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杂乱合集第一部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一章

陈光头脸色漆黑,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看出来猫腻的。

“你亮出来给大家伙看看。”陈光头阴沉道。

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说什么。

小弟一下子就懵了,看着自家堂主:“堂主…….”

“放心,你亮出来就是。”陈光头面无表情道。

小弟没辙了,只得亮出了怀里。

一瞬间,在场的众人就是看到了那厚厚一沓的宝钞,登时惊呼了起来。

“那五百万两黄金,还真被藏起来了。”

“这青龙堂也太卑鄙了!”

甄玉环怒气冲冲:“你还说那钱没了?这不是分明在你们那里吗?”

面对众人的质问,陈光头却是哈哈一笑。

“怎么?谁规定这钱就是你们的了?难道不能是我青龙堂弟子的?”

“你青龙堂一个弟子,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你骗鬼呢!”甄玉环大声道。

陈光头嘻嘻一笑:“那可不一定,我青龙堂的弟子各个身价不菲,区区几百万两黄金,又算得了什么?你说,这钱是不是你的?”

转头,冲着自家小弟道。

小弟登时就醒悟过来,高!还是自家堂主高!

他得意一笑道:“不错,堂主,这钱就是我的。昨天我出去耍了一下,这五百万两黄金是我自己赚的!”

无耻!

四周人看的都是说不出话来,这青龙堂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甄玉环更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你们已经够无耻的了。没想到,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无耻。”王猛摇摇头说道。

“小子!你说谁无耻呢?”陈光头脸色登时变了。

王猛轻笑一声,目光微冷:“本来,我想着把钱给你们,息事宁人。可,没想到你们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既然如此,那剩下的钱,就别怪我一毛钱都不给你们了。”

之前,王猛选择给钱,主要是不愿意招惹是非,他自己不怕,但,甄玉环母女俩却不行。

可,现在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青龙堂是铁了心想要弄他们,王猛自然不可能再把钱给他们。

就算是王猛再给五百万两黄金,这些人也未必会善罢甘休!

四周人听到登时一静。

这小子是打算得罪青龙堂吗?他不怕死吗?

“王猛!”甄玉环叫了一声,惊慌失措,他们怎么可能得罪的了青龙堂。

陈光头听了不惊反喜,哈哈大笑:“小子,你有种!敢跟我青龙堂这么说话,你是第一个。既然你不给钱,那就那人和医馆抵吧!”

他巴不得这小子这样,自己正好有了动手的借口。

“不好意思,我人也不会交,医馆也不会给你。另外,你之前拿走的钱,也要给我吐出来!”王猛冷冷开口。

“让我把钱吐出来?”

陈光头愣了一下,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登时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还让我把钱吐出来,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把钱吐出来了!”

陈光头面色狰狞,大手一挥刀:“上!给我打折他的腿!将人带走!”

“是!”

一群青龙堂的弟子大声开口。

紧接着,一群人就要冲过来。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二章

看着娄晓楠“凶光毕露”的样子,秦正凡心里哭笑不得地暗暗摇头,心想,女人果然就是一条筋啊,不过我也算是提前透露了一些真相,以后真的摊牌,她们也不能都怪在我身上,说我故意欺瞒她们了吧。

心里想着,秦正凡一脸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唉,这年头为什么女人就不喜欢听真话呢!”

“少废话,你们男人嘴里有几句是真的?快说,这车子是多少钱租的?”娄晓楠双指微微加大了力度。

“好吧,我实话实说,这是我从朋友那边临时借的总行了吧。”秦正凡无奈“坦白”道。

“从朋友那里借的?你竟然还会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娄晓楠一脸不敢置信道。

“喂,娄晓楠,你别太过分啊!我好心好意专门为了你从我朋友那里借车子过来,你竟然这么瞧不起我!”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绝对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感到意外,平时也没见你有什么朋友来往,没想到一下子冒出来一位这么有钱的朋友。”娄晓楠闻言连忙道歉道,一脸的过意不去。

“少见多怪,这年头谁还能没有几个有钱的朋友!不是我吹,我还有一位朋友,不仅是一位美女才女,还是一位公司的高管兼股东,动不动就上我家缠着我呢。”秦正凡撇撇

文学

嘴,一脸不以为然道。

“切,说你几句,你还真就吹上啦!又是美女,才女,又是公司高管兼股东,还主动上你家缠着你,你白日做……啊,你说的是叶雅馨啊,你这家伙,实在太坏了,就会胡说八道!”话说到后面,娄晓楠才意会过来秦正凡指的是叶雅馨,忍不住对着秦正凡又是一阵粉拳伺候。

“你看看,你看看,说你们女人不喜欢听真话,你还不承认。刚才我哪里是在吹牛,哪里是在胡说八道了?”秦正凡说道。

“你就是在吹牛,就是在胡说八道!”娄晓楠说道,不过话说完之后,又忍不住扑哧一声抿嘴笑了出来,美目白了秦正凡一眼,道:“亏我们一开始见你一副面瘫样,还以为是个可以信赖的男人,结果没想到,你这家伙隐藏得这么深。”

秦正凡闻言脸上的微笑突然收敛了起来,神色变得冷酷平静,淡淡道:“扣上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生气啦?我跟你开玩笑的啦,你现在这样子比起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而且你看,我找男人客串男朋友,也非要找你,说明你在我们的心中一直都是值得信赖的男人!别生气啦,人家刚才真的只是开玩笑的!”娄晓楠见秦正凡突然变得冷酷起来,心里莫名一阵慌乱,小心翼翼地说道,说话时还特意用手讨好地轻轻摸了摸秦正凡的手臂。

娄晓楠的玉手很柔很滑嫩,摸得秦正凡心里都有点痒痒的,冷酷的表情就装不下去,面露一丝得意之色道:“其实我只是想试着再隐藏一下,看看技术有没有生疏,现在看来底子还是在的。”

“啊!”娄晓楠闻言先是一愣,接着本来摸着他手臂的手立马就变成了一阵乱掐。

“好你个秦博士,你竟然敢耍本姑娘,害得本姑娘还以为你真生气了,心里一阵慌乱,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了,好了,下次不敢了,我现在是真的要开车,请你坐好,扣上安全带。”秦正凡虽然被娄晓楠一阵乱掐,心里倒是一阵温暖甚至有些过意不去,连忙说道。

“下次不准再开这种玩笑!你不知道,这半年下来,我们都是有说有笑的,你突然变成冷冰冰的样子很吓人的,好像我们又成了陌生人。”娄晓楠闻言停下手,一脸正色道。

“以后绝不开这种玩笑了。”秦正凡见娄晓楠一脸正色的样子,心里似乎有处柔软的地方被狠狠触动了一下,连忙一脸严肃道。

“这还差不多,开车吧!”娄晓楠这才放心地点点头道。

“嗯。”秦正凡松开了脚刹,车子启动。

“停!”车子才刚刚启动,娄晓楠突然尖声叫道。

“忘了东西了?”秦正凡应声刹车,问道。

“你有驾照吗?”娄晓楠答非所问。

“这不是废话吗?没驾照能开车吗?”秦正凡哭笑不得道。

“驾照什么时候拿的?”娄晓楠继续问道。

“年前拿的。”秦正凡实话实说。

“老天,年前才刚拿的,你就敢开这么高档的车子?万一刮擦了怎么办?”娄晓楠一脸紧张道。

“刮擦?”秦正凡一脸的错愕。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特意开了专车过来,结果竟然会被娄晓楠怀疑他的车技!

“不行,我们换个位置,还是我来开吧!”娄晓楠却没有看秦正凡错愕的表情,而是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猛地咬咬牙说道。

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

文学

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