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乡村婬妇全文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顾盼盼手中拿着一份《长安晚报》,脸色不断的变幻。

“武郭,你看吧!当初我就说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意义非常重大,你当时还不相信,现在看到这个影响了吧?”

当顾盼盼看到杨氏茶叶铺子的销量暴增的消息,心中不由得想到了王富贵说的那句话。

“曾经有一份独家广告摆在我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自己已经努力了,但是最终还是魄力不如杨本满啊。

明明是自己最先看中的东西,结果却是被人抢走了。

那种感觉非常的不好。

“这《长安晚报》是长孙家的报纸,上面说的内容从来不会说楚王府的好话的。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之类的风凉话,他们这是小看了我姐夫的心胸和气魄。”

武郭的关注点跟顾盼盼不一样。

他在乎的是报纸上那些冷嘲热讽的话语。

至于杨氏茶叶的销量增加了多少,楚王府错失了重大机会,楚王府亲自扶持出了一个重要对手之类的内容,她并不在意。

“人家话虽然说得不好听,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茶叶现在已经是大唐对草原最大的一项贸易物资,每年从草原上带回来无数的牛羊,也把胡人卖羊毛挣到的钱给重新挣了回来。

龙井香茶不管是从品质上面还是销售规模上面,都是稳坐大唐第一的交椅。可是,如今杨氏茶叶异军突起,到时候指不定会威胁到龙井香茶的位置呢。”

顾盼盼很清楚茶叶对于楚王府,对于大唐来说,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物资。

越是这样,就意味着楚王府在这一次的行为之中,损失越大。

“盼盼,你还是不够了解我姐夫。正因为茶叶对于大唐来说,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我姐夫才希望能够扶持几家实力强劲的对手起来。一花绽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才是春。

大唐出现更多的茶叶作坊,为进一步提升大唐在茶叶领域的实力,进一步拓宽各地的销售范围,最终让我们的茶叶成为畅销全球的重要商品,成为比瓷器还挣钱的东西,这对于大唐茶农、对于大唐茶商、对于大唐朝廷来说,意义都非常的重大。

站在楚王府的角度来考虑,似乎短时间内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失,但是从长远来看,最终这个市场规模变大了。龙井香茶的销量必定是会继续增长的。再说了,只有其他的品牌多了,才更能凸显出来龙井香茶的高贵来呀。”

武郭对楚王府的了解显然要比顾盼盼深入一些。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已经把握住了李宽的心思。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这是看李宽做的什么事情都是对的。我们江南有一句俚语,小姨子的屁股有姐夫的一半。你这迟迟不找婆家,不会是有其他什么想法吧?”

顾盼盼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搞得武郭耳朵都红了。

“顾盼盼,你瞎说什么呢。要说不找婆家,你比我还要大一些呢,怎么不见你嫁人呢?再等下去就成为老姑娘了,看到时候谁敢娶你?”

武郭有点受不了顾盼盼那戏谑的眼神。

最关键的是她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了,有点慌。

“哼,我看中的人是武郎君,如今已经跟我有缘无分了!其他那些臭男人,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顾盼盼在大唐算是一个独立特行的存在,思想很是独立,颇具新时代女性的特点。

“你就嘴硬吧,到时候伯父从江南过来,看你怎么跟他说!”

两人就这么说笑着,渐渐忘记了报纸上的内容。

……

茶叶成为了大唐百姓茶余饭后的热词。

除了卖茶回家泡茶待客之外,一些人也开始兴起了趁着茶叶很热的时期,推出其他的茶叶产品。

“阿古诺,都准备的怎么样了?等会就要开业了!”

在西市的一个铺子里头,阿义那早早的赶了过来。

作为一个突厥的没落贵族,阿义那这些年靠着碎石生意,很是挣了一些钱。

但是阿义那的石矿主要是在长安城周边,如今长安城通往四周的几条主要官道,都已经铺设成了水泥道路,未来对于碎石的需求将会快速下降。

所以颇具眼光的阿义那,就开始考虑寻找一个新的产业来发展。

作为一名突厥人,虽然阿义那已经在长安城生活了十多年,但是本身并没有掌握太多什么的独门技术,所以他要进入的领域,选择就很有限了。

投资作坊之类的,显然不是很适合他。

但是把钱放在手中,似乎也不是办法。

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在草原上比较流行的奶茶。

他觉得明明是很好喝的东西,但是在长安城却是一点也不受欢迎。

大家都喜欢泡茶喝,那种清汤寡水的感觉,阿义那并不喜欢。

所以想着是不是模仿面包新语在长安城各个坊里头开设奶茶铺子,甚至就可以在面包新语隔壁开设奶茶铺子,这样还能让百姓购买点心的时候,顺便喝一杯奶茶。

这个想法他已经谋划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实施。

突然,茶叶成为了大家讨论的热点,阿义那敏锐的察觉到这是自己进入奶茶行业最好的机会。

所以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他就买下了西市一家铺子,然后简单改造之后变成了现在的“喜茶铺子”。

“主人,你放心,我们这里的掌柜和伙计都是从面包新语挖过来的,经验非常丰富;再加上我们的奶茶制作非常简单,不会出什么差错的。”

“嗯,唐人非常喜欢吃甜食,等会添加糖霜的时候,大家一定不要吝啬,可以适当多加一点,让大家第一次喝我们喜茶铺子里的奶茶就铭记于心。”

阿义那亲自指导调制的奶茶,跟草原上牧民喝的有点不一样。

除了原料使用的是西北贸易生产的奶粉之外,还添加了一些糖霜和水果粒,这让整个口感一下子就上了好几个台阶。

虽然阿义那还不知道这个奶茶的销量如何,但是心中却是颇具信心。

“好的,我已经把每一步要做什么,全部都列的清清楚楚了,就是想要出错都不容易。”

阿古诺是阿义那的得力属下,这种全新开拓家族业务的事情,阿义那自然交给他来负责。

只要今天西市这间铺子的经营比较理想,阿义那立马就会在其他各个坊一口气投下十几间新的铺子,到时候让长安城百姓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有“喜茶铺子”这么一个不卖茶叶,而是卖茶叶制品的铺子。

……

今天是周末,未来之星幼儿园不上课。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在节日的气氛下,平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中少女也变得胆大起来,遇到心宜的男子也会送上定情的信物,如果男子也有意的话,就会打听清楚女子家中的地址,日后好登门提亲。

李节他们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只见那个胆大的少女一脸娇羞的走过来,李节三人表面淡定,但随着朱玉宁想要打赌,看对方要把定情的手帕给谁时,三人也立刻紧张起来,特别是李节和朱允熥,如果在这种事上输给朱玉宁,那可太没面子了。

只见少女扭扭捏捏的来到李节三人面前,然后飞快的把手帕塞到一人的怀里,随即捂着脸扭头飞奔而去,而与她同样的那些少女也全都哄然大笑起来。

李节这时却一脸懵逼的拿着手帕,他没想到少女最后竟然选择了自己?

旁边的朱玉宁也一脸的恼火,她本以为自己扮做男装后,在相貌上肯定超过了李节,可没想到人家女子竟然把订情的信物给了李节,对自己却连看都没看。

相比之下,朱允熥刚开始有些失望,但随即又表现的十分淡然,因为他知道自己在李节和姐姐面前根本毫无优势,一来他个头比李节低半头,长相也差一点,姐姐虽然和他一样高,但却相貌俊美,所以那些女子肯定不会选择自己。

“嘿嘿,看来这个女子还挺有眼光的嘛!”反应过来的李节也拿着手帕在朱玉宁面前晃了晃笑道,这可真的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虽然朱玉宁的个子比自己矮半头,但换上男装又在五官上做了一些修饰,看起来英气逼人,放在后世都可以直接出道做偶像明星了。

“哼,本公子如此帅气她都看不见,算什么好眼光?”朱玉宁却十分不服气的道。

正说话间,却只见那几个少女并没有离开,而是在第一个少女回去后,竟然又有一个女子向他们这边走来,这让朱玉宁再次精神一震,当即站直了身子盯着对方。

然而让朱玉宁失望的是,第二个少女依然径直走到李节面前,红着脸把手帕丢给李节,然后转身就跑,紧接着就有第三个、第四个……,而且全都选择了李节。

李节这时也终于醒悟过来,他们拿这群少女打赌,估计这群少女也在拿他打赌,几个人全都把手帕丢给自己,估计就是想看李节会选择谁,不得不说这几个少女的胆子可真够大的。

朱玉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少女都选择了李节,甚至最后有一个年龄比较小的少女,竟然把手帕丢给了毫无准备的朱允熥,结果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朱允熥也立刻变得手足无措,一张小脸顿时羞的都快滴出血来了,眼睛也不敢看对方的少女,惹得那群少女又是一阵哄笑。

李节收了七八个手帕,连朱允熥都有一个,反观朱玉宁却一个也没有,这让她气的眼睛都快红了,偏偏朱允熥这时还不长眼,看出姐姐生气时,竟然偷偷凑到朱玉宁身边低声道:“姐你别生气,李节收了那么多,要不让他分给你两块?”

“走开!”

文学

朱玉宁闻言气的将朱允熥一把推开,随即迈步走向那群正准备离开的少女,这让李节也吓了一跳,当即上前一把抓住她问道,“玉宁你做什么?”

“我要去问问她们为什么不选我?”朱玉宁说着一把甩开李节,随即快步追上了那群少女。

李节闻言却是一阵无语,但再想拦她已经晚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朱玉宁追上那群少女。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朱玉宁与那群少女并没有发生冲突,反而十分友好的交谈了好一会儿,因为离的有点远,李节也听不清她们在说些什么,只是看到那些少女一个个都在捂嘴偷笑,反倒是朱玉宁竟然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任何的文化都是在经济基础之上的。

当农耕繁荣的时候,关外的土地对于掌握了权力的人而言,没有丝毫的价值。

就如那高昌,若换做是从前,世族们对于攻打高昌是没有太多积极性的。

那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跟我有什么关系?

即便是占领了高昌,那又如何?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还要驻扎一支兵马,为了供应这些兵马,需要源源不断的输送大量的粮食。

因而,某种程度而言,王朝兴盛的时候,像高昌这种地方,若是天子的意志坚决,固然能够占领。可是……那天下的臣民,都仿佛自己和高昌没有任何的关系。

毕竟……绝大多数人,不会天天拿着一个舆图,来看看大唐的疆土有多大。

而一旦朝廷衰弱,大家巴不得将浪费钱粮的兵力收缩回关内。

因为,除了让舆图上多一块土地,让边疆安全一些之外,像高昌这样的地方,和天下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关系的。

可现在……却不同了,棉纺流行了,里头有巨大的利益,百姓们需要穿衣,带动了棉纺业的发展,商贾们开了作坊,需要棉花供应,现在世族们拿下了土地,开始种植棉花,这棉花种植出来,世族们发了财,商贾们也发了财,陈家跟着发了财,百姓们也有了稳定的棉布,可以用较为低廉的价格买来更舒适和温暖的新衣。

这其中牵涉到的,是一个广大的利益链条,从收租的陈家,到种棉花的世族,再到负责耕种和采摘棉花的部曲,到负责运输的劳力,再到作坊里的工人。

未来,至少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直接或者间接的围绕着高昌维持生计。

到了那个时候,若是高昌但凡出现一点风险,势必要天下振动,朝野哗然了。

即便陈家不出兵保护高昌,只怕那朝中的宰相和百官,都要急红了眼睛,要求朝廷立即征发大军,前往高昌了。

正因如此,西宁新城,这里人的风气,却和保守的长安人不同,正因为这里有大量的商贾,日夜进行贸易。商贸的繁华,让迁居于这里的世族,也可从中分一杯羹。

也因为有人能从中牟取到好处,掌握了文化的世族子弟们,也慢慢的转变了思维。

以往在关内的那一套儒学,显然已经很不对这些世族子弟们的胃口了。

转而有人开始崇古,即突然察觉到……汉儒的思想,似乎与自己契合。

这一下子的,公羊学的书,居然卖得格外的火热。

这公羊学,乃是汉武帝独尊儒术时的官方正统儒家学派,和当时汉武帝开拓进取的心思相契合,主张的乃是大一统、大复仇以及天人感应的思想。

说穿了……就是鼓励儒生们开拓进取。

当然,之所以能够盛行,也是因为不少人察觉到,公羊学比之当下的儒学,更适应他们现在的生存状态。

他们从关内迁徙到了关外,生活环境已经改变。

因而发现,原有的儒经已经无法解释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了。

反而是公羊学提倡‘继治世之者,其道同,继乱世之治者其道变。’

这什么意思呢?

意思便是,万事万物,到了一定程度就要变化,国家、律法、百姓、社会风气、信仰和行为,都会随之而变。

唯一不变的,就是‘道’,所谓的‘道’,便是精神,只要精神不变,那么其他的东西你爱咋改就咋改。

于是公羊学的读书人,挂在嘴边的话永远是‘通其便,使民不倦’,又或者是‘三代不同法,五代不相复礼’。

大抵意思是,如果三代之内,就要改变法令,五代之内,礼仪方式就要发生变化。如若不然,百姓就要厌倦。

正因这公羊学开始慢慢的流行,以至于世族子弟开始爱好刀剑起来,他们往往请作坊专门定制名贵的刀剑,佩戴在身上,彰显自己的主张。

在西宁市场,刀剑铺子的生意格外的好,一日可以售出一百多柄刀剑。

且人们更倾向于那种装饰少一些,却锋利的刀剑。一方面,是因为河西地广人稀,出了城游历,倘若没有一把武器傍身,若是当真遇到了歹人,也可自卫。另一方面,公羊学比较刚猛,大抵教授的学问精髓就是:你得用道德去感化别人,如果道德感化不了,那就用你的语言去感染别人,如果语言也解决不了问题,那就用拳头去解决掉提出问题的人。

当然,如果拳头都解决不了,那就直接动刀剑就好了。

公羊学的文化人,大抵都是如此的做派。

当然,到了后来,这个学说之所以开始被统治者们打压,也不是没有道理。

一方面是天下已经开拓得差不多了,大家已经厌倦了战争,而你们公羊学的人成日都鼓吹今日要报复这个,明日要干那个,大家都很讨厌。

另一方面是……虽然理论上而言,你先用道德和语言去感化别人,实在不成的话,就干死他们。

可是绝大多数公羊学的读书人,显然觉得前者比较麻烦,所以他们直接简化了流程,省去了讲道理和辩论的时间,直接干就完事。

这就导致当时的社会,因为刚烈得太多,动不动就玩刀子,造成了大量的社会性的问题。

最后……这公羊学慢慢的衰弱,直至绝迹。

毕竟……当王朝的扩张到了极限之时,公羊学也就慢慢失去了滋养它的土壤。

可西宁不一样,人们渴望佩戴刀剑,渴望复仇,甚至还有人翻出旧账,当初哪些胡人入了关,还有哪些胡人侵占了西域,不管,反正论证了就完事,总之我们被欺负了,要报仇。

这等强烈的情感,充斥着西宁的大街小巷。

以至于连天策军中,都开始被带偏了。

公羊学某种程度而言,其实是最适合天策军的,此前他们就教授了读书写字,大抵通晓了大义,一群军人,往往又比较粗暴直接,而长史邓健,平日里也对他们多有一些教诲和启蒙。

如今,不知哪个书生到处印了许多公羊学的小册子,四处拿去免费分发,于是这小册子被人带进了营里,而后这公羊之学迅速的传开了。

而那书生,牛叉就牛叉在,他知道公羊学的理论知识太多,一般人很难理解,所以他另辟蹊径,大大简化了学术的内容,实际上……鼓捣出来的却是公羊学的傻瓜版。

这傻瓜版是最通俗易懂的,若是用一句话来概括,大抵就是:干就完事!

邓健在军中,看到最近军中盛行的公羊学,也是一脸懵逼的,他读了这么多书,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公羊学’,可偏偏每一次,给将士们授课的时候,大家提出

文学

许多问题,最津津乐道的就是这个。

邓健只好给他们讲天人感应,给他们说大一统,讲了一大通。

但是他很快发现,这些理论和学术上的东西,其实大家都没多少兴趣。

大家都是奔着干就完事去的。

毕竟有一种理论,支持你用最简单的办法去解决问题,而这简单的办法,恰恰是你最擅长的,这对于将士们而言,自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邓健很快就发现,好像将士们的思想开始偏离自己的预想,可此时,他却发现,自己已经很难将他们拉回原来的轨道了。

生活环境的改变,对于人的思维转变,是有着巨大影响的。

以至于……不少的世族子弟,思维上开始和商贾合流。

而这些,其实从报纸就可看出来,新闻报在关外销量卖的并不好,大家不喜欢这里头的内容。

反而在西宁这里,建立的一个四海报馆,这四海报,卖的格外的火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