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一章

我看准方位,便顺着楼道爬了上去,上到三楼后,现那扇门还是开着的,而黑衣人正站在门里等WWw..lā

“来得很快嘛!”她那古怪的像是憋着嗓子的女人声传了过来。

在车上,我已经打算好了,先要让她把李枫圆治好,然后爱要什么鬼什么妖,要什么都行。

我喘了口气,对她说道:“别费话了,你不是想要鬼妖嘛,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先把李枫圆治好。”

“哈哈哈,”黑衣人一阵怪笑,点了点头说:“没想到,你还真的那么在乎那个女人!”

这话听得阴阳怪气的,怎么感觉她和李枫圆很熟悉呢,不过此时此刻不是分析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像是着了火似的,急切的说道:“你别费话了,快点把李枫圆治好,到时候你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说完这句话后,对方突然沉默了片刻,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她的喘息之声,我很奇怪,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了,犯什么病了,难道不着急了吗。

“你他妈快点啊?”我眼睛都红了,往前凑了一步,如果不是李枫圆的命握在她的手里,我早就扑过去把她撕碎了。

“李清茗!”对方忽然喊了声我的名字,却把我吓了一跳,我万万没有想到她怎么会喊我名字呢,难道她认识我?好吧,我是说她是我生活中的熟人?

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是个老鼠精啊,我身边应该没有老鼠精吧。

“好,好,我答应你先给她治病,”黑衣人说道,“不过你现在的状态我肯定是不放心,你得先让我把你绑起来,你看如何?”

呵,我心中苦笑,这妖怪的脑袋是被驴踢了吗,明知道我都有着鬼妖之体,屈屈一个绳子能绑得住我吗,不过我其实也没想太多,先等她把李枫圆治好再说。

我冲她点了点头,黑衣人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不许反抗知道吗,不然可别怪我对李枫圆不客气。”

“别他妈费话了,你快点来。”我怒道。

话音刚落。只见黑衣人的长袍下面迅飞来一道黑影,如同一条蛇一样,在地面的疾行,我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起昨晚与她交战之时她就使用过这一招,当时用火都没能够烧得了,难道我想错了?如果被这东西绑住之后,连鬼妖也无法挣脱?

正当我心里胡思乱想,那道黑线已然爬到了我脚下,继而迅在我的身上缠了起来,度之快,难以想象,眨眼间已然把我五花大绑。

我喘着粗气说:“好了吧,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把李枫圆治好,我是不会把鬼妖移交给你的。”

“你放心,等我十分钟。”说罢黑衣人在我面前一晃,整个人便不见了踪影。

十分钟并不算长,但是对于此时此刻的我来说,简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过了好半天,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了窗口。

我惊疑的问:“治好了?”

黑衣人没有理我,忽然伸出黑手居然拿出了

文学

一部手机来,我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妖怪还会用手机?

“告诉我你朋友的电话,好没好你问问便知。”黑衣人淡淡道。

我想了想,把胡三的手机号告诉了她,黑衣人熟练的拨着号码,不多时她把电话放到了我耳边

文学

“喂,谁呀?”胡三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我是清茗,李枫圆呢,她怎么样了?”我紧张的问。

“李枫圆没事了,就在刚才,她突然醒了过来,之后就喊你的名字,现在活蹦乱跳的,好像完全好了,好多医生都过来看,把他们都惊呆了。清茗,你现在在哪,你有没有事。”胡三简单的把现场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到李枫圆没事了,我也就放了心了,我笑了笑对胡三说:“我没事,先挂了,我办完事后再回去找你们。”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 第三章

陈冰憋着笑,瞥了我一眼:“什么时候还学会说话了?那咱们喝点……”

我撇撇嘴:“那酒的味道太怪了,我喝不惯。”

陈冰拿起酒瓶看了看,笑道:“你知道这酒多少钱一瓶吗?我估计怎么也在两千块以上。”

“两千块?”我听了差点惊爆了眼球。

按照这个价格,我刚才喝了两杯,几百块钱就没了啊。

陈冰一笑:“这还不是最高档的红酒。应该就是用来临时招待客人的,估计如果在餐厅就餐的话,还会有更高档的红酒。现在的有钱人,都开始研究红酒文化了。”

我端起酒杯,闻了闻,又尝试着喝了一口,摇摇头:“我觉得还是不如我爷爷的烧酒好喝呢。”

陈冰白了我一眼:“那你别喝了,赶紧吃完休息吧,今天赶路赶了一天,怪累的。”

我点点头,看着屋子里那一张大床。

陈冰急忙说道:“还是老规矩,你要是敢有别的想法,你可小心着。”

“你想哪去了,我是那种人吗?”我嘴里敷衍着,陪着陈冰把饭吃完,就已经是晚上快要十一点了。

再过一个时辰,就是吴双约我见面的时间了。

既然我不想让陈冰知道这件事,就只能先让她睡觉。

好在陈冰把剩下的红酒都喝了,看样子脸色红润,有了一些酒意。

我看着陈冰说道:“时间不早了,还喝了酒,早点休息吧。”

陈冰点点头,我们各自躺在床上,床头灯亮着暧昧的暖光,酒精恰到好处地兴奋了我们的神经,而又不至于让神经麻木。

屋子里很静,我听到陈冰躺在床上,传出的呼吸声。我能闻到陈冰身上的香味。

虽然我心里还有事,但是眼前的状况足以让我心烦意乱。

我重重地咽了一口唾液,试探着伸出胳膊。

我把手轻轻搭在陈冰的肩上。陈冰的身子一颤,口中嘤咛了一声。

我的手跟触电一样,又缩了回来。

我不知道自己的贸然行动,是否让陈冰生了气。

没想到陈冰背对着我,小声说了一句:“我有点冷……”

“哦,那我去看看柜子里还有没有被子。”我赶忙说道。

“你……棒槌……”

陈冰气的把身体靠近了我一点。被陈冰这么一说,我顿时也开了窍。

我一拍脑袋,看来自己还真是个棒槌。我怎么这么笨呢?

我欣喜若狂上前在被子里轻轻抱住了陈冰。陈冰的身体很软,在我抱住她的时候,往我的身边靠了靠。她身上的香味,闻着我又是一颤。

我正琢磨着是不是可以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便想把手往别的地方动一动。谁知道陈冰突然来了一句:“抱着我睡,不准乱动。”

“哦。”我应了一声,不敢乱动了。

其实陈冰这女孩,看着泼辣开朗,但是在男女关系这个问题上却显得很保守。经过了四年的相处,我们的感情也得到了一定的升华。但是我们始终都没有越过那道防线。一方面是因为我的身体的特殊,我们也一直身处险境,不像是普通人的生活。另一方面也是我和陈冰都不是随便的人,我们各自恪守着那道不成文的规则,所以彼此都很信任,对这种生活也都很愉悦。

我怀里抱着陈冰,陈冰很快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在这个时候,我感到无比的满足。我在想,如果自己能够收集到七块龙牌,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恢复,一定就和陈冰到一处幽静的所在,过一段与世无争的日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