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一章

叶天是长安会掌门,顾琉璃是刑律殿首座长老。

两人又是亲师姐弟,还有互相倾慕互为依赖的关系。

苏玲珑在长安会的地位看上去似乎至多排在第三。

文学

然而林诗云作为顾琉璃目前唯一的亲传弟子,怎会不清楚苏玲珑为长安会的建立做了哪些贡献。

可以说,没有苏玲珑,未必就没有长安会。但绝对不会是今天这般发展迅速的长安会。

林诗云深知苏玲珑聪慧过人,自己在演武台上不遵从指示,强行拼斗的心思,如何能瞒得过她?就看邱如白出声替她们认输,场下苏玲珑则神情淡漠,便能猜出两位长老对自己的不满。

苏玲珑直接带着林诗云来到后院自己房中,让她候在外厅,自己往内室走去。除此之外,从头到尾再无一言。林诗云性情再坚韧刚硬,也难免要惴惴不安。

她第一次来长安会,便当着两位女长老的面,对叶天说了恬不知耻的话。虽然最终她没能如愿拜叶天为师,不过成为顾琉璃的徒弟,本质上与她希望的结果并无差别。按说那天的事情过去后,生活便算安定了下来。只是她以己度人,认为即使表面不提,私下里叶天三人对她应该是怀有芥蒂的。否则他们对自己怎的跟对钟临风不一样?

加上刚刚在场间害钟临风吃了不少苦头,钟临风又是苏玲珑的弟子,那苏玲珑心里会是怎样的愤怒?她会借此机会提议将自己逐出宗门吗?

想到这里,林诗云愈发惶恐。

没过多久,苏玲珑从内室走出来,径自坐到椅子上。见林诗云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她说道:“过来我这里。”

林诗云小心翼翼靠近,苏玲珑牵起她的右手,将她袖子捋到肘弯。只见她如藕前臂上,一小块淤血格外显眼。

苏玲珑伸指一碰,林诗云疼得抽了口冷气,想缩回又不敢。

“知道疼了?”

不等她回答,便觉有什么东西洒在淤血处,随后一阵清凉舒适又带着麻痒的怪异感受渐渐生出。

林诗云抬眼一看,原来苏玲珑到内室取了瓶伤药,此时正在为她活血化瘀。

“你比临风年长,是她的师姐,但在我们眼中,你却比她叫人操心许多。”苏玲珑抬手覆在林诗云小臂,一边度息,一边轻轻揉按,继续说道:“相差两个修为品级的对手岂能力敌?你用化气指是没错,错就错在时机上。不是任何时候都要自行创造机会不可。与你们二人对战,那人肯定比你们更想早些结束,你们多周旋片刻,未必无隙可乘。”

林诗云不吭声。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一定认为我只看到你的鲁莽,没看到你的勇气。而且临风的行为和你差不多,我倒单说你不说她,对否?”

“诗云不敢。”

“你和那人换招都敢,这有什么不敢的?哦,那人叫什么来着?”

林诗云想了想,摇头道:“不记得了。”

苏玲珑莞尔一笑,回到正题上:“你啊,以后有话别闷在心里面。不愿与我们说,就与临风说,否则很容易凡事一根筋,于你习武不利。”

“临风的体质根基比你好,练的又是腿法,由她吸引那人的大部分注意力,即便狼狈,小心些也无大碍。你看她可有受伤?身为武者是该讲究勇气,不过勇气不代表非得两败俱伤,更不代表平白送死。你师父有讲过你师公的死?”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二章

青茗在镇妖塔内修炼尚可,可若是在镇妖塔内渡劫化龙便有些不够了。眼下在这片虚空中,仅与仙界的幻雾沼泽相连,就算是玄仙境的寻龙使也难以抵达此处,龙族气息更难以传播出去。陆小天直接便将青茗放出了镇妖塔。

与青茗同时出塔的还有小白蟒。陆小天又弄了一些仙果出来,意识传输到青茗与小白蟒脑海之内,陆小天便自顾自地打座竭力抵抗体内的黑龙龙元。

“是,先生!”青茗得知陆小天身受重创,想到自己以往在炎陌都原提心吊胆的日子,再到此处尚且算安全的化龙之地,心里不由一阵复杂难言。哪怕无法清晰地感受到陆小天体内的创伤,可从陆小天身上隐隐变幻莫测,甚至萦绕着一股死亡的气息,青茗知道陆小天受到的创伤绝对非同一般。

不过眼下陆小天不知何时才能复原,而从陆小天传输过来的意识中,青茗也了解到此地亦是随时可能会出现危险,当下也顾不得伤感,青茗给小白蟒弄了一些果酱。只是小白蟒似乎能感应到陆小天体内糟糕的状况,只是围着陆小天焦急的游走,嘴里呜呜出声,根本没心思去食用果浆。

待到后面小白蟒似乎在陆小天身边转累了,便游走到陆小天身边,靠着陆小天的腿,时不时抬头看陆小天一眼,然后沉沉睡去。

看到这小白蟒对陆小天的依赖,青茗心里一酸,朦胧中想到很久很久以前自己也还只是一只小蟒的时候,父母有一天忽然失去了消息,她跟姐姐一直等待父母回来。那时候的她也如同这小白蟒一般,等得累了,最后靠着姐姐睡着了。

只是眼前换成了这小白蟒,心中酸楚的同时,青茗又能察觉到一种久围的温馨。纵然陆小天,甚至姐姐炎龙都没有提及陆小天的真实身份,此前青茗也只认为陆小天也许是个好心的人族真仙。只是现在陆小天体内重创,全力运转龙元,仙元,空间之力抵抗黑龙龙元的情况下。那可怕的龙元波动却是无法完全掩盖住的。

天庭仙人,还有那些散仙多险恶之辈,恐怕也只有同为龙族才能这般相互照吧。以前青茗觉得世界之大没有容身之处,现在却觉得眼前还有那么一处狭小而温馨的空间。让青茗觉得的在这偌大而冰冷的世界不至于完全绝望,总归还有坚持下去的意义。

小白蟒蜷缩在陆小天的腿上沉睡着,青茗脸上带着既焦虑,又有一抹温馨的笑意飘身飞向远处,运转体内妖元,感悟劫雷的气息。

炎龙给青茗讲过化龙的过程,同时在炎龙的讲解中,还有一些成为龙族之后,以及炎龙观看陆小天以青龙之身修炼之后的体悟。

此时的青茗起步程度比起当初的炎龙要来得更高。

而随着青茗不断运转体内妖元,体外劫雷的气息越发凝重。陆小天抵挡体内黑龙龙元的同时,心里一阵犹豫,最终还是又传入了一丝意念至青茗脑海之内。这一丝意念包括他成龙后的小部分感悟,并非全部,以此时青茗此时的修为实力,远无法承受他过多的真龙意境。

陆小天的真龙之身完全是因战而生,历尽无数血火。这一丝意念传入青茗脑海中,便如同一道惊雷贯入青茗脑海,使得青茗脑海近乎一片空白的同时,又似乎触摸到某层以前从未抵达过的意境之中,似乎化龙并非要完全靠族内传承下来的秘法。以前如同看一座山,而现在呈现在青茗面前的似乎是一整片重峦叠障的山域。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三章

时值此刻,无论是金云在,还是李罡,都一脸恭谨之色地躬立一旁。

他们知道叶冲

文学

跟超凡者有关系,可是没想到,居然关系会这么牛逼。

俩人心里都是暗自庆幸,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要不然,就现在的情况看,真要把叶冲得罪了,那他们俩的仕途也就基本走到头了。

“住手!”

“住手!”

巴千万和路之道齐齐喊道。

“那你们替他还我钱?!”叶冲看起来凶巴巴的,就像一头被摸了尾巴的母老虎。

“……”巴千万厉声道,“你这样会弄死他的。”

“叶冲,他是你的恩人,”路之道蹙眉,“你的恩人已经生命垂危,你就一点也不管他的死活吗?”

金云在和李罡对望了一眼,刚要说话,就见叶冲凶巴巴看过来吼道:“闭嘴!

还不去处理善后事宜?!

都特么杵在这干什么?!”

“是。”李罡本能答应一声,转身就走,随即身形一顿,这才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对方哪来的权力命令自己?!

“好,好,”金云在哈腰后退,“叶先生,你们忙,你们忙,不打扰,我去安排后续事宜处理,呵呵,呵呵。”

“再踏马呵呵,我拍出你的屎来。”叶冲眼都红了,看起来,有点发疯的症状。

“叶冲,你冷静一下,”路之道摇头,“身为武者,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怕是很难超凡脱俗的。”

“我本后山人,为何超凡俗?”叶冲神色黯然看向紧闭双眼面如金纸的林杰,“我有那么弱智和垃……”

啪!

叶冲话还没说完,后脑袋就被抽了一巴掌。

“再瞎说八道,”巴千万大手晃了晃,“真拍死你。”

“巴千万,”叶冲凶巴巴道,“你这是想借故杀了我对吧?

我现在严重怀疑,这次针对我和我兄弟的暗杀行动,就是你指使的。

说。

你是不是自由武者联盟的人?!”

“好小子,敢构陷老子?!”巴千万怒极反笑,大手直接落下。

唰!

路之道一抬手,正好与巴千万的大手相交一处,就听他笑道:“老巴,叶冲现在状态不对。

你要是真打出了毛病,麻烦事不小。”

“哼!”巴千万瞥向叶冲,怒声道,“再敢胡说八道,真拍死你,就算关老子十年八年也值了。”

“路先生,”叶冲往路之道身后一躲,“你听听老巴的语气,真不像自由武者联盟的人?”

“你给我闭嘴!”路之道皱眉,“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是他想杀我。”叶冲凶巴巴看着巴千万,“他一来,我就发现不对,林杰好像也是突然晕过去的。”

“你说什么?!”巴千万双眼一瞪,脸都黑了。

“路先生,”叶冲一指对方,“他总是在找机会杀我。”

“废话,是你自己在找死。”路之道摇头,“你这么乱说话,连我都想对你动手。”

“你们是一伙的?!”叶冲唰啦捡起了星空之刃,“来吧。

我就知道你们这些自由武者联盟的人隐藏得很深。

不过,还真以为我怕死吗?!

玛德。

什么兽神、战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