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警雄液,跟岳弄进去

军警雄液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军警雄液 第二章

这话倘若不合时宜CP粉听了,绝对要直呼内行!

姐妹,你就是头号磕学家吧!

穿着婚纱去颁奖典礼……想想都又甜又苏啊!

姜酒酒想开口反驳,可话到了嘴边,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虽然她觉得时绥太狗了,她姐妹值得更好的,但是…但是她也颜控啊!

想想时绥穿着黑色西装,相宜穿着白色婚纱,两人携手走红毯的一幕……

淦!

穿!给我穿!

相宜;“欸?这…这不太好吧……”

少女看向时绥,她觉得时绥平时那么低调,应该不会做这么张扬的事情……

“好。”时绥放下杂志,理了理衣服,“我这就去试。”

相宜:……!!

许荼蘼:“姐妹快快快,再去试试别的!”

姜酒酒有些不情不愿地道:“那我等下给你们两个人拍照,你们看看哪一套最好看。”

有第一套,就会有第二套、第三套……

相宜足足试了十几件婚纱,她觉得从来没有这么体力不支过,连和时绥……补觉的时候都没这么累。

时绥很有耐心,配合着试了十几身西装。

最终,许荼蘼和姜酒酒一致挑中了同一套。

男式的礼服,是黑色的西装,干净利落,没有多余的设计,但对身材要求极高。

时绥完完全全就是衣架子,身高腿长,肩宽腰窄,加上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比超模还要衬衣服。

女款的婚纱,没有夸张的裙尾,刚好到相宜脚踝的位置,裙摆蓬蓬的,很有少女感,比起婚纱,倒更像是件晚宴的礼服。

导购喜笑颜开,别提多开心了——光是两人试穿衣服这一会儿,不知道有多少客人进店,还纷纷购买了同款。

军警雄液 第三章

随着司徒少南的情况好转,孩子的健康成长,似乎之前笼罩在所有人心头的阴霾都散去了。

真可谓是乌云散尽,清空万里。

醒来够的第三天,司徒少南的各项指标都正常,所以便转回了普通病房。

进入了正常的坐月子阶段。

因为种种原因,司徒少南想要喂孩子们吃母-乳的愿望彻底破灭了。

这一日,金一鸣处理完助理送过了几个文件,便回到房间陪司徒少南。

“处理完了?”

“嗯,怎么样,今天还好吗,刀口还疼不疼?医生让我扶你下

文学

地走一走,可以吗?”

距离手术已经过去一周多,司徒少南恢复的有些慢,所以她还需要在被人的帮助下才能下地行走。

“我可以去看看孩子吗?”

司徒少南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金一鸣,自从能下地溜达以来,司徒少南几乎每天都要去看孩子,而且每次都在监护室一呆就是许久,如果不是金一鸣软硬兼施的拖她回病房,怕是她会住在哪里。

以至于一听她要去看孩子,金一鸣便首先和她建好条件,只看一会儿,然后就必须回房休息。

毕竟经历一场手术,她需要好好休养,以免日后落下病根。

见金一鸣没有回答,司徒少南便又说道:“我只看一会儿,就一小会儿,十分…….二十分钟行不行?”

自从医生让她下床行走,她第一次看到金豆和金宝姐弟俩,她就无时无刻不想和她们呆在一起。

那两团小粉肉球,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思想。

只是因为她们的身体还不允许离开保温箱,所以她只能每天期盼着能见到她们,能跟她们多相处一会儿。

而金一鸣看她如此眷恋孩子,心里多少有些吃醋,虽然他知道自己的醋吃的不可理喻,但他还是希望她的心思能分一点儿给自己,因为这段时间,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孩子那里。

鸣少表示很委屈。

金一鸣抿了抿唇,“老婆,你能不能先不要想孩子,他们还小,暂时不需要你,可是我需要,自从你醒来,都还没有好好的和我说说话。”

金一鸣委屈的坐到床边执起司徒南少南的手。

“呃……”

看着这样子的金一鸣,司徒少南微微有些抱歉的不知说什么,的确是自己疏忽了,这段时间心里一直想着两个孩子,竟然忽略了他。

让他产生了和孩子们吃醋的想法,看来她应该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想着,司徒少南也就这么说了,但是金一鸣听来却不高兴了,俊脸一垮,随即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听到这三个字的不爽。

那就是吻,带着颤抖的薄唇轻轻的却带着不容反抗的力量。

司徒少南的唇有些微凉,不同于金一鸣的火热。

猝不及防的吻让她怔在了那里。

而金一鸣并不只满足于蜻蜓点水般的吻,他的手已经缓缓扣上了她的后脑,加深这个吻,是金一鸣此时大脑中唯一的想法。

起初司徒少南的怔愣已经渐渐被他的炙热融化,一点一点的随着他的节奏回应着他。

一时间整个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变得热情了起来。

两个人都吻得很用力,此时彼此的眼里,心里,脑海里,都是对方,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他们二人,这一吻倾尽彼此所有的感情,只为让彼此融入这份无法割舍的情深似海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