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一章

佛土之中,亿万万生灵,尽皆万众一心,在虔诚吟唱,融汇为一首绝世无双的咏叹调,天地为之崩塌,宇宙为之破灭,生命为之轮回,威武,雄壮,空灵,一往无前,横扫一切,任何光辉,在这种吟唱之下,似乎都黯然失色。

这吟唱,是真正的祈祷,这吟唱,汇聚了亿万万生灵最虔诚的祈祷,这吟唱,是真正的大伟岸!

什么是伟大?以前,摩柯一直没有真正的定性,而此刻,他心中坚定无比,生灵来自心灵最深处的渴望与迸发,便是大伟岸,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超越,甚至相提并论都没有。”小说“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嘹亮的楞严咒响彻着,荡漾摩柯的心头,无数声音,纯洁,浩瀚,震动心灵,那是一种给人无限勇气与希望的力量,尽皆注入了摩柯体内,令他的灵魂一下子进入了一种真正的大伟岸地步。

“阿弥陀佛我摩柯自从踏入修行,便发下大佛愿,以普度众生为己任,欲要建立一个真正的无上净土,所有有情众生彼此心心相印,没有杀戮,没有争夺,没有黑暗,只有永恒的大自在,大无量,大伟岸啊!人人心中皆有执念,今日,我佛土之亿万万众生,尽皆释放了自我真魂,执念祛除,乃无上大伟岸之事!任何阻拦,都无法阻止!任何存在,都无法抹杀!”

摩柯开口了,他的语气充满了一种大喜悦,大极乐,最后变化为大超脱的思维,全部充塞了他的心灵。一切的一切,此时都已经全部忘记,有的只是“前进,前进,再前进。”

带领众生,走向辉煌weilai,共建真正的无上净土。

这一刻,佛土之中无数生灵,尽皆听到了摩柯的声音,他们似乎都看到了摩柯口中的无上净土,所有有情众生,彼此心心相通,彼此善意对待,没有杀戮,没有邪恶,所有生灵都存在于无量净土之中,永恒自在,一幅多么壮丽,灿烂,令人心醉的画面?

“轰隆!”

刹那之间,摩柯似乎拥有了无穷的力量,这股楞严咒凝聚的大伟岸力量,似乎一下子找到属于它的主人,宛若天河倒悬,尽数融入了摩柯的体内,这一刻,摩柯实力暴涨!暴涨!无限暴涨!

“破灭!”

轻轻一指点出,摩柯前方,所有禁锢他的恐怖力量尽皆消除,似乎在那大伟岸的精神意志之下,一切都必须屈服避让。而随着这种灭世大磨般的力量消散,摩柯眼眸眺望前方,一下子锁定了混沌之海中央的悬浮区域。

在其头顶,符文鸣叫,欢呼雀跃,融入了摩柯体内,顿时,亿万万画面闪烁他的心头,令摩柯对于一切都明悟了,一切谜团,彻底展开。

原来,这混沌虚空本源,并没有意识,却孕育出了一个门户与一株三十六品混沌青莲,正是原始之门与混沌之灵,他们同时获得了一枚符文,只要能够接受到混沌本源的考验,便可以继承一切。很是奇怪,这混沌本源只是一段冰冷的意念,并没有自己的情感,二人进行了试炼,结果惨败,原始之门更是出现了诡异变化,被混沌之灵镇压了起来。之后,混沌之灵欲要全力创世,便令盘古看守原始之门,结果,盘古被原始之门真灵诱惑

“混沌本源”

明悟一切的同时,摩柯眼中露出一丝渴望,他知晓,只要自己炼化融合了混沌本源,便可以真正的超脱,力量,灵魂,双重超脱,毫无意外,佛土也会随之超脱,建立大无量净土,将不再是奢望!

“唰!”

身形一闪,摩柯冲向了混沌之海,没有任何阻拦,融入了其中

混沌虚空,岁月悠悠,偶尔有神魔游弋其中,而不知不觉之间,万载岁月过去了。

“轰隆隆”

“轰隆隆”

混沌虚空之中,一处浩大的区域尽皆崩溃,化作一片虚无,一尊巍峨无量的巨人出现了,手中持着一柄恐怖至极的斧头,正是盘古,这时的盘古,乃是真正的盘古,自斩一刀,灭杀了天赐的灵魂,彻底复苏恢复了。而在他的对面,原始之门之上站立着一个白衣女子,自然是原始天母。

“交易,开始吧!”

“好!我为你指引位置,你以开天斧破开一切屏障!”

轰隆隆

这两尊无敌存在也不废话,一碰面,立刻道明了来意,而很明显,他们都期待太久了,原始天母刚刚将一枚符文祭出,立刻,盘古持着开天斧,轰隆一声,竟然直接将前方混沌虚空泯灭,与原始天母并肩冲入了其中。

这是一条扭曲变换的道路,其中,有着各种恐怖至极的险恶,不过,明显比混沌之海外围安全了许多,根本无法阻拦二人的脚步,他们以一种势如破竹的姿态,猛烈冲击,最终,轰隆一声,二人同时来到了一处区域,乃是一片波澜不惊的海洋,中央位置,一种绝世恐怖的浩大力量酝酿其中,这个海洋,赫然正是混沌之海!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二章

资料:【女武神装甲】

女武神核心武力保障,在强大的体魄前提下,进行增幅,装甲携带各种作战武器。

目前研发版本:

弑神装甲:全包裹性全身装甲,具有优秀的能量作战手段,以及防护手段,武器搭载丰富。装甲定位S。

便携装甲:具有量子传送功能,实现远程潜入作战、以及突发作战需求,具备普通的防护能力,武器搭载能力单一。装甲定位B-A

泛用式装甲:实现流水线扩大化生产规格,防护能力一般,武器搭载单一。装甲定位:C-B

能量装甲:小型作战模块搭载,可实现常服作战,防护能力弱,攻击能力弱。装甲定位:C-B

金属外装甲:新型金属材质,具有较强物理防护能力,武器搭载:无。装甲定位:D

机械外骨骼:辅助增强装备,无防护,无搭载。装甲定位:无

———–

圣天命

“主教大人,女武神学院第13届学院招收已经快要进行完毕,女武神总共通过1030人,具有圣痕共鸣者103人。”

薇尔的汇报声在空荡的房间中回荡,而一身正装的薇尔的面前,一道身影通过全息投影技术投射下来。

全黑色的作战服勾勒出了坚实的身躯,猿臂蜂腰。

流线型的肌肉将紧身的作战服撑起一个滑顺的弧线,也昭示着这是一个全身都蕴藏着爆发性力量的男人。

“嗯,我给你的名单中的人,通过没有?”

“全都通过,而且都与圣痕发生共鸣。”

“好的,那就这样吧,让肖萌多关照一下吧。”

“主教大人这样好么?”

“名单上的两个人是别人托我照顾的,给她们分配到一个班就可以了,班主任由符夏担任就可以。”

“明白。”

薇尔欠身点头。

“另外这个孩子,也交给符夏吧。”

薇尔愣了一下,只见全息投影下,一个青涩的少年出现在眼前,下方是少年的资料,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孩子,身世很透明也很简单。。

“明白。”

虽然好奇,但是薇尔也不敢质疑。

关闭了全息投影之后,薇尔松了口气,在外面她是权力滔天的圣天命最高秘书长,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但是在这个人面前,还是依然感觉到了压力。

克苏鲁星域一艘漆黑的星舰在太空划过,如同幽灵异样直接穿过了克苏鲁军队的监控区。

“张大哥,已经穿过封锁区了。”

身穿一身红衣的少女收回了手里的电光。

“嗯,这次的圣痕波动很强,不知道是什么类型的圣痕。”

坐在舰长位置上的男人平静的说道。

红衣少女绕了一圈,然后转身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充满弹性的触感,透过了作战服传到了大腿的皮肤上。

“张大哥,这次结束,你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

“是!”

“说好的七次,可不能食言呦!”

“嗯。”

少女看到男人点头,顿时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男人有些沉默:不就是七次推宫活血么,小意思,至于那么兴奋么?

“舰长,坐在驾驶位上的时候,请保持专心。”

就在两人抱着的时候,一头银发的萝莉从驾驶位的另一侧探出头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咳咳,银狼你怎么过来了。”红衣少女赶紧站起来,脸上还有些绯红。

“我在监视舰长的驾驶状态,感觉到舰长的心跳和某些激素指标异常便过来看看。”

“哈?”

“依依姐姐,你为什么在这呢?你不是说你要去睡午觉了么?”银狼歪了歪头。

那双似乎没有任何感情波动的眼神,盯得雷依依脸色更加的红了。

“好了银狼,不要问了。”

男人将银发萝莉两手拎起来放在了自己腿上。

“这下扯平了。”

银狼平静的说道。

“这,明明是我先的。”雷依依看着比出了剪刀手的银狼,一脸郁闷。

就在气氛有些凝滞的时候,后舱门打开。

粉色头发的少女跨刀走进来,危险的狐眸扫过指挥室的三人。

“舰长,练习剑术的时候到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会打败你。”

————–

悬浮车上,周围的人似乎都在聊着考核的事情,而并排坐在角落的两人,却有些沉默。

“丽丽丝没事的,这次的考核淘汰了那么多的人,你被淘汰也是正常的。”

端木摸了摸头,不知道该怎么规劝自己的挚友。

一直元气满满的丽丽丝此刻却低着头,一言不发,眼睛似乎盯着自己的黑色过膝袜在发呆。

“虽然我通过了,但是我是不会去的,原本就是为了陪你一起去试试的。”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第三章

田相取了两颗棋子,一黑一白,一手一颗,递到了薛鹏面前道:“猜吧。”

薛鹏指着左手道:“黑棋。”

田相摊开左手,果然是黑色棋子。

薛鹏笑道:“看来,今天田相的运气不太好,晚辈失礼了。”

说着,薛鹏便要落子,然田相却将手中白字先落到了棋盘上。

薛鹏一愣,看着田相道:“田相,不是黑棋先行么?”

田相缓缓道:“本相棋局,白棋先行。”

薛鹏没有动,凝视着田相,呵呵笑道:“原来如此。”

薛鹏落下一子,再未开口。

两人落了十余子后,田相道:“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

“有,我的父母在哪里?”

“他们在十分安全的地方。”

田相又落一子,继续道:“好男儿志在四方,岂能为反锁俗世所累,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换一个。”

“呵呵,好,那换一个,诶,田相,您的头发怎么变黑了,可是有着什么秘方,能否给小人一份?”

田相停下了落子,看着嬉皮笑脸的薛鹏道:“难道,你就不想问问为什么要你嫁给郡主?”

薛鹏笑道:“想来是我长得英俊潇洒,天资出众,郡主殿下早已对我倾心,所以此番趁着我为大曌立了功勋之机,招我为驸马。”

“呵呵。”田相笑了笑,落下一子,缓缓道:“你倒是还是一般的玩世不恭。”

“如今,也唯有你敢在本想面前如此放肆了。”

田相缓缓道,“你猜猜,为什么是此时,为何是你迎娶郡主?”

“呵呵,难道不是因为小子英

文学

俊潇洒?”

田相微微眯起眼,目光泛起了寒光。

“呵呵,玩笑,开个玩笑。”

薛鹏笑道:“如果晚辈猜得不错,想来是因为晚辈刚刚为大曌立下偌大的功勋,想来这件事,

文学

应该很快会传遍王庭。”

“普天之下的百姓此时应该都翘首看着,王庭该如何对待我这个功臣,所以我猜想,田相可能就想,趁这个机会,将郡主嫁给我,这样既能把军权弄到手里,又能得天下民心。”

“而郡主如果不从,田相便可说,郡主轻视天下寒门,这边能引天下黎民的愤怒,到时候,田相不得不罢免郡主,以安黎民之心,不知道晚辈说得对不对?”

田相闻言摸了摸须髯,缓缓道:“不枉我教导你一场,倒是学了些几分本事。”

说着,田相看着薛鹏缓缓道:“你是本相看重的人,你可愿认本相做义父?”

薛鹏闻言神情一阵激动,慌忙起身道:“义父在上,请受义子一拜。”

薛鹏当即拜了一礼,田相哈哈一笑道:“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

“从今以后,本相也算是后继有人了。”田相满脸心悦。

薛鹏闻言含笑道:“义父,不知孩儿何时能见父母?”

田相呵呵笑道:“薛老弟与弟媳正在游山玩水,玩累了,自然就回来了。”

“你连日奔波,早些休息去吧。”

薛鹏闻言拱手道:“义父,孩儿告退。”

薛鹏缓缓退了出去。

看着薛鹏离去的身影,田相的脸上的笑容缓缓退去,缓缓道:“金池。”

“义子在。”那金丹修者上前道。

“金池,你是义父最看重的义子,义父最是信任你,你去把这个小子给我盯牢了,但凡有有什么举动,第一时间告诉我。”

“这件婚事,绝对不能出现斑点纰漏。”

那金丹修士神色显得颇为激动道,“义父放心,孩儿必不辱命。”

却说薛鹏回到了薛府。

此时薛府上下一个人都没有,庭院也是落满了灰尘。

“呵,便是连句好一点的谎话都不愿意编了么?”

“游山玩水,我去你妈的游山玩水。”

薛鹏心中大骂不已。

这个老混蛋,他之前竟然还将他视作国之栋梁。

这老混蛋,可真他么的会演戏啊。

薛鹏将澹台玲珑禁制揭开。

澹台玲珑登时大怒:“我要杀了你。”

澹台玲珑举剑就刺,薛鹏连连闪动,呵呵笑道:“小娘子,你这可是要谋杀亲夫啊。”

“呸,你这个无信无义的浪荡之徒,早知道,我就不该让我母亲救你,真该让太上宗,清理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忤逆之徒。”

薛鹏一手抓住澹台玲珑的剑,在澹台玲珑的脸上亲了一口道:“这叫,识时务为俊杰。”

“太上宗要杀我,我总得找个人护着对不对?”

两人又是一番激战。

如是数日后。

田相问:“可有什么异常?”

“没有什么异常。”

“那薛鹏似乎很喜欢太上宗的那名女弟子,两个人经常打闹。”

“哦?难道薛鹏很喜欢太上宗那个女弟子?”

那金丹修士点头道:“嗯,那太上宗的女弟子似乎对那薛鹏也有些意思。”

“前几日,还拼力搏斗,不过近几日,用力越来越小了。”

“看上去,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如此的话更好了,他便落在我们的把柄上。”

“对了,魏婴有消息了吗?”

“一直毫无音讯。”

“他们是乘坐的飞舟,行动很是方便,若是藏起来,我们一时难以寻到。”

“呵呵,魏婴不愧是本相教出的好徒弟,果然是忠君爱国啊。”

“义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无妨,只要看住薛鹏,只等婚事一完,那两城的归到本相的手中,一切便皆成定局。”

“你去唤些人前往薛府,婚事的一些章程也该交给他了。”

“是,儿这就去。”

薛府内,澹台玲珑再度持着剑砍杀薛鹏:“你给我站住。”

薛鹏闪身亲了笑着说:“小娘子,你若是追得上,我便站住。”

两人打闹时,一队人走了过来。

一个女官见了脸色一红,低声道,“真是造孽了,这薛鹏如此轻浮,怎能让郡主下嫁这样的人?”

那金丹修士轻咳一声:“薛校尉就要迎娶郡主了,一些礼仪,薛校尉还是要学习一下的。”

薛鹏仿佛没有听见一般,自顾与澹台玲珑打闹着。

金丹大修微微皱起了眉头,不禁道:“薛校尉。”

薛鹏仍是仿佛没听见一般,仍是自古与澹台玲珑打闹。

忽然金丹大修脸色一变,一掌拍出,雄浑的气劲冲击两人。

两人却避也不避,任由这强横的掌力击两人。

下一刻,两人陡然炸做了漫天的金光。

“不好,上当了。”金丹大修脸色一变。

远方,一艘巨大的飞舟上,薛鹏立在飞舟之上,肩膀上,小丫头薛小颖一手拿着一个古钟,一只手拿着糖葫芦,一边吃一边问道:“哥哥,这个是什么啊?”

薛鹏一笑:“这个可是个好玩的,你一敲这个钟,里面就能飞出好玩的,不信你试试。”

薛小颖闻言用自己的巴掌一拍,紧跟着古钟发出宏亮的声音。

一条龙红从古钟里面窜出,围绕着飞舟盘旋了一圈,最后愤怒地看着薛鹏怒道:“人类,不要以为你凝结金丹我就会怕你,我距离金丹也不远了?”

这火龙正是青蛟。

青蛟一出,顿时吓了众人一跳,小丫头起初也怕,不过紧跟着眼中就冒着星星道:“哥哥,哥哥,这个也是你送我的礼物么?”

薛鹏点点头道:“喜欢吗?”

“喜欢太喜欢了。”小丫头兴奋地不得了。

青蛟怒道:“人类,你要太过分。”

“我要骑着玩。”小丫头跳了起来,落在了青蛟的后背上。

青蛟刚要甩身子,薛鹏淡淡的声音响起:“你要是伤到我妹妹一根汗毛,我就念咒了。”

吼!

青蛟怒吼一声,发出震天声响:“该死的人类。”

飞舟下方,万千民众看着抬头看着飞舟。

以及身躯达到数百丈长的青蛟。

在飞舟的最前方,大傻叼着一巨大的字画。

其上写着:“太子伴读一品议政大夫薛鹏爱慕青城青丘郡青阳镇李家小姐李婉儿已久,特来求亲。”

飞舟所经之处,所有人都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啊,之前不是说,薛鹏为大曌赢了三个城回来,王上将恩旨,将郡主下嫁给他么?”

“是啊,我们也是这么听说的,可现在这薛鹏,怎么这么大的阵仗娶一个什么李婉儿啊?”

“难道,是传言有误?”

“怎么可能有误,官家的榜文都发布了。”

“难道,这个薛鹏为了那个李婉儿逃婚了?”

“这个薛鹏,竟然为了那个李婉儿舍弃了郡主?”

一时间,这则消息迅速在青城蔓延开了,以极快的速度,蔓延整个大曌。

青城城主府内,一名英姿煞爽,浑身盔甲的女将最为微微泛起一丝笑意。

“整个薛鹏,有意思,这份人情,我承了,接下来,便要我看那老匹夫,还有何借口夺我兵权?”

“传令下去,两城三十六郡,加强操练兵马。”

说完,女将看向一旁的姜柔道:“表妹,就有劳你前往青阳,待我送一份厚礼。”

姜柔含笑道:“表姐放心就是,我都已经准备妥当。”

飞舟上,薛鹏走到薛鹏面前,缓缓道:“这样会不会太招摇了些?”

薛鹏含笑道:“母亲放心就好,儿心中自有主意。”

“诶,你也长大了,为娘也不管了,李家那丫头,娘也是喜欢的。”薛母缓缓道。

薛父躺在摇椅上,跟老爷子抽着旱烟。

“诶,这个臭小子,闷不吭声的,竟然就弄了个一品官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