么展开了——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判断,他们每个人都是想促成这个赌局的。

王斌晃着一个酒杯,笑吟吟的看着大厅里这些喧嚣的促成了赌局的家伙,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万分的把握是不是?

那……就让你们尝尝翻船的滋味。

“老王笑眯眯,阴谋一大堆!”一人走了过来,愤愤的评价王斌现在笑眯眯的样子,随后不客气的拿起王斌身边的酒瓶,瓶口对准嘴巴后就咕嘟咕嘟的往肚子里灌,王斌没好气的看了这厮一眼,鄙夷的说:

“牛嚼牡丹!”

“都是大老粗,装什么高雅?”来人不客气的回击,搁下酒瓶后,道:“我从脸上嗅出了阴谋的味道。”

“你过敏了。”

“呵,咱哥俩谁不晓得谁?按照系统的惯例,不应该单单拉过来九十个人就开一波送分训练的,这里面要是没你的手脚,我田字倒过来写!”

王斌呵笑:“要脸不?”

“名师出高徒!”

“没什么阴谋,就是想敲打下这群家伙。”王斌努嘴指向大厅:“这几年对面挺安静的,也没有派精锐出来,咱们第一兵团这几年练出来的老鸟,真以为自己成老鸟了,呵,让菜鸟收拾下他们吧。”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果然不出所料!不过……我喜欢!”

王斌无奈的摇头,这家伙啊……

他看了看手上的腕表,看到上面的数字变成了“90”后,说:“人齐了,你喊喊,让每个队出两个人,和新人凑够一百人开始‘送分训练’吧。”

“干嘛非要凑一百个人?”

“主世界最近出了款游戏特火,百人大逃杀!我借鉴了下不成吗?”

……

一楼大厅,郑英奇正想问夏天话呢,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本来身处酒吧的他们四人,突然出现在了外面机场,随着他们站起,就连眼前的桌子和凳子也在一阵扭曲后没了踪影。

“草,什么情况?”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二章

不管怎么说,在盐铁会议之后的太兴四年,许县的朝堂实际上进入了一个相当难得的政治稳定时期。

这里面自然是有许多的因素左右着,但是从根本上来说,其实是大多数人都忙起来了,也就自然没有什么心思去掀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扯蛋。

百姓要照顾庄禾,士族在谋划着田亩,执政者曹操要稳固冀州,许县这里就多少放松了一些,没有像是骠骑将军来袭的那个时间段一样,似乎到处都是不安定的氛围,随时可能爆发点什么出来一样。

冀州集团倒台了,袁绍死了,袁氏分崩四裂。可是这不代表着冀州士族就立刻被贴上失败者的标签,然后打落在地。

整体来说,冀州的士族是失败了,代理人袁绍出局,但是冀州士族没有伤筋动骨多少,甚至在袁绍死后,还因为袁氏三兄弟的相互纷争没空理会这些乡野豪强,使得这些家伙有更多的机会把持地方,毕竟上头没人管,那么乡野之中怎么说,亦或是怎么算,当然就是这些士族说了算。

就像是后世某些公司倒闭破产了,其法人和一大帮子在公司打工的家伙自然是树倒猢狲散,但是并不代表其投资方也要跟着倒闭,说不得投资方还可以顶着债权人的名义,先期掠夺了公司内部最为关键的东西来作为其投资的补偿,剩下的那些桌椅板凳什么的,才丢给下一个来开公司的减价处理……

所以现在冀州士族就是和曹操的磋商之中,谁都不想撕破脸,谁也不想失去主动权。

不过可以明确一点的是,冀州士族和曹操终究是会达成某个程度的一致的,毕竟至少还有骠骑将军斐潜在,甚至因为斐潜的原因,冀州士族和曹操的融合还会更快更顺畅一些。

天子和曹皇后,似乎也越发的融洽起来,随着曹皇后的肚皮一天天的大起来,刘协也似乎多出了几分为人父的沉稳,不再一味的和曹氏集团相抗衡,相互之下似乎也有着更多的融洽氛围。

当然了,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样的祥和氛围,也未必能维持多久。

很现实的,摆在面前的就是各地灾情,现在都在救灾,忙着补耕补种,所以还没有人理会到后续秋收的问题,若是今年根据情况减免赋税,不兴兵事,那么多少还会缓和一些,若是还要保持原本的赋税,甚至还要抽调民夫辅助作战,那么……

可问题是曹操会停下作战的脚步么?

这谁也不好说,而且看起来,从南到北,似乎到处都充斥着杀机。面对朝堂内部,刘协展露了一些手段,似乎有些作用,但是对于这种外部的威胁,刘协就毫无能力了。

大汉天子刘协虽说通过盐铁会议,多少表现了一下关于协调矛盾的能力,以及政治上面的些许手腕,但是对于这些玩政治的老油子来说,还是依旧稚嫩。当然,这对于一般的年青天子来说,稚嫩不是什么问题,因为其他的天子还有机会,还可以犯错,还有时间学习,但是对于刘协来说,这些学习的机会,成本都是很高的。

天子刘协有没有可能真的摇身一变成为『刘秀第二』,即便是最为看好的保皇党人心中都未必有底。这个多少也可以理解,毕竟大魔导师刘秀的禁咒,不是谁想学就能学的。这些人更多的寄希望于刘协能够成为另外的一个皇帝,一个同样也是年幼动荡,继成大位的皇帝。

平心而论,在这样一个大汉旗帜飘扬了三四百年的国度,刘氏天子的地位当下纵然有些动摇,但是依旧很多人还是会在心中留下一片地方的。

至于现在的局面……

没办法,实际上有好多事情,或者说规矩,已经是崩坏了。就比如最简单的,汉代外派大员必须要有家眷在京都,不管是太守、刺史,或是州牧,家眷必须留在京都,尤其是长子,必须在京都!

即便是昏庸著称的汉灵帝时期,外派刘虞为幽州刺史,留其子刘和于雒阳;外派刘焉作为益州牧,其子刘范必须留在京城……

这曾经是不可更改的铁律,若是外派大员敢带着长子私逃地方,便是黄泥掉在裤裆中,不是叛变也是谋反,怕不是朝堂立即派兵缉拿!

但是现在呢?

曹丕就跟着曹操到处跑,至于骠骑将军斐潜,那就只剩下呵呵两字了。

规矩一旦被打破,想要再立起来就不知道几难!

所以,规矩很重要!

规矩不能被打破!

大汉朝廷的规矩是什么?是代表了最为广大的士族利益!

大汉律法的规矩是什么?是保护所有士族子弟的利益不受侵害!

就像是商贩若是胆敢以普通鸭子胆敢冒充士族的贵鸭之名进行贩卖,必然是砸了贩鸭之商贾的牌子,顺带抄家绝不可赦免,但是反过来若是士族故意打砸了工匠,即便是使其残废了,顶多也就赔个两百钱得了……

地方官员新上任太守的规矩,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召集乡老,当场向地方豪强保证,谁跟士族地方豪强过不去,他就跟谁过不去!民……呃,地方豪强不管什么事,能不捕就不捕,能不动就不动!有呼必应、无事不扰、不叫不到、随叫随到……

再不济,也要表示一下自己在面对问题、矛盾和压力之时,会拿出一个大汉地方大员的勇气和担当!为地方豪强之忧而忧,为乡土大户之困顿而哽咽……

这才是规矩!

这才是作为大汉王朝,作为一个大汉的朝堂大员,应该有的,应该懂的『规矩』!

结果现在来了一个什么狗屁不通的『贷令之律』……

从春秋战国时期开始,士族公卿借贷民间百姓,就已经是高利贷了,多的是百分百,少得百分五十,最少的也是有百分二十的,所以这个『贷令之律』的百分之五,是个什么鬼?还有这种事情?!

特喵的骠骑将军斐潜脑袋进水了?

天子吃士族,士族吃百姓,百姓吃土,土吃……嗯,别管土吃啥,反正这不是铁律么?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不是千年不变的规矩么?

百分之五?

山西的那帮子,真是好可怜啊……

不管是冀州还是豫州,这些山东士族在愤慨的同时,心中也翻腾起一些对于山西士族的怜悯,大概类似于兔死狐悲的感觉。

一时间纷纷扰扰。

冀州,豫州,三五成群的各种议论。

酒肆,庄园,哜哜嘈嘈的各种声音。

肉香,茶韵,布幔之中的伸缩脖颈。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啊哈……』

『作孽!作孽!』

『都听某一言!此事之后,关中必乱!』

『必乱!必乱!』

『骠骑此举,昏庸无道,自取灭亡……』

『灭亡!灭亡!』

口嗨了之后的士族子弟,面色潮红,搂着这几天才卖到手的新嫩小娇娘,兴致飞扬,举杯高声欢笑,就像是已经预见了骠骑将军斐潜的灭亡之日,即将到来!

原来以为真是『骠骑』,结果还是个『董卓』!一个冷静,深谋,且拥有强大力量的骠骑,无疑是令人担忧且恐惧的,但是如果去掉了前面那些定义词,只剩下了单纯的力量和混乱的头脑,那么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

一介武夫!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若真如此,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哈哈,来来,高举杯!

且胜饮!

……o(^.^)Y!!Y(^.^)a……

南中。

坐下来自己慢慢摇 第三章

朱高炽知道他说服不了朱高煦,老二就是个沙场走出来的人,和父皇一样,崇武,要不然如何得到那么多武将的支持。

朱高煦也知道他怎么说都是废话。

就老大这身子,你让他如何领略武将的快意,也只有文了。

历朝历代,其实都有一些轨迹可循。

比如宋朝建国,宋太祖早些年也是能征善战的,后来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担心以后大宋出现第二个赵匡胤,于是崇文。

于是乎宋朝的历代君王,没一个能打的。

当天子都不喜武,民间自然不崇武,而要武艺大兴,则需要等山河动荡——乱世武将盛世文臣,就是这么来的。

而一个崇武的帝王,所以推崇文的。

远的不说,就说太祖朱元璋和父皇朱棣,都是崇武的帝王,但治国之后也没有一味的穷兵黩武,依然推广文治,《永乐大典》就是明证。

楼梯间本来很大。

不过有朱高炽这个大胖子,于是乎就显得有些狭隘。

仅仅是爬了个二楼,朱高炽已经气喘兮兮,哪怕是刚化了雪,也出了一身的大汗,搀扶他的那名身材欣长三十出头的内侍,也几乎累瘫在地。

朱高煦和朱高燧看得一阵厌恶。

就这德行,也配为天子仪态?

嫌不够丢咱老朱家的脸么。

然而事实却是只要今后没有大的意外,这个极度臃肿肥胖的男人,就会登上大殿坐上宝座成为九五之尊。

朱高煦眸子里闪过一丝阴冷。

没有意外?

那我和老三就不能给你们制造一点意外么,真以为这天子宝座这么容易坐上去,你又不是建文,不经历风雨的宝座,岂能稳如泰山。

朱高炽、朱高煦、朱高燧三人落座。

纪纲和那名内侍一左一右站在朱高炽身畔——锦衣卫不仅保护天子,也得保护太子,这是陛下今日下的旨意。

当然,锦衣卫平日里是没多少人去管太子的。

东宫有自己的护卫。

王谦、庄敬、李春三人站在门口,再有两名护卫守着,检查来往端菜的火锅店跑堂,安防措施不可谓不严密。

黄昏和卞玉楼进去之后,陪坐下位。

片刻后有人端上锅底。

众人一看都有些讶然,朱高炽不解的问道:“这锅当中分一下是什么意思,两边的颜色也不一样,味道不一样么?”

黄昏解释道:“咱们南方人,现在还不太适应吃麻辣,所以这是我独创的鸳鸯锅,一边麻辣,一

文学

边用大骨高汤。”

朱高炽呵呵一笑,“何止南方,北方也不吃麻辣啊。”

黄昏摇头,“西南那边喜欢吃。”

朱高炽一愣,“有吗?”

黄昏也愣住,旋即醒悟过来,蜀中那边喜欢吃麻辣,是因为那边盆地之中湿气大,辣椒传过去后才渐渐流行吃麻辣的,现在蜀中那边还没有麻辣的菜系。

干笑两声,“会有的。”

恰好跑堂的端来各种菜品,毛肚、羊肉、牛肉、鸭肠、鸡翅、血旺、豆腐……一应俱全,大碟小蝶的,看得众人是眼花缭乱。

吃个火锅,竟然这么多讲究。

不过所有人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朱高炽端坐,看向朱高煦和朱高燧,咳嗽一声,“老二,老三,今天这火锅能好好吃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