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章都带肉的小说;妈妈的桃花源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第一章

一个人的三观,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并且,恐怕也没有什么三观是一定正确,一定完美无瑕的。

石毅从小出身于世代军伍家庭,在他的概念里:国内有学校你不捐赠,你有钱却捐赠国外学校,那你就该死。国内有那么多的贫瘠之地,贫瘠之民,你不去扶持帮助,你有钱却捐赠国外,那你就该死。

石家人五代军伍出身,每一个从进入军伍都是从大头兵干起,或者是因为家风,或者是因为智商遗传,石家人当中几乎连能学好英语的人都没有,因此家中长辈就告诉他们:人蠢就更得爱国,更得知道自己的立场,因为你们是没有能力移民,没有能力去做牧羊犬的,笨的人,只有抱起团来,才不容易被那些聪明人欺负。

其实,至于五代之人,连一个学个英语四六级的人都没有吗?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只是家风已经传承下来了,那种极端的文化排它性,令在这样家庭里,拿本英语书在那背诵的人,都变成了异类。

“这个国家学英语的人已经足够多了,总需要有一些极端主义分子选择拒绝,我们又没有要求所有人都拒绝。”石毅的爷爷曾经得意洋洋的看着眼前一群英语试卷不及格的孙子,然后跟英语老师狡辩,当然,该认错认错,该赔道歉赔道歉,只是转头放学就带孙子们吃雪糕去了,庆祝石家全员英语考试不及格。

石毅记得有一次,自己有一个兄弟乱写乱抄,所有选择题选项只选一个,所有阅读理解抄课文,然后莫名其妙的及格了,那一次当然就没有雪糕吃了,那个家伙还被自己和其它哥哥弟弟给打了一顿。

让在这种家风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并且也在心底里认可这种三观的人多么博爱,毫无疑问是违逆其本心的。

待那漫天的劫云退散之后,伴随着石毅的缓缓飞降而下,他面前痋瓮法阵内的血海戾魂也渐渐平息下去,深入钻入地下当中,同时,石毅也感受到自身已经与此地阵法形成某种关联,必要之时,只要催动,降术即可雷霆发动。

“我真是不明白,有什么好怨的,我借用你们的力量,也是在客观上保护了你们的族人啊。”摇摇头,心神消耗体内法力也剩余无多,石毅开始飞返回1949号庇护所基地。

这样,痋瓮法阵降术,就算是完成一座了,若是可以完成五座,即便是需要同时迎战两到三头荒妖半神,石毅也有一定信心,斗杀个两败俱伤。

在失去最大的倚仗,多重传奇魔法附魔的灭神爆弹后,巴德将军之后再面对石毅时,底气明显不再足够,凭借连续击杀两头四阶半神荒妖的战绩成就,石毅带领连城九家的势力,强行在1949号庇护所基地内,推行了“公平公正,资源共享”法案,也就是说,虽然东方科莱顿人比基地内的罗曼人多出一百万,但是大家的资源,却是平分共享了。

巴德将军也担心这一变革会引起民众的愤怒,只能反复通过媒体口径,大肆宣扬石毅·提顿上将的战绩,潜台词的意思就是:形势比人强,你们愤怒又有什么用啊?老实呆着吧。

“这一次,我们可是把那些白人得罪狠了,石毅大人,您看巴德将军散会时的脸,真的都快要气绿了。”

会议结束的那一日,高渐飞在石毅的身旁收拾起资料,这样笑着言说道,颇为得意。

高渐飞的辩才出众,在之前会议上的表现,也非常惹眼,令人注目。

“没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们在这座庇护所内占罗曼人一点便宜,在其它庇护所内,都不知道东方人还有多少能活下来的,但是,即便我们不占这便宜,其它庇护所对东方人的欺压也不会少,那么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能咬一块肉下来就是一块肉。”

“另外,所谓‘黄种人’就是近代本文人的一种污蔑,同样养尊处优的情况下,我不觉得西方人比我们更白皙。”

“呃,大人说得有理。”闻言微微一愕,但高渐飞转念一想,发现还真的是这样,同样养尊处优的情况下,科莱顿人也并不比罗曼人更黑,罗曼人中的农夫日常风吹日晒的,一样也黄也黑也肤色发红。

“大人,之前送给您的礼物,尚且喜欢吗,若是不太喜欢的话,高家还有许多倾慕大人的女孩。”

“虽然娶罗曼人女孩也不失为一件美事,但大人身份地位特殊,让宝贵的血统外流,就损失太大了。”在同石毅一起走出会议室的时候,高渐飞不断这样游说着,若是可的话,他也不想这样难看得正面攻坚,毕竟是一族族长,做这种事多少也有些损伤面皮。

但是有机会和眼前这个家伙搭上话的机会也实在是不多,却也由不得高渐飞不好好的把握了。

没有办法,石毅几次全力出手,展现出的变异红龙之血,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超凡世界乃至于东方九连城都暗中推测,这是一种不逊色于传奇中三头黄金圣龙的超强大变异血脉,并且也很可能是石毅那超乎正常强大的关键。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的推衍猜测并没有任何的错处,而这样强大的真灵之血,又怎么可能不被觊觎、窥视。

越强大的生物越不容易诞生子嗣,石毅已经隐隐明悟,若是自己在这个世界留下足够多的血脉子嗣,也是可以提升炎黄神眷等级的,任务目标:创造一个种族。

不过相比这种事,石毅还是更倾向于实力提升到相对上限之后再做,否则以自身现在这样的复合型血统,授孕女子所生出来的孩子,很有可能只能继承九子龙血当中的一种,虽然,也已经非常强大。

…………

西方大陆这边,战死一位荒妖半神,并未引起整个荒妖帝国太大的波澜,毕竟南方大陆的高烈度抵抗,比较这一边实在醒目太多了,那位帝国国师在一役灭杀五位荒妖帝国半神之后,开始行踪闪烁得打起游击作战,其实菲利斯·哈卡海姆帝国的皇室,几乎已经准备投降了,但是那位帝国国师直接动手灭掉皇室的一半的人,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第二章

等凌辰紧张兮兮的接过技能书,比卢卡出声道:“你先在外面等我片刻,我收拾收拾东西,跟你一起去光辉村。//高速更新//”

凌辰不迭点头,火急火燎的丢了个鉴定术在技能书上。

终极火球术:瞬发,消耗魔法值越高,威力越大,速度越慢。(无职业限制)

凌辰愕然,旋即,毫不犹豫的翻开书页。

叮:恭喜您学会终极火球术。

下一秒,系统提示响起。

凌辰右拳紧握,狠狠挥动了一下。脸上的激动,比起出门被金子砸中更胜千倍,万倍。

也是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比卢卡那么厌恶空间召唤师了。

或许是比卢卡吃过空间召唤师的大亏,或许是比卢卡被空间召唤师欺凌过,但系统会给比卢卡这种遭遇,全因这终极火球术在空间召唤师的手里,实在太恐怖了。

生命值再高的盾战士,也高不过怪物。而魔法值再澎湃的魔法师,同样也难以跟怪物相提并论。

《第二世界》,唯一能够利用怪物的生命值和魔法值的,唯有空间召唤师。

瞬发,消耗魔法值越大,威力越大。这属性再配上恐怖的魔法值,一个小火球发出去,绝对是惊天动地!

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威力越大,速度也越慢这点。

嗤……

凌辰正考虑如何搭配,才能将终极火球术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咽喉骤然一疼。

下一刻,一股力量被抽去的感觉袭遍全身。紧接着,凌辰发现,双手、双腿、身躯,全部都陷入一阵麻木当中,整个都像一台缺少润滑剂的机器,任何动作都极其僵硬。

心中大惊,凌辰抬眼一看,就见风寂手持蓝汪汪的匕首,站在自己的面前。

“死!”

风寂面露狰狞,匕首带着一抹蓝色的光辉,在凌辰的咽喉划过。

-251

凌辰大骇,虽然尽管是要害攻击,伤害值翻本仍旧不高,但身体再度出现那种力量抽空,全身麻木的感觉。

-251、-251、-251……

风寂快速在凌辰两侧游走,手中的匕首,一次次在他的咽喉处划过。

急退!

凌辰快速发动狂战士技能急退,麻木的双腿总算快了几分,朝着后面退去。

可风寂更快,如一阵风刮过,瞬间便追赶到他。

横扫!

大刀骤然在手,朝着前方横削而出。

然而,那速度却让人不敢恭维。刀锋刚出,风寂便闪身到了凌辰的身后,匕首在他的咽喉划过。

一串串伤害值不断在凌辰的头顶升起,任凭他怎么躲避,僵硬的身体就是不听指挥。

不可能!

凌辰双眼冒火,却在不断告诫自己要冷静。

按理,这种麻痹全身的中毒,普通盗贼最多持续一两秒,而且成功率不高。哪怕是顶级盗贼,最多也就两三秒,再或者成功率能够高一点而已。

用来杀普通的怪物,只要舍得昂贵的毒药,三五次能保证成功一次就可以让怪物毫无反手之力。

可用来杀boss或同级别实力的玩家,两三秒的持续时间,失败几次就足够被打断了。

风寂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凌辰逼迫自己冷静下来,细细感受,他骇然发现,风寂每一次攻击都能让他产生麻木的感觉。

这也就是说,中毒的成功达到了百分之百。

这怎么可能?

百分之百的中毒,等于只要成功了一次,如狂战士、召唤师、弓箭手这类速度不快,且没有魔法盾、伤害反弹之类技能的职业,在风寂面前只有被磨死的份。

每章都带肉的小说 第三章

三个月后。

此时的江湖已经是春夏之交,席卷了整个秋冬的东方不败大任务早已经烟消云散了。但是各大门派的元气依旧没有恢复,那些挂掉的或者被迫归隐的NPC大都没有现身,只有少数人曾踪迹缥缈的隐现。他们仿佛是过冬蛰伏的动物们一样,缓慢而悄无声息的醒来。

现在依旧是江湖的大黑暗时代,各种任务、绝学已经成了稀有之物,只有极少数人才这个运气接触到。不过人们已经看到了曙光,就在前两天,峨眉的灭绝师太忽然现身,这让整个峨眉甚至整个江湖都欣喜若狂。这意味着以前的NPC已经开始回归了。玩家们所期待的武学大进步时代终于又要降临了!

阿飞也去峨眉见了那灭绝师太,只可惜这个灭绝师太已经不记得他了。这是一个全新的灭绝师太,早已经没有了半年前在峨眉的记忆。她不记得步行嫣嫣,也不记得苦命的阿飞,甚至对峨眉派出现了这么多的男弟子都很诧异。当听说这是孤鸿子的所为时,她沉默了很久,似乎无法相信这一切。

玩家们终于体会到了这种人物转换的冲突之处了。NPC的归来,并不会意味着一切如常。相反,这往往也意味着江湖的重新洗牌。

在这样的洗牌风波中,一直活着的NPC,或者复活后还能保有以前记忆的NPC,就会占据着某种天然的优势。不过即便是这些人,在醒来之后也会发现江湖和以前大大的不同了,一切都起源于三个月前那场无名海岛的混战事件。

在那事件的第二天,游戏中第一大帮会的帮主兼华山派大师兄云中龙,就公开宣布辞去所有的帮会和门派职务。他将帮主之位传给了苦菊,至于华山派大师兄的位子,则是在一周之后的公开比武中被兰陵王拿到。

这个事件让江湖一片哗然,纷纷想云中龙是不是又被洗白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而卸掉了一切负担的云中龙却混不在意,当晚就去敲风衣玲的门,约她出去看星星了。

这一次风衣玲没有拒绝。不久后江湖传言,云中龙就是因为风衣玲才这么做的。这无疑又让江湖劲爆哗然了一次,此事堪称是现代版的不爱江山爱美人。从此之后,这两个不知廉耻的男女(阿飞言)便开始了公开炫幸福的卑劣举动。江湖各大名胜都能看到他们成双成对的身影,他们流窜作案,很多单身狗为此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于是单身狗们扬言要砍了这一对狗男女。只可惜他们也只是嘴上说说。那云中龙虽然不是帮主了,但他的武功和积威却还在。虽然他在那场纷争中失去了内功,但那一手独孤九剑却不是盖的,即便不用内功也能干掉大部分的高手。更可怕和离奇

文学

的是,某一天他和风衣玲在四处游荡江湖之时,竟然开启了一个古怪的任务,任务的结局是云中龙获得了传说中的绝学内功——嫁衣神功!

整个江湖当即嫉妒的如痴如狂,人家云中龙在泡妞的同时武功还在一日千里的进步,这简直是没天理了!

得了神功的云中龙越发嚣张,整日带着风衣玲继续祸害江湖上的各种购物店,看不顺眼便是一顿爆揍,更是扬言要挑战苦命的阿飞夺回天下第一云云,只是后一句话一直没有付诸实施。人们但凡见这了对狗男女都是绕着路走。即便是躲不开了也是小心谨慎的应对,好吃好喝的侍奉好了再恭送他们离去,云中龙的传奇生涯却因此更加盛名。

阿飞其实对嫁衣神功并不吃惊,这门功夫是需要有人做出牺牲的,云中龙或许有办法,但是短时间是不可能追上他了。阿飞吃惊的是云中龙的这些决定。不过联想到以前的一些蛛丝马迹,他发现云中龙早有预谋了。在最近的好几次接触中,云中龙都是单身行动,而指挥云中城帮会的都是苦菊,或许他在有意识的培养苦菊接班。

但人们就好奇了,为什么不是兰陵王接班呢?按理说兰陵王的武功更胜过苦菊,而且计谋手段也要强一些。

很快人们便得到了另外一个爆炸性的新闻。

在云中龙隐退的当天,兰陵王脱离云中城,加入了龙凤客栈,成为了龙凤客栈的副帮主!而步行嫣嫣特意只保留了一个副帮主的位子,将原本两个副帮主全部降为堂主,并公开宣布兰陵王的职权与她这个帮主一致。龙凤客栈从此开启了双巨头模式。有了兰陵王的加入,龙凤客栈终于能真正的与云中城分庭抗礼了。

此时人们才明白了这一切江湖的内幕。兰陵王不是不做云中城的帮主,是因为他早就心有所属。或许云中龙、苦菊和兰陵王,三个人在私底下早已经有了这个默契,他们没有用暴力的方式来实现权力的更迭,而是用了这种方式实现了和平分手。

鉴于兰陵王与步行嫣嫣的眉来眼去早就江湖风闻了,当年步行嫣嫣公开招揽兰陵王的举动依旧历历在目,因此这一次变故也不算是天崩地裂。只是江湖局面的变化总是来得太快,以至于让人有些目不暇接了。

相比起云中城和龙凤客栈两大帮会的“平稳动荡”,另一大帮会兄弟会则是要剧烈的多了。由于众所周知的走火入魔,大剑神的武功大大消弱。从江湖公开的消息来看,他最终损失了小无相功和金刚不坏神功,这倒是挺符合系统关于走火入魔的设定。如此一来,大剑神的大半功力几乎是废了。而不久阿飞又得到了一个消息,大剑神在复活之后,似乎还自行废掉了剑神剑法。

阿飞不禁感慨唏嘘,他知道大剑神是用这种法子与卓不凡做了真正的割裂。废掉剑神剑法只是表面上的,内地里大剑神实际上是最终叛出了一字慧剑门。或许他是害怕卓不凡用门派系统来跟踪他的行踪,自从得知天山童姥都被卓不凡害了之后,大剑神终于也开始忧虑了。

他忧虑的事情还有更多。由于无名海岛事件的曝光,他基本上确定了蒙面克的身份,包括他陷害金环刀的过往。很快兄弟会出现了剧烈的动荡,一些人看不惯他的作风宣布退出了兄弟会,其中不乏一些高手。便也在此时金环刀冒了出来。他利用以往的威望收拢了一批原本兄弟会的玩家,成了一个新帮会与兄弟会对着干。目的很简单,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实现他对大剑神的报复。

江湖还是很愿意看这种大戏的,多年前大剑神和金环刀还是好兄弟,他们一起成立了兄弟会,纵横江湖多年,那是何等的风光!如今他们反目成仇,狗血的相互伤害,无疑给这场大戏增加了很多作料。

双方着实做了好几场帮会战。只剩下凌波微步和北冥神功的大剑神,在武功上的削弱不止一点两点。在连续两次败给了金环刀,并被挂了一次之后,他忽然间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学云中龙卸下帮主的位子,将其让给了双刀,然后整个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看到大剑神也玩辞职,人们都怀疑,这个江湖是不是要迎来一波“退隐流”的新玩法了?但大剑神这个举动在某种程度上挽救了摇摇欲坠的兄弟会,也让这个江湖随后出现了一个行踪诡秘的“吸功狂魔”。阿飞知道,大剑神还在继续努力着重新崛起的道路,他不会甘心失败,他在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式行走江湖。等到某一天他的武功再度变强了,就会选择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像大剑神和云中龙这种人,他们之间的争斗和胜负都不是一时的,会长达数月数年乃至更长。只要还有人在,他们的争斗就不会停息。这倒也正应了那句有名的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的地方就有江湖!

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去,比如凤雏骑驴,阿飞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了。而当日在山洞中的NPC,也都和岳不群一起消失了。虽然有人传言曾在华山见到了林平之,但这个传言无从考证。

这期间大剑神也不是没有去找过阿飞的麻烦,在卸任帮主位子之前,他曾经集合了整个兄弟会的精英施展过一次对阿飞的截杀。

那也是阿飞在海岛事件后的第一次出手。

这一战他一个人打十二个人,对手包括大剑神、双刀、剑君十二恨、笑四少和小龙人等高手。鉴于没有其他玩家目睹这一次截杀,因此胜负之数并没有被江湖所知。据说阿飞全身而退,也就是在这一战之后,大剑神做出了隐居幕后的决定。

于是江湖原本的三大高手,竟是都脱离了帮会的玩法,这不仅让人们看到了某些趋势。而人们对阿飞的武功更加感兴趣了,不少人都知道海岛事件之后阿飞的武功不减反增,但究竟增到了何处程度却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在一个月之后,阿飞在公开场合的第二次出手,总算是给大家解了惑。

这一次阿飞面对的却是NPC!

一心复仇的明教光明左使杨逍,带着波斯总教的风云三使,在杭州

文学

城的楼外楼堵住了阿飞。据说杨逍之前故意放出一个消息引阿飞出现,然后四人埋伏在暗处忽然出手,准备一起围杀他。

目睹这一战的玩家足足有近万人,楼外楼整整一层的桌椅板凳都被打烂了,枪气纵横十几丈,动静之大惊动了半个杭州城!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风云三使两死一伤,杨逍更被惊艳一枪轰掉了半条胳膊,重伤遁走!此战阿飞大获全胜!他提着红缨长枪,站在楼外楼的最高处目送杨逍逃遁的画面,巩固了他在后黑暗时代“三帮一苦”中的超然地位。

眼尖的玩家们发现,阿飞的内功比以前更高了。甚至精通乾坤大挪移的杨逍都不敢与之对掌。有人认为阿飞当时完全可以杀了杨逍的,但最后却有意放走了他。便有人去问阿飞原因,阿飞只是说自己虽然获胜但内力损耗极大,不足以杀了杨逍。

江湖日报对这个说法报以怀疑的态度。著名撰稿人万里云说,阿飞的玄冥真气已经练到了六级,内力生生不息哪有不足的道理?或许对以前灭了整个明教的举动有些内疚,所以他故意放过了杨逍。但有玩家反驳,说阿飞只是想留下杨逍,给自己的江湖增加更多的乐趣。

阿飞对这些说法都没有表态。他只是想,杨逍下一次还会带谁来呢?黄药师吗?那货可真是强,自己可能干不过啊……

——红缨记——

又过了一两个月,杨逍没有再出现。但长枪门却是热闹了起来。这一天,大师兄赐你一枪纠结了一支队伍,集合了苦命的阿飞、三戒、常言笑、左手刀、百里冰、秋风雨、狐狸未成精等一干精英。他们受客卿长老墨不语的指示,准备去福建沿海找一个人。

起因是这样的,据说有玩家在福建沿海的那块区域见到了一个NPC,拽拽的模样像极了厉若海。这个消息让长枪门上下甚是激动,墨不语当即决定,组建精英团队去打探一下。若是传言属实,一定要将厉若海迎回长枪门。

若有厉若海在,长枪门的影响力就会更大。尽管它现在已经是魔山八门的第一位,更有阿飞这个金字招牌不断忽悠新手玩家加入。但是墨不语却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要长枪门压过华山和峨眉,做江湖第一大门派!

这个野心着实不小,赐你一枪和阿飞都认为十年八年之内是不可能。而且即便是日后规模上去了,散漫的门派作风依旧是个大问题。但无论如何,迎回厉若海的事情却可以一试。

没多久,这个“迎回亲人厉若海小队”简称“迎亲”的队伍便出发了。在准确的情报支撑下,他们顺利的抵达了一个海边的小村子。这就是传闻中见到疑似厉若海的地方。兴奋的大伙儿当即将这个小村子翻了一个遍,结果没有一点儿发现,用三戒的话说,连厉若海的一根毛都没有找到。

众人都很失望,心想这应该是一个假情报了。那常言笑便安慰道,即便不是假情报,大伙儿找到了厉若海也不见得能够将他迎回去,参考峨眉的失忆妇女灭绝师太就成了。新出现的厉若海,可是对大伙儿一点都不熟悉的厉若海啊!

人们当然知道此节,只是原本的情怀已经根植在长枪门众人的心中。那三戒手里拿着厉若海的丈二红枪,只是唉声叹气。

为了寻回厉若海,他们甚至带来了厉若海原本的兵器,但看起来这次要失望了。

便在人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忽地一个声音远远道:“你们是什么人,怎地有我邪异门的兵器?”

这熟悉的声音让众人一惊,大伙儿转头看去,却见一个高大英俊颜值爆表的男子,正负手站在一棵大树下冷冷的看着他们。他虽是空着手,但站在那里的身躯异常的笔直,浑身的气势冲天而起,仿佛是一柄随时都会刺出的长枪!

这副容貌令人过目不忘,对长枪门的人尤是如此。

他是厉若海!

厉帅!

大伙儿都惊呆了,一瞬间那过往的记忆喷涌而出。那三戒大喊一声:“厉门主!”旋即整个人便是哭爹喊娘的扑了上来。这个厉若海却是皱了皱眉,伸手一巴掌便把三戒拍到了地上。他刚要说话,又有两个姑娘玩家哭喊着“亲人呐”就朝他身上蹭着求抱抱,厉若海脸都青了,喝道:“好胆,竟敢来我邪灵的地盘撒野!”说着便是以手作枪,燎原枪法小试牛刀,将几个不知好歹的玩家都刺倒在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