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撩我妈结果成功了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您怎么在这里?”

“这两天城里乱糟糟,您不要出来,待在店里,不要到处乱跑。”

“啊,昨天我就说要去看您,结果被安排了一身的事情……能在这里碰到您,真是……”

“司耿斯先生,司耿斯先生,带几个人,送老祖母回家。”

乔跳下马背,大踏步跑到路边,张开双臂,用力拥抱了一下玛丽老太太,然后双手按住她肩膀,急促的、絮絮叨叨的自顾自的呱噪了一番。

玛丽老太太笑得异常灿烂,满脸皱纹裂开犹如菊花一样。

费迪南在特制囚车里,恰恰看到了乔张开双臂拥抱玛丽老太太的这一幕。他瞪大眼睛,眼珠从深深的眼眶里差点跳了出来,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懵逼以及怀疑人生的怪异状态。

“我……他……她……哦……该死的穆忒丝忒……”

“哦,没事的,乔。这里是海德拉堡,就算有点小乱子,现在不是很好么?”玛丽老太太笑得很灿烂,她举起了手中的竹篮子:“我可是很聪明的,我知道城里有了乱子,这两天很多人不会出门。”

“所以,我做了很多的小圆面包,还炖了很多的酸菜肠,让店里的姑娘小伙子们,还有我自己,一起出门售卖。”

“一如我所料,生意很好。平时在吃食街能卖上半个月的面包和酸菜肠,今天一上午就卖完了。而且,顾客们都很热情,他们平均多给了百分之三的小费。”

玛丽老太太笑得异常开心。

“噢啦……那么,这里还有多少?”乔掀开了大竹篮上面的小棉被,里面分成左右两格,左边还有七八个散发出牛奶香甜味的小圆面包,右边则是五六根还有点热气的酸菜肠。

乔舔了舔嘴唇:“那么,您回去休息吧,这些小圆面包和酸菜肠,我全要了……您回去休息吧,这些东西,您给我记账,过两天我去酒馆看您,到时候一起结账。”

乔一把抓过了竹篮。

玛丽老太太翻了个白眼:“啊,你这个小混蛋,把篮子还我,我下午还准备再出来卖两趟呢,这可是做买卖的好时机。”

乔耸耸肩膀,他拉着玛丽老太太的手,跑到了费迪南所在的特制囚车旁,拉开车门,将面包和香肠掏了出来,放在了费迪南手边的小方桌上。

玛丽老太太将半截身体探进了车门,好奇的往车厢里看了两眼,尤其是很认真的盯了一眼费迪南。

费迪南微笑着,和蔼可亲的,保持着一名皇储应有的风度笑呵呵的向玛丽老太太点头示意。

“哦,这个老家伙,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天生的坏胚子……”

玛丽老太太很不客气的指着费迪南说道:“乔,他是你的朋友?”

乔急忙摇头:“哦,我可没这个幸运和他做朋友……额,确切的说,他是我的某一位上司。”

玛丽老太太认真的点了点头:“上司啊?那……你可要小心了,有些恶棍上司,只会给下属添麻烦,你可要小心,不要被他带坏了。你认真看他的脸,我活了这么多年,见过这么多人,我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个天生的坏胚子。”

费迪南绷紧面皮,他拼命的眨巴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玛丽老太太。

玛丽老太太倨傲的昂起头,冷冷的‘哼’了一声,一把抓过乔手中的竹篮子,转身一溜小碎步的跑开:“好啦,好啦,乔,你不用担心我这边,这里是海德拉堡,偶有小乱子,但是伤不到我……唔,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

“尤其是,你的那位混蛋上司,我看得出来,他是那种习惯给人制造麻烦,没事都要惹出事来的天生恶棍,骨子里的混蛋……你小心,他肯定会给你招惹很多麻烦。”

玛丽老太太连蹦带跳的横穿了正在施工的马路,很快就消失在了街道的拐角处。

乔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看着费迪南,缓缓说道:“玛丽老祖母,她是一个心直口快的……”

费迪南摆了摆手,他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身体有气无力的向后靠在了车座上:“哦,放心吧,乔,我是这样小心眼的人么?我会因为,别人骂了我几句,我就去报复人么?哦,我才不是那样的人。”

四名海德拉秘卫面无表情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

呵呵,费迪南的人品和节操……

当然,他不会去报复玛丽老太太,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找死,也不是这种找法,是吧?

费迪南抓起了身边小方桌上的酸菜肠,用力的啃了一大口。

他咀嚼了几下,含含糊糊的咕哝道:“唔,味道真不错,是我记忆中,最纯正的酸菜肠的味道……已经有,很多年没吃过了。”

乔不以为然的耸耸肩膀:“那是当然,您……可以享用的山珍海味太多了,酸菜猪肠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我们老百姓的日常。”

乔抓起两根酸菜肠,重重的关上车门,跳上了小白,继续向前行进。

费迪南再次啃了一口酸菜肠,低声的骂道:“小混蛋,你知道什么?我有几十年没吃过这个口味的酸菜肠……是因为,她那时候,已经没时间做给我们吃了。”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还在家里的一家四口,没有一个人脸色是好看的。

夏雪心里的嫉妒都快冲破天了。

暗暗在心里安慰自己。

她这是才刚重生不久,以后她吧夏瑾踩在地上的时候多得是。

真以为长的漂亮点,考试好一点,以后的人生就完美了吗?

自己再不济还有前世的先知和经历,以后谁好谁坏走着瞧。

这辈子她一定要把夏瑾踩在脚底下,让她像上辈子的自己一样,只能蹲在阴暗的角落,看着自己万丈光芒。

闵秋反应过来,捂着脸直接冲到洗手间。

镜子里那张一看就是中年妇女的脸,差点没让她崩溃。

明明昨天她的脸还是二十多岁的一张脸,现在直接到了四十多。

闵秋足足花了两个小时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然而到了公司。

文学

和她职位差不多高的几个女同事足足盯着她瞧了好几分钟。

“闵经理,明明昨天看你的脸还水当当的跟小姑娘似的,怎么今天一下子差了那么多?”

“啊?有……有吗?可能,可能没休息好吧。”

其他几个女人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不会是因为夏经理和他那位秘书吧?”

“不过闵经理你也别想太多了,男人嘛,哪个不在外面偷吃的,只要还肯回家就好。”

“就是,我昨天还以为闵经理真找了什么法子重回少女时期,这夏经理重新迷上你早晚的事。

看来咱们女人还是要服老啊。”

“也对,那个章秘书早晚还是要老的,闵经理你就不要多想了,为这种人失眠不值得。”

闵秋:……

听着这些看似安慰实则嘲讽的话,恨得牙痒痒。

明明事情都已经在慢慢变好了,她变得年轻了,就算丈夫没有重新爱上她。

可她还有其他男同事的侧目,还有女同事的嫉妒啊。

现在一切都回答解放前不说,还要被这几个贱人奚落。

闵秋这一刻甚至都有点恨那个自己从小疼到大的女儿了。

夏川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本来因为年轻的身体,他又在秘书身上找到了当男人的感觉,

这才两天功夫,瞬间打回原形。

在自己女人面前,脸都丢尽了。

最糟糕的要数夏谦。

宣布任务失败后,他就收到了银行的贷款信息,这还不算。

虽然知道系统宣判的东西一定会成真,但他还是抱着侥幸。

打算宅在家里两天。

他都不出门,总不可能还要在女神面前丢脸吧。

结果他无聊开了电脑准备下个副本玩玩,一不小心打翻水杯。

慌乱之下碰到键盘,顺势就把自己没穿衣服的变态照片,发到了聊天软件对话框里。

没等他慌里慌张的撤回,对方就秒回信息,“有病。”

然后,他就被拉黑了。

楚蕴出了家门,站在大马路边才想起来,原主还是未成年,经济来源压根没有。

翻了翻书包,还是昨天剩下的五块钱。

下意识想要构筑个空间通道,神识里传来一阵凝滞感。

得,差点忘了这个位面开启了最高防御模式。

她要是硬来,指不定位面就炸了。

总不能真的坐公交去学校吧。

虽然这样一来,原主父母是所作所为可能会被更多人知晓,但是累人啊。

而且要迟到了。

不过兜里没钱也实在没办法,就算临时去搞钱也需要花时间。

楚蕴只好老老实实往公交站牌走。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院子里面的尸体看起来完全就是被人暴虐的拆散了一样。

院子里面零零落落的都是尸体的碎片。

就算是陈立青看了都有一些犯恶心。

但是,邬从霜的脸上居然还是一丝表情都没有。

如果不是邬从霜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的话,陈立青估计以为邬从霜根本就没有表情。

“看起来这里面应该是怪物们袭击所致的。”

陈立青看了一些这些尸体说道。

“嗯。

应该。”

邬从霜简短有力的回答的说到。

“不过既然都来了,还是好好的看看吧。”

赵达这个时候说道。

“好。”

陈立青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这本来就是自己的权值所在。

这是自己应该做的。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这个房间里面的东西之后,陈立青终于是放下了自己心里面的一些想法。

原本陈立青还有一些怀疑,这里面的人可能是被人杀的,而是用来栽赃与怪物。

但是,随着案件现场的东西来看,这里面的一些都是指向了怪物。

“不过如果是怪无所谓的话,那么这个药村的村长为什么会失踪了?”

邬从霜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其实这个案子,可能有点复杂。”

赵达这个时候开口说道。

“怎么说?”

陈立青以及邬从霜都是刚刚开始办案的新手。

自然对这方面不如赵达这个老油子。

“这个如果只是想要简单的交差的话,我们现在就能够回去,对监星司说药村的村长是被怪物所杀。

然后这件事情就算是完了。”

赵达对邬从霜以及陈立青说道。

“如果不这么干呢?”

陈立青接着问到。

“不这么干的话,怎么还可以敲一下于端正的竹杠,说不定能够有一些收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