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一章

从工地的方向来了一群人,吵的好像很厉害,有人声音如雷隔着老远就能听得见。

“罗三郎俺可跟你说,不是俺怕了你,要论拳脚你还是跟俺学的,如今官当的大了,却不认旧时朋友,俺便要来跟你理论一番……”

另外一个声音丝毫不弱于他,吼声如雷,“莫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哪个是你朋友?你个贼厮贩私盐还不够,又去当了强人,也好意思跟俺称兄道弟,俺没把你脑袋拧下来是看在一起去过辽东的份上,还真当俺心慈手软不成?”

“来来来,你个罗三郎今天就把俺脑袋拧下来瞧瞧……任你打了几回不曾还手,还真当自己是个豪杰了?”

“看俺今天不打断你的腿,让你满城乱窜,败坏至尊和俺的名声。”

……………………

窦诞和段纶面面相觑,在这里打架,还能牵扯到皇帝,世事很奇妙不是?

窦诞仔细瞧了瞧,都不认得,心里暗自叹息一声,长安英雄汇聚,他却回来的晚了一些……

段纶则在旁边给他介绍,“那个声音最大的是亲卫大都督罗士信,据传是皇帝的结义兄弟,脾气暴躁,很凶的一个人,卫府的那些将军们都畏惧于他,等闲莫要去招惹。”

另外那个匪气十足的大胡子他不认识,听那意思应该是罗士信的旧友,还曾跟随当今皇帝去过辽东。

这些人出身都低,入不得段纶的眼,见他们吵吵闹闹好像要在这里动手,便拉着窦诞想要离开。

窦诞却想瞧瞧热闹,于是一把拽住他的衣袖道:“不妨在此看看,反正咱们也不碍他们什么事。”

段纶无可无不可,笑道:“原来三郎喜观搏戏,那为兄改日带你去搏场瞧瞧,那里的人动起手来才有章法。”

窦诞则摇头道:“亲卫大都督……是不是皇帝要到了?”

段纶笑而不语,皇帝今天会不会来谁也不知道,他只知道工部尚书云定兴是要过来的,正好与之说一声窦诞的事情,不然他也不会来凑这个热闹。

而亲卫大都督罗士信出现了,说明皇帝可能要驾临此间,只是没想到有人来跟罗士信打架,段纶心里先就哼了一声,不成体统。

那边吵的很凶的两个人可没觉着有什么不成体统的地方,火起来管他娘的什么地方,先抡起拳头互殴一场才是正经。

高季辅混在人群当中,看着那两个撸胳膊挽袖子,唾沫横飞,相互对骂的莽汉,也觉着今天这热闹看的挺过瘾,要是周围的这些家伙别对他也推推搡搡的就更好了。

他跟着程知节过来可不是为了给程大胡子壮胆,或者帮其来寻仇的,他在路上本想离开,可程大胡子无意中告诉他,前户部尚书高元,也就是他们渤海高氏的阀主好像被左骁卫大将军姜宝宜给杀了。

之后还在高氏主宅放了一把火,来了个毁尸灭迹,把高季辅震惊的连道胡说,他刚从主宅出来,怎么就没听族人说起过此事?

实际上他在主宅当中并没见到什么族人,只是晓得高氏阀主换了人而已。

程大胡子则说外间的人都这么传,也不知真假,反正左骁卫大将军姜宝宜被擒之后誓死不降,当即被皇帝砍了头,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高季辅听了这些失魂落魄,等他纳过闷来的时候已经跟着程大胡子来到了城外。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罗士信,却没高季辅想象的那么不讲理,把上门来找麻烦的程大胡子当场拿下,而是想亲手教训他。

实际上则是罗士信和皇帝打了赌,见程知节真就再次上门,顿时火冒三丈,自然要像上几次一样狠狠打他一顿出气。

最让他恼火的是程知节这次硬气了许多,上来没说两句呢,就说他罗三郎忘恩负义,不念旧情云云。

气的罗士信咬牙切齿,他刚给这厮弄进了千牛备身府,可以说不计前嫌大度的很了,可这厮毫不领情不说,还敢当众跟他顶撞……

两个人来到空地之上,众人纷纷散开,大都督亲自动手的时候可不多见,多数人见了他都和鼠儿见了猫似的,今日终于有个不怕死的上前撩拨,还能让大都督亲自动手,实在稀罕。

千牛备身府多是权贵子弟,再有就是跟随罗士信日久的北齐余孽,惧于罗士信之威,不敢瞎起哄,可私下里都和高季辅一般觉着今日有的热闹可看,兴奋的瞪大了眼睛。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二章

25日晚9时,守军反攻准备已妥,敌军数百步兵却向广肇山庄进攻。一五五旅第二团奋勇将敌击退,随即联合一二二旅第五团乘势向小场庙方向敌人反攻。血战到26日凌晨3时,原有阵地逐渐恢复。同时,六十一师梁世骥团第一营亦向郭家宅反攻,但因敌优势火力和电网阻止,未能收复失地,该营奉令撤回棉罕宅。

25日至26日,小场庙、竹园墩一带的激战,敌军死伤3000人以上,而我第六十一师也伤亡2000余人。十九路军总部下令六十一师副师长张炎率一二二旅转移到墙前宅附近休整,竹园墩以北至庙行镇南端之线,由一二一旅接防。25日,江湾方面虽无激战,但自20日以来,房屋已被敌炮火和空袭烧毁殆尽,而且敌军已占小场庙,江湾镇难以守卫,兵力不足,十九路军总部决定,守军于25日拂晓前自动撤出江湾镇,改守夏家荡、广肇山庄亘竹园墩及杨家楼下之线。

弃守江湾实出无奈,对整个战局影响十分不利。江湾是我军战略上必守的重要地区,敌人曾拼死猛攻不下,却因我守军兵力不足轻易自动放弃,敌军不战而获,实在是一大失着。我守军撤离江湾镇后,心悸胆寒的日军始终不敢轻易进占,直到27日侦察实情后,于28日方敢进占镇内。

侵沪日军倾其海陆空全力,企图通过“中间突破”、再各个击破战法,一举击败中国守军。但在我十九路军和第五军英勇顽强的协同作战面前,其计划落空,第二次总攻归于失败。

日军进攻失利,让驻上海总领事小野很是着急上火。由于上海暴发战争。英美等国贸易锐减,随着战事的拖延,抱怨情绪和反感不断高涨。英美侨民的这一态度,显然会直接反映在其本国的政策上。同时,蒋志清已有向第十九路军派出援军的意向。若不迅速予以决定性打击,最终将有导致日中两国开战之虞。鉴于以上形势。小野给出内阁发报,建议迅速增援大量兵力迅速结束战局。

东京几十年没吃过败仗了,他们更难以容忍无敌的皇军在上海、在世界的眼皮底下战败。日本政府内阁于2月23日下午召开会议,陆军大臣荒木贞夫在会上提议向上海增兵。于是,内阁会议以将作战地域限在上海附近为条件,决定火速增派2个师团以内的兵力。据此决定,参谋本部于当日下午立即动员和组成上海派遣军,增派第十一师团和第十四师团赴上海参战,任命陆军大将白川义则为司令官。

日本增兵派将。三易其帅,加强在上海的军事力量,是非要达到其在上海目的,把十九路军赶出上海不可了。派遣白川义则来上海,也说明日本政府十分重视上海战局。

白川是日本陆军中的杰出将领之一。他在日俄战争时期任营长,曾出征过西伯利亚,又随同福田将军参加过欧洲战争,其后因有显著战功。升至大将。他曾任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日本陆相等职。他具有渊博的军事知识,还有军事著作问世。

白川大将赴沪的同时。又一个紧急动员的日本师团和200架战机飞临淞沪战场。这样,进攻上海的日军已达七万之众,人数已超过第19路军和第5军总和。中国守军苦战月余,人员伤亡巨大、疲惫交加、武器匮乏,与援兵不断的日军相比,显然处于较大的劣势。

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第三章

凉州之战最终以辽西军的胜利而告终,刘备被迫退兵返回西川之地,但是在诸葛亮的谋划下辽西军也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刘备军撤退后,李休下命追击想要一举消灭刘备但是却在剑阁道遭到了关羽的伏击三万辽西军被打的溃不成军,最终撤回了凉州防守。

“主公,既然知道诸葛亮非易于之辈那么又为何要派兵追击。”在凉州的大营司马懿向着李休拱手问道,李休淡淡的一笑道,眼中露出了一抹忧愁:“仲达,这一次我是真的想要灭了刘备,凉州之战我们虽然损失了五六万人马但是刘备的死伤更重,主力被我们歼灭了十之六七,剩下来的也是人心溃散,没有丝毫的战力,而我们的追击人马都是凉州精锐,若是正面一战的话刘备绝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可能是我太傲了吧。”李休的话语中透着一股子懊悔,但是听在司马懿的耳中却是

文学

别有一番滋味。

确实,这一战辽西军虽然打得艰辛但是却取得了很不错的战果,而且收编了大量的凉州士卒,这些士卒都是些骄兵悍将,不容易控制,而这一战这一场追击战李休除了派出了三千踏白军之外剩下来的大部分都是降兵虽然这些降兵的装备都更新过了,使得战力提升上了一个台阶但是却死伤惨重,当中要是说没有一点猫腻打死司马懿都不信。

………

剑阁之战蜀军大获全胜,刘备这些日子心中的阴霾也少了几分,刘备吩咐

文学

打扫战场,尔后看着这一站的战利品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他认为李休能够战胜他绝不是侥幸,因为自己这一边的装备和李休那一边的装备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刘备下命将缴获的一万三千件装备盔甲交给关羽,让关羽训练出一支足以抗衡李休的战力,关羽自然喜不自胜。

李休传命三军欲要回归河北,他派遣大将张辽以及张任为凉州正副都督,统领凉州六郡之地并且给他们留下了十万兵马以及三十万担粮草威慑汉中之地,而另外一边,河北的世族纷纷进入燕都的朝堂,其中的大部分人成为了少帝刘辩的亲信。对此,李休自然也是体察到了,但是却保持了沉默,这一点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这一边不肯放出手中的权力那么他和刘辩之间早晚必生龌龊。

李休大力的打压河北世族的权力并且扶持另外一批人上马,这一做法使得河北的舆论大骂李休是权臣是另外的一个王莽,而这其中,李休原先的大恩人孔融居然成为了当中的领头之人,对于孔融李休不想要出手,但是这一次李休终于知道了历史上曹操为什么要杀孔融,孔融为人太过于方正,对于大汉的忠心可昭日月,要是有人只是表面上君子实际上沽名钓誉的话那么孔融就是将忠诚货到了骨子里。

除此之外,荀彧也是抓住了这个机会为河北之地的舆论推波助澜。李休苦于破局之策,而就在此时荀攸站了出来给出了一个建议那就是和河北世族的领袖清河崔氏结亲,清河崔氏根深蒂固,在河北的地位几乎可以抗衡弘农的杨氏,李休思量了一番尔后为自己的长子向崔氏提亲,崔氏的族长崔琰虽然很有风骨但是身后却是有着一大家子人,他答应了李休,尔后将自己的幼女嫁给了李休的长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