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小东西不可以尿出来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一章

叶小碟脸上的泪痕还没有风干,脸上就出现了笑容。

虽然看不见自己此时的

文学

神情,但叶小碟想来,或许是跟自己当初攒下每月的银钱给章天泽去买吃食的样子差不太多。

很小的时候开始,章天泽哭对叶小碟来说就是天大的事,原本以为自己之所有不能让身边的人快了,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修为不够,但当叶小碟真的站在顶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边的人反而不快乐的越来越多。

叶小碟也辜负了很多人,李婉、蚩洛萦梦

叶小碟一直都在寻找可以补救的方法,或者是可以安慰自己的方法,于是他见到了天帝,白帝,还有真武大帝,最后是天道和天煞,就连传说中的盘古大帝,叶小碟也见到了。

这些人对叶小碟或是善意,或是恶意,但都没有给出叶小碟一个他想要的答案,但在这些人的身上,叶小碟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私。

平庸者,大能者,即使是夫子这样被尊称为圣人的,终是逃不过一己私欲。大家都向往眼中的世界,是自己想象中的世界,所以有能力的人就会出手去干预。

于是,叶小碟看到了一个让自己的很烦躁讨厌的世界,恰巧的是,叶小碟拥有了毁灭这个世界的能力。

“我这算不算迷途知返,亡羊补牢”

叶小碟笑着问了一声,不过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人在给他任何回答。

摇头苦笑,叶小碟冲天而去。

这个世界的确算不得美好,但还有许多星星点点的小美好需要人守护,很多人都不在了,这次换叶小碟来

叶小碟在剑道一途走的很远,多数人都机械性的认为这是来自青帝的传承,再加以李太白的教导,即使是个废物也有可能成为最强剑修。但只有跟叶小碟真正交过手的人才知道,叶小碟在剑道一途究竟走了多远,叶小碟的剑有多强。

古老的剑条就悬在盘古大帝的面前,手中的石斧已经碎裂,盘古大帝徒手抓着面前的古老剑条,却还是不能阻止古老的剑条向前推进。

盘古大帝的神色已经从最开始的惊讶变成了从容,可恨自己以血脉铸山河,但山河终归不是自己的血脉。

触碰到叶小碟打出那古老的剑条,盘古大帝在其中发现了一丝寂灭的气息。

“有意思,只不过入了一个区区的魔道,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强到了这样的地步。”

盘古大帝自语,又自嘲的笑了笑。

曾经自己轻视的道,如今却能毁掉自己创立的世界。

“无非是再长眠几个纪元罢了,看你能奈我何”

盘古大帝捏着还在前进的古老剑条,没有自怨自艾,也谈不上为了身后的世界,或者是为了什么,若说是目的,那唯一的目的就是盘古大帝想要接下叶小碟这看似可以毁天灭地的一剑。

以未及巅峰的状态,硬接叶小碟全盛的一剑,才阻挡一瞬间,盘古大帝便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无数的剑意涌进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有无数的人在向着自己挥剑一样。

一道彩色的光晕,卷走了盘古大帝周围的黑暗,之后盘古大帝也不见了踪影。

天界,叶小碟和盘古大帝已经消失了许久,只不过正上方的那道裂缝还在证明,不久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并不是幻境。

忽然一柄古老的剑条从盘古大帝之前所在的裂缝坠下,吓得躺在地上的三个人都是一个激灵。

“看着架势,好像是叶小碟的手笔”

“这小子是帮助盘古大帝灭世的”

“先拦住再说吧”

真武大帝和白帝还有章步龄三个人一起出手,虽然都不再各自的巅峰状态,但还是不退不逃,迎着那个古老的剑条冲了上去。

那古老的剑条没有发出任何响动,可若是任由那古老的剑条落下,之后会发生什么,饶是这三人胆子再大也不敢去想象。

“缺帮手”

才接触到古老的剑条,白帝的面容便狰狞在了一起。

“你是指望天宫的那些剑修来当炮灰还是你的徒子徒孙们”

章步龄拖着下坠的古老剑条,原本就有些弯曲的脊背这会儿已经有了些许的弯曲。

真武大帝没有说话,看着四散的人群,真武大帝正准备拼命的时候,却倏地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一轻。

“你为何来此”

看着身边的严瑾,真武大帝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当然是来帮你们的”

严瑾手中的符文链条缠着那古老的剑条。

有了严瑾的加入,那古老剑条的下坠速度的确是缓慢了些。

“叶小碟那个臭小子不打算过来吗”

白帝手臂上的青筋暴起,心中盘算着,若是有机会一定跟叶小碟再打上一场才算是罢休。

“我若是再晚来一会,你们撑得住”

严瑾嘁了一声,显然对已经精疲力竭的三个人不是很看好。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二章

突如其来的巨兽袭击并没有超出苏礼的预料,他甚至看都没看那巨兽一眼,直接就是丢出了一个狱崖神符……

向显还在全神戒备,准备好好在苏礼面前显露一下身手呢……毕竟在他想来,苏礼应当是不习惯应对这种级别的巨兽的,也算是向这客人展现一下这中洲南部地区的真正‘风土人情’。

然而他还在一边进行防御一边思考怎么能够赢得干脆利落的时候……那头巨兽的触手一般的头颅却是已经被干脆利落地解决了。

狱崖横空飞出,庞大的神魂震慑之力发挥作用,却是令那巨兽的脑袋直接就进入了眩晕状态。

然后狱锁就这么缠了上去,镇压、镇魂、锁灵,再加上万树花开的汲取效果都是一股脑儿施加了上去,这巨兽瞬间就是躺得服服帖帖,一丁点动弹的意思都没有了。

苏礼这才轻飘飘地飞了过去,然后仔细打量这被困缚住的巨兽……嗯,也就是一条很普通的大蛇,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荒兽气息。

“肉身精气没想象中那么多,看起来只是空有这么大的身体却不像荒兽那样有无穷岁月的积累。”

他打量着这巨兽进行着判断。

海棠则是已经在他的脖子后的头发窝窝里钻出了小脑袋,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其实这已经算是荒兽了,因为荒兽的形成其实也和世界形成之初频繁的地脉暴动有关。”

“只是荒兽经历数万乃至数十万年的积累才能过有如此强大的身躯,而它们的积累不够,这狭窄的地脉暴动区也不足以诞生更多的荒兽。”

苏礼听了又是有收获,于是露出了了然神色。

但是向显却是面无表情了……这就好像是一个学渣意外进入了学霸们的世界,要么瑟瑟发抖,要么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圣子阁下,我们还是快点上路吧,在下已经将圣子应邀拜访的信息传讯回了教内,首阳教主与少阳尊主肯定都已经在筹备等待了。”

苏礼的研究兴致被打断了一下,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他接下来会在这里呆一段时间,有得是时间研究。

所以点头道:“那么我们就快点吧。”

向显当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总算是不会再那么尴尬了……他还以为剑崖教的人也都是像他这样只会硬怼的莽夫呢,却没想到还有苏礼这样的‘异类’。

所以向显干脆就起身化虹飞行……值得一提的是,这一道赤色长虹的飞行速度是真不慢,显现了这阳教传承的精妙。

苏礼也是展开剑翼御风而行。

他的神力中有诸多特性,却是后天加持了他的风行属性能力,所以他在御风飞行方面速度也是超快的。

甚至看起来轻轻松松地,只是稍稍振翅,就能够稳稳咬在向显所化长虹的身后,丝毫看不出勉强。

向显留意到身后的情况,微微惊愕之余又觉得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苏礼给他的感觉就是那种充满了知性的强大。

他于是没有停顿,于半空之中急速穿行,往这中洲南部的更南端而去。

苏礼紧随其后,却依然在观察着这边地脉地形的变动……

却是发现越是往南,地形变动的频率与幅度也是越来越大,甚至整个大地都似乎一直处于一种余震不断的地震中。

没有一处有完整的地貌,以至于这里甚至都很难有适宜的生命留存。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随后他看到了一个巨大的翻滚着浓烟的火山。

而在这火山范围内,却反而是没有那么激烈的地脉变动。

这座火山十分庞大,超出他想象的庞大。

其中热灼的烟雾如柱升起,在天空形成了一片遮天蔽日的如同末日般的黑云。

阳光已经照射不到这里,但是火山口不断翻腾的岩浆,还有时不时从火山上流淌下来的熔岩流却是使得这片区域在一片刺鼻的硫磺味道中依然明亮。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火山脚下竟然还有一座大城!

这真的是一座大城,比苏礼所见过的所有中洲城邦都要来得庞大。

而且其中各种建筑密密麻麻,甚至还有依托山体建造的如同蜂窝一般的洞窟结构……粗略估算,这么一座城池恐怕就能够住下

文学

一百至一百五十万人吧。

几乎是有大半个火山都在这座城市的范围内……这种情况真是令人暗自捏一把冷汗。

万一这巨大的火山喷发了,这一城的人岂不是都要完蛋?

但是苏礼很快又发现了一秒的一点是……那火山上虽然有许多岩浆流淌下来,但却是还有许多仿佛引水的沟渠结构,将这些岩浆在半山腰的时候就都引到了另一半边。

于是那从山顶流淌下来的火山熔岩就仿佛是一条悬空在半空的岩浆河流,于一片巍峨的建筑群上流淌而过。

而那仿佛是顶着熔岩河流的建筑群,如果苏礼没料错的话,就应该是那阳教的总坛所在了。

不出来 放在里面睡觉 第三章

地府。

阴山脚下多了一座白石村。

和人间的白石村一模一样。

李老头拄着拐杖,立在家门口的桥头上望着对岸的桃园,那里,瑶池金母正教红莲公主针织女红。

东海龙王敖广在一旁伺候茶水,时不时和红莲公主调笑几句。

红莲公主总动手打敖广,叫他一边去,别在这里捣乱。

另外的六位公主有的在浇花,有的在扑打蝴蝶,他们的夫婿们则聚集在一起,有的在修篱笆,有的在做饭。

“死老头子!”

李大娘从家里走出来,来到李老头的身边。

“大清早就知道在这里瞎张望,也不扫扫地!”

李老头道:“有什么可打扫的。”

张嘴冲着自家院子吹了一口气,地上一点灰尘都没有。

“哼!”李大娘冷哼一声。

这时候玉帝从河流的下游跑上来,穿着一身渔夫的装扮,踩在水面上,腰上挂着一个鱼篓,手中提着鱼竿。

“老爷……”

“叫老师!”鸿钧道。

“老师!”玉帝道:“我刚钓上一条鱼来,中午喝一杯。”

“好!”鸿钧答应道。

李大娘立即捏住了他的耳朵,“还喝,这么大的年纪了。”

“哎哟,我是鸿钧,鸿钧,喝不死的。”李老头喊道。

“哼,死老头子,怎么不喝死你算了!”

“师娘!”瑶池金母的声音从对岸的桃园中传来,“您快过来,看看这件织物怎么样!”

“来了!”

李大娘答应一声,奔着对岸的桃园而去。

李老头无奈一笑,随即看向阴山之上。

玉帝已经上了岸,往桥上一站,顺着李老头的目光望过去,“再有三天,小八就可以又回来一次了。”

“嗯!”李老头点头,朝着玉帝的鱼篓里面看一眼,“那你还不去多钓几条鱼,给小八补补。”

“哈哈,是,是。”

玉帝急忙又下河,钓鱼去了。

……

……

阴山内。

张四九坐在一堆东西当中,有吃的,喝的,还有一些衣物,浑身放着金光,修补六道轮回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