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让我照顾妈妈,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一章

林邑国。

国都占城。

农历二月将至,岭南的天气渐渐变得潮湿起来。

长安还在三件套的时候,这边的人已经开始穿上了薄衫。

蚕丝本来是一种很舒服的布料,可到了这边,却让人喜欢不起来。

苏小南于是换了一身粗布麻衣试了试,还别说,那种衣服黏着身子的感觉一下子好了很多。

“这里的天气不冷不热还挺好,就是明明没有流汗,身子总是黏糊糊的难受。”

裴铭正在趴在书桌上写着什么,闻言笑着应道:“习惯了就好了,其实跟长安比起来,我倒是蛮喜欢这里的。”

苏小南将一杯凉茶放在桌上,笑着应道:“我看你不是喜欢天气吧?!”

“那你说我喜欢什么?”

“嗯,不懂,征服的快感?”

“征服谁,你?!”

“讨厌,就知道口花花……”

门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公子,欧阳队长回来了。”

“回来了!”

裴铭闻言,急忙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苏小南一把拉住他,端起桌上的凉茶:“先把这个喝了,去湿气的。”

···

前厅。

相比于长安那些府邸的富丽堂皇,这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简陋。

裴铭对面坐着刚刚完成任务回来的欧阳折梅。

“折梅兄,辛苦你了。”

欧阳折梅笑着摆了摆手:“裴兄客气了,杀个人而已,简单。”

“呵呵。”裴铭感激的倒了一杯茶递过去:“对你来说简单,对我来说就是个大大的难题,要知道你杀的可是这林邑国的国主啊。”

“国主吗?”欧阳折梅不屑的说道:“我看也就是个蛮子罢了,进山打猎竟然只带了五十几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猎户头子呢。”

裴铭神色一动:“确定是他本人?”

欧阳折梅闻言,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石令牌:“你看看,这是我从他身上找到的。”

裴铭伸手接过,随即满眼的欣喜:“是了,是了,确定是他,这下子好了,林邑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

欧阳折梅不在意的点了点头,对他来说,此行最重要的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裴铭的事儿了,收服林邑国该怎么做,全部都由裴铭说了算。

“对了。”欧阳折梅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好奇道:“九真那边怎么样了?”

裴铭又帮他倒了一杯茶,笑着应道:“很顺利,目前已经收编了三十几个部落,总人数接近八万,其中可用于组建军队的青壮大概三万左右。”

“只有三万吗?”

欧阳折梅眉心微微蹙起:“有把握拿下清化和南靖吗,要是不行,我带队下去走一趟。”

裴铭闻言,婉拒道:“够了,绝对是够了,折梅兄放心便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那就好。”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一个管事打扮的青年敲门走了进来。

“阿郎,城中忽然大乱,有人传说林邑国主死在了山里,现在几个王子带着军队把四个城门堵住了,我们在城中的一切产业也受到了波及。”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二章

翌晨宰相会商中书,主要内容当然还是相关都内的谣言,崔琰希望御史台能够把这事儿给抓起来,桓阶和陈群却直摇头。陈群说了:“见怪不怪,其怪自坏,若强导其源,恐人心更乱耳。”

崔琰心说你跟是勋向来政见相左,结果对于他的话(见怪不怪,其怪自坏)倒记得挺熟啊,还拿来就用……正待再劝,忽听门上禀报:“令公至矣。”

众人闻言都不禁惊骇我靠是勋起来了,还能来办公?啥时候的事情,我怎么没听说啊?面面相觑,都忘了该当起身迎接。

随即便见是复搀着是勋,排闼直入,即于主位上坐下。众人一瞧是宏辅,整个儿人都瘦了一大圈,面Se蜡黄如纸,手脚微微战抖,倒果然是大病初愈之相。于是皆来贺喜,钟繇就问了:“宏辅何日得瘳耶?”

是勋朝钟元常拱拱手,沉声答道:“吾本不起,昨夜梦会先帝。先帝云:‘曩者宏辅在蜀,故不得列位辅政也,岂因此而怪朕耶?吾孙冲昧,遂为小人所惑,卿若不救,望之谁耶?且归,且归。’吾泣而省,遂可动矣。”

崔琰心说你装神弄鬼地说的什么瞎话,先帝还能托梦给你,把你的病给治好喽?谁信啊!当即冷笑道:“未识梦中所闻‘小人’者,谁耶?”

是勋转过头去,朝崔琰微微一笑,笑意中似乎蕴含着无穷深意,不禁使崔季珪毛骨悚然。随即是勋就从袖内抽出一卷纸来,朝案上一掷:“太皇太后诏下,崔琰擅变先帝之政,惑主乱国,着即捕拿。”

他的话音并不响亮,但是促发雷霆之变,崔琰当场就傻了,还想分辩什么,早被是复喝令卫士拿下。直投御史狱中。其余各相虽然也都惊愕,但看是勋突然活蹦乱跳地出现了,也都多少有点儿心理准备,皆不甚怪桓阶、郑浑等不禁精神大振。钟繇、陈群却相视轻叹,鲍勋茫然无措,杨修垂着头,浑身战抖。

随即是勋就转向杨修:“欲使德祖审断此案,可否?”

杨修闻言大喜。赶紧拱手:“敢不从命。”

是勋淡淡一笑:“及其党羽,凡有五族。”杨修大惊,双眼瞪得象铜铃一般大……

所谓曹操托梦,当然是扯淡,是勋这回的病来得莫名其妙,就连张仲景也未能寻出病根儿来,只能日夕用针、药调理。其实是勋的身体机能是在逐渐恢复中的,但因为心情实在沮丧他觉得自己快死啦,而且政亡人息,一切努力都将泡汤在心理作用影响下。连续半个多月都基本上处于半瘫痪状态。

是复不欲诸吏将朝中事禀报是勋,恐怕老爹受不了刺激,直接就翻白眼儿了,但是勋本能地瞧出来有点儿不对……这孩子心里一定存着事儿呢,他曾经瞒了我那么多年,在老爹面前都装傻充愣,如今我已经有了免疫力啦,要还瞧不出来,干脆直接闭眼得了。于是某晚即密召桓范来问,桓元则不敢隐瞒。把朝中局势和是复的谋划逐一道出。

是勋当场就惊了我靠儿子真想学司马懿!不对,“司马懿”如今还躺在榻上动弹不得呢,他没有父亲的遗产,就敢愣充司马师、司马昭。这混蛋再继续这么搞下去。国家非大乱不可啊,倒时候不管谁输谁赢,靠曹德、钟繇等辈全都制不住。我一心避免“五胡乱华”的危局出现,就算现在咽气,崔琰掌权,只要国家平稳发展。起码能将灾祸延后,这要是由得儿子瞎搞,说不定还会提前!

什么天命,竟然煽忽起了那小兔崽子如此大的野心!不行,老子还不能死!

求生的**一强烈,竟然全身都能动弹了,便待召唤是复来训斥。但是桓范劝他,说公子此计虽然混乱朝纲,只要主公你不死,必能重新稳定,而且正好趁机采摘果实,又何必急于一时呢?是勋沉吟良久,干脆我继续装病得了,看那小家伙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一直等到是复发动在即,是勋才终于不再装了,抽出两页纸来

文学

给是复瞧,一张纸上写的是“庆父虽病,鲁难未已”,一张纸上写的是“牝鸡司晨,惟家之索”。

既然是勋清醒了,自可寻找各种机会暂时支开儿子,而与旁人密议,其中就包括了他的老朋友董昭董公仁。是勋请董昭重为冯妇,再帮忙写几封假信,模仿崔琰的笔迹,把他妄图离间天家骨肉的罪名给坐实喽。董公仁也鬼,对是勋说:“崔季珪亦非庸才也,即实有心,安肯作书?”

于是最终只写了十六个字,假装是崔琰愤懑之下,随手写来撒气的,结果被咱们给捡着了。“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出于《左传》,改“不死”为“虽病”,明摆着怨恨是勋嘛。至于“牝鸡司晨,惟家之索”,语出《尚书·牧誓》,意思是母鸡打鸣,预示家族破败此为怨怼卞氏无疑也。

是勋拿出这两张纸来,安排是复去暗中串联:官僚方面有董昭,功臣方面有夏侯惇、夏侯充父子,国戚方面通过曹安民去游说曹德,经学家方面自然是郗虑。原本希望曹德入宫去游说卞氏的,但曹去疾只是摇头,不肯参与,因此最终求到了郗虑头上。

郗鸿豫恨崔琰切齿,当即勇挑重担,一大早地报名求见,往谒卞氏,拿出群臣联署的书信,请求卞氏下诏惩处崔琰。卞氏一开始还犹豫,说我不应当插手国事啊,你可以直接把这联名信递给皇帝嘛。但随即郗虑取出那两张伪造的信纸来,卞氏当场就怒了:“竖儒焉敢骂吾!”

无论是复暗中串联,还是郗虑往谒卞氏,都没提是勋大病初愈之事,只是说令公尚在,威名可用,此刻若不动手,倘若是勋真死了,便恐无人可制崔琰也。于是卞氏便在郗虑拟好的诏书上用印,下令逮捕崔琰。

爸爸让我照顾妈妈 第三章

就在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好像是有人要进指挥部,蒋浩然的勤务兵梅江不许对方进来,听声音,蒋浩然依稀觉得很像小虎,但又觉得不太可能所以示意刘鹤去看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刘鹤还没有起身,大‘门’已经被大力推开,来人正是陈小虎,不过此时已经和梅江两人搅在一起相互拉扯,一个拼命往里挤,一个拼命往外拖,后面还跟着一个拉架的老兵。

蒋浩然顿时哑然失笑,立即明白这两人为什么会杠上,以小虎的身份,进入警卫森严的基地是分分钟的事情,毕竟这基地的警卫都是部队的老底子,谁还不认识小虎,都不用通报,直接就放行了,只是到了这指挥部的‘门’口,这两个新旧勤务兵一见了面,老兵一介绍,哪里还能不掐起来。

“小虎!”刘鹤惊道,立即喝令梅江住手。

蒋浩然也赶紧上前,‘摸’着小虎的脑袋骂了声“臭小子”,随即就问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到基地来,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通知一下,他好派车去接。

小虎一脸委屈,兴致不高地喊着“浩然哥”、刘大哥。”以往都是喊蒋浩然和刘鹤的官称,以自己是第四十集团军的一员而自居,今天却一反常态,大概是觉得一直空着的勤务兵位置被梅江占了,好像自己就被蒋浩然分离了出去一样,心里正不痛快着。

蒋浩然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小心思,哈哈大笑道:“看你这出息,不就一个勤务兵的位置吗?等你回来我至少也给你个营长当当!”

陈小虎将脸转到一边,不屑地说道:“我不要,我就要当勤务兵!”

“嘿,这一年不见,个子长高不少,这脾气也见涨了,就这志气没涨,还就要当勤务兵,合着这两年书是白读了还是咋的”蒋浩然道。全集下载

小虎撇嘴道:“谁让你找勤务兵也不找个好的,这长得还没有枪高,瘦得跟个豆芽菜似的,好像咱第四十集团军没有人了,您不嫌丢人我还嫌膈应?”

文学

“哈,哈哈!”蒋浩然被小虎气乐了,这飞醋吃得,简直还是孩子心‘性’,但转念一想,小虎不就是个孩子嘛?毕竟还只有十八岁多点。遂心一软,顺从地说道:“好好等你回来之后,就让你干勤务兵。”

陈小虎这才多云转晴,立即‘挺’身敬礼,惹得指挥部一阵笑声。

趁着众人都没有开口的空档,马建辉走到小虎身边道:“小虎是吧,我们可都经常听总座提起你,说你是个好兵的料子,是个可造之才,今日得见,才知总座所言非虚呀!不过,小虎,我们正在谈重要的事情,你如果有事就赶紧汇报,要是没有事情就先去休息怎么样?”

小虎平静地等马建辉说完话,并没有因为他的赞赏而表现得兴奋,反而有种跟他年龄不符的冷静,也并没有急于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将脸转向了蒋浩然。

蒋浩然一怔,随即醒悟,道:“小虎,这位是政训处的马处长,还有这位,这位是我们第四十集团军的副总司令张大彪。”

小虎赶紧‘挺’身向两位长官敬礼,礼毕才回答马建辉道:“马处长,我也就是太想我们总座和参谋长了,特意赶回来看看,没有其他什么事情,要不你们先忙,我等下再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