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二章

“我一件衣服都比你的要高档,你瞧瞧你现在混得,连你两个姐姐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及。”

面对木流花的讽刺,冈部晓只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能听得出来,自己的岳母就是对自己不满意,她说的这些话表面上是说给米知桃听得,实际是说给他听得。

“以前我觉得啊,这男人只要老是善良,对我的女儿好就可以了,可是越到后面我才发现,钱对一个家庭有多么的重要,你没有钱,连你的下一代都跟着遭罪,越是没有本事的男人,就越不配得到最好的女人。”

在木流花的心中,米知桃要比她的那两个姐姐优秀无数倍,只是木流花怎么都没有想到,米知桃最后居然会选择这么一个没有能力的男人。

“好啦娘,你看你舟车劳顿的,中午想吃什么呀?我给你做!”米知桃赶紧想要岔开话题,她知道木流花说的这番话已经伤了冈部晓的自尊心。

“还做什么吃呢?娘请你出去吃!瞧瞧你瘦的,你不知道,你的那几个姐夫给我代金券,是大周的新鲜玩意,吃什么都不用花自己的钱。”

冈部晓见木流花这个样子,心中的怒火已经一点一点的在燃烧了,之前他不计较这些事情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确实没有给米知桃带来幸福的生活,可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眼下木流花这么一番咄咄逼人的话,已经在慢慢地挑衅着他的底线了。

“好啊,那我们中午就一起出去吃,正好,我和冈部晓还说想陪您逛逛呢!”米知桃赶紧说话,她看到冈部晓的脸色的时候已经发现他不对劲了。

冈部晓刚想说自己不想去的时候,他看到了米知桃的眼神,那眼神中显示了很多种情感,其中更多的是渴望他的理解,冈部晓的心顿时就软了,看在米知桃的面子上,他必须要忍着。

“好的,我收拾一下咱们就出发吧!”说完,冈部晓便转身回到了卧室,然后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枕头上,将心中的怒火都发泄了出来,要不是看在米知桃的面子上,他真想一拳砸在木流花的脸上,当他意识到这样的想法的时候,自己都不禁的被自己吓了一跳。

冈部晓恨岳母的刻薄,可他更恨自己的无能。

作为帝党布置的暗子,冈部晓唯一的任务就是潜伏,若不是皇帝来到这里,他会一直潜伏下去。

或许一生都会默默无闻,或许上面一声令下,他就会和潜伏在县城中的其他暗探,收编的山匪集合起来,去国都尊皇讨奸。

为了更好的隐藏身份,冈部晓不得不如同普通人一样生活。

米知桃家是玉鼎县旁大略村的地主富户,迎娶米知桃,是上面的安排,日后或许武力讨伐奸佞时,能多拉拢一下地豪强加入。

最初,冈部晓只把自己的婚姻当成任务,可与米知桃成婚后,米知桃的善良贤惠,温暖了暗探那颗冰冷的心。

听着岳母在客厅,故意大声说出的抱怨,冈部晓心中不由迷茫起来。

自己做暗探,守着一家鞋店潜伏,到底是为什么?

为了银子?鞋店生意不好,收入只能勉强位置,俸禄更是拖欠了一年多。

为了前程?自己这种暗探,一辈子度见不得光,做不了官,更没办法封妻荫子,有何前程可言?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第三章

诸葛亮应道:“确实如此,所以彼辈此番动兵,来势汹汹。”

张飞哈哈一笑:“有关将军坐镇江陵,乐进、文聘之流,还能翻得了天?”

“虽不至于翻天,却也扰乱荆州军民,不可小觑。”诸葛亮摇了摇头,往左右探看。

马谡小跑着过来,在座间展开舆图。

诸葛亮指划着舆图,解释道:“各位,乐进和文聘所部,自去年以来多方扩充,目前合计兵力近万,俱是精锐,另外奋威将军满宠所部也扩张到三千余。他们分布兵力于江陵的东西两侧,一部活跃于临沮一线,威胁枝江,试图切断江陵与夷陵等宜都郡诸城的联系;另一部在竟陵、荆城、寻口一线活动,威胁水军辎重的集散地汉津。”

他张开双臂示意:“这是一个东西呼应的钳型攻势。云长所领的荆州水军已经被牵制在东面,本部须得固守江陵。因此西面这一路,主公和我都觉得,或可由续之担待起来。”

雷远心道:“以关羽的勇猛善战,这样的攻势未必就有多大威胁。恐怕是因为荆州军的主力还需防备江东,才使得兵力捉襟见肘吧。”

于是他直接问道:“江东那边,有什么动向?”

马谡将舆图继续推开:“据说,孙权正忙于迁扬州治所于

文学

秣陵,另外调动大军在东关修筑防御,以备曹军越巢湖南下。这处东关要隘包括了濡须山和七宝山两处城关,在关城对峙之间凿石通水,将会成为江东水陆兵力必经的险关津道。”

雷远出身于江淮,对这一片的地形早就熟极而流,当下颔首道:“也就是说,江东应当又有意于合肥了。”

无论历史走向如何变化,孙将军领十万之众欲吞合肥,听起来始终都那么不靠谱。雷远完全理解关羽要留重兵于荆南防备东吴,更一点都不指望孙权能在合肥方向吸引曹军。

雷远的本部主力经历了几番鏖战之后,尚在休整阶段。但他留在宜都的,还有邓铜、贺松二将所部,再抽调其它各部精锐,足以依托夷陵城向西发起短距离的攻势行动。

他此前就与乐进和满宠打过交道,大概了解这支曹军的实力,故而虽不敢说定能获得胜利,但阻止他们南下滋扰,倒也不难。

于是雷远起身行礼道:“此刻巴西局势尚属安定,若张将军尽快派遣兵力接管各处要隘,我就可以抽调本部沿江南下,一个月内,向曹军发起反击。”

诸葛亮转向张飞:“翼德将军?”

张飞捋了捋刚硬如铁的虬髯,发出沙沙的声音:“可以。白寿和阎芝须得留在成都,协助整编益州兵力,我便让张达﹑范强带人接手巴西防务。”

雷远吃了一惊,问道:“张达?范强?”

“正是。”张飞道:“这两人都是我部下的善战宿将,随我从河北至益州,久历沙场。续之你只管把一应军务移交给他们,他们会妥善接下,等到我前往阆中就任,还会作相应调整。”

雷远倒不是担心军备防御上出什么纰漏。他下意识地看看张飞,觉得这雄武大汉神采飞扬,心情很不错,断不至于这就苛待军吏到无以承受的地步,当下道:“便依张将军的意思。”

此时刘备又问道:“续之麾下,现在可用的部曲大概有多少?”

雷远并不隐瞒,坦然道:“庐江雷氏本部部曲约莫四千余,另外,驻扎在宜都郡的冯习将军所部,娄发、沈弥所部的益州兵,还有淮南旧部的郭、邓、贺、丁等校尉所部,合计两千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