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一章

陈冰憋着笑,瞥了我一眼:“什么时候还学会说话了?那咱们喝点……”

我撇撇嘴:“那酒的味道太怪了,我喝不惯。”

陈冰拿起酒瓶看了看,笑道:“你知道这酒多少钱一瓶吗?我估计怎么也在两千块以上。”

“两千块?”我听了差点惊爆了眼球。

按照这个价格,我刚才喝了两杯,几百块钱就没了啊。

陈冰一笑:“这还不是最高档的红酒。应该就是用来临时招待客人的,估计如果在餐厅就餐的话,还会有更高档的红酒。现在的有钱人,都开始研究红酒文化了。”

我端起酒杯,闻了闻,又尝试着喝了一口,摇摇头:“我觉得还是不如我爷爷的烧酒好喝呢。”

陈冰白了我一眼:“那你别喝了,赶紧吃完休息吧,今天赶路赶了一天,怪累的。”

我点点头,看着屋子里那一张大床。

陈冰急忙说道:“还是老规矩,你要是敢有别的想法,你可小心着。”

“你想哪去了,我是那种人吗?”我嘴里敷衍着,陪着陈冰把饭吃完,就已经是晚上快要十一点了。

再过一个时辰,就是吴双约我见面的时间了。

既然我不想让陈冰知道这件事,就只能先让她睡觉。

好在陈冰把剩下的红酒都喝了,看样子脸色红润,有了一些酒意。

我看着陈冰说道:“时间不早了,还喝了酒,早点休息吧。”

陈冰点点头,我们各自躺在床上,床头灯亮着暧昧的暖光,酒精恰到好处地兴奋了我们的神经,而又不至于让神经麻木。

屋子里很静,我听到陈冰躺在床上,传出的呼吸声。我能闻到陈冰身上的香味。

虽然我心里还有事,但是眼前的状况足以让我心烦意乱。

我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液,试探着伸出胳膊。

我把手轻轻搭在陈冰的肩上。陈冰的身子一颤,口中嘤咛了一声。

我的手跟触电一样,又缩了回来。

我不知道自己的贸然行动,是否让陈冰生了气。

没想到陈冰背对着我,小声说了一句:“我有点冷……”

“哦,那我去看看柜子里还有没有被子。”我赶忙说道。

“你……棒槌……”

陈冰气的把身体靠近了我一点。被陈冰这么一说,我顿时也开了窍。

我一拍脑袋,看来自己还真是个棒槌。我怎么这么笨呢?

我欣喜若狂上前在被子里轻轻抱住了陈冰。陈冰的身体很软,在我抱住她的时候,往我的身边靠了靠。她身上的香味,闻着我又是一颤。

我正琢磨着是不是可以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便想把手往别的地方动一动。谁知道陈冰突然来了一句:“抱着我睡,不准乱动。”

“哦。”我应了一声,不敢乱动了。

其实陈冰这女孩,看着泼辣开朗,但是在男女关系这个问题上却显得很保守。经过了四年的相处,我们的感情也得到了一定的升华。但是我们始终都没有越过那道防线。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身体的特殊,我们也一直身处险境,不像是普通人的

文学

生活。另一方面也是我和陈冰都不是随便的人,我们各自恪守着那道不成文的规则,所以彼此都很信任,对这种生活也都很愉悦。

我怀里抱着陈冰,陈冰很快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在这个时候,我感到无比的满足。我在想,如果自己能够收集到七块龙牌,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恢复,一定就和陈冰到一处幽静的所在,过一段与世无争的日子。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二章

姚启走出学校的大门口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荒废了三年青春的震中中学,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这次的高考是彻底完戏了,姚启自嘲的笑了笑。

终于到了给你说再见的时候了,学校啊!没想到在走的时候我姚启竟然还会有一点不舍。

这次分数榜颁布出来了以后,姚启很自觉的从最后一排名字开始找自己的名字。最后一个名字没出意外被自己再次霸占了,三年来自己蝉联了全年级倒数第一的榜首,从来没有让出过这个位置看了看总分数234分姚启已经很满足了。

这所高中姚启生活了三年,这三年来估计连班主任对自己的印象都只停留在成绩倒数第一上了。其他科目的老师姚启三年来见的都有数,只要外面不刮风下雨下雪,在教室里基本上找不到姚启的人。

姚启从小就有逃课的习惯,九年义务教育后姚启其实连高中都没考上。这个震中是全县城最次的高中,如果不时堂舅在教育部门有点影响力估计姚启连震中都上不了。

十二岁那年姚启在逃课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地理先生,人们都叫这个地理先生刘老头,地理先生也就是俗话说的阴阳先生。从此以后姚启就拜这个地理先生为师跟他学习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在学习上没什么天分的姚启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些玄学的东西特别有天分,师傅教什么他都能很快的记住理解并且还能举一反三。

刘老头见姚启确实有天分所以就把姚启收为了关门弟子,经常带着姚启去给人看阴阳宅。所以姚启小小年纪在风水术数命理这方面有着不浅的造诣。

刘老头是元朝时期刘伯温的后人,刘氏一脉擅长峦头学和理气学。早在元朝的时候刘伯温就整理了峦头学和理气学的两家之长糅合成了刘氏一脉的风格。

在收姚启为徒时老人曾经三令五申的嘱咐姚启,学易者免不了要和这天地作对泄露天机,当天机泄露严重了或启用了过多的龙脉龙上天都会降下天谴。易中之人最常见奠谴就是五弊三缺。所谓五弊就是指鳏、寡、孤、独和残。三缺指的是“钱,命,权”这三缺。师傅以前就是天机泄露过多所以犯了五弊中的孤和独三缺中的钱和权。不过所幸现在有你这个徒弟五弊这么多年也算是过去了。但是要求姚启以后一定要谨慎不可大意,以免走上师傅的老路。虽然本门的南明心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弱天谴但是减弱不代表没有,而且一旦泄露奠机活的龙过于重要的话就算你心法修为再高,修到传说中的陆地神仙的境界也抵挡不住天谴的威力。所以一定要谨慎。

这些年姚启一直谨记师傅的教诲,在同学间从现出自己会这些奇门玄学。

姚启十八岁上高一的时后师傅出去云游去了,刘老头走的时候把着风水一脉传承的罗盘留给了姚启,走的很潇洒一纸留字飘然而去一直到姚启高中毕业都没有回来。

“姚启,刚看完榜单啊。这次考的怎么样啊,这可是你唯一鲤鱼跃龙门的机会了啊!”姚启正站在门口发呆的时候一个憨厚的声音出来,打断了姚启的回忆。

“哦,鱼哥啊。我你还不知道啊!跃什么龙门啊,课本比图书管里的书都新,这次没出意外名落孙山了,连最差的专科都没考上。”姚启抬头一看见来的是自己的发小吴小鱼,摇了摇头说道。

“也是,你打算怎么办啊,回去跟婶子做小生意去?还是去国外找你哥去啊”。吴小鱼摸了摸头问到。

“鱼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就我这么不着调的人怎么做的了生意啊,我哥那里就更别提了。我连英文字母是二十六还是二十四个都没弄明白,去了干什么啊。”姚启苦笑的说道。

“算了,姚启。走我们去河边吧,我去给你摸两条鱼烧着吃,别头疼了你不是还有两个姐姐在京市的大公司当领导吗?实在不行投奔她们去得了。”吴小鱼说着就拉着姚启往河边走去。

到了河边吴小鱼三下两下就脱利索了普通一声跳河里摸鱼去了,留下姚启一个人在岸边是柴禾。

很快姚启就捡了一大抱柴禾开始生火,一边生火一边考虑刚才吴小鱼说的投奔大姐的和二姐的事。姚启想了想还是算了吧,要是真投奔了两个姐姐的话估计自己的好日子也就算是到头了。

姚启是一个生活在单亲妈妈的家庭,家里除了妈妈和他们四姊妹以外还有一位八十多的爷爷。小时候姚启的妈妈为了还姚启父亲和人私奔给家里留下的巨额贷款一直起早贪黑的在外面做着收山货的生意。他们四个就由爷爷带领着生活,姚启的爷爷年纪大了管不了从小就调皮的姚启,由于大姐和二姐的年龄稍大所以就由两位姐姐从小带着姚启。

就因为姚启从小是两个姐姐带大的因为逃课的事情着实的挨了大姐的不少打,姚启的大姐脾气比较急所以见姚启总是不听话就忍不住修理他。姚启的二姐脾气温婉柔和一些每次姚启犯错了都要说教半天。而且姚启的二姐为了照顾姚启上学也上的稍微晚些,一直到姚启三岁多了二姐才上学去。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 第三章

不过总师也知道,这只是初步实验成功,还要进行第二步。

阎罗基地终究只是一个巨大的基地,而这是针对超凡力量的产物,那么就需要一个真正的超凡力量来才行。

而这个任务,就落在了安瑞的头上了。

根据安瑞的等级系统进行的力量划分,管理局摒弃了最初的字母等级划分,直接改为了超凡力量和超凡之下。

100级为超凡力量的分界线,100级以下便是超凡以下,强的只能算得上强者,即便是护国骑士和勾魂人也不例外。

而100级以上,则是超凡力量。

举手投足之前,都是人形核弹。

安瑞这家伙在结束了和莱茵的战斗后,也一举突破了超凡,达到了112级。

再加上他手中的誓约之剑,所给予的变身能力,临时实力还可以得到一部分的提升。

而且安瑞这个空间魔法天赋SSS级的家伙,还能模拟超凡之下的存在。

至于第一阶段为什么不用安瑞作为阻断器的实验对象,是因为担心一旦传送空间被关闭,传送了一半的活体生物还没来得及穿越,也没来得及退回去,很可能被关闭的空间给切成两半。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要不然最开始也不可能将阎罗基地放在最后来进行实验。

最初的59坦克,就是为了验证传送空间是直接被关闭,切断坦克。

还是说阻挡东西,从一个空间跳到另外一个空间里。

现在第一阶段的实验已经完成,阻断器的效果则是后者。

一周后,待空间阻断器检修了一遍,并重新将燃料箱和备用血库注满血液后,第二阶段用真人模拟强者和超凡力量也正式展开。

关琳陪着安瑞在安瑞堡的研究所分场,几名研究人员则站在旁边,让安瑞准备着进行传送。

关琳一脸的担心看着身上携带各种监测仪器的安瑞,而安瑞则安抚道:“没事的,你老公妥妥的。”

研究人员也点头附和道:“关女士,请放心吧,我们本着科学的态度进行过实验了。

阎罗基地那边也传送过动物和魔兽的。

阻断器只是阻挡物体从一个空间进入另一个空间,然后再关闭传送空间,并非直接关闭传送空间,不存在什么安全问题的。”

毕竟安瑞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现在根本就不算是普通人。

放在国家层面上,安瑞又是管理局计划中的人

文学

形决战兵器,又是各项科魔相关的研究所的协作人员和“试验品”。

就算是安瑞这个卡林西亚国王身份,神阿皇帝身份,在阿哈利姆北方政治和经济上的各种身份,穿越了13年多快14年的样子,如今也没那么太重要了。

否则安瑞也不会,一会就被调去战场,一会就被调去搞“科研”了。

也亏得安瑞咸鱼得不行的性格,倒是成为了最佳的国家级工具人。

“我可是空间魔法天赋SSS的人哦,要是有什么不对的苗头,我直接退出来就是了,安心好了。”

看着安瑞一脸的轻松,关琳这个人妻还是提着心退到了一边去。

这时候阻断器第二阶段的实验也正式开启,阻断器总师的全息直接投影在了安瑞的面前,询问了一下安瑞准备好没有,确定后,并展开实验。

“先以地平世界普通人一辈子达到的极限为准,进行测试,封号魔法师级别。”

在华夏到来之前,安瑞看到的普通人的极限,基本上好就是封号魔法师这一类的了。

大约在70来级,基本上就是普通生灵封顶了。

而安瑞在13年多前,也仅仅才72级而已。

不过封号魔法师级别的人,显然无法使用传送空间,直接从安瑞堡传到起点市郊区的实验所附近去。

只是安瑞拥有超凡力量,他可以办到这一点,只需要将传送的魔力,维持到封号魔法师级别,便可。

当安瑞按照研究所那边传过来的坐标,尝试着打开空间的时候。

安瑞眉头一皱,发现传送空间虽然打开了,但是下一秒就关闭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