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被同桌摸出水来了好爽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一章

弗兰克这边提供的消息非常及时,让神盾局这边的行动得以顺利展开,轻松地拿下了爱德华所在的教堂,捕捉了数名九头蛇成员。

经过简单的审讯,弗瑞就亲自赶到了幽灵旅馆。

“弗瑞,你从来不用睡觉吗?”

已经洗漱准备上床的李修杰抱怨地问。

“抱歉,我这边有重要的线索必须告诉你。”

弗瑞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然后讲道,

“你猜我们从那个叫爱德华的嘴里知道了什么事?”

“爱说不说。”李修杰回道。

弗瑞舔了一下嘴唇说:“爱德华购买大量军火是为了九头蛇接下来的行动作准备的。

那帮混蛋竟然计划着攻打纽约城!

幸好我们雷霆出击,提前粉碎了九头蛇的计划!”

李修杰眼睛微微一亮,他早已经猜到一些,亲耳听到还是有点意外。

“弗瑞,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脸兴奋的弗瑞皱了下眉头,问道:“李,你想说什么?”

“弗瑞,首先你觉得九头蛇为什么要这个时候攻打纽约城?”

李修杰提问。

弗瑞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说,这是佐德将军的一步棋。

那家伙是故意想造成纽约城的混乱,好让我们腾不开手去对付他!”

“没错,九头蛇只不过是佐德将军手里面的一步棋而已。

不过这件事倒是给我们透露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李修杰点头应道。

“有价值的信息?比如呢?”弗瑞好奇地问。

李修杰微微一笑,开口讲道:“比如说我们最先接触到是佐德将军用氪星技术进行的改造人。

改造人的出现让我们都以为佐德将军和九头蛇将会打造出一支强大的作战部队。

可实际上,直到现在也没有大规模的改造人出现过,这说明改造人拥有一定的限制,数量其实并不多。”

“你说的没错,改造人确实没有大规模的出现过。

如果佐德手里拥有一直改造人部队,那他们拿下纽约城将会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李修杰点头应道:“我想没有大规模改造人出现的原因无非两点。

一是技术问题,二是资源问题。”

话音微顿,接着讲道,

“氪星的科技我们用不着怀疑,技术方面佐德将军绝对没有什么问题,那不只能是资源问题。

从九头蛇这次花钱购买武器装备来看,他们的资源确实受到了一定的限制,这才是造成改造人无法大规模出现的原因。”

弗瑞面色沉重地说:“李,你说九头蛇这次想要攻打纽约城是不是冲着资源来的?”

“八成是这样的。

别的不说,光是神盾局的储备就可以解决九头蛇的资源问题。”

李修杰应道。

弗瑞喉咙动了动,低沉地咒骂:“这帮混蛋,我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弗瑞,我得提醒你一声,佐德将军和九头蛇绝不会轻易放弃的,进攻纽约城计划迟早会实施!”

李修杰讲道。

弗瑞皱了下眉头说:“如果九头蛇想要攻打纽约城的话,那就需要大量的武器装备才行。

现在我们已经粉碎了一次他们的计划,接下来他们必须解决武器的问题。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二章

大明天启二十九年(1647)九月十六日上午九点零五分,大明皇帝朱由栋下达了海军主力舰队出击的命令。然后整个仰光港,顿时如同烧开的滚汤一般,沸腾了起来。

九点五十分,在港内的各舰陆续出港。而事先撒出去侦查的各舰也陆续归队。到了十点二十分,俞大猷号、邓子龙号、曹三喜号、廉颇号、李牧号、白起号六艘战列舰,以及二十四艘重巡,六十四艘轻巡、驱逐舰,合计九十六艘战斗舰艇全部集合完毕。开始在海上进行编队。

“主力舰队司令长官犬养将军到!”

大明海军主力舰队旗舰廉颇号的指挥塔内,一众穿着蓝白花作战服的军官们立正行礼,左右肩膀上各戴着两颗将星的犬养栋二也一脸严肃的回礼。

“所有战舰都入列了吗?”

“回将军,除仍在前方与敌军编队保持视线内接触的琼州号,以及转接琼州号电报的魏忠贤号、王翦号外,就只有凤阳号驱逐舰吊在最后。其他九十四艘军舰全部入列。”

“哎~皇上也真是的,就在仰光港等着我们的捷报不就好了么?非要跟着我们出海。这到时候万一出了事,算谁的?罢了,不要去想这些,此战,我军必胜。皇上吊在后面,自然就没有危险。”烦躁的抠了抠已经没有几根头发的脑袋,犬养栋二摇摇头:“发明电,通告全军,吾皇已经登舰,与我等一同出海迎战。全体海军将士,务必人人奋勇杀敌,以报浩荡皇恩!”

“得令!”

随着电报发出,以及为了保险,旗舰仍然派出通讯兵在瞭望塔上打出旗语。一瞬间,廉颇号上的电报员就发现自己面前的机器在疯狂的跳动。

九十多艘战舰,纷纷发来明电。无数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吾皇万岁!大明必胜!”

因为朱由栋的出海,而多少有些压力的犬养栋二没有去理会这些电报,而是对着通讯参谋从一大堆电报里扒拉出来的王翦号转发琼州号发出的最新电报出神:急报,敌舰队持续前进,我舰不断后退。观敌舰队规模极为庞大,战列舰九,重巡约莫三十以上,轻巡驱逐舰无数。我舰被敌高速驱逐舰逼迫,正在急速后退。本舰此时距离仰光港已不足两百公里。

“果然是全师而来啊。”轻轻笑了笑后,犬养栋二对着一众参谋道:“按照我们事先得到的情报,西贼这一次的参战兵力,如果是全师而来。那就是九艘战列舰(奥斯曼两艘)、三十三艘重巡(奥斯曼三艘),超过一百艘的轻巡和驱逐舰。毫无疑问,在舰船数量,尤其是战列舰数量上,我军处于劣势。

不过这也没啥大不了的。枢密院和舰队参谋部以前的各种作战方案中已经想到这一局面,所以,执行甲字号作战方案吧。”

“得令!”

“命令王翦号、魏忠贤号、琼州号向主力舰队方向撤退,尽快入列。”

“得令!”

随着廉颇号发出命令,九十多艘大明战舰开始逐步的完成编队。总体而言,便是重巡编队在前,战列舰编队在后。轻巡和驱逐舰编队在两侧稍稍靠后的位置。其中,重巡编队与战列舰编队的前后距离只有1500米左右。而两侧的轻巡与驱逐舰编队,则与前两个编队拉开了至少十公里的距离。

至于朱由栋的座舰凤阳号,则是与战列舰编队保持了大约三十公里的距离:如此距离,即便加上望远镜,双方也是互相看不到的了。不过朱由栋也不在意:只要开阳的加成有效就行。

这一编队完成后,在犬养栋二的命令下,十点四十五分,大明海军开始集体以十三节的航速向西行驶。

十一点零五分,王翦号入列。一个半小时后,魏忠贤号入列。到了下午两点零五分,琼州号入列。而此时,西奥联合舰队的重重桅影,也出现在了打头阵的大明重巡舰长们的视线中。

“司令官阁下,飞艇发来电报,敌舰队分为四个编队……”

“唔,看来对方的司令官想的和我们差不多啊。也好,如此就算是骑士之间公平的较量了。”

在巴鲁迪斯已经老迈,阿方索自杀担责后,新任西班牙海军舰队司令加西亚中将,这会儿也是面色肃穆的坐在西奥联合舰队的旗舰,满载排水量达到1.8万吨的费尔南多五世号战列舰的指挥塔内。在安排好迎战编队后,也问了下面一句:“菲利普陛下的座舰距离我们有多远?”

“大约三十公里。”

“那就好。给我密电莱昂号驱逐舰的舰长,让他务必保持这个距离,千万不要靠的太近。现在的情势很明确了,一会就是双方的重巡战列舰双编队先炮战,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都会为了抢占T字头不断的变换方位,如果陛下的座舰距离太近,是相当危险的。”

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第三章

梁德全带着潞州大小官员前去迎接宗楚客,宗楚客的目光在梁德全的脸上扫来扫去,却只说了句:“带我去驿馆,一路上也累了。”

在潞州官员为宗楚客所设的接风宴上,洒过三巡之后,宗楚客借着酒劲,笑眯眯地望着梁德全道:“梁刺史,你可知道我此次来潞州的目的吗?”

梁德全诚惶诚恐:“宗阁老,下官不知,请赐教!”

听了梁德全的话,宗楚客心中很气恼:你自己所做之事还故作不知,害得我大老远跑到潞州。

宗楚客的确有气恼的理由。

二十天前,潞州刺史梁德全向李显上书,揭发韦皇后营私受贿、买卖官位、独行乱政共十三项罪名,请求陛下严惩。

中书省中书令宗楚客将梁德全的上书压了下来,悄悄将此事报告给了韦后。

韦皇后得知后大怒,准备将其罢官。就在这个时候,安乐公主来为梁德全求情,声称梁德全历来对韦后忠心耿耿,定是被人陷害,让韦后放梁德全一马。

梁德全其实并不算安乐公主的心腹,安乐公主之所以为梁德全求情,当然是为了每年孝敬自己的那些银子。

韦皇后思忖再三,为了稳妥起见,决定派宗楚客亲自前往潞州一探究竟,然后再做打算。

于是,宗楚客找了个由头,向李显请奏前来潞州察看。

有韦皇后在一旁吹风,李显想也没想便准奏了。

能将作为中书令的宗楚客亲自派来探查此事,可见韦后对此事非常上心。

这也就是说,宗楚客的话最终将决定着梁德全生死。

梁德全在潞州颇有油水,却只知孝敬韦皇后与安乐公主,像打发叫花子一样打自己,这让宗楚客早就心生不满。

此次前来潞州,宗楚客已经暗自打定了主意,梁德全若是不识相,那就不会让他好过。

宗楚客久在朝堂,老奸巨

文学

猾,听了梁德全的话心中虽然不悦,但面上却依然堆满了笑意:“不知就好,不知就好呀!”

梁德全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梁刺史,可否将你近日所撰写的公文送来,让我一阅如何?”宗楚客话音一转又道。

“啊?”梁德全搞不清楚宗楚客是何意,一时愣在当场。

梁德全的举动看在宗楚客眼中,却被他看作是做贼心虚,宗楚客认定此事梁德全肯定脱不了干系。

“怎么?梁刺史,你有什么难处吗?”宗楚客眯着眼睛问道。

“哦!”梁德全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道,“没有难处!没有难处!”

看着梁德全慌乱地神情,宗楚客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

潞州官驿的客房之中,宗楚客长吁一口气,将案几上的公文案卷轻轻合上。

经过再三比对字迹,宗楚客可以确认,给李显上书确是梁德全亲手所为。

其实,是不是梁德全上书并不重要,朝堂之中上书弹劾韦皇后的人不在少数,可最终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宗楚客来潞州一趟不易,关键看梁德全会不会来事。

如果梁德全聪明,能让自己满意,黑的宗楚客也可以说成白的,绝对保证他没事。

在之前的接风宴上,宗楚客已经点拨了梁德全。

此刻,宗楚客就像一个钓翁,静待鱼儿上钩。

戌时将过,宗楚客的屋外传来来了敲门声。

宗楚客心中一动:鱼儿上钩了!

“进来!”宗楚客沉声道。

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

当看清楚来人,宗楚客惊讶之色溢于言表:“姚阁老?怎么是你?”

难怪宗楚客会感到惊讶,因为进门的不是他耐心等待的梁德全,而是不速之客姚崇。

说起来,宗楚客与姚崇同朝为官多年。姚崇担任宰相时,宗楚客的官职一直在姚崇之下。正因为有这样的渊源,故而宗楚客才脱口而出,称姚崇为姚阁老。

姚崇向宗楚客施了个大礼:“姚某见过宗阁老!”

不管怎么说,姚崇是自己以前的上司,他向自己行了大礼,宗楚客也赶忙回礼:“姚阁老客气了。”

“宗阁老,我现在可不是什么阁老了,只是小小的潞州司仓参军,以后还望宗阁老多多提携呀!”姚崇将自己的身段放得很低。

姚崇的话让宗楚客很是受用,他点头道:“姚阁老,里边请,咱慢慢聊!”

二人坐定之后,宗楚客试探道:“不知姚阁老深夜探访是……”

姚崇也不隐瞒自己的来意,直接问道:“姚某想知道宗阁老此次潞州之行的深意!”

“这个嘛……”宗楚客斟酌着不知该如何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